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这是一座监狱,更是一座坟墓!
狸小君2018-07-10 10:582,125

  过了半晌,易玲珑才慢慢地爬了起来。

  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了——因为她长了一张跟某人相似的脸,

  这个人叫心梅。那男人处心积虑,把她打造成了心梅的样子,不仅要求衣着上的相似,还要求习惯上的一致:左利手。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浑身一震。连胜男姓连,那个男人也姓连。而且,连胜男的母亲长得跟她很像。这些事情串连起来,她被一个可怕的猜测击中。

  她跳下床,找到手机给连胜男打了过去。

  “胜男,你妈叫什么名字?”她压抑着内心的激动问。

  “你问这个干嘛?”连胜男纳闷儿。

  “告诉我,她是不是叫心梅?”

  “你怎么知道?”连胜男更加纳闷儿了。

  她猜中了,心梅是连胜男的母亲。而那个男人自不必说了,是连胜男的父亲无疑。

  就因为撞脸,她被迫卷入到这个复杂的旋涡里。不得不说,她实在太倒霉了……

  “玲珑,你说话呀,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话筒里传出连胜男的声音。

  “我,我今天遇到了一个人,他说我长得很像一个人,叫什么心梅的。我觉得好奇,就打电话问问了。”易玲珑找个了借口。不然呢?难道跟她说,这是你父亲告诉我的,你父亲现在跟我在一起?那样的话,这世上怕是又要多一个崩溃的人了。

  “哦,这样啊。我妈原来在K城生活过一段时间,有人认识她也不奇怪。”连胜男相信了,“对了,你最近怎么不来找我了?是不是在忙结婚的事?”

  一听到“结婚”两个字,易玲珑不由得一阵刺心。

  “胜男,我这边有事,回头再跟你说。”她忙不迭地收线。

  她刚刚才收线,又有电话打进来。屏幕上跳动着两个字,铁戈。

  像是给火炙了似的,她差点把手机丢出去。

  这些天,她的手机一直都是关机状态。每次一开机,就会有N多条短信跳出来。发件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铁戈。

  “玲珑,我把那个房子买下来了,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玲珑,我已经开始找人装修房子了,卧室的颜色弄成粉色的,我猜你一定喜欢。”

  “玲珑,我今天又去它似蜜了。可是,它好像没有从前好吃了。我想是因为你不在。”

  “玲珑,那家卖肉夹馍的又有新口味了,是孜然味的,很好吃,你在哪里?我买了送给你。”

  “玲珑,昨晚我梦见你了,你一直哭一直哭,问你为什么又不说。但愿这只是一个梦。”

  “玲珑,我想你,真的好想你,求求你回来吧!”

  ……

  字字诛心。

  每次打开手机,她都得经受一次泪水的洗礼。这些天,她怕是把这辈子的眼泪都流尽了。

  她每次打完电话,便立刻关掉手机,切断与外界的联系。就像一只鸵鸟,把脑袋深深地埋进沙子里。铁戈的这个电话能打进来,绝非偶然。那应该是经过了无数次、不间断加上锲而不舍的尝试,才幸运地赶上她打开手机,而且还没来得及关机。

  手机铃声执着地、顽强地响着,不达目的不罢休。可以想像得到,话筒那边的铁戈该有多么焦急。她几次想摁下接听键,都缩回了手。最后,她一咬牙把手机关掉了。

  接什么?她与他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她每天每时每刻每秒,都在想方设法地埋葬过去,决不能因为一个电话,而让自己功亏一篑。那样的话,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的。

  她已经是躺在烂泥塘里的人了,何必再拖一个人陪葬?

  手机一关掉,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不,是死寂。

  这个房间,乃至整栋别墅,不仅是一座监狱,更像一座坟墓。

  易玲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她带着满身的伤,拖着沉重的腿,像个幽灵似的,飘进了洗手间。

  她打开水龙,在冰冷的水柱中蹲了下去。环住双腿,无声饮泣。

  她多希望自己能冻成冰柱,那样的话就不会痛,也不会胡思乱想了……

  此时此刻,连胜男也不好过,采访回来之后,她的心情就跌进了深渊之中。

  她找借口跟单位请了假,失魂落魄地回了家。易玲珑来电的时候,她正在对着母亲的照片发呆。她告诉母亲,她终于见到连海了。

  “他很好,好得不得了,有钱有势有地位,呼风唤雨,挥斥方遒……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很厉害的角色。

  “可他的风光,都是建立在您的痛苦之上的。在他娇妻在怀春风得意时,你却带着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辛苦跋涉为口奔驰。

  “为了让我有出息,你省吃俭用供我上一流的学校。宁可自己饿着,也要给我最好的。那些年你遭过的罪,你流过的泪,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

  “其实,我一直都在犹豫,要不要去认了他,可是今天,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我终于有了决定。他的人生已经很圆满了,除了没有孩子。忘了告诉你了,那个女人不孕。哼,这也许就是他的报应。他人生中最大的遗憾,应该就是这个了吧?而我,是唯一能够弥补这个遗憾的人。可是,我不会这么做的。

  “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忘记,你在那些寒夜里哭泣的背影,还有我没有父亲蔽护的无助!所以,我会走进他的人生,但永远都不会是以女儿的身份。妈,对不起,这一次我不能听你的话了……”

  连胜男心酸地呢喃,一串串眼泪,噼哩啪啦前赴后继地砸在手中的照片上。

  沈心梅穿过镜框看着她,眼神里似乎渗出几分心痛。

  忽然铃声大作,又有人来电话了。连胜男拿起来看了一眼,是张驰。

  “胜男,不好了!四川又发生了地震!就在几分钟前!而且,好像就在你的家乡M市附近,你快上网看看吧……”张驰说。

  连胜男震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假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