大纲
苏武牧驴2018-07-03 22:141,636

  故 事

  解放初期,部队在南香岛设立了干扰台,敌人趁着岛上群众生活困难,蛊惑岛民加入敌特组织。上级要求守岛部队全员训练,震慑敌特,守备区谢司令提出不同意见,遭到了上级否决,于是他向守岛的独立营营长戴振天密授口谕。独立营天高皇帝远,一半人员训练,一半人员搞生产,遭到了刻板的政委反对。除夕夜,敌人三个水鬼登岛闹腾了半天,营长戴振天秋毫无损,政委却让谢司令调走。新政委余洋到来后,发现独立营没按训练大纲行事,写报告给守备区,谢司令只请他喝酒,却不跟他说话,侦察科长出身的余洋觉得蹊跷,从此对待戴振天也就灵活了。

  最让余洋受不了的还是戴振天的傲慢和任性,南香岛巴掌大小,五六百岛民,五六百驻军,戴振天就毫不谦虚地说自己是这个小岛的最高首长。余洋不跟他硬来,经常以开玩笑的形式表达自己的观点:“你牛啥呢,不就是进过黄埔,救过谢司令吗?但你是个起义兵,咱可是根正苗红。”戴振天也不简单,不跟他打嘴官司,而是一门心思贯彻他的训练生产两不误思想,余洋怕将来承担责任,召开党委会,让大家表决半员训练半员生产的做法,不想戴振天并不给余洋机会,轮到他发言,他高喊了一声“散会!”心中有气的余洋厚着脸皮到戴振天家里蹭饭,戴振天毫不客气地要了他两斤粮票。

  没想到家宴还未进行,三连长孟超也闯了进来。原来,孟超跟戴营长的妻子何佳诺是姨表兄妹,酒后,孟超指责戴营长抢走了他的媳妇,而何佳诺充耳不闻。余洋得知孟超和何佳诺曾有婚约,因为近亲,被戴振天钻了空子。但就在两个情敌吵得不可开交时,余洋却专心听开了收音机,戴振天猛地拔掉他的耳塞,收音机发出一片噪音,原来他在监听自己的干扰台。

  孟超告戴振天违背训练大纲,上级来了调查组,余洋竟然替戴振天说话,调查组走后,余洋一个背摔将戴振天撂倒了,并对戴振天说:“别认为老子真支持你,咱俩一唱反调,部队就要乱套。”

  岛上粮食紧张,贫农田婶的养子金池投靠了敌特,余洋要抓教育,戴振天却要抓粮食,两个人互不相让,戴振天提出,只要余洋每天节省一斤粮,他就听余洋的,机灵的余洋被迫顺从了戴振天。孟超开荒挖出了十几块铝锭,这分明是国民党军队埋藏的,余洋正写上缴报告,戴振天却悄悄从修船厂换来了粮食。

  敌军为了心理战,开始空飘食品,余洋组织神枪手截击,但神枪手让戴振天换成了新兵。收缴了一袋子空飘食品,余洋要就地掩埋,戴振天却偷偷背回了营部。余洋搞了个折中办法,将空飘食品分给了鱼霸,换来的粮食救济了贫雇农。

  上级要求报副营长人选,戴振天说各连队完不成生产任务谁也不提拔。余洋要召开党委会讨论副营长人选,戴振天装病不参加。戴振天得罪了三个连长,晚上睡觉发现床上盘着一条大花蛇,戴振天哈哈大笑,通知炊事班长炖蛇肉,余洋要查恶作剧的人,戴振天却要奖励他,因为恶作剧的制造者让部队吃上了蛇肉。

  岛上开拓的荒地遇到了干旱,余洋向上级申请抽水泵迟迟没有批复,戴振天便鼓动田婶到神庙祈雨。由于神庙住着干扰台,属于军事重地,这样,上级很快就批复了抽水泵。

  开荒成功了,打了许多粮食,岛上的饥饿得到了缓解,孟超也当了副营长,一些岛民的态度也在慢慢改变。敌特要来偷袭,岛民提前报告了这一绝密情报。敌人登陆时,余洋看到仅仅几个尖兵,想诱敌深入,戴振天却命令开火,打得敌人丢盔卸甲,余洋对此不满,谢司令问他敌人能杀光吗?聪明的余洋醒悟了谢司令的余意:只要守住海岛,不在乎杀敌多少。敌人为了压抑我军士气,抢占了相隔不远的燕尾礁,还插上了一面军旗,余洋提议用舰炮轰击礁岩,戴振天觉得一座海礁就是一片领土,不能随便毁灭领土。

  中秋节,谢司令来海岛视察防务,戴振天约谢司令去了田婶家。田婶掀开了院里的一个暗道口,指出这个院子原本是鱼霸的,这条暗道直通海边。正说着,孟超跟当了特务的金池爬了出来。大家夸赞戴振天守岛有方,戴振天这才透露了内幕。谢司令歉意地说:“我如果不这样做,南香岛的生产计划就不可能实现,只有保住了我这个后台

  老板,才能保住海岛的生产计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司令员的密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