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彩云易散琉璃脆
狸小君2018-06-28 15:252,307

  这天,易玲珑破例一大早就赶来了。

  “咦,你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连胜男纳闷儿地问。

  “今天是周末,我想多陪你待会儿。”易玲珑笑着说,“我给你带了粥和油条,还有一些小咸菜,快,趁热吃。”

  粥是普通的白粥,油条是普通的油条,咸菜是普通的咸菜,一切再寻常不过,连胜男却吃得很香。

  吃着吃着,她忽然心酸起来。

  “从前我妈在时,每天早上也给我熬粥喝,再切上几片自己腌制的咸菜……她的腌萝卜可好吃了,又甜又脆……”

  “你妈去哪儿了?”易玲珑问。

  “她去世了。”连胜男黯然地说,“打那之后,我再也不吃早餐了。”

  易玲珑同情地叹了口气,拍拍她的手背。

  “人死不能复生,别难过了。快吃吧,吃完了我陪你出去走走。”

  饭后,易玲珑用轮椅推着她出去散步。

  今天天气很好,艳阳高照。连胜男仰起脸,贪婪地沐浴在阳光下。

  “唉,好久都没有这么悠闲地享受过周末了。”她说,“我的工作实在太忙了,每天都像上紧了弦的发条。24小时待命,有时半夜都得爬起来跑新闻。”

  “原来做记者这么不容易。我送外卖,每天也只不过忙一阵。你知道吗,其实我早就认识你了,《直播K城》这个栏目我和我妈天天看。那么多记者中,你最上镜。”

  “是吗?我最近没有节食,脸都胖了一圈。都怪你,每天拿好吃的诱惑我。”连胜男摸着脸,嗔怪地瞪了她一眼。

  “你现在是病人啊,节什么食,等身体好了再说吧。对了,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你跟时凯旋是怎么回事?”

  “他?他在我眼里就是个混蛋。”连胜男撇撇嘴。

  “他不是你的男朋友吗?”

  “什么男朋友,他那是胡说八道。哼,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连胜男也不会看上他。”连胜男简直嗤之以鼻。

  “也对,他又花心,人品还差,哪配得上你啊,胜男,我支持你!”

  “说到这个,你有男朋友吗?”

  “嘿嘿,你猜……”

  两个女孩有说有笑,把走来的张驰看傻了。

  “我没看错吧,你们竟然成了朋友?”易玲珑走后,张驰瞠目结舌地说。

  “张驰,我们都想多了,她是个很单纯的女孩,”连胜男笑,“跟她在一起,我很开心。”

  “连胜男,你完了!”张驰气得捶胸顿足。

  ******

  隔天,病房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易鸿才。是被时凯旋带来的。两个黑衣大汉押着他,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

  “胜男,我找到这个混蛋了!”时凯旋得意洋洋地说,“我把他交给你,随你处置。”

  连胜男震惊。

  连警察都束手无策的人,居然给他找到了。不得不说,他确实有办法。

  “连小姐,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回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易鸿才跪在地上,边说边煽自己耳光。

  连胜男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

  “胜男,还愣着干嘛?说吧,你是想把他交给警察,还是想做掉他?”时凯旋问,“只要一句话,我全部帮你搞定。”

  他的语气,轻松得像要宰一只鸡。

  连胜男什么脾气,他自然是清楚的。“做掉”这句话,不过是为了恫吓易鸿才。

  当然,让一个人悄无声息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难事。

  还是那句话,有钱能使鬼推魔。

  “别别别,别杀我,我不想死啊,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我死了,她们可咋办啊……”易鸿才谎话张口即来,显然这种场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遍。

  “闭嘴,再吵割了你的舌头!”时凯旋踹了他一脚。

  易鸿才吓得趴在地上不敢吱声了。

  那副潦倒狼狈的样子,真是又可恨又可怜。

  连胜男不由暗叹一声,为易玲珑惋惜。

  多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爹?

  “时先生,让他走吧!”她说。

  “什么,让他走?”时凯旋讶异,“我没听错吧?”

  “你没听错,我已经决定不起诉他了。”连胜男语气平静而笃定。

  时凯旋惊呆了。

  易鸿才也惊呆了。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你是不是发烧了,在说胡话?”时凯旋上前摸她的头。

  连胜男打开他的手:“我很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刚才不是说,要把他教给我处置吗,那就按我说的办吧!”

  “胜男,他差点害死了你!”时凯旋叫。

  “我不是还好好的吗,算了。”连胜男笑了笑,“易鸿才,这次我可以放了你,但你要记住一句话,夜路走多了,难免会遇到鬼。希望你能以此为鉴,改邪归正,以后守着家人好好地过日子。”

  易鸿才怔怔地看着她,就像做梦一样。

  “好好好,我听你的,都听你的,我改,我以后一定改!”易鸿才回过神来,点头如捣蒜。

  “行了,你走吧!”连胜男说。

  易鸿才爬起来,屁滚尿流地出去了。

  连胜男目送他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

  “胜男,你不会真的相信他的话吧?那家伙,根本就是个骗子!”时凯旋悻悻地说。

  “唉,我知道。”连胜男叹了口气。

  不用时凯旋说,她心里也跟明镜似的。

  易鸿才那种人,一眼看到家。

  “你知道?你知道还放了他?”时凯旋一万个不理解。

  “算他命好,生了个好女儿。”

  第二天,连胜男在张弛的陪同下去了派出所,撤销了对易鸿才的起诉。

  易鸿才终于结束了东躲西藏的生涯,回到了家里。

  易玲珑简直不敢置信。

  她气喘吁吁地跑到病房。

  “胜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很简单,我希望你们亲人团圆。”

  “可是,这对你不公平!”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我很高兴,通过这件事认识了一个朋友。”

  “胜男……”

  两个女孩的双手,紧紧紧紧地握在一起。

  人世间,最美好最珍贵的莫过于感情。而友谊,亦是其中的一种。

  可惜,彩云易散琉璃脆。

  谁会猜得到,后来她们会拔刀相向,恨不得拼个你死我活?

继续阅读:第18章:它的花语是,珍爱自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