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跳楼的女生
柔韧的二胖2018-06-28 17:083,586

  两年后

  A市禁忌路的幸福院小区

  我坐在沙发里看着电视,电视上正播放着一条某位白领丽人因无法忍受自己的男朋友出轨从三十四楼跳楼自杀的消息。

  透过电视里照着的那个地点,我隐约地看到了在那案发现场,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子,没等我确认是不是那种东西,画面就切换了。

  “狗子,快关了电视,咱们得去学校里报道了。”

  我的大伯——秋大陵说道。

  “来了来了!”

  我关了电视,回答着。起身拿着书包便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路过一面镜子的时候,我停下了。

  镜子里的我一米七左右,长得白白净净的像个小姑娘,只是脸没有丝毫血色,有些病态的苍白,这张脸并不是我的,在两年前与白翎签订契约之后,我的容貌就改变了,而且在未来也不会发生改变,因为我已经死了。

  而关于两年前的事情,我的记忆很模糊,只记得我的家人们还有村民们被杀,被谁所杀我没有任何记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在大伯家里了,整整睡了两年。好的消息是我的二伯他被救活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被救活得,现在与大伯搭理一家卖棺材的店铺。

  而两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又是被谁所伤这种事情他没有告诉我,似乎在隐瞒着什么重要的事情是不能让我知道的。

  “狗子,没有想到你也到了这个爱美的年纪了,但是不行啊,狗子切记,你不可以接近女色,女色是剧毒,会害了你的,也会连累到其他的人。”

  大伯说着。

  我看着镜子里的大伯与我的倒影,淡淡一笑“大伯,放心吧。我不会的。走吧,你今天不是还得送货到快活路吗?走吧走吧,别照了,已经够帅了。”

  我说着,便推着大伯出了门。

  …

  …

  柏林肯高校

  我站在校门口看着门匾,黄金制造,在两年前是非常有名的男子高中,但在某一天突然变成了男女混合的高中,缘由未知。

  “哪里来的邪祟?竟然来这里作乱,找屎”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也不知道为何听到听到邪祟两个字的时候,一股强烈的恨意染上心头。

  我装模作样的又看又看,最后看向男生,一头惹眼的红色的头发,身高约有一米八几,长得有些小帅。

  “你说的邪祟是我?”我指了指自己问道。

  那男生走过来左右打量着我,露出吃惊的表情“哎妈呀,你是人啊!兄弟,真对不起啊,看差眼了。”

  男生没有为他说过的话打马虎眼,而是很坦诚的承认并道歉了。

  “嗯,没关系,是因为我身上散发出的阴气让你误会了。”

  我说道。

  “哈哈哈,不要在意这些小事,兄弟你是转校生,等等,你该不会是叫秋逸阳的家伙吧!”

  男生说着。

  我点了点头,刚想要问为什么会知道我是转学生还有我的名字的时候,就听男生说。

  “我叫公孙烈火,是你的同班同学,走走,兄弟,我带你去班里”

  这个自称是公孙烈火的男生说着。说着便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朝里走着。

  从肩膀上传来的炙热的体温让我觉得生疼,皮肤都要被割开了。

  “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在路上觉得奇怪的问了出来,因为一般有转学生的情况下,老师和校长是不会将性命透露给这些学生们的但是为什么他会知道?

  “嗯,因为我去逼问了老师,因为这个时间有转学生到来很不正常。毕竟我们现在都是高三的学生了。而且是这种时候有转学生到来,总觉得有些不正常,所以就去逼问了老师,才知道你是因为家庭的变故才会来这里的。”

  公孙烈火说着,说完对着我傻呵呵的一笑。

  “原来是这样?这种时候是怎么了吗?这时候是会发生什么大事吗?”

  我捕捉到敏感字眼问着。

  “就是关于守护灵大战的事情,就是…”

  “啊!!赵宁善,老娘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突然有一女子的尖叫声从上空传来,打断了公孙烈火的话。

  我抬头看去,一个黑点越来越大,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个黑点是个女生,那女生似乎也看到了我,一瞬表情带着愧疚又悲伤,她的嘴巴一张一合地似乎对我说着什么。

  “秋逸阳,小心!”

  下一秒我便被公孙烈火给扑倒了,抱着连续翻滚了几圈,粘稠的还有一些温热的液体喷在我的手上。

  浓烈的血腥味瞬间弥漫在空中,浓厚的吓人,同时也让我兴奋。

  “我艹,这跳楼自杀怎么也不看看楼下是否有人,死也想拉上一个垫背的,这…呀!!”

