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2
苏素2020-02-06 14:464,879

  夜深人静,周一粥睡的极为舒坦,他正在梦见最近相亲的那位小学老师。

  这是他最近心中的女神,他做了单身狗将近四十年,终于有了心仪的感觉。对方是W市重点小学的老师,长得就是一派温婉可人的样子,说起话来悄声细语的,最让他赞叹不已的是罗老师为人处世的细节,每次在吃饭前都会默默将所有人的碗筷都用温水冲洗一遍,在吃饭后总是适时的奉上清水和纸巾。

  一切举手投足都那么温婉,一切的动作都那么贴心而温柔。自然到让你觉得春风就始终萦绕于身。

  他好久没有看到这么有气质这么温柔的女人了,导致见了三次面以后,就念念不忘,总想着约对方出来。

  此时梦中的周一粥正在坐在八仙桌前,小学老师笑语晏晏的从厨房里端出热腾腾的饭菜,用一贯温柔的语气招呼他:“老公,吃饭了!别傻看啦!”

  周一粥的整颗心都被这声老公给喊化了。他在梦中接过小学老师手中的汤碗,正定定地美滋滋地冲着这小学老师温柔的笑呢。

  那小学老师的头却慢慢变成了钟馗的脸,满脸虬髯,一脸的正经:“呸,你白日做什么春梦,想什么女人,给我好好振作起来,好好的除魔卫道,不要再找女人了!!你是做大事的人!女人耽误你做大事!”

  那呸字一出,仿佛一口口水喷到了周一粥的脸上,他惊魂未定的从美梦中就惊醒了。

  黝黑的夜,放在桌上的画轴闪着淡淡的白色光芒,周一粥的心态立刻崩了。什么叫作女人耽误他做大事呀,他能有什么大事?他就想找个贤良淑德的老婆,普普通通过一辈子啊。

  这都托马什么事啊!周一粥在黑暗中差点哭出声。

  这种太平洋警察的责任感,不要强加给他啊。

  这是本周来第三次了,画中的钟馗对他尤其不满一般,变着法子用自己的方式提醒他,他的责任和他必须拥有的抱负!

  早晨的时候,心情压抑的周一粥眼圈都黑了。

  莫名其妙的他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所支配,用大包裹着那卷画轴,去了小学老师家的楼下。他像个变态狂魔一样,在这春末时分,裹着厚重的大毛毯,将自己口鼻都捂住了。

  然而就在他被风儿一吹,清醒了以后想走开的时候,他看到了毁天灭地的一幕。

  他心仪的小学老师,像个蝴蝶一样,扑进了一位中年男人的怀里,从他手里接过了所馈赠的名牌包包,吧唧一口,响亮而震人心弦的在对方脸上印上了一口。

  那位中年男人面上的口红刺伤了周一粥的眼。

  周一粥的内心有个声音在提醒他:老兄弟,看看你的铁树开花,她开了好几株呢,不信你发个短信问问她,晚上还 约不约。

  他从善如流的照做了,信息一发过去,他就看见小学老师嘴巴里骂出了熟悉的国骂。

  中年男人问她:“宝宝,怎么了?”

  她一面温柔的笑,一边发短信:“哎呀,一个纠缠着我的老叼丝。”

  周一粥的心都碎成八百片了。他听见短信滴一声传来了,上面写着:你一定是有什么魔力,让我心心念念都是你,收到你的晚饭邀请,荣幸至极。

  他抬头愕然的看向刚刚骂自己老叼丝的小学老师,有一瞬间,他想冲出去,带她去治病。

  这托马是的精神分裂吧?!

  他颓废的从小学老师的小区走出来,欲哭无泪。他知道世间的艰险,也知道每个人都有黑暗处,但是他已经受够了这种耿直的揭露了,让他一点点逃避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画卷里的钟馗逼着他面对的第N次残忍的现实了。从友情到亲情到爱情,那么透彻,让他呼吸不能。

  他垂头丧气的卷着画卷走过闹事,眼睛无力到看周边的车都懒得抬起。

  他内心的声音在安慰他:老兄弟,振作起来,你不需要那些,你行侠仗义就可以了!

  神经病吧,神托马的行侠仗义吧?!

  周一粥终于起了逆反心理,每天都接触这些负面的东西,现在还要让他行侠仗义,这是神话吧。

  他现在觉得自己也要开始精神分裂了!

