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林雪珊初试幻虚功
金哥2018-12-31 14:233,464

  林槐的尸体被拉回林府,林家上下哭成一团。

  赵英一看见血肉模糊的丈夫,立刻昏死过去。林槐那满身的血迹和伤痕,把她的心疼碎了。她17岁就嫁给他,两人虽然没有孩子,但却相敬如宾。他是她生命中的天,如今这天说塌就塌了,她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醒来后,她和林生一道把林槐的尸身擦洗干净,换上了一身寿衣。

  两个人一边做这些事一边哭,林槐是他们最亲的亲人啊!他尸体上的每一处伤痕,都疼在他们的心上。他们明知他是被人陷害蒙冤而死,却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无处申冤说理。

  林生把林槐葬在血凤道姑的墓地旁边。

  林槐的棺椁放到一个大土坑里边的时候,跪在土坑旁边全身披麻戴孝的赵英,突然起身一跃跳进了土坑里。

  众人急忙将她拉上来,她哭喊着要和丈夫死在一起。

  看着她痛不欲生的样子,林雪珊心如刀绞一般。这些恶人明目张胆地对叔叔栽赃陷害,却没有王法可以阻止。此刻她心里充满仇恨,却不知道具体该恨谁。

  一行人哭哭啼啼地回到林家的时候,已是掌灯时分。晚饭几乎没人动筷,谁都没有心思吃饭。

  林雪珊和冯艾青陪着赵英来到客房卧室,让她早些歇息。赵英从墓地回来就再也没哭过,此时很顺从地躺到床上说困了,要早点睡。

  林雪珊和冯艾青为她盖好被子关了灯,就出来把门关上。

  一出门冯艾青就把林雪珊拉倒墙角,小声说:“我看你婶婶的神态不对劲儿,我们要盯着她点,别出什么事儿。”

  林雪珊小声说:“我也觉得不太对劲儿,我们要仔细点盯着。姨妈,叔叔这件事儿肯定是有人故意要害林家,可是我们无法找到这个人。”

  “听你爹爹说了整件事的经过,那张供状是关键,可是两个歹人却死了!哪有这么巧的事儿?我觉得沈局长一定是知情人,说不定就是他搞的鬼。”

  “可是他绝不会把实情告诉我们,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我进入他的梦里!”

  冯艾青急忙摆手:“这条道儿连想都不要想,只要他活着,就没有这个机会。”

  林雪珊咬着牙,恨恨地说:“只要我活着,就一定要找到这个机会!弄清真相,为叔叔伸冤报仇!”

  “可是你要注意,千万别让人知道你的想法……”

  冯艾青的话没说完,忽然从赵英房里传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哈哈……二爷,我给你的饺子,快趁热吃……哈哈……”突然笑声变成了哭声“啊……二爷……我不让你走……啊……”撕心裂肺的哭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凄厉。

  林雪珊和冯艾青拔腿就往赵英房间跑。

  两个人开门进来,看到赵英披头散发地坐在床上,正抱着一只枕头哭喊。

  林雪珊上前抱住她:“婶婶,你怎么了?”

  赵英痴痴呆呆地看看她,突然尖叫起来:“你是鬼!你别碰我,你把林槐还给我!救命啊……”

  冯艾青也抱住她,轻轻地摇晃着:“二嫂,你醒醒啊……”

  赵英一边哭喊一边要挣脱她们,这时林生夫妻听到这边的动静,也过来了。

  林太太难过地哭了:“英子,你怎么了?你可别出什么事儿呀!”

  林生问冯艾青:“上医院吧?”

  冯艾青说她想用土办法试一试,如果不行明天上午再送医院。她要林雪珊和林太太抱住赵英,她在赵英的神门和百会等几个穴位上使劲点压。

  赵英起初还在她们怀里不断地哭闹挣扎,但是渐渐地平静下来睡着了。

  林雪珊将她轻轻放到床上,为她盖好被子。听着她的呼吸很均匀,冯艾青示意众人出去。大家出去后,她将灯关了。

  几个人站在门外听了一阵,房间里很安静,看样赵英睡得很踏实,大家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

  冯艾青和林雪珊让林生夫妻回去睡觉,但她们不敢离开,坐在外面的墙根底下,听着赵英房间的动静。

  冯艾青问道:“雪珊,你婶婶这样算不算精神病?”

  林雪珊摇摇头:“我在英国听姑父说过,如果只是发作这一次,应该是一时气滞引起的神经系统紊乱,不算精神病。要是经常发作,就算了。”

  “但愿她只发作这一次。”

  “心结不解开,很难说会不会再发作。我前几天的情况要是发展下去,就是这个后果。”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传出很轻微的开门声音,赵英从房里出来。

  林雪珊和冯艾青都没出声,眼睛紧盯着她。

  只见赵英走进了西边墙角处的茅房,两人松了一口气。

  冯艾青做了一个别说话的手势,耳朵仔细听着茅房里的动静。

  十几分钟过去了,赵英还没出来。冯艾青小声说:“咱们过去看看吧,她怎么还没出来呀?”

