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怀鬼胎的队伍
方俞飞2018-06-28 10:002,135

  江凡就这样一步步的向后退去,探险家看着在场的众人有些着急的说道。

  “从游戏开始的那一刻起,监管者就开始在整栋医院的庭院内游荡起来了,咱们要是继续在这里僵持的话,密码机还没找到,就先遇到监管者了,他愿意自己走就让他自己走吧!”

  其他人也有些犹豫不定,纷纷回头看向粉毛。

  【切,你一个小垃圾不用角色,还只有一把手术刀,我不杀你,监管者也会做了你!】

  粉毛心里这样想着,愤恨的带着众人离开了医院。

  大叔看向江凡离开的身影,没有选择现在一起离开。

  他看不出来这个青年哪里强,而且对方也没有拉帮结伙的意思,明显就是要做独狼,自己现在过去套近乎肯定也不会收到任何好处。

  江凡之前在网上看到过这个游戏的宣传,大概了解圣心疯人院的情况,如果这个《第五人格》世界中的地图没有大改,那么按照原设定中的医院二楼应该可以俯视整个院落,而且存在各种转角以及破洞,方便江凡观察,也方便他与监管者周旋。

  还有就是刚刚他注意到粉毛用于威慑的手雷并没有对这里的墙壁造成一丝伤害,由此可见这个世界中的建筑物应该是被赋予了某种特殊属性,是无法被破坏的。

  来到二楼中央的房间内,一台密码机陈列在角落里,江凡尝试破译密码机,新手提示再次出现。

  “方舟复刻的世界中,许多物品的交互模式不同于玩家所在世界中作品上原有的操作模式,需要玩家自行摸索。”

  显然这台密码机并不能像《第五人格》中那样随意拍打两下或者敲击两下就可以进行破译的,上面有四条空档,需要填入四条不同的密码钥,这些密码钥都是由五位组成的。

  按照游戏原设定,应该是有校准操作的,校准失败的惩罚则是向监管者发出提示。

  面前的密码机只需要填写四条密码钥,没有触发校准的机制,这样想的话或许输入错误的密码钥就会直接触发校准失败惩罚,江凡不敢冒险随便乱试密码。

  刚刚他从二楼了解了一下庭院全貌,跟原设定大相径庭,不过整体面积看起来要大一些,应该是由于人数增加所导致的吧。

  但监管者要想将整个医院搜查一边,所用的时间也不会太久,既然留给求生者的时间不多,那么破译难度应该也不是太大,而且整座庭院中各个位置总共有八台密码机,所以密码很可能是被藏在了某些地方,而非通过查看某些特定物品,再由其中暗示的内容得出密码钥结果。

  如果游戏真的这样设定了,那方舟不如把所有求生者困在监管者面前,然后让他们一个一个杀。

  想到这里,江凡开始搜索房间内的床铺,结果真的在床板下面、挂画背面等隐蔽角落找到了五个字符相连的密码钥。

  另一边,粉毛带着众人来到了医院正门废墟外的空地上,这里陈列着三台密码机,是整座庭院密码机分布最为密集的位置,如果将其全部破译,一定可以大幅度提升胜率。

  而且她的角色也最擅长在空旷的地方布雷,原本她是想让众人去破译,自己将空地变为雷区,炸的两个监管者生活不能自理的,可没想到居然需要搜索密码钥。无奈,粉毛只得在空地外围布置一些地雷。

  “大姐大,这里那么空旷……监管者们一起冲过来,不会将我们一下团灭吧……”

  黑先锋独自走到粉毛面前,小声道。

  “垃圾,害怕就滚。”

  这里只有她和黑先锋两人,粉毛只有当着众人时才勉强伪装一下,单独和这个不招人待见的杂鱼在一起时,完全没有掩饰的必要。

  现在黑先锋失去一只手臂,可以说是废人了,要不是因为这种团队模式杀自己人会被处罚大量方舟币,粉毛早就把这家伙杀了。

  黑先锋看到粉毛眼中露出的一丝寒光,赶忙躲开,假装搜索密码钥去了。

  看到这片空地,其他人心中也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大叔借着搜索密码钥的机会直接脱离了队伍,走到了远处的废墟里观望。

  红先锋一副认真的模样搜索着密码机附近的油桶以及垃圾堆,眼神时不时扫向粉毛,佣兵和空军也没走远,在附近一起搜索一片区域。探险家变小后十分方便,很多地方他都可以钻进去搜索。

  园丁假装搜索密码钥,实为拆卸电疗椅,她的思维此时还被游戏的原设定所束缚,认为监管者不能直接杀死求生者,必须将他们放上电疗椅才算数,当监管者发现她的时候,即使被抓住了,也没有地方安置她。

  看着这些家伙搜索了半天却不见任何成效,粉毛也不急不躁,她将首要目标设定在这里还有另一个目的。

  如果监管者经过这片视野开阔的区域肯定能立刻发现这些正在破译的求生者,而她只要在附近布置好地雷然后反制监管者,将他们炸成人棍,之后想怎么料理那还不是她说了算。

  即使这个计划失败了,她也有自信可以自保,然后留下这些求生者去拖住监管者,最终当全场只剩下她一人的时候,就可以借着地窖独自逃生。

  任务开始的时候虽然地窖逃生没有被列入规则之内,但是按照粉毛几场游戏的经验,她知道这种规则是方舟故意隐藏起来的,等密码机开启数量超过两台的时候一定会有提示。

  了解一些方舟规则的粉毛还知道,如果她可以独自存活并且没有亲手击杀过任何友军,在这一局中一定会获得极高的评价以及大量的积分,届时即使求生者一方输了,她也能在承受失败惩罚的同时大捞一笔。

  监管者很不幸,出生点刷在了与求生者前进路线相反一侧的边缘处,一名粉毛少女顶着一副精神失常的面容手提柴刀;另一人头染黄发,戴着夸张的细长眼镜,典型的鞋拔子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二次元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二次元攻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