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冤狱
金哥2018-12-31 14:213,664

  林槐住的是死囚单人牢房,除了地上的一堆干草,没有别的东西。从刑讯室回来后就一直躺在干草上昏睡,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毫不知晓。

  门开了,小温悄悄进来,又把门关上。

  他到林槐身边蹲下拿出两块布,一块塞进他嘴里,另一块蒙上了他的眼睛,又拿出绳子把他胳膊和腿绑上。然后拿出一个注射器,里边是满满的黑色液体。把注射器的针头扎到林槐的胳膊上。

  林槐疼得醒来,使劲儿挣扎。

  小温捏着嗓子对着林槐耳朵小声说道:“林槐,你不是嘴硬吗?打了这玩意,几个小时后你就会出现幻觉,铁打的汉子都抗不过去。明天问什么你都得写出来,因为你已经说不出话了。不过别怕,一天后这一切就都结束了。你应该感到荣幸,我会为你纹上标识,虽然死了,却成了我们黑虻会的人。”

  说完话照着林槐的脑袋就是一拳,林槐又昏死过去,他趁机把黑色的液体都注射到林槐的身体里。

  小温收起空了的注射器,又拿出一个药瓶和一个针头,拉过来林槐的左脚,在他左脚心纹绣了一只黑虻。

  他把现场收拾干净,把林槐嘴里和眼睛上的破布拿下来,又给他解开绳子。然后起身出去,关上了房门。

  。

  林槐是在半夜时分醒来的,他已经有了幻觉,以为自己是躺在自家的床上,眼睛里闪动着很惬意的目光。

  就着门缝里透进来的微弱灯光,他转动了一下昏沉沉的脑袋四处看看,活动了一下身子,一阵钻心的疼痛,使得他的脸一下就扭曲了。

  这种疼痛让他瞬间清醒了,思维也活跃起来,想起了夜里发生的事儿。这是小温的失误,他忘记了林槐受了重刑,剧烈的疼痛会使幻觉褪去,回到现实中来。

  林槐爬起来用手抠着喉咙,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又搬起疼痛异常的左脚来,看到脚心有一个刚刚纹上去的黑虻标识……他被蒙住双眼时那个人说的话都兑现了,他绝望地躺倒地上,双手抱着脑袋,无声地哭起来。

  他边哭边想:“这是一个大阴谋,冲着哥哥来的。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在我脚上纹绣这个黑虻会的标识,但一定和陷害哥哥有关。我若真的把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那就太可怕了!我绝不能出卖楚主任和哥哥,也不能白死,要用我的死来保全他们。”

  想到这里,林槐咬着牙颤颤巍巍地用手指甲使劲儿抠脚上的黑虻标识。为了抠得彻底,不仅抠下来一块块皮肉,还流出一滩黑血,脚心成了一个大血窟窿。

  做完这些,他在心里和各位亲人一一告别。然后拖着残腿爬到正面的墙前,沾着自己身上的血,写下了“冤枉!我不是杀人主谋!”几个血色的大字。

  写完这几个字,他跪着倒退了几步,猛然快速爬到墙边,把头使劲撞到墙上……

  。

  就在林槐自杀的时候,小温换上了便装戴着墨镜来到了大栅栏的大观楼电影院。看看没人注意,就走进了旁边的胡同里。

  他靠墙站下四处看了看,点燃了一支烟。

  不多时一个带着墨镜的人从胡同口走过来,在他面前停下,拉了三下帽檐。

  小温也拉了三下帽檐,小声说道:“四九城里摆酒,千杯不醉。”

  来人小声回应:“皇城根下设宴,众口难调。”说完话拿出一个纸包递给小温“这是会长给你的赏银。”

  小温抱拳:“多谢!”伸手去接纸包。

  “规矩别忘了,如果漏了风……”

  “请放心,刀按脖子也不承认。”

  “那就好。最近风声紧,会长要你当心。”来人说完话就走了。

  小温冲着他抱拳:“多谢会长挂心!”

  。

  第二天上午,林生和楚主任以及警察厅厅长一块来到警察局。

  沈局长一看这三个人在一起,心里立刻紧张起来。因为楚主任和警察厅厅长都是他的上司,他看出了林生和他们的关系很不一般,这是他没想到的。林槐死了,这件事儿有点闹大了,不太好收场。

  沈局长陪着笑脸,请他们到局长办公室,警察厅厅长说:“先带我们去牢房,看看林槐。”这是林生请楚主任要求的,他要先见到弟弟。

  沈局长吞吞吐吐地说:“厅长,那个……昨夜那个林槐,畏罪自杀了。”

  林生一把抓住沈局长的胳膊:“你说什么?我弟弟死了?!”因为震惊,他的瞳孔都闪着红光。

  沈局长挣脱他的手,陪着笑脸:“林老板,您别着急,听我说……”

  楚主任突然喝到:“昨天抓进来,夜里就死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尸体在哪?”

