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林槐受酷刑
金哥2018-12-31 13:533,467

  小个子队长走到林槐眼前,问道:“还不招供吗?”

  林槐摇摇头:“我没做过的事儿,就算死也不会承认!”

  “实话告诉你,你要是不招供就别想从这间屋子出去,还有更狠的招数等着你!”小个子队长对着他耳语“其实招了你也死不了,大不了让你哥哥破点财,求沈局长疏通一下,你的小命就能保住,还不用再吃皮肉之苦了。”

  林槐终于明白了,他们其实是打哥哥的主意,想用自己做敲诈哥哥的筹码。他这样心高气傲的人,根本就不吃这套。想利用他坑害哥哥,门都没有!还有更狠的招数?大不了就是一死!他睁开血糊糊的眼睛,充满仇恨地看着小个子队长,突然伸出右腿,一脚将他踢到大门口,脑袋重重地撞到地上。

  狱卒们急忙把小个子队长扶起来,他顿觉眼冒金星脑袋嗡嗡作响,额头上一个血糊糊的大口子。这么多年哪个人犯到了这里不是卑躬屈膝跪地求饶,还没有一个人敢这么放肆!他想起来了,林槐敢这样就是仗着自己会武功。

  小个子队长捂着额头走到林槐身边,冷笑:“林槐,行啊,腿脚挺利索呀!来人,把他的两根大筋挑了!”

  几个狱卒一拥而上,拿着刀就把林槐后脚跟的两根大筋挑断了。林槐惨叫一声,又昏死过去。

  这次小个子队长没让狱卒把他弄醒,而是让他们把他扔进了一个单人牢房。他要给林槐一个思考的时间,明天再继续审问他。

  。

  和楚主任分开,林生就回到家里。林太太和林雪珊冯艾青几个人立刻围上来打听情况。

  听林生说楚主任最快也要明早晨才能到警察局,几个人都特别担心,一个晚上林槐不知要受多大的罪呢。

  林太太的意思是再想想别的法子,怕这一宿把人折腾坏了。

  冯艾青说:“我到牢里去看看吧,顺便给他送点东西。”

  林雪珊要和她一块去,被冯艾青拒绝了:“我自己去不会太引人注意。”

  “但愿你能见到他。”林生看着窗外忧心忡忡。林槐是他最心爱的小弟弟,他们之间的感情比一般弟兄要深得多。一想到林槐在牢里度过这个晚上,他心里就疼得难忍。

  。

  冯艾青在警察局大门口遇见钱副局长,向他打听沈局长的办公室,他就亲自送她过来了。

  沈局长看见钱副局长气就不顺,对冯艾青也没有好脸色,打着官腔:“这位女士,有事儿呀?”

  冯艾青施礼后,指着手里的包裹:“我是林生的小姨子冯艾青,林槐算是我的哥哥。我来打听打听,他到底犯了什么事儿呀?顺便给他送点东西。”

  沈局长冷笑:“哼!冯女士,好大的口气呀,您把这当成林府了吧?”他觉得冯艾青提的这些要求太没深浅。

  “局长大人,看您说的。我一个妇道人家,哪懂得衙门里边的事儿呀?哪句话说错了,还请您多担谅。求求您了,让我和林槐见一面,行不行?”冯艾青又给沈局长施了一个礼。

  钱副局长有些看不下去了:“局长,我看这位冯女士是个实诚人,就让她和林槐见……”

  沈局长突然一拍桌子:“见什么见!在这里还轮不到你做主!下去吧!”钱副局长的说情,让他更加恼火。

  钱副局长看了冯艾青一眼,转身出去了。

  冯艾青自己坐下:“沈局长,给个面子呗。”

  “冯女士,别在这浪费时间了。案件没结之前人犯不能见任何人,也不能收任何东西,你回去吧。”

  “沈局长,他的内人已经快急疯了,我只看他一眼行不行?一句话也不说。”冯艾青已经在低三下四地求他了。

  “不行!”

  冯艾青翘起二郎腿:“您今天要是不让我见,我就不走了。”她使用了女人常用的撒娇式威胁。

  没想到冯艾青的做法激怒了沈局长,他一拍桌子:“刚才是给你面子,好言好语和你说话,你要是再不走,我就让人把你拖出去!”冲着外面“来人!”

  冯艾青看见他真的动怒了,急忙站起身:“您就这么不开面啊?好,我走。”因为林槐还在他的手里,她不想弄得太僵,就转身出去。

  沈局长冷笑:“想得美,看一眼?活的一眼也看不着喽!再看只能看他的尸首!”

