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祸从天降
金哥2018-12-31 13:503,469

  小个子队长回到审讯室,立刻加大了审讯力度。

  几个狱卒抡起鞭子一阵狂打,两个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的歹人一声声惨叫着。

  小个子队长把鞭子把抵到矮个歹人的伤口上,厉声喝道:“快说,黑斗篷是不是掉钱夹子的人?再不说就给你们滚钉板!”

  矮个歹人睁开血糊糊的眼睛,有气无力地回答:“该说的都说了,跟踪我们的是两个人。掉钱夹子的那个人不是黑斗篷……”

  小个子队长急于问出沈局长希望得到的结果,好去请功。一听他说林槐不是黑斗篷,非常生气,喝到:“好啊,嘴真硬!来人,上钉子板!”

  矮个歹人明白上钉子板是什么滋味,转过头看着高个歹人:“兄弟,反正也活不了,我不想受这份罪了,先走一步。来生我们还做好兄弟!”他想自己了断。

  高个歹人何尝不知道上钉子板的后果,心里已有打算,挤出一丝笑容:“哥哥,等等我,咱们一块走!18年后,我们又是两条好汉!”

  小个子队长一看两个人都嘴角流血不再说话,急忙上前扒开他们的嘴,发现都咬舌自尽了!他急忙跑去向沈局长报告。

  。

  沈局长一听说两个人犯死了,气得拍着桌子骂道:“废物!那么多人看不住两个人,让他们死在眼皮子底下!”

  小个子队长自知犯了大错,要想法子将功折罪:“局长息怒,卑职这就去……”他想说马上去写供状,不管这两个人犯是死是活,都不能让姓林的脱了干系!

  沈局长知道他要说什么,不能让他当着洪剑辉说这些,就打断他:“你先等等,洪郎中啊,你去吧,老爷子在家等着你呢。”

  洪剑辉一听两个歹人死了,心里替林老板高兴,以为他躲过了一劫。虽然明白沈局长那些话是口是心非,还是一竖大拇指:“洪剑辉亲眼所见,沈局长真是青天大老爷!”他想捧着这位局长大人,别让他变卦了。

  沈局长苦笑一下:“呵呵,当官就要主持公道嘛,应该的!”

  洪剑辉再次抱拳施礼后出去。

  这时钱副局长进来,举手敬礼:“报告局长,我回来了!”他身材高大神情严肃,一看就是个正派人。虽然已过不惑之年,看上去仍然英气逼人。

  沈局长皮笑肉不笑地咧咧嘴:“钱副局长,在秀王府又找到什么有用的证据没有?”

  “白折腾了两天,什么都没找到。局长,秀王府这个案子……”钱副局长有些想法,想对沈局长说出来。

  可是沈局长不给他这个机会,不耐烦地打断他:“钱副局长,这个案子你就别插手了。没事找几个人把院子里的大门修一修。”

  钱副局长心里很不高兴,答应着:“是。”转身走了。

  沈局长看着关上的房门,小声地骂道:“总想显摆自己,忙乎了两天,还不是白费劲儿了?切!”

  看见没有别人了,小个子队长问道:“局长,就这么放过姓林的?”

  沈局长冷笑:“哼!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你去弄口供,写的详细点。”

  “林家哥两个都咬住吗?”

  “猪脑子,都咬住了谁出钱?只咬林槐,别牵扯林生。”沈局长之所以这么做,还有另外的深意,只是不便对小个子队长说明白。

  小个子队长敬礼:“属下明白!”

  。

  俗话说,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林家的遭遇正应了这句话。

  林槐夫妻刚吃过早饭,妻子赵英帮着丈夫收拾停当,把一把雨伞递给他。天阴得沉沉的,看样马上就要下大雨。

  林槐刚接过雨伞,房门突然被踹开了,闯进来几个警察。

  林槐夫妻都吓呆了,他们不知这些警察大清早来干什么,但明白一定没有什么好事儿。林槐隐隐的有了不好的预感,心里默默地祷告,千万别是受了秀王府血案的牵连。那晚他被蒙面人打晕以后,心里一直不踏实。

  他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将妻子推到身后,问道:“老总们,清早到此,不知有何贵干?”

  小个子队长进来,走到他面前,傲慢地冷笑:“哼!有何贵干?到局子里边就知道了。”冲着警察们“带走!”

  赵英从丈夫身后挤过来挡住了他,一改平日的温柔,大声问道:“我男人犯什么法了?为什么抓他?”

  小个子队长一把将她推出好远,摔倒在地上:“别妨碍我们当差!”

