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7
苏素2020-02-06 14:465,364

  福满满站在那棵柳树下很久,微风阵阵,观察许久也没有任何的异常,她叹了口气,转身往着地图上的临近的山庄谢庄走去。

  这个山庄是进入山谷的入口,如果想要到达金碧王朝的宫殿,就必须入山后,步行很长的一段路,才能到达下一个村庄。

  她必须在天黑前进入谢庄,并且找到住宿的地方住下来,这里不像现实社会那样人口密集,夜间到处走动,危险是无穷大的。

  祈以泽是这么说的:“这里的山间,跟我们的山间,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山间会有毒蛇,老虎和熊,对吧,他们这里是有各种凶猛怪兽,哎,你别笑,真的是怪兽,人脸兽身那种也是有的,说着人话诈骗你的也是有的!你还笑……你见了就知道了 ,唉,你还是别遇到吧!要不我让当地的村民护送你进山吧。”

  “哎,不用了,也护不了很久啊,终归还是要一个人上路的,我得早点适应啊,我一个人去吧!”她笑得不行当时。她发现自从进入了画中世界以后,她对手中雷球的把控也自如多了,虽然还是时有时无,但是大多数时候,能汇聚成巴掌大小,打出去以后,破坏力还是可以的。这让她自信又增添几分。

  她朝着谢庄走去,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她走过市集,一个小时后,路逐渐变得不平坦,再也没有石板铺就,泥土坑坑洼洼的。

  再往前走就要进入一个小山谷。根据祈以泽的地图来看,通过这个小山谷要两个小时的脚程,出了山谷也就到了谢庄了。

  远远看去,山谷里白雾四起,福满满想了想,从背包里掏出祈以泽给自己放的口罩戴了起来。

  这里的山谷有点原始森林的感觉,福满满走了进去,看见的树木都是高达云霄的,枝叶长得格外茂盛,这些植物绿得层次还各有不同,远远看去,一水儿的绿,却又不让人觉得厚重。

  她走了将近半个小时,越来越接近山谷中,原来浓厚的白雾也渐渐淡去。

  山谷中绿荫葱葱又水汽腾腾,反而没有外面那么炎热,福满满走得脚酸,找了一处树根坐了下来。

  寂静的山谷,除了小溪潺潺,风吹过树叶的细微沙沙响声,便只剩下了寂静,福满满抬头看向被绿叶笼罩着,偶尔露出写蓝的天空,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太过于渺小,她以前也进过画中,专门挑着最好玩的地方,买一些喜欢的东西就撤退,游离的永远是入画的边缘,哪有像现在这样,进入这幅画这么深的地方。

  她咽了咽口水,都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吞咽声,这片森林太寂静了。

  突然从林间深处传来嘤嘤嘤的婴儿啼哭声,寂静一下子被打破。

  福满满竖起耳朵,再三确认,这的确是婴孩啼哭。

  这么小的孩子,如果被人丢弃在这森林里,到了晚间,肯定是 要被食肉的动物叼走的吧,虽然这只是画中时间,但是,福满满无论如何也无法无视这哭得凄惨的小婴儿。

  她小心翼翼从指尖凝结成一小团雷电,雷电噼里啪啦的声音让她安心。

  声音是顺着小溪而来,她循着小溪摸索过去,却发现小溪下游越走越贫瘠,那溪水边已经无树也无草,但是走过的路上却是矿石林立,玉石遍地,然而婴儿啼哭声音却越来越清晰。

  福满满越走越近,婴儿啼哭声却越来越弱。

  她奔跑了几步,到了溪水的尽头,婴儿啼哭声戛然而止,她看见硕大的雕鹰立于溪水边的矿石之上,正虎视眈眈的看她。

  虽然同她日常见过的雕鹰无二样,但是这个世界的雕鹰头上却有着尖利的角。

  雕鹰抖擞翅膀突然凌空飞起,朝着福满满急速俯冲过来,福满满大惊失色,团起雷电打在雕鹰身上,雷电在慌乱下失去了准头,却也只打落了他几根羽毛,雕鹰张开大口,一口就吞下了福满满。

