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它的花语是,珍爱自己!
狸小君2018-06-29 12:392,647

  几天后,连胜男获准出院。

  易玲珑专程请了假,过来接她回家。

  张驰去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易玲珑在病房里帮忙收拾东西。

  “虽然可以出院了,但并不是说你的伤完全好了,最近一段还是要好好休养,注意别累着,还要按时吃饭。对了你不吃早餐,这习惯可不好,一日之计在于晨,空着肚子哪会有精神呢?你要是懒得弄,那就买点麦片什么的,那个简单,一冲就得,还有……”易玲珑一边忙一边噼哩啪啦地说个不停。

  “唉,你怎么比我妈都啰嗦。”连胜男笑。

  二人正忙着,时凯旋捧着花进来了。

  “胜男,你今天出院是吗?我来接你回家。”

  “不用了,我坐同事的车走。”面对他,连胜男一惯的冷若冰霜。

  “这点小事就别麻烦你同事了,让我来吧。”时凯旋笑吟吟地坚持。

  拿着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还这么甘之如饴满面春风的,也实在是没谁了。

  当然,能让他这么做的,也只有连胜男一个。

  有句话说的很对,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最衿贵。

  “时先生,真的敬谢不敏。你的车太贵,不是我们这种人坐的。”连胜男冷冷地说。

  “胜男,你干嘛总是这样?我有钱怎么了,难道这是一种罪?”时凯旋忿然。

  “钱本身无罪,有罪的是人的贪念。时凯旋,你捺心自问,为了钱,你做了多少不道德的事?我连胜男交朋友,从来不看他有钱没钱,只看他的人品!”

  连胜男的这番话,可谓掷地有声。

  易玲珑忍不住鼓掌:“胜男,说的好!我真是太崇拜你了!”

  “闭嘴,我们说话有你什么事?”时凯旋本来就给怼得火大,扭头冲她吼了一声。

  易玲珑吐了吐舌头,吓得不敢吱声了。

  “时凯旋,你凶什么凶?玲珑是我的朋友,请你客气一点。”连胜男瞪回去。

  “朋友?你交朋友的标准还真是另类诶。她父亲可是易鸿才!”

  “那又怎样?时先生,麻烦让让,我们得走了。”

  连胜男推开他,跟易玲珑走了出去。

  时凯旋给晾在那里,气得快要爆炸。

  半小时后,连胜男已经坐在自己家的客厅里。

  易玲珑和张驰在帮她收拾行李。

  “咦,这张照片,这张照片是谁的?”易玲珑忽然拿起一个镜框,“这个人跟我好像!”

  张驰听了,也好奇地跑过来看。

  “胜男,这就是你妈?还别说,她俩长得还真是像!”张驰看看照片,又看看易玲珑,啧啧称奇。

  连胜男走过来,笑。

  “玲珑,我有一种感觉,咱俩之间肯定存在着某种缘份……”

  后来证明,她的感觉是很准的。

  可惜,缘分善恶。

  而她和易玲珑,不幸是后者。

  时凯旋的那句话说的没错,这是孽缘。

  ******

  隔晚,易玲珑将这件奇闻讲给铁戈听。

  铁戈亦大为纳罕。

  “我说,你该不会是收养的吧?那女人才是你的亲生母亲?”

  “说实话,我也这么怀疑过,可胜男言之凿凿,她妈只生了她一个。”

  “或许她不知道呢,比如私生女什么的……”

  “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二人嬉闹追打。

  “玲珑,这周末去我家吧,我妈想你了,还有小树。”铁戈拉着她说。

  “好啊,我也挺想他们的。现在胜男出院了,我也有时间了。”易玲珑点头。

  听说她要去铁家,朱桂英交给她一件东西,叫她带给铁母,那是一对棉护膝。

  “她天天守着菜摊子,风里来雨里去的,尤其是冬天,那腿肯定受不了。这对棉护膝,希望她以后能用得上。”

  “妈,你想得可真周到。”易玲珑接过护膝,说。

  “这人和人的相处啊,就是你心换我心。上次你回来,人家送咱那么多东西,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个就当是回礼吧。”朱桂英微笑。

  铁母收到这对护膝,感动的不得了。

  两位母亲虽然还没见过面,但彼此已经生出好感。

  “玲珑,我也有个东西要送给你。”铁戈说。

  “什么东西?”

  “我知道我知道!”小树兴奋地嚷了起来,“哥哥要送你一颗大蒜!”

  “什么,大蒜?”

  “我看到他把一颗大蒜放在花盆里!”

  “铁戈,你不会真的送我大蒜吧?”易玲珑疑惑。

  “跟我来吧,看了你就知道了。”铁戈牵起她的手。

  二人走进房间。

  铁戈取出一个花盆:“这就是我要送你的东西,一盆花!”

  花盆里,一棵大鳞茎周围环绕着几个小鳞茎,白生生的茎,绿油油的芽,十分招人喜欢。

  看起来的确有点像大蒜。

  “这是什么花?”易玲珑问。

  “水仙。”

  “水仙?听说过,还是第一次见,它跟大蒜是亲戚吧?”

  “呵呵,它们虽然看着像,却是不同科属的植物。关于水仙,还有一个很美丽的故事呢。传说古希腊有一个叫narcissus的美少年,凡是见过他的女孩都会情不自禁地爱上他。可他性格孤傲,对所有女孩都无动于衷。有一天他来到湖边喝水时,在湖面上看到自己的倒影,竟然深深地爱上了它。为此他天天守在湖边,最后憔悴而死。爱神怜惜他,便将他化成水仙,盛开在有水的地方,让他永远看着自己的倒影。Narcissus,英文就叫水仙。”

  “哇,好感人!它什么时候开花啊,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易玲珑打量着它。

  “冬天,它冬天才开花。”

  “什么,那岂不是要等很久?”

  “美好的东西都是需要等待的,就好像酿酒一样。对了,要想看到美丽的花,你还要做一件事,每天都要跟它说说话。据说植物也是有感觉的,会对周围的环境做出反应。女为悦己者容,花为知己者开。你对它好,它就会用美丽来回报你。”铁戈煞有介事地说。

  “真的假的?”易玲珑半信半疑。

  “我也不知道,你可以试试看,哈哈!”

  “好吧,那我以后天天都给它讲故事。”易玲珑笑。

  铁戈收起笑容,握住她的手。

  “玲珑,那晚听了你的故事后,我的心里一直都很难受。我恨自己,没能早一点遇到你。那样的话,我就可以保护你了,不让别人欺负你伤害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送你这盆水仙吗?因为它还有一个名字,叫玉玲珑,还因为它的花语是,珍爱自己。”

  “铁戈……”易玲珑感动地望着他,眼圈红了。

  跟铁戈相处的越久,她越是发现他的好。不动声色的关心,温柔备至的照顾,体贴入微的呵护……他就像温暧的水,包容着她,抚慰着她,令她那颗千疮百孔的心,重新焕发生机。

  跟他在一起之后,她才知道,原来自己那么爱笑。

  然而,眼泪也是流得最多——不是因为悲伤,是感动。

  他带给她的感动实在太多了!

  那些经历了地狱和绝望的人,最知道感恩别人的好。

  易玲珑把那盆花带回来,放进了自己的房间。看到它就会心安,就好像铁戈在身边陪着自己一样。

  ******

  此时的她并不知道,不幸正蹑足而来。

继续阅读:第19章:恶梦的开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