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地震
狸小君2018-08-03 18:302,308

  消息很快确定,这次发生地震的地方叫B镇,隶属于M市,相距只有两百里,震级为五级。

  四川处于喜马拉雅-地中海地震带上,是中国地震发生较为频繁的一个地区。近年来规模最大一次地震,当属十年前的5.12汶川大地震。那是中国建国以来,破坏力最大、也是唐山大地震后伤亡最严重的一次地震。去年M市又发生了大地震,亦是损失惨重。没想到仅隔一年,恶梦再次降临。

  台里决定派遣记者赶赴灾区一线,进行抢险救灾的专题报道。连胜男第一个报名。她是M市人,又是地震幸存者之一,自然当仁不让。张驰作为她的最佳partner,也踊跃追随。最后,台里通过了他俩的申请。

  另一边,时凯旋也找到父亲。

  “什么,你要去B镇?”时骜吃惊地瞪着儿子,“那里现在兵荒马乱!”

  “就是这样我才要去,我想为灾区人民尽一份力。”时凯旋神情十分认真。

  “你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去了能干什么?添乱啊?你有那份心,捐点钱就行了。”时骜冷哼。

  “那样的话意义不同。爸,我此行还有一个目的,借此事为海神洗白!就像前些天我给孤儿院捐款一样。您也看到了,经过那次报道之后,最近公司形象有所好转。”

  “说的也是。不过此去B镇何止千里,你吃得了那个苦吗?而且那里余震不断,很危险。”

  “放心,我能闯过去的。海神受损,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说真的,我一直都在想补救的办法。现在就是一个机会,既可以扶危救灾,又可以为公司做宣传,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

  时骜沉吟了一会儿,终于点头。

  “那好吧,但你得答应我,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准备。”时凯旋兴奋。

  时凯旋回来不久,时凯莉就风风火火地跑来找他。

  “哥哥,你真要去B镇?”

  “呵呵,你消息可真灵通。”

  “你疯啦,那里现在很危险!你现在去,不是去送命吗?不行,我不让你去!”时凯莉激动地抓着他的胳膊,“我就你这么一个哥哥,你要是有个好歹的,我可怎么办?”

  “傻丫头,哥哥不会有事的。”时凯旋感动,拍了拍她的头。

  “哥哥……”

  “凯莉,告诉一个秘密。其实我这次去B镇,还有一件事要办,”时凯旋神秘一笑,“我打听过了,连胜男也会去。哼,我要趁这个机会把她拿下!”

  “我明白了,原来你是为了她!哥哥,为了一个女人跋涉千里,甚至可能把命搭上,值得吗?”时凯莉气得直跺脚。

  “我不是为了谁,我是为了我自己。”时凯旋笑容一收,“凯莉,实话告诉你吧,那个连胜男,我并不是真的喜欢她。我追求她,其实是为了报复!”

  “什么,报复?”

  “上次那个污染事件,是谁给捅出来的,你以为我真的忘了?这一箭之耻,非报不可。我要先把她追到手,再狠狠地甩了她,叫她疼,叫她终身难忘!哼,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在我面前嚣张!”时凯旋咬牙切齿地说。

  他时凯旋是谁?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这个姓连的女娃娃,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他发誓要征服她,拔光她身上的刺,把她那份自以为是的骄傲,狠狠地踩在脚底下!然而他低估了连胜男。这女人,根本不上他的当。情场上所向披糜无坚不摧的时凯旋,踢到了一块钢板。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越是这样,越是激发了他的斗志。

  “凯莉,你等着瞧吧,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他攥着拳头,眼里闪烁着阴森的寒意,“那些泼过我冷水的人,我一定会把水烧开了再给她泼回去!”

  ******

  连胜男并不知道,此行将劫难重重。

  明天就要出发了,她在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正忙着,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竟是连海!

  连海约她在梅会所见面。她犹豫片刻,还是去了。

  还是昨天的那个VIP包房。

  “连先生,找我有事吗?”连胜男冷冷地说,“我马上就要赶赴灾区,很多事要忙,请长话短说。”

  “我知道,我就是听说了这件事才找你的。连记者,我想拜托你一件事。B镇离M市不远,如果方便的话,可否帮我打听一个人的下落?”连海微笑。

  “你想让我打听谁?”

  “是一位女士,年龄跟我差不多,姓沈,叫沈心梅。”

  “沈心梅?”连胜男的心咯噔一下,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要打听她,她是你什么人?”

  “她,她是我过去的一个朋友……”连海神情惆怅,“快三十年没见了,我一直都很惦记她。”

  “早就听说连先生重感情,果然名不虚传。一个分开了快三十年的老朋友,还念念不忘。”连胜男嘲讽地说,“这位沈女士,一定会感到很荣幸。”

  “荣幸?她要是会这么想就好了。”连海自嘲地笑了笑,“其实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在躲着我。”

  “那是为什么?”连胜男明知故问。

  “唉,一言难尽。”连海神情惆怅。

  连胜男望着他,心中生出一个念头。她很想知道,对于母亲,对于他们过去的这一段感情,连海会做出一个怎样的评价。

  “看样子,你跟这位沈女士的感情不一般。”她扔出一个钩子。

  连海怔了怔,轻轻叹了口气。

  “昨天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会给餐厅取名梅会所吗?很抱歉,昨天我没说实话。事实上,我是为了纪念她。梅会所的梅,就是沈心梅的梅。她……是我的初恋。”

  连胜男呆住。她之前有过这种猜测。为了求证答案,昨天才会抛出那个问题。而连海的回答,是让她心灰意冷的。没想到仅仅过去一天,事情又有了转机。

  “呵呵,听起来好浪漫。不过,为什么你现在愿意告诉我了?”

  “因为不一样了。现在,我把你当成了朋友。”

  “朋友?我们才见一次面而已。”

  “听过一句话吗,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我昨天一见你,就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就好像我们认识了很久一样,”连海睨住她,眼神有些迷离,“你知道吗,你跟心梅长得有几分像,尤其是神情。冷冷的,又很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