  林雪珊点点头,两人走到茅房门口。仔细听了听,里边一点动静也没有。她们突然有了很不好的预感,相视一眼,快步跑进茅房里。

  两个人就着微弱的月光,看见赵英吊在房梁上!

  。

  林家是大户人家,茅房分男女专用。

  这个女茅房有一个便坑,旁边还有一个木制的马桶,四周的墙根底下撒着一溜白色的石灰。天棚上是一根和男茅房通用的粗木头房梁,周围是几根中等粗细的檩子。

  因为茅房的房子都很矮,赵英就吊在茅坑上方的房梁上,腿伸进了茅坑里。

  林雪珊和冯艾青一边哭着,一边把她解下来抱到院子里。她们的哭声惊动了林生夫妻,他们很快就披着衣服跑了过来。

  赵英已经昏迷过去,众人把她抬回卧室里,冯艾青用手掐她的人中穴,她毫无反应。

  林太太哭着说道:“老天爷呀,我们林家这是怎么了,这些七灾八难怎么就没完没了……”

  林生心里也非常难过,弟媳要是有个好歹,他怎么对得起刚刚死去的弟弟!于是他问道:“艾青,能救过来吗?”

  冯艾青点点头:“她刚一吊上去我们就发现了,一会就能醒过来。”说着话又用力掐她的十个脚指尖。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赵英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慢慢睁开眼睛。看到她醒了,几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赵英一看这么多人围着自己,突然清醒了。她瞬间泪流满面:“哥哥嫂子,艾青,雪珊,你们不该救我……他走了,我也不想活了,想去陪着他……一想起他浑身上下都被打烂了,我的心就疼得受不了……让我死吧……”说完话就嚎啕大哭。

  几个人听了她的话,心里都非常难过。他们都是同样的心情,心都同样疼。

  冯艾青一边流泪一边给她按压了那几个镇静的穴位,赵英渐渐平静下来,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林雪珊悄悄拉了拉冯艾青,对她耳语:“我想给婶婶治一治心病。”

  冯艾青耳语:“入梦吗?”

  林雪珊点点头。

  看着赵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冯艾青小声说:“姐夫,姐姐,二嫂没事了,你们去歇着吧,我和雪珊在这守着就行了。”

  林太太看见赵英确实睡着了,就叮嘱道:“你们两忍着点,不要打瞌睡,千万别再出事儿了。”

  “有事儿就去喊我们。”林生出门前还不放心地叮嘱着。

  看见屋内只剩下熟睡的赵英和林雪珊,冯艾青小声说:“雪珊,你打算让她做什么梦?”

  林雪珊对她耳语:“我想让她梦见叔叔,让叔叔劝劝她。”

  “好,我给你看着门,不让别人进来打扰。”

  林雪珊点点头,躺到了赵英身边。她忍痛把手指上的小血痂撕开,一股黑血立刻流出来。她和冯艾青相视一眼,就把赵英的手抓在手里,立刻睡着进入梦乡。

  。

  她梦见赵英和林槐在墓地见面,两人拉着手失声痛哭。

  林槐流着泪说:“英子,别太难过了。你在这边一哭,我在那边就心如刀绞。”

  赵英哭着把头靠在他的胸前:“我不想活了,想来陪你。”

  “英子,你好糊涂。你知道我最牵挂的是什么?一个是你,一个是我兄嫂。爹娘过世早,是他们把我抚养成人,兄嫂在我心里就像父母一样。如今他们年纪大了,一个闺女早晚也要嫁人离开。我走了,你要替我好好照顾他们。和他们在一起,你也有了依靠,我在那边也就安心了。”

  “可是我想你……我受不了没有你的日子……”

  “你不愿意我在那边还牵肠挂肚吧?”

  “可是……我……”

  “英子,求你了,答应我。”

  赵英失声痛哭:“好,我答应你……可是我活着太痛苦了……”

  林槐泪流满面,突然把她抱在怀里,两人同时醒了。

  冯艾青看见林雪珊睁开了眼睛,赶紧把她拉起来。

  赵英睁开眼睛,还在想着刚才的梦境,忍不住小声哭起来。

  冯艾青拿着手帕给她擦擦眼泪:“二嫂,你可醒了,把人吓死了。我姐和姐夫刚走一会,一直在这陪着。”

  赵英不说话只是哭。

  林雪珊突然跪到地上:“婶婶,你千万不要再想不开了。叔叔走了,你不要再丢下我们……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女儿,能为了我活下去吗?”

  听了这话,赵英和冯艾青都失声痛哭。

  赵英起身下地,把林雪珊抱起来:“雪珊,我的好女儿……婶婶不死了,一定好好活着。我刚才梦见你叔叔了,他也希望我好好活着,和你们在一起。”

  冯艾青走过来,三个人抱在一起,痛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