  沈局长擦擦脸上的汗水:“回长官的话,还在牢房里。”

  警察厅厅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带我们去!”林槐的死让他在楚主任面前丢了面子,他非常生气。

  。

  沈局长打开牢房的门,只见林槐浑身肤色青紫,满身满脸伤痕,血糊糊地躺在干草上,头上的血已经干涸,眼睛半睁着。

  林生一下就扑倒在他身上,抱起他的头失声痛哭。他看见林槐的左脚下面有一个大血坑,缺失了很大一块皮肉。

  楚主任和警察厅厅长都愤怒地看着沈局长,这样的场景太出乎他们的意料。楚主任蹲下身子把林槐的左脚搬起来查看,把上面一块血痂悄悄抓在手里。

  警察厅厅长愤怒地问道:“为什么动这么重的刑?!”

  沈局长这功夫在心里已经想好了对策,把那张假供状拿出来:“回长官的话,秀王府灭门案和周毅浩被杀案的两个人犯交代,林槐就是他们的背后主使。案情重大,卑职不能不审。可是林槐拒不配合,还把审讯之人踢伤了,卑职不得不给他用刑。”

  楚先生指着林槐的尸体问道:“死者皮肤呈青紫色,不光是用了刑,你们还下了毒!为什么?!”

  沈局长拿出一张尸检报告单:“长官请过目,这是验尸官的报告单。尸身的青紫色确实是中毒所致,但查不出是哪种毒,也没有被人施毒的痕迹,当然更不是我们下的毒,因为毒死他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倒是他左脚上的这个血窟窿有点说道,在地上发现了带血的肉皮,应该是自己弄的。

  林生一听这话更愤怒了:“明明是你们打的!他怎么会自残?!”

  “左脚上的血窟窿确实不是用刑留下的。如果自残,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要掩饰什么……想必长官也知道,黑虻会的人左脚上都有标识。”沈局长对林槐脚上的血窟窿,确实有疑虑。

  林生气得瞪圆了眼睛:“你……人都被你们弄死了,竟然还这样诬陷他!我们林家历来清清白白做人,怎么会和黑虻会扯上关系?!”

  楚主任拿过供状:“单凭一个伤口,就能联想到黑虻会?沈局长的想象力真够丰富的。那两个人犯呢?我们要找他们核实一下。”

  沈局长又吞吞吐吐地说:“那两个人犯……也畏罪自杀了。”

  这个谎言连警察厅厅长都听不下去了:“一派胡言!既然有了口供,怎么还会畏罪自杀?”

  沈局长叹口气:“唉……您是有所不知啊,这两个人交代收了林槐一万大洋,可是拒不说出大洋的下落。他们自杀,估计是为了把钱给家人留下。”这个说法合情合理,尽管几个人心里都明白这是编的,但是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林生忽然看见了墙上的血书,他认出了那是弟弟的字体,忍不住失声痛哭:“我弟弟写的血书!他不是什么主谋!”

  他这一说,几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墙上的几个血色大字上。

  沈局长问道:“林老板,何以见得是林槐所写?”

  “弟弟自幼和我学习书法,一笔一划都是我教的……这就是他写的,他是冤枉的!”林生边哭边用手帮林槐闭上了眼睛。

  警察厅厅长在心里快速把事情捋了一遍,觉得林槐确实是冤枉的,但是沈局长这么做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因为他手上有那份无法核实真假的供状。他是官场上的人,这种事情见多了。此事只能让林生吃了哑巴亏,没有别的办法。

  当他把想法悄悄告诉楚主任的时候,楚主任尽管非常不甘心,但也只能无奈地接受。但是他要让沈局长给林槐一个无罪的结论,免得日后找林家的麻烦。

  沈局长对这样处理的结果很不高兴,因为这么一来这两个案子的幕后主使,虽然上边不会再追究了,但案子也成了悬案。通过这件事儿,他再也不敢对林生小觑了。

  。

  林生他们走后,钱副局长在办公室仔细查看林槐的卷宗。他看到林槐血肉模糊的尸体,心里非常同情。

  这时候报社的刘记者来了。

  两个人很熟,刘记者进来就坐到他对面,笑嘻嘻地打听抓到了秀王府灭门案主谋的事儿。

  钱副局长很怕被他纠缠起来没完没了,让他去问沈局长。

  没想到他刚从沈局长那边过来,碰了一鼻子灰:“沈局长正拍着桌子骂人呢。”

  “他心情不好。”钱副局长放下了卷宗。

  “他说林槐可能是黑虻会的人,上边的人却逼着他以无罪结了案。够意思,透点消息,到底怎么回事儿呀?”

  “没什么消息可透的,我知道的不比你多。沈局长之所以有疑虑,就是除了供状之外,在林槐的左脚心发现一个血窟窿。”

  “那有什么说道?”

  钱副局长小声说:“你不是听说过黑虻会吗?黑虻会的人左脚心都有标识……”

  刘记者惊呼:“啊!原来林槐是把标识抠掉了?”

  “不许外传啊,这只是沈局长的怀疑。”

  “林槐到底是不是主谋啊?”

  “既然怀疑就要弄清楚,可是他们却把人逼死了,是不是主谋都无法证实了。”

  “假如林槐真是黑虻会的,也是灭门案的主谋,那夜明珠还应该在林家呀!”刘记者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这是一条最好的新闻,保证能引起轰动!

  “这是惊天的大案,可不能无凭无据地乱说。”钱副局长有些担心了。

  刘记者一拍胸脯:“放心吧,我一定守口如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