  他自顾自的生气,完全没有看见眼前有汽车直冲冲的向他开来。等到他回过神的时候,汽车已经开到了他的面前,他绝望的闭上了眼。

  一只有力的手,将他拉了回来。

  汽车堪堪擦身而过。让他惊了一身冷汗。

  他转身朝着来人道谢。

  对方是个好看而挺拔的小伙子,穿着一身黑色的唐装,眸子黝黑漂亮,却冷冰冰像是不带感情一样。

  “谢……谢你!”他结结巴巴的道谢。心里赞叹这个青年的俊美。尽管同为男人,但是眼神却没法从他身上挪开。青年的美是有威胁震慑性的,虽然年纪不大,却给人一种上位者的威压。

  青年没有接受他的道谢,却反而问他:“你手里的图,已经开始影响你的正常生活了吗?”

  周一粥惊讶了半天,嘴巴张得大大了,许久以后,他结结巴巴的回答青年:“是,是有这么一点儿,我……我觉得我还能应付。”

  青年嘴角撇了撇:“如果你能接受,他逐渐的侵蚀你的思想,占据你的肉体,你就慢慢的继续应付下去。”

  他松开了周一粥的手,居然像是很不感兴趣一样,要抽身离去。

  周一粥大惊失色,就差扑过去抱他的大腿:“那我该怎么办,那我能怎么办,那我也丢不掉它啊!我是不是注定要出事?”

  青年重新站住脚,回头审视他:“你舍得将它卖给我么?”

  周一粥就差哭出来了:“这不是我舍得不舍得的问题,先生,这是它愿意不愿意的事情,我已经将它卖出去好几次了!它最后又回到了我这里。”

  青年人毫无所谓的弹了弹画卷:“我可以把它买走,让它彻底从你的生活里消失,你愿不愿意?”

  周一粥抱着画卷,突然又犹豫了。

  他都开始憎恶自己这种优柔寡断的个性了,钟馗捉鬼图,这幅画是一副完整到没有瑕疵的好画啊,他在没有被影响之前,一直孜孜不倦的去寻找这样一副图。

  现在,虽然知道画卷对自己影响甚深,但是他却又下不了直接卖了它的决心。占据身体,这种玄幻的事情听起来就是江湖骗子为了得到东西而胡诌的吧!

  像是看穿他一样,青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名片是古朴的山水画,上面写着青年的名字,没有头衔没有称号,简单而直白,除了名字就是电话。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想明白了联系我。我虽然不能入画,但是我却能封存它。”

  周一粥低头去看这张名片,上面白底黑字写着三个大字:池停云

  这名字真是跟青年的人一样充满了古韵。周一粥感慨着抬头,却发现青年已经消失在了街角。

  百年传承世家池家,是W城乃至Z国享誉盛名的古董世家,据说,全国百分之六十的国宝级古董都被收藏在池家,国家博物馆里的捐献出来的重量级国宝,有百分之八十来自于池家。

  然而池家却是异常低调,很少出席各类繁文缛节复杂的聚会。

  池家这一代有女九名,池澜一直渴求一个男孩,池澜的妻子简直鞠躬尽瘁,五十岁这年,老蚌生珠,生下了第十子。千恩万谢是个男孩子,取名池停云。

  娇宠是娇宠了一些,导致池停云看谁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人缘不像他九个姐姐那样八面玲珑,做古董生意耿直到让池澜老泪纵横。

  好在家里的生意并不需要池停云过多经手,他所要关注的,却是池家世代真正的传承职责所在。

  灯火辉煌的大厅里,池停云空手走了进来。

  池家的大姐正在品赏一副古画,见他一副兴致乏乏想要上楼睡觉的样子,拦住了池停云。

  “阿云,你今天不是要把那副图收回来么?”池家大姐轻声问自己的阿弟。

  池停云满不在乎的嗯了一声,折转回来,在大姐的旁边坐下:“画的主人在犹豫出不出那副画,看样子是不愿意的,我难道要去抢,那也太丑了。”

  池家大姐叹了一口气:“你知道那副画的古怪的,怎么能留在他身边多一刻,福家的小朋友能力全无也就算了,我池家传承至今,总不能放着那些害人的东西在外面吧。”

  池停云想了想:“他应该会来找我吧,我算了一下,画里的东西,吸食了这么久的精力,也该有精神出来尝试跟他抢身体了,他受了惊,总不可能还坚持留着那副画吧?”

  池家大姐更加不赞同了:“他被控制了身体,还会来找你么?”