  。

  冯艾青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从沈局长办公室出来,一想到家里还在等她的信儿呢,可她连林槐的面都见着。心里就又气又急,边走边擦眼泪。

  钱副局长站在墙角,看见她哭着出来了,想上前去劝几句。

  还没抬脚就看见冯艾青朝马路那边一招手,一个光头年轻人拉着黄包车跑过来。

  冯艾青上了车:“上雍和宫那边。”

  “好嘞”车夫走到车旁边,把车棚拉起来“太太,这会太阳太大了,给您遮上点儿。”

  拉上了车棚,他四处看了一圈。见没人注意,从衣兜里掏出一块手帕,突然往冯艾青口鼻上一捂,冯艾青立刻昏睡过去。他收起手帕,装作若无其事地大声喊着:“太太,您坐稳当了!”拉起车就跑。

  这一切都被钱副局长看在眼里,出于职业的敏感,从拉车棚的动作上看出了车夫的反常。他沉思片刻急忙拦着另外一辆车坐上去,跟在那辆车的后面。

  。

  两辆车一前一后来到了西护城河边。

  此时的西护城河边杳无人迹,野草丛生。

  光头车夫拉着冯艾青跑过来,把车停下。四处看了看,将冯艾青抱下来朝着护城河走去。

  光头车夫站在河边,小声对昏睡的冯艾青说:“记住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光头车夫的手突然慢慢落下,然后慢慢转身,一双手把冯艾青接过来。

  钱副局长举着一把滴血的匕首,抱着冯艾青站在他面前。

  光头车夫指着他,断断续续地说:“你……你……杀我……”话还没说完就慢慢倒下。

  钱副局长放下冯艾青,举起匕首插进光头车夫的喉咙,用力一搅:“你也记住,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光头车夫头一歪咽了气,钱副局长一脚将他踢进护城河里。

  钱副局长抱住冯艾青,轻轻呼唤:“冯太太……冯太太……”见冯艾青没有反应,就抱起她走出草丛。

  。

  冯艾青在路上虽然醒过来,钱副局长还是坚持坐着黄包车把她送到了家,让她一个人走他很不放心。

  两个人在门前告别时,冯艾青含着眼泪施了一个礼:“钱副局长,谢谢您!要不是您及时赶到,我就没命了。”

  “一点小事儿,不足挂齿。我看见那个车夫的举动很是反常,有些担心您的安全就跟在后面了。没想到他真的要害您……您是一位优雅漂亮的女士,能帮您的忙,我很荣幸。”钱副局长说这话的时候,很温柔地看着她。

  冯艾青的脸一下就红了:“瞧您说的,我哪有那么好。”

  “您不知道,我第一眼看见您,就被您的美貌吸引了……不好意思,请原谅……”钱副局长的脸也红了。

  冯艾青羞得满脸通红,低下头揪着衣襟:“谢谢……”

  “沈局长没同意您和林槐见面吧?”

  “他说没结案不让见。钱副局长,您能帮帮我吗?”

  “不瞒您说,沈局长早就看我不顺眼了,不会给我这个面子。不过我听说过林槐这个人,凭直觉就不相信他会是凶杀案主谋。既然我们认识了,我一定想办法把他救出来!”

  冯艾青非常惊喜:“怎么救啊?”

  “沈局长不让我插手这个案子,我只能从审讯结果上下功夫,看看能不能找到突破口。不过您别急,这事儿不会很快。”

  “钱副局长,不管这事儿的结果如何,我们林家都感谢您!请受我一拜。”冯艾青给他施了一个礼。

  钱副局长急忙扶住她:“这可折煞我了。那我就回去了,有事儿直接去找我。”

  冯艾青再次施礼,钱副局长拦住一辆车,坐了上去。

  车走出了好远,冯艾青还呆呆地看着他远去的身影。

  她守寡六年,从没对任何男人动过心。可是今天和钱副局长的相遇,这个相貌堂堂的男人,让她早已平静如水的心底起了层层波澜。他看上去正直善良,对人和蔼可亲还很细腻。今天若不是他,她早就没命了。这种过命的交情,值得她托付终身……他刚才说的那些话,似乎对她也有好感。她反复思量,这算不算表白呢……

  。

  下午,狱卒小温戴着大墨镜,穿着便装来到大珊栏大观楼电影院门前。

  他是个机灵瘦削的年轻人,四周看看没人注意,就走到墙角,从一个墙缝儿里掏出一个纸条。打开纸条,上面写着“给死囚喂饱,做标识。午夜老地方见。”

  他把纸条塞进嘴里,小声地笑了。完成这个任务,又会有一笔大收入。

  晚上,小温值班。

  他和大个狱卒在值班室喝酒。

  值班室的两张单人床中间有一个桌子,桌上摆着一包花生米和一包酱牛肉。还有一瓶喝了大半的白酒和两个茶缸子。

  小温把瓶里剩下的白酒都倒进茶缸子,往大个狱卒眼前一推:“这些都是你的,不许耍赖。”他知道大个没有酒量,这些酒下了肚,一定能醉成一滩烂泥。

  大个端起茶缸子一饮而尽,含糊不清地比划着:“耍赖是小狗……”他已经酩酊大醉了,把茶缸子一推“我不能……再喝了……”话还没说完,就趴到桌上睡着了。

  小温冷笑,起身把大个放倒在床上,盖上被子。他从门后边的卷柜里边拿出一个包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