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血溅秀王府
金哥2018-12-31 13:333,262

  民国3年,京城的仲夏之夜。

  月明星灿,安宁寂静。

  突然一颗拖着长尾的流星划过黝黑的夜空,带着一丝诡秘坠落在遥远的天际,好像预示着血光之灾的降临。

  。

  西直门外一间残破的老房子里,门窗破旧没有任何家具。天棚上和墙角里挂着一片片蛛网,地上满是灰尘。

  一高一矮两个蒙面男人穿着黑色的夜行衣站在地中间,和一个穿着黑斗篷的蒙面人说话。虽然看不见表情,但从两个蒙面人卑躬屈膝的形体上不难看出,他们对黑斗篷很是敬畏。

  黑斗篷打开了手中的一个小布包,露出了十根一两的足金金条,压低了声音:“已经付给你们两千大洋的定金,事成之后这些金条就是你们的。”

  高个蒙面人看着金条心里高兴,说话也就放肆了些,笑着调侃道:“您就不怕我们拿到宝贝偷着跑了?”

  黑斗篷眼里瞬间射出刀子一样的凶光,冷笑道:“哼!你们可以试试,看看能不能跑出京城。”拿出一张两个人站在树下的合影照片,在眼前一抖“看看这张相片,照得还挺清楚吧?”

  一看见这张面容清晰的黑白照片,两个蒙面人都大吃一惊。

  矮个蒙面人惊叫:“啊!那天给我们照相的那个醉鬼,是您的人?!”

  高个蒙面人也恍然大悟:“明白了,我还纳闷呢,您怎么敢约我们白天见面,还放了鸽子,原来就是为了照相啊!”

  “明白就好,只要你们失信,相片立马就会贴到四九城的城墙上。最好别试,我不希望看到你们和家人死无全尸!”黑斗篷的话声音不大,但是充满杀气。

  两个蒙面人不禁打了个寒颤,相视一眼,心里极度恐慌。

  矮个蒙面人不想惹恼黑斗篷,急忙打圆场:“兄长息怒,我兄弟说笑话呢,把秀王府的情况给我们说说吧。”

  黑斗篷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对他们小声地连比划带说,两个蒙面人不住地点头。他又拍拍他们的肩头:“秀王爷今天做寿,晚上从饭馆定了一桌菜。我们的人在菜里下了西洋的安眠药,此刻整个秀王府的人都睡得死狗一样,你们不会有一点闪失。天亮前我们还在这里碰面,一手交宝一手交金条,然后我把你们送出京城。切记,秀王府的人一个不留,还要守口如瓶!”

  “既然秀王府的人都睡着了,为什么还杀他们?”高个蒙面人不愿意杀太多的人。

  黑斗篷犹豫片刻:“他们见过真宝贝,必须死!” 这些话本不该说,可是他知道无论能否找到宝贝,眼前这两个人都活不过明天早晨,因此说了也无妨。

  “这单买卖的金主是谁呀?”矮个蒙面人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问道。

  黑斗篷眼睛一瞪,语气严厉地呵斥道:“你们是不是活腻歪了?连行规都忘了?时辰不早了,去吧!”

  两个蒙面人不敢再问什么,抱拳施礼,然后快步走出去。那扇忽忽悠悠的破门,开启之时扇呼起一片灰尘。

  。

  吃过晚饭,英俊潇洒的中年武师林槐,满身酒气跌跌撞撞地走到门口。

  他原本酒量就不大,近日为兑现对楚主任的承诺,每夜出去监视秀王府的动静,更是滴酒不敢沾。今晚太太做了他最喜欢吃的生炒鸡块,没忍住就多喝了几杯,此时已经酩酊大醉。

  他想起了钱夹子里边没钱了,就含糊不清地喊妻子赵英:“再给我拿点钱……身上的钱不多了。”

  赵英是个俊美娇小的中年女人,把一摞票子递给他,柔声细语地劝道:“二爷,今晚你喝大了,时候也晚了,就别去了吧?”

  林槐接过票子装进钱夹子里,把钱夹子装进衣兜里:“不去哪行啊,楚主任临走前交代我,一定要看住秀王府……既然答应了,就得说话算数。”

  “这我知道,可也不差这一晚啊。”

  “万一今晚就有动静呢?楚主任说……黑虻会的人一定会打夜明珠的主意。”

  一听这话赵英更着急了:“那是不是有危险啊?楚主任怎么不派政府穿官衣儿的人呢?”

