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即使你父亲是个杀人犯……
狸小君2018-06-25 12:162,543

  这个时间,易玲珑才刚刚下班。她工作的地方,叫“金牌卤肉馆”。当她走出餐馆时,铁戈已经等在门口。铁戈每晚都来接她,风雨无阻。易玲珑曾经叫他别来了,但他不听。

  “饿了吧,给!”铁戈递给她一个肉夹馍。他知道她爱吃肉夹馍,每次来都给她带一个。怕等久了变凉,还放怀里揣着。

  “又是肉夹馍!天天吃这个,会发胖的。”易玲珑娇嗔。

  “那最好了,胖了就没人跟我抢了。”铁戈刮了下她的小鼻子。

  “好呀,原来你居心不良!”易玲珑打他。

  一个追,一个逃,笑声朗朗。

  铁戈用单车载易玲珑回家。

  易玲珑坐在后面,一边搂着他的腰,一边开心地啃着肉夹馍。

  那些夜晚的风,似乎格外温柔。

  那些吃过的肉夹馍,也似乎格外的香。

  如果时间定格在这里,可以说一切都很完美了。

  然而,世上哪有如果?

  多少年以后,每当想起那些夜晚,那些肉夹馍,易玲珑都会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易玲珑的家,位于一片破旧的老城区里。街的两边都是密密麻麻的小铺子,卖衣服的卖小吃的修车的开锁的五花八门。她母亲在这里租了间房子,开了一个裁缝铺。前店后居,一家三口蜗居在这里。

  铁戈和易玲珑站在门口,拉着手依依惜别。

  “玲珑,咱俩都好了半年多了,为什么你每次只让我送到门口,从来都不肯请我进去坐坐?”铁戈幽怨地问。

  他的话,令易玲珑脸上闪过一丝阴翳。

  “我……我还没有准备好,过阵子再说吧。”易玲珑别过脸,嗫嚅。

  “每次问你你都这么说,有时我真的很怀疑,你家里是不是藏着个什么男人?”铁戈失望。

  “唉,你瞎说什么!真是的,哪个男人能比你好?行了,你快回去吧,省得家里人担心……”

  “那好吧,明天见……”

  “明天见!”

  二人正在告别,裁缝铺内忽然传出一连串的惨叫声。

  易玲珑脸色一变,掉头冲了进去。

  铁戈愣了愣,也放下单车跟了进去。

  逼仄的房间里,摆放着一台陈旧的脚踏式缝纫机。墙边竖着一些架子,上面挂了些衣服。一些架子倒在地上,有两个人正踩着衣服撕缠得难分难解。

  “臭婆娘,快把钱给我!”那个男人穷凶极恶,狂殴身下的女人。女人已经鼻青脸肿了,还死死攥着一个盒子不撒手。她是易玲珑的母亲朱桂英。

  “求求你,我求求你了!这是下个季度的房钱!你把它们都拿走了,我可怎么办啊!”朱桂英痛哭流涕。

  “少废话,不给我钱,我就打死你!老子说到做到!”男人不为所动,反而更加狰狞。他就像对待一只没有感情的沙包那样,对朱桂英拳打却踢。

  “妈!”易玲珑心疼地扑过去。

  于是,男人的拳脚雨点般落在她的身上。

  母女俩抱在一起惨叫。

  铁戈气坏了。

  “住手!快住手!”他冲上前,一拳将那男人打倒。

  男人倒在地上,鼻孔里蹿出血来。

  “混蛋,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入室抢劫!”铁戈不解恨,追上去继续打他。男人抱头惨叫,像一只被车轮碾断了脊梁的狗。

  “铁戈,别打了,他……他是我爸!”易玲珑慌忙放下母亲,跑过去拉住他。

  “什么,你爸!?”铁戈愣住,不敢置信。

  那个男人,的确是易玲珑的父亲——他叫易鸿才。

  易鸿才爬起来,狼狈地抹着脸上的血:“你、你是谁啊,怎么闯到我们家里打人?”

  铁戈十分尴尬。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玲珑的爸爸……”他挠着头。

  “你用不着跟他道歉,他活该!”易玲珑激愤地说。

  易鸿才恼羞成怒。

  “反了反了,你还是不是人,竟然勾搭野男人来打你的父亲!家门不幸啊,我怎么养了你这么只白眼狼……”

  “易鸿才,你还要不要脸!要说家门不幸,那也都是因为你!我也真是瞎了眼了,当初怎么就嫁给你这么个祸害!老天爷啊,我的命咋这么苦哟……”朱桂英坐在地上,捶胸顿足地嚎哭起来。

  “妈的,老子还没死呢,你嚎什么丧?怪不得我手气不好,一直输一直输!原来是因为你这个扫把星!”易鸿才走过去踹她。

  “够了!你不是要钱吗,我给你!”易玲珑掏出钱包,把里面的钱都掏出来扔了过去,“拿了钱快滚吧,这里不欢迎你!”

  “哼,算你识相!”

  易鸿才从地上捡起钱,头点尾巴摇地出去了。

  铁戈看着这一幕,简直目瞪口呆。

  易玲珑将他带进自己房间。

  “你不是一直都很奇怪,我为什么不请你进来吗?”易玲珑苦笑,“现在你应该知道了吧,这就是原因。”

  “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铁戈喃喃,还没有从刚才的冲击中反应过来。

  易玲珑,一个多么善良温柔的姑娘。他的父亲,竟然会是这样一个人?真是不敢置信。

  “说来话长。总之,从他学会赌博的那天起,这个家就完了。二十几年了,我跟我妈可以说是生活在地狱中……”易玲珑越说越伤心,泪如泉涌。

  “玲珑……”铁戈心疼地看着她,不知如何安慰。

  易玲珑用力抹去眼泪。

  “铁戈,我家的情况就是这样,现在,你还愿意跟我交往下去吗?”

  铁戈愣了愣。

  “这是什么话?”

  “你有体面的工作,有大好的前途,可我呢?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不成器的赌鬼父亲。说真的,我配不上你,凭你的条件,你应该有更好的选择。我不让你来家里,就是怕你知道了这些嫌弃我。即使纸里包不住火,即使迟早会分手,可我就是舍不得你,哪怕多留你一天也好……铁戈,真的很对不起,我太自私了!现在,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平静地接受。因为,你给我的已经够多了……”

  易玲珑是笑着说完这番话的。

  天知道她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

  然而有时,笑容比眼泪更能震撼人心。

  “玲珑……”

  铁戈望着她,心就像撕裂了一样。他走过去,抓住易玲珑的双肩,“你的话说完了吗,现在让我说吧。玲珑,今天的事的确惊到了我,但带给我更多的却是心痛。我现在才知道,你有多么的不容易。玲珑,你不该瞒着我,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实在太难受了!答应我,以后有什么事都要告诉我,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我都愿意跟你分担一切……”

  “铁戈,你不嫌弃我?”

  “傻丫头,怎么会呢?即使你父亲是个杀人犯,在我的心里,你依旧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最美好的姑娘!”

  “铁戈……”

  易玲珑的眼泪再次决堤了。

  铁戈伸手把她拉进了怀里。

  灯光下,二人紧紧相拥。

继续阅读:第7章:鹊巢鸠占,这个佣人不一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