  公孙烈火骂骂咧咧着,扭头一看尸体的时候,却发出了女子一样的尖叫声。

  画面却是血腥的足够让人发出尖叫,那女生四肢摔断,仅仅看着一层皮连着。脑袋已经摔爆了,半边脑壳子就在距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脑浆混杂着鲜血流淌着,鲜血浸湿了女生的校服,血红血红的。

  而我看的并不是被摔得支离破碎的女生尸体,而是站在她尸体身边的两条灵魂,一个是她另外一个是非常漂亮的女生,而且她的目光与我对视了。

  漂亮女鬼对我微微一笑,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而后就那样消失了,独自留下了那个跳楼自杀的女生的鬼魂现在她自己的尸体身边,抽泣着。

  “秋逸阳你没事吧?吓傻了?没事的”

  公孙烈火问着我。

  我摇了摇头“公孙同学,你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那个跳楼的女生,这跳楼自杀的女生你认识吗?”

  我问道。眼睛始终没有办法离开那跳楼自杀的女生的尸体,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有种冲动驱使我站起身朝着尸体走了过去,站在了女生灵魂的旁边。

  “这种事情相关人员会处理的,说不认识是撒谎,说认识但仅仅只是有过一面之缘,也仅仅知道她是学校里出名的浪女。”

  公孙烈火说道,说着的同时他将身上的校服脱了下来,他校服的背后全部都是女生的血。

  “秋逸阳兄弟,在这所学校这种事情经常发生的,看多了你就习惯了,咱们快走吧,不然躲在一旁的前来收拾残局的人就要不耐烦了。”

  公孙烈火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说着,催促着,

  “嗯,走吧!真是晦气啊!”我附和着说着,眼睛地余光扫了树林的方向,在那里至少有十几号人,而且都是能力者。

  我勾了勾嘴角,心想着,柏林肯高校看样子也并非是什么普通的院校,不知道是否能在这里找到真正的答案?

  “不要离开,我对你充满了好奇。”

  我停下脚,自言自语着,实际上是对那个女生的灵魂说着。

  “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个小说中有过这样场景的一个描写,其中就有这样的一句话。所以就想说说罢了”

  我随着胡诌了一个可信度比较高的谎言,很坦然地看着公孙烈火。

  “学霸君!以后可要靠你罩着我了,话说回来你还真的倒霉,刚刚开学第一天就遇到了女人跳楼自杀事情,够衰的,不过放心,一会我给你去去身上的晦气。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厉害的契约者”

  公孙烈火带着灿烂笑容的对我说着,他的手安抚般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契约者?那是什么?怎么听上去像是玄幻小说一样。”

  我说道,契约者我确实不知道是个啥,就知道这间大伯特意花几十万让我就读的学校很不简单。

  公孙烈火没有回答我,又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走吧,已经迟到了,一堂课可是非常彪悍的汉语老师。”

  …

  …

  高三(4)班

  我站在讲台上看着台下的学生们,他们脸上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警惕着,甚至还有一些敌意,当我身边那个胖胖的女人拿着一道黄色的符咒在我身边念念有词的转了两圈之后。

  我见到台下的人他们的神色都变了,不再有警惕,也没有敌意。

  “我叫秋逸阳,18岁,因为一些家庭变故的原因我才转学到此的,我觉得我是好学生,成绩很优异,所以大家不要害怕我。希望可以和在坐的每一位都能成为很好的朋友,愉快的度过最后一年。”

  我笑着说着,我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还怕我,是因为公孙烈火口中的那还没有说完的话,是因为这段时期。

  我坐到我的位置上,旁边就是公孙烈火。我看向窗外,那个女生的灵魂正趴在窗户上龇牙咧嘴地对着我坐着鬼脸,不,更准确的形容,大概是这个女生对班级里的任意的一个都在做鬼脸。

  这个女生对这个班级有怨恨?她与这个班级的人很熟?我是这样猜测着。

  “邪祟,这里岂是你能来的地方,还不快快离去。”

  就在我想的出神的时候,讲台上的语文老师突然一声怒吼,出其不意的我被她给吓了一跳,打了一个哆嗦。

  “秋逸阳同学别怕,老师不是吼你。好了,同学们咱们继续上课”

  语文老师对我解释着,我尴尬地笑了笑,说没事我知道。

  眼睛的余光却始终都无法逃离那女生在玻璃上留下的类似死前讯息的用鲜血写下的‘你敢杀我,我要让你偿命’的字样。

  而这句话也证实了我刚才的想法,这个死去的女生与这个班级的关系并不简单!

  …

  下课后

  公孙烈火靠过来,对我小声说道。

  “秋逸阳,我看你上课总是走神,是不是很在意那个跳楼自杀的女生?”

  公孙烈火的话让我扁了扁嘴,想着他怎么会知道我的想法?

  “嗯,说不在意那肯定是假的,毕竟就在我的眼前被摔成了肉泥。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女生的死绝对没有跳楼自杀那么简单。我猜测她是被谋杀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嘘!别说话你别后有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