  “楚主任怕政府混进黑虻会的人……他和我哥是最好的朋友,就信得着我……危险肯定有啊,黑虻会……都是些亡命徒,不过你放心吧……我这个堂堂的武师还怕那些毛贼吗?”林槐使劲拍拍自己的胸脯子,推开了房门。

  此刻的他并不知道,当他走出家门的时候,双脚就踏进了地狱的入口。

  。

  秀王府在西直门内的一条马路旁边,四周是民宅。

  此时灰色高墙中间的朱色大门紧闭,大门上方悬挂着两盏点燃的红灯笼,使得镶嵌在两盏灯笼中间写着“秀王府”三个大字的牌匾,笼罩在一层朦朦胧胧的红光里。

  两个蒙面人鬼鬼祟祟地从远处走过来,到了大门口蹲在暗影里四处看了看。发现周围没人,就从大门旁边的墙上跳进了院子。

  黑斗篷站在远处的暗影里,紧紧盯着秀王府的大门口。看见两个蒙面人进了院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他怎么也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监视别人,有人却在监视他!

  在他对面的墙后边,一个戴头套的人,正在紧盯着他和秀王府的大门口。

  。

  现在的这座四合院已经不是真正的秀王府,真正的秀王府在民国初年被政府没收了。这个院子只有三间东厢房三间西厢房和三间正房,塞进秀王爷一大家子人显得很不宽裕。

  两个蒙面人蹲在墙根底下,四处张望一番,见所有的窗口都黑着灯。他们相互对视一眼点点头,意思是这里和黑斗篷说的一样,可以动手。

  两人猫着腰来到西厢房,站在窗前仔细听着里边的动静,从里边传出两个男人很响的鼾声。

  高个蒙面人对矮个蒙面人耳语:“南边那间住的是做饭的大师傅和干杂活的,北边这间住着两个丫头,进去活干得利落点。”

  矮个蒙面人点点头,两人就轻轻打开门进去了。

  高个蒙面人来到了南边的房间,吃了安眠药的两个男人睡得正香,呼噜打得震耳根子。他看着他们香香的睡态,心里有了一丝犹豫。可是他已经没有退路,犹豫片刻之后手起刀落,几刀就砍断了两个男人的脖子,鼾声也戛然而止。

  功夫不大,两人都拎着滴血的刀出来。

  矮个蒙面人对高个蒙面人耳语:“黑斗篷说的没错,西洋的安眠药就是好使,几人睡得呼呼地。”

  “上东厢房吧,把里边的大福晋和二福晋解决了。”

  。

  两个蒙面人在东厢房杀死的大福晋和二福晋的时候,多耽误了一会时间。他们打开了手电筒,翻箱倒柜地找首饰和钱。

  这时候黑斗篷对面的戴头套的人,绕到了院子后边,把带抓钩的软梯搭到墙头上,顺着软梯爬到墙头上,四处看了看,跳进院子里。把软梯拿下来,塞进怀里。他看见了东厢房的手电筒光亮,猫着腰快步跑到秀王爷的卧室门前,轻轻打开门进去。

  他刚进去,两个蒙面人就从东厢房出来,猫着腰跑过来,站在窗前仔细听着里边的动静,听到了秀王爷很响的鼾声。

  高个蒙面人对矮个蒙面人耳语:“大福晋和二福晋都杀了,就剩下秀王爷和三福晋,还有小阿哥。秀王爷住外间,三福晋和小阿哥住里间,我解决秀王爷,你处理那娘两。”

  矮个蒙面人点点头,两人开门进去。

  。

  秀王爷卧室的正面墙上挂着一个大镜框,里边是秀王爷抱着小阿哥坐在前面,三个福晋站在后面的全家福大照片,小阿哥冲着镜头甜甜地笑着。

  因为挡着窗帘屋里很黑,两个蒙面人走进来揉着眼睛站了一会。他们发现屋内静悄悄的,秀王爷的鼾声停止了。高个蒙面人指着秀王爷让矮个蒙面人看,他心里有些疑惑。

  还没等矮个蒙面人走过来,房门突然被关上了,戴头套的人出现在他们面前。

  两个蒙面人看见他非常吃惊,但是不敢弄出动静,只能暗中动手。高个蒙面人刚一伸手,戴头套的人在他的头上轻轻一模,他就不会说话也不会动了。

  矮个蒙面人同时出手,匕首在戴头套的人左胳膊划了一下。戴头套的人一甩胳膊,矮个蒙面人从他袖口处撕下来一块布。

  戴头套的人用手在矮个蒙面人头上一摸,他也立刻一动不动了。

  两个蒙面人都被点了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戴头套的人声音非常低沉:“朋友,你们的穴道半个时辰后会自行解开,得罪了。”说完话走进里间。

  三福晋和小阿哥躺在里间的床上熟睡,三福晋发出轻轻的鼾声。

  戴头套的人进来走到床前,看着三福晋沉思片刻,立刻抓过来一床薄被子,把熟睡的小阿哥和他的小枕头包在一起,抱起来快速离开了房间。

  他抱着小阿哥从后院墙跳了出来,悄悄绕到左边墙根底下,发现黑斗篷还站在树下焦急地看着秀王爷的大门,就抱着小阿哥退回到院子后边,快速消失在夜色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