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蒙面人落网
金哥2018-12-31 13:483,266

  这些天来,关于夜明珠的的事儿似乎已经风平浪静,但实际上却是暗流汹涌。这是一个惊动了大总统的要案,涉及的宝贝举世无双,几方面的势力都在暗中较量。

  政府方面要求警察局加大破案力度,快些找到凶手和国宝;黑虻会方面已经收了洋人的巨额定金,急于找到夜明珠交货;楚主任急于找到黑虻会新会长的踪迹,将这个黑帮组织一网打尽。

  此时,警察分局的沈局长穿着便装,和常六爷坐在全聚德的包间里正在推杯换盏。桌上摆着切成薄片的烤鸭和薄饼葱丝等配料,还有一瓶喝了大半的老白干儿。

  五短身材肥头大耳的常六爷,已经过了花甲之年。他是京城最大的古董商,粗短的手指上戴着的和田籽玉大扳指价值连城。

  他给两只酒盅里倒满了酒,把其中的一只酒盅推到沈局长面前。

  沈局长是个正当不惑之年的中年人,一张刀条子脸,再配上一双机灵的小眼睛,使得他看上去精明强干干净利落。

  沈局长端起酒盅:“常六爷,这大白天的急着找我有事儿呀?”他心里明镜似的,故意这样问。

  常六爷讨好地笑着:“肯定有事儿,没事儿哪敢劳动您这个大局长呀!来,咱哥两先喝一个。”

  俩人碰了一下酒盅,把里边的酒一饮而尽。

  常六爷用手帕擦擦嘴角,吧嗒吧嗒嘴儿:“沈局长,您说秀王府那颗大夜明珠,到底能在哪呢?我听人说两个歹人杀了秀王爷全家,把宝贝卷跑了。”他一脸惋惜的表情。

  沈局长摇摇头:“在哪还真不好说啊。那么稀罕的宝贝,谁见了不眼红?只有抓住他们才能知道实情。”

  常六爷把酒盅一放:“那就快抓呀!那两个人还能上天入地了不成?”

  “您当我不着急啊,这个案子连大总统都惊动了,总局天天派人催问,我都急死了。可是京城这么大,藏起两个人来还不容易?”

  “那就没办法了?太可惜了!您也知道我是玩古玩的,对古董比对我爹都亲。自从听说有了这颗夜明珠,连几房老婆都懒得碰了,天天做梦都是它,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有缘分见到这个宝贝的真容。”常六爷满脸遗憾。

  沈局长冷笑:“哼!哪能没办法了?我把几个城门都看死了,抓捕的告示就贴在几个城门楼子上,他们就是长了翅膀也别想飞出去。”

  常六爷叫起来:“那哪成啊!他们拿着宝贝绝不敢在京城出手,更不敢在这呆着,一定得出城。您得内紧外松,让他们飞起来。”他伸出两条粗短的胳膊,做了一个飞的姿势“只有让他们飞起来,您才有机会。对了,他们要出城必然走远道儿还要遮挡着点,马车是必不可少的。”

  沈局长心里暗暗佩服常六爷的老谋深算,一竖大拇指:“常六爷,言之有理!”

  “沈局长,咱们可说定了,那个夜明珠要是有了着落,您可要第一个告诉我。”

  “就凭你我的交情,那是一定的!不过……”沈局长故意面露难色,他知道此时该卡油了。

  常六爷是个老江湖了,这点事儿岂能不明白?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个翡翠挂件,放到他面前:“沈局长,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笑纳。”

  沈局长拿起挂件眉开眼笑:“常兄既然这么有心,那小弟就不客气了。夜明珠的事儿您放心,一有着落我保证第一个知会您……”

  。

  三天后的上午,沈局长心事重重地坐在办公桌前,端着一碗茶水一边慢慢地喝着,一边想事儿。杀害周毅浩,也就是血洗秀王府的那两个歹人,在金百合饭店被抓住了,此时正在审问。上边追得紧,这些天他被破案弄得焦头烂额,现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但愿能弄出一份有价值的口供来。

  一个警察领着洪剑辉进来,把他从沉思中惊醒。洪剑辉背个大药箱子,满脸汗水。

  警察向他敬礼:“报告局长,洪郎中到了。”

  沈局长摆摆手,说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警察出去了,洪剑辉抱拳施礼:“见过局长大人。”

  “呦,洪郎中,来得挺快啊。”沈局长一指椅子“坐吧。”

  “谢谢局长大人。”洪剑辉坐下后,心里暗自揣度,这位警察局长把他叫来,准没什么好事儿。前段时间给他老婆到家里看病,病好了分文没给。

  “洪郎中,我内人吃了你的药病好了,我们全家都挺信服你。今天找你来呀,是想请你再去给老爷子把把脉,开个方子。他是肺痨……”

  沈局长的话还没说完,小个子队长拿着一个小布包和林槐的钱夹子进来。

  小个子队长敬礼:“报告局长,这是从两个人犯在金百合饭店的住处搜出来的。”把小布包和钱夹子放到办公桌上。

  沈局长打开小布包,里边是几件金银首饰和玉器。沈局长又拿起钱夹子问道:“招了没有?”把钱夹子打开,仔细看着。

  小个子队长得意地说道:“卑职稍微下了点功夫,他们就对血洗秀王府和杀死周毅浩两个人供认不讳!”

