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道姑之死
金哥2018-12-31 13:462,994

  血凤道姑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知道生命即将走到了尽头。心里盼望着林生父女快些到来,不要让她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她再次昏迷过去,林雪珊和林生终于来了。

  林生仔细打量着血凤道姑,突然泪流满面。她昔日美丽的容颜已经不见了,宛然一个满头白发的垂暮老妪。他小声地叫着:“雪儿……真的是你!雪儿,醒醒啊……”

  血凤道姑被他喊醒,睁开眼睛露出惊喜,有气无力地说道:“师兄,我终于又见到您了……闺女,你到门口帮我们看着门,有动静言语一声。”

  林雪珊看看林生,又看看血凤道姑,有些不情愿地出了门。

  血凤道姑支走了林雪珊,压低了声音:“师兄,我要对你说的话事关重大,只能你一个人知道。”

  林生也压低了声音:“师妹放心,师兄明白。”

  “我此次来到京城,是有一件惊天的大事儿……”血凤道姑对林生耳语,林生不住地点头……

  说完话血凤道姑闭着眼睛上气不接下气,林生泪流满面。

  血凤道姑勉强睁开眼睛,极其微弱地:“师兄,谢谢您替我安葬了父亲,也替我尽了孝心。”

  林生哭着说:“雪儿,恩师对我恩重如山,为他老人家尽点孝心是应该的,不足挂齿。只是你……为了救雪珊,竟然搭上了自己的命!”

  血凤道姑露出笑容:“这闺女长得真好……师兄,这件事儿就拜托您了,可是走露了风声会为您带来杀身之祸。”

  “雪儿,放心吧,师兄就算粉身碎骨,也要帮你完成心愿。”

  血凤道姑笑着流泪:“那我就可以瞑目了……让雪珊进……进……”话没说完,头一歪没了呼吸。

  林生惊叫:“雪儿……雪儿……”把手放到她的口鼻处,然后失声痛哭“雪儿……雪儿呀……”冲着外面哭喊着“雪珊,快进来……雪珊……快进来……”

  林雪珊进来,被父亲的神情吓坏了,走到床前:“爹爹,师太怎么了?!”

  林生哭着说道:“雪珊,快跪下!她用自己的命救了你的命,就是你的再生父母。磕头叫娘亲!”

  林雪珊跪下磕头,哭着说道:“娘亲……雪珊这辈子都不会忘了您的救命之恩……您永远都是我的娘亲!”一连磕了三个响头。

  “以后每逢习俗忌日,都要给她烧纸填土,切切记住!”

  “雪珊记住了,终生不敢忘记。”

  “给你娘亲梳洗一下吧。”

  林雪珊起身,流泪把血凤道姑的一缕挡在脸上的头发撩开:“爹爹,我们把娘亲葬在哪?”

  “爹爹到京郊为她选一块好墓地,只可惜不能把她同老师葬在一起。”拿着戒指“这个戒指爹爹给你保管,今天的事儿对谁都不要说。”

  “对娘和姨妈也不说吗?”

  林生沉思片刻:“对她们这样说……”

  。

  这些天血洗秀王府的两个蒙面人,每天早晨都到几个城门去走一圈,看看能不能有机会出城。他们明白,在城里多呆一天,就多增加一分危险。

  今天天刚蒙蒙亮,他们两就带着大沿帽子来到东便门的城门处,站在一棵大树后面,默默地观察着。

  他们看到城门左边的城墙上,贴着一张抓捕告示,上面有放大了的黑斗篷给他们看过的那张照片,四个背着枪的兵士站在大门两边。

  这时从大门里边走过来一辆马车,一个脸上贴着膏药的年轻男人,拿着鞭子从车的前部跳下来。

  一个士兵拦住他:“站住,要到哪去?”

