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我不过是他的一个猎物……
狸小君2018-07-20 16:461,454

  时凯旋的话,一个字不漏地飘进车窗。

  连胜男对此不屑一顾。

  张驰看了一眼后视镜,感慨:“情场杀手时凯旋,从来只有他甩别人,哪有人敢甩他?胜男,你可真行。”

  “哼,我就是看不惯他那个嚣张的样子。”连胜男冷嗤。

  “可他的确有嚣张的资本呀。不管家世还是颜值,他都是一等一的。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哭着喊着想要嫁给他。你倒好,躲他跟躲瘟疫似的。”张驰笑,“说真的,你不觉得可惜吗?”

  “可惜什么?他追求我,无非是好胜心作祟。说到底,我也不过是他猎物之一。你信不信,他转身就会去找别的女人?”

  连胜男猜中了。

  “尤娜,马上到长城饭店,过来陪我吃饭!”时凯旋一边开车,一边对着手机发号施令。他的语气是强硬的,更是不屑的。

  尊重这种东西,对每个人的意义是不同的。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尤娜明显属于后者。

  二十分钟后,时凯旋和尤娜已经坐在长城饭店里。

  整个餐厅都被时凯旋包下了,现场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鲜花,烛光晚餐,还有浪漫的小提琴演奏,一切都美好的不像话。尤娜打量着四周,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

  “凯旋,这都是你为我准备的?”

  “还有这个,也给你!”时凯旋翘着腿,把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丢过去。

  “哇,还有礼物?”尤娜接过来,欣喜若狂地打开。一看,不禁很是失望。盒子里,是一对杯子。

  “喜欢吗?”时凯旋睥睨着她,问。

  “喜欢,太喜欢了!这么漂亮的杯子,用来喝水太可惜了,我要把它们收起来,留着好好欣赏。”尤娜爱不释手地捧着杯子,表演兴奋和激动。嗯,不愧是个演员。

  时凯旋翘起唇角,眼里闪过一丝不屑。

  “凯旋,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怎么搞得这么隆重?”尤娜收起杯子,问。

  “没什么日子,就是高兴。”时凯旋淡淡地说。

  “哦?是不是谈成了一笔大生意?”

  “生意?呵呵,天大的生意也没有一件事重要。”

  “什么事?”

  时凯旋走过去,把她拽进怀里,接着低下头,在她耳边坏笑着说了两个字。

  “哎呀,你好坏……”尤娜故作娇羞,话没说完嘴就给堵上了——时凯旋吻住了她。随后拦腰抱起她,粗鲁地往餐桌上一丢,在她的尖叫声中,霸道地扑了上去……

  女人于他,从来是予取予携的。

  连胜男说的没错,她不过是他众多猎物中的一个罢了!

  ******

  此时此刻,连胜男寒宵独坐心如捣。

  她坐在那里,对着母亲的照片长久地发呆。

  她的母亲沈心梅,再也不会为她点亮生日蜡烛了。

  连胜男的家乡在四川M市。一年前,那里发生了一场大地震。当时她出差在外,因此躲过了这场劫难,而她的母亲沈心梅,于地震中身负重伤。抢救无效,撒手人寰。

  “妈,我好想你……”连胜男将照片按在怀里,痛苦地淌下两行眼泪。

  有人敲门。她拭去眼泪,走过去开门。

  “surprise!”门一开,有人将一束鲜花举到她的面前。定睛一看,外头站着张驰及新闻组里的其他同事。

  “咦,你们怎么都来了?”她诧异。

  “来给你过生日啊!你也真是的,过生日也不说一声,搞得我们很被动。”张驰说,“快来看看,这个蛋糕你喜欢吗?”

  生日帽戴上了,蜡烛点起来了,空旷的房间变得热闹起来。同事们围着连胜男,为她唱起欢快的生日歌……

  连胜男一张张脸看过去,感动得热泪盈眶。

  “妈,你看到了吗,我现在过的很好,有很多人关心我,你在那边就放心吧……”连胜男闭上眼睛,在心中默默祈祷。

  镜框里,沈心梅温柔地笑着。

  她的容貌,跟易玲珑有七、八分相似。

  好像一个中年版的易玲珑。

继续阅读:第6章:即使你父亲是个杀人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