  无穷的黑暗吞噬了福满满。

  她惊得连尖叫都忘记,进去雕鹰腹中第一个念头居然是,幸亏是被整个囫囵吞下的,不用经历被撕裂的痛苦。

  她开始尝试以电光破坏它的内壁。

  手指的光华刚碰到它的内壁,突然一刀披荆斩棘的白光迎面便砍来,这道白光异常刺眼,以至于福满满的眼有一瞬的失明。

  那雕鹰被破开了两半,福满满被一只大手从雕鹰的腹部拽了出来。

  “姑娘,你还好吧?”大手的主人,有着一副好嗓音,温温柔柔的,让人听了很是舒服。

  福满满狼狈不堪的站直,雕鹰内壁的血水将她糊了满头满脸。

  她结结巴巴的道谢:“谢谢,我没事,我很好,就是有点脏。”

  来人轻轻笑出声:“看来是真的没事,姑娘,你要不要先清洗清洗?”

  血水糊住了福满满的眼睛,来人伸手很温柔的用袖子帮福满满擦干净了脸。

  福满满这才看见对方的长相,对方穿着一袭淡淡米白的长袍,发髻上插着一根白玉兽首的簪子,他长得很是儒雅,眸子清亮,带着华彩,比起池停云也不逊色,只不过,池停云的眸子折射出来的是冷漠和冰冻,而对方的眸子却带着三月春风的暖熏。

  “姑娘,你还好吗?”对方有些不确定福满满是不是真的还好。

  福满满伸出手来,握住他的手,自我介绍:“我叫福满满,多谢你,我……我都不知道这里的老鹰是会吃人的,我们那里也有,但是即便是吃肉,也是吃尸体嘛,这么整个吞下的我第一次见着。”

  她还余悸未消,抖抖瑟瑟的握着对方的手,伸了脖子扭头到处查看,生怕再有一只俯冲下来。

  对方露出个安抚的笑容,伸手扶着她在溪边的矿石坐下:“这种雕鹰我们也不常见的,有人一辈子也不会遇到一次,所以你就不用再担心遇到第二只了。对了,福姑娘,小生姓白,单名一个厌……”

  福满满点头,称呼对方:“白先生,你叫我满满好了,姑娘姑娘的很别扭!’

  白厌愣了愣,还是从善如流的称呼福满满:“满满……姑娘!”

  “叫什么姑娘,你就不能好好喊我一声满 满”福满满叹了口气,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站起来:“啊!坏了啊!”

  “怎么了,满满姑娘?”

  福满满颤抖着手指着地上雕鹰的尸体:“我刚刚是循着婴儿啼哭声而来的,却被它一口吞下了,但是你救了我以后,我也没有看见婴儿的尸体,是不是,都已经给它消化了?”

  白厌听了突然笑了起来,他笑起来的样子也是斯斯文文的,嘴角并不特别夸张,但是眸子里却是像有星辰在跳动:“并不是,你遇见的这只名为蛊雕,乃是上古的兽类,你看它长得虽然如同日常雕鹰一样,但是额顶会有尖尖利利的独角一根,这蛊雕可刁钻,喜食人肉,一般为了诱食人类,经常会发出婴儿的啼哭声,引诱人类走进,一口吞下。”

  福满满整个人都惊了,她指着蛊雕赞叹:“果然你们这里真不可思议,连动物的技能天赋都点满了。”

  白厌微笑不语。

  福满满站在溪边,前后左右转了一圈,突然悲哀的发现自己已经远离主干道好远了。

  “白先生,我,我似乎迷路了呢!”她有些不好意思。

  白厌笑了笑:“那么满满姑娘想去何处?”

  福满满摆摆手:“白先生,你能不能就叫我满满,这样听着怪别扭。”她掏出祈以泽为自己绘制的地图,指着某一处给他看。

  白厌突然就眉眼弯弯的笑开了,他开心的看向福满满,眼睛晶亮亮。

  福满满顿时就想起那些饭粉们称赞自家爱豆的妙句:哥哥的眼中仿佛盛满了整个银河系呢!

  “好巧了,满满,我也是要去那里!”白厌伸手将福满满的地图折起来,揣进了怀里。

  一切似乎都是好运的降临!福满满开心的道了谢,在溪边梳洗干净血渍后,跟在白厌后面,顺着蜿蜒而坎坷的小路走了下去。

  走过山坡的时候,白厌看见福满满一副累的不行的样子,提议两人在原地稍作休息。

  “不行啊,白先生……”

  “叫我阿厌吧,一