  池停云的表情依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池家大姐摇了摇头。她知道自己的小弟向来只做胸有成竹的事情,什么时候你都不可能从他面上看出真实的想法,虽然每次任务的完成度都很高,但是这过程里,实在让人熬得心焦又烦闷,她也不想多揣摩,提起古画站起来。

  “阿弟,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要出了纰漏就好。”她提着古画登登登的上了楼。她们姐弟十人,技艺传承只有池停云获得,她们做姐姐的只能在后方做辅助帮助,池停云不想做事,她们也爱莫能助。

  池停云坐在沙发上半晌,慢慢站起身,走到门口,拉开了门,走进来寂静的夜里。

  福满满从来没有想过会再次遇到周一粥,她最近困得更加厉害了,她想来想去,觉得自己可能是最近缺少锻炼,傍晚时分,她梳起了马尾,穿了一套颜色靓丽艳粉色的运动衣,开始围着自己家门口的街心公园跑步。

  锻炼的老人很多,跑道上也有在慢跑的老人,看见福满满都露出个大大的笑。

  “姑娘,手臂摆起来,脚抬起来,你这样跑着累。”

  是了,福满满跑步跑得憔悴的很,步履阑珊,喘得跟老牛一样,她才跑了一圈呀,她都被自己的体质给惊了。

  跑到第二圈的时候,她终于自我放弃了。

  她一边安慰自己一口吃不了个胖子一边扶腰朝着花园的亭子走去。

  天已经完全黑了,亭子上孤孤单单坐着一个人,僵直着身体,眼神呆滞。

  福满满一眼看去,惊奇的发现是前几天见过的周一粥,她同周一粥打了个招呼:“周先生,好巧啊,你也来锻炼么?”

  周一粥像是突然醒过来一眼,惊慌无比的从木条凳上跳了起来,并且随之吸了长长的一口气。

  “福小姐,救救我,救救我!”他惊慌失措的就要跪下来。

  并且眼睛一直示意福满满自己的口袋处。

  福满满惊讶满满:“周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能帮他什么,短短几天不见,周一粥的脸上都是胡渣渣,整个人像是瘦了一圈一样,憔悴而萎靡。

  “福小姐,福小姐……”周一粥像是在哀求什么,眼睛一直看向自己的口袋:“你记得打电话啊!”

  福满满愕然的伸手指着他的口袋,周一粥点头如捣蒜,他的身体呈现出一股被控制的样子,双手不自觉的朝后硬邦邦的扳着,他带着哭腔:“福小姐,救救我呀……我不想消失,我不想……”

  福满满伸手朝着他的口袋摸去,从里面掏出一张名片,上面白底黑字的写着:池停云。

  福满满摸不着头脑的问:“池停云?”

  她话音还没有落,就看见周一粥的身体剧烈的抽搐起来,他放在条凳上的画卷自己慢慢伸展开了,波浪涟漪一般一圈圈的荡漾着。

  周一粥的身体就像是被无形的东西拽着一样,一点点的朝着画卷靠近。

  他的眼睛里都是惊恐,嘴巴哆嗦到说不出话:“我,我再进去一次,我就连自己的头都控制不了了,福小姐,快救我!”

  他哭喊着,被那股无形的力量一点点的拽进了泛着刺眼白光的画里。等到他整个人被拉进去后,白光终于消失了。

  福满满目瞪口呆的,她想起自己家里那些个有根有据的传说,又凑过去看看画卷,这一看把她给惊呆了。

  画里的钟馗紧紧贴着周一粥,像是要挤进他的身体一样,周一粥的表情痛苦又惊恐,张大了嘴似乎在呼救。

  福满满转了转手里的戒指,心跳得像是在击鼓。

  她是有能力入画的,也是在画中精神力大过于一切画中作祟的东西的,她甚至盲目的觉得自己跳进去,或许能够把周一粥拉出来。

  但是无限风险的事情,她又犹豫。她掏出手机拨打了那个池停云的电话。

  电话一响起就被接了。

  “哪里?”对方的声音很好听,清爽带着点淡漠。

  福满满惊魂未定的结结巴巴:“周一粥先生,他,被钟馗抓走了,他让我联系你!”

  对方似乎很简洁明了:“微信,加上,我的号码342332,发个定位!别乱跑!”

  福满满加了对方的微信,发了个定位,再扭头一看,顿时觉得来不及了。

  因为她看见画中的钟馗已经张开血盆大嘴,吞噬了周一粥半个头了。

  她也不知道池停云的能力几何,但是她却是知道等到池停云过来,估计黄花菜也凉了。

  福家的祖训:凡是画里的事情,不可以见死不救。

  她发了一条微信最后通知池停云:池先生,情况紧急,我先去助助周一粥。

  她义无反顾的转动了戒指,脚踏上画卷的一刹那,画卷亮起了比之前更加刺眼的白光,这样的白光让下面锻炼的老伯们十分不满。

  “哎哟,是谁哦,缺德哦,晚上用手电筒射人眼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擒画捉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擒画捉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