  林槐挣脱了警察们的手,跑过去抱起妻子:“没事儿,我跟他们走一趟,你在家好好呆着。”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警察们拖起来,五花大绑后拉着出了门。

  赵英在后面哭喊着,抓住他的衣服不放手。

  小个子队长一脚将她踢倒,拔出枪对着她骂道:“再胡搅蛮缠,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林槐着急地喊着:“快回去,别跟着!”他怕妻子再受伤害。

  。

  赵英看着丈夫被抓走了,哭得死去活来。但是她逼着自己尽快平静下来,简单梳洗一下就来到了林生家。要救出林槐,只有求助哥哥。

  林生夫妻一听说弟弟被抓走了,都非常吃惊,因为林槐平日里从不惹是生非。赵英虽然说不出被抓的原因,但林生心里却非常担心,怕林槐的被抓和上次被两个蒙面人打昏有关。不管什么原因,都要先把人弄出来。

  于是,他去找同乡好友,在大总统身边工作的楚主任。当初让林槐盯着秀王府的动静,就是他安排的。

  楚主任在政府工作,非常正直善良。自从黑虻会浮出水面,他就想把这个杀人越货,专门把皇家珍宝倒卖给洋人的黑帮组织一网打尽。他把想法和上司说过,可是政府工作千头万绪,没人顾得上国宝丢不丢失。

  尽管得不到上级支持,他也没有放弃,不想老祖宗留下的宝贝都跑到外国去。有几次得到过线索,私自找到警察厅厅长进行抓捕。可是这个黑虻会的会长深藏不露,抓住了几个小喽啰,都不知道会长究竟是谁。

  楚主任还不知道林槐被抓,当林生说明了来意,他立刻意识到事情不简单,林槐一定是受了秀王府血案的牵连。他心里非常不过意,告诉林生一定会把林槐救出来。

  可是他当时正要到京郊公干无法分身,只能连夜赶回来,明早去找警察厅厅长,向他说明原委,然后一块到监狱去。两人估计一夜的时间,林槐可能会吃点苦,但不会出太大的问题。

  。

  其实林生和楚主任都想错了,沈局长这次压根就没想让林槐活着出去。因为两个歹人曾经交代出的黑斗篷,总要有个着落,必须有个替死鬼。但是不能马上就让林槐死,为了保林槐出去,林生一定不惜血本,他要捞够了再处死这个倒霉蛋。

  林槐直接被带到了刑讯室。

  沈局长明白,对付他这样的富家公子哥,鞭子比嘴管用。

  林槐比林生小十几岁,从小就在父母的溺爱中长大。自己虽然不做生意,可是哥哥从没让他缺过钱,没受过一点委屈。虽然是武师,那也就是个喜欢做的营生,从没指这个养家糊口。

  他一进来,看见那些堆在地上沾满血迹的刑具,心里已经吓得半死。但是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挺住。

  小个子队长先让人把他绑到刑架子上,使得他的脑袋和两条胳膊都动弹不得。然后用鞭子柄抵在他的下巴上,直接问道:“秀王府的灭门惨案是你主使的吧?周毅浩和那个女人也是你指使人杀的吧?”他要在心理上先发制人。

  听了这些话,林槐方心里骂道:“瞎了狗眼,这两件事儿怎么能贴到我的身上?”但是表面上不能这么说,很客气地回答“回老总的话,您的话我一点也听不懂,这两件事儿怎么能和我扯上关系?”

  “哎呦喂,你这抖落得挺干净呀!和你没关系?人证物证齐全,你还敢嘴硬?”小个子队长一使劲儿,鞭子柄滑下来,深深地顶在他的脖子上。

  林槐大声叫起来:“哎呀……真的和我没关系!不可能有什么人证物证!”

  小个子队长一声冷笑,拿出了一张按着红手印的供状:“这就是两个作案歹人的供状,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你就是那个和他们接头的黑斗篷,也是整件事的幕后主使。他们交出了你给的钱夹子,你还要狡辩吗?”

  林槐一听这话脑袋当时就要炸了,谁都知道这是两个惊天的血案啊!怎么会有和他有关的供状?!他背不起这个罪名,要尽快解释清楚:“老总,您刚才说的话我越听越糊涂,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武师,根本就不认识秀王爷,怎么能是幕后主使?若是真有人这样说,一定是故意栽赃陷害,还请您明察,给小人做主。”

  小个子队长冷笑:“看来你不吃点皮肉之苦,不能老老实实认罪呀!来人,狼牙棒伺候!”

  狼牙棒是一根钉满了尖朝外的钉子的粗棒子,用这个打人,被打的地方基本就没有好皮肉了,在刑罚中算是很重的一种,都是用来对付那些罪大恶极的凶顽之徒。

  狱卒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一般情况下刚开始都不用这么重的刑罚,更何况林槐的哥哥在京城商界是个名人,他也不算是普通百姓。可是小个子队长既然命令了,他们就不得不照办。

  小个子队长跟着沈局长多年,以他对此人的了解,既然把林槐当成了主谋,一定还有其他深意。所以他要对林槐使用最狠毒的手段,逼他尽快招供,好到沈局长那里交差。

  一番狼牙棒下来,林槐的前胸后背早已血肉横飞昏死过去。小个子队长一挥手,狱卒们用一盆冷水将他浇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