  “夜明珠在何处?背后主使是谁?这些是最重要的!”沈局长一边说一边拍着桌子。

  小个子队长摇摇头:“卑职重点审问了,他们只是说和一个穿黑斗篷的蒙面人接头,不知道他是谁,介绍他们认识的人已不知去向,更不知道背后的金主是谁。夜明珠没找到,他们翻遍了秀王府,也不知在何处。不过他们还供出,他们一进秀王爷的卧室,就被一个戴头套的人点了穴。那个人抱走了小阿哥,在秀王爷脑袋上一摸,就把他摸死了。”

  听了这话,沈局长和洪剑辉都很吃惊。听他这一说,这个戴头套的人简直就不是凡人,和说书里边神出鬼没的大侠一样,用手一摸脑袋就能把人摸死!

  沈局长突然眉头紧锁:“这个人只抱走了孩子?夜明珠能不能被他拿走了?!”

  “不太可能,他们说他进到里间马上就抱着孩子出来,并没找东西。”小个子队长很肯定地说。

  “他们认识那个戴头套的人吗?”

  “不认识,但是他们说从那个人的袖口撕下来一块布。是黑色的细布,上面用金线绣着水波纹。”

  听到这话,洪剑辉脸上掠过一丝不安。

  沈局长却是精神一振:“那块布在哪?”

  “丢了。”

  “让他们画押,收监……”沈局长突然看到钱夹子里边林槐和妻子的照片,非常震惊。沉思片刻,举起钱夹子“慢!这个钱夹子,他们从哪弄来的?”

  “他们说在秀王府附近的路上,发现林槐在跟踪。他们把林槐打昏,钱夹子是从他身上掉出来的。”

  “半夜三更的林槐为什么跟踪他们?”沈局长拿着钱夹子,看着林槐的照片自言自语。

  小个子队长抢着说:“卑职以为,肯定是要拦路抢劫。”

  沈局长气得笑了:“真是猪脑子!一个人要抢劫两个壮汉?除非他也是猪脑子!”

  小个子队长挠挠脑袋:“卑职愚钝,想不出来了。”

  沈局长冷笑:“哼!他们应该是一伙的,林槐负责监视他们,被他们发现给打晕了,顺手抢走了钱夹子。你想想被杀的周毅浩是什么人?”

  “是林氏商贸公司林老板没成亲的女婿……”

  “这不就门清了?林生要是知道了女婿在外边有女人会怎么样?”

  小个子队长恍然大悟:“买凶杀人!出气报复!”

  沈局长摇摇头:“不仅仅是买凶杀人,林生也搞古玩,应该是一箭双雕,也奔着夜明珠去的。两个凶手同时制造了两起血案,背后主使应该是一个人。他不一定出面,但是他弟弟林槐应该就是那个黑斗篷!”

  “局长,戴头套的人抱走了孩子,这与林家有什么关系呢?卑职愚钝,实在想不明白。”

  沈局长沉思片刻,突然恍然大悟:“夜明珠一定在那个戴头套的人手里!姜还是老的辣呀!林生布的局一般人还真看不透呢。他雇佣了两伙人,一伙人在明,杀人找宝贝;另一伙人在暗,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宝贝拿走。这样就算是在明处的两个人落网了,宝贝也能保住了。抱孩子只为掩人耳目。”他一拍桌子“上大刑,一定让他们把背后主使供出来!”

  洪剑辉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想:“哪有这么破案的,弄不好了要冤枉好人。林老板在京城口碑不错,我要阻止一下。”看见小个子队长出去了,仗着胆子说道“局长大人,小的多一句嘴。人命关天的大事儿,仅凭一个钱夹子和死者是林家的女婿,就认定林家兄弟是主谋,不太合适吧?”

  沈局长非常生气,心里骂道:“你个臭郎中,明白个屁!”但是表面的口气却非常柔和“洪郎中,你光知道给人看病,不懂得江湖的险恶,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人的任性和胆大妄为,不是你能想得到的。”一拍胸脯“我一定要撬开这两个人的嘴,挖出事情的真相!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