  年轻男人吓得一哆嗦:“老总,我到天津去走亲戚。”

  又过来两个兵士,在年轻男人身上仔细搜查。

  搜查完一个兵士将他拉到告示前,和上面的照片比对。发现他的半个脸都被膏药挡住了,就要把膏药揭开。

  年轻男人急忙捂着脸上的膏药,哀求着:“老总,我脸上长了个大毒疮,刚刚换上的膏药,不能起下来呀。”

  “这个膏药挡着半个脸,是人是鬼都看出来。”一个兵士一把就把膏药撕下来。

  年轻男人脸上的患处流着脓血,捂着脸惨叫。兵士们一挥手,让他走了。

  两个蒙面人看到这一幕非常惊恐。

  高个蒙面人小声说道:“看来黑斗篷不是吓唬咱们,他真把咱们的相片贴到所有的城门楼上了。这几天都试过,看来从哪个门也出不去了。”

  “咱先回去吧,今天用不用换个地方住?金百合饭店在街面上,让官府盯上就麻烦了。”矮个蒙面人拽着高个蒙面人离开大树。

  “不用换,那是灯下黑,且安全呢,他们绝对想不到咱们敢住到那里。”

  。

  天光大亮。

  冯艾青从睡梦中醒来。

  她睁开眼睛,看见林雪珊还在熟睡。昨夜她没回去,就在林雪珊的闺房住下了。

  她轻轻起身挪到床下,把林雪珊弄醒了。

  冯艾青走过去问道:“雪珊,你醒了?你和姐夫前天晚上出去,昨天晚上才回来。回来倒头就睡,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快给姨妈讲讲。”她心里对林雪珊这两天的行踪,很是好奇。

  林雪珊就把和血凤道姑相遇的事说了一遍:“她知道自己不能活了,让我把爹爹找去,要告诉他,她练幻虚功三年已有异能,在给我换血的同时,也把异能给了我。和爹爹说完话,她就……就走了。”这番话是和林生商量好的。说到最后,林雪珊已经泪流满面,道姑的死让她非常愧疚,也非常自责。

  冯艾青流着泪,非常感慨:“真是一个慈悲的菩萨转世啊!我们一辈子都不要忘了人家,你要把她当成亲生父母来祭奠。”

  “我会的。昨天爹爹买了上好的棺木,在京郊找了一块墓地把她安葬了。我披麻戴孝,给她打的灵头白幡。爹爹不想声张让下人们知道,才没告诉您和娘。”

  “他是对的。师太给你的异能是什么?”

  “只要我的血沾到别人的肌肤,就能进入和改变他的梦境。”

  冯艾青惊喜:“真的?我们试一试好不好?”

  “好啊。”林雪珊把左手的中指咬破,拉住冯艾青的手,把血沾到她的手上“我们……”

  话还没说出口,两个人突然都睡着了。

  林雪珊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冯艾青举着她咬破的手指问道:“疼不疼啊?”

  林雪珊回答:“不疼,就是有点痒。”

  冯艾青非常惊喜:“真是太奇怪了!”

  “姨妈,我有点怕……”林雪珊用左手握住右手,破了的手指离开了冯艾青的手,瞬间醒了过来。

  冯艾青也醒了。

  两个人面面相觑,非常惊诧。

  林雪珊发现自己的左手真的握住了右手,和梦中的情境一样。

  当她们知道两个人做的梦一模一样,梦中的对话一字不差时,都傻傻地看着对方,好半天说不话来。

  林雪珊看着自己流血的手指:“这异能太不可思议了,两个人做一模一样的梦,连说话都一字不差!”

  冯艾青抓起林雪珊的手:“雪珊,我们再试一次,这次我想梦见你姨父。”

  林雪珊用流血的中指再次碰上冯艾青的手,两人立刻睡着了,真的梦见了冯艾青死去六年的亡夫……

  两人醒来后,冯艾青再次举着林雪珊的血手指反复端详着。

  林雪珊还没从惊喜中缓过劲儿来:“刚才我们又做了同样的梦,还真梦到了姨父。说明我的血只要碰到别人的肌肤就能入梦,只要一离开梦就会醒。而且梦的内容还可以随心所欲,梦中人也可以由我任意确定,这简直太神奇了!”

  冯艾青放下了林雪珊的手:“雪珊,老天爷让你得到了异能,一定有他的目的。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再也不许胡思乱想了。”

  “不会了。师太为了救我搭上了性命,就是再痛苦我也要好好活着,决不能对不起她!”

  “关于异能的事儿,只能我们四个人知道,对其他人都要保密。”

  “为什么?”

  冯艾青压低了声音:“万一有人觉得这个异能对他有威胁,或者要异能为他所用,你若拒绝就会有性命之忧。我们生于乱世,防人之心一定要有。”

  林雪珊恍然大悟:“姨妈,我明白了。”她对冯艾青考虑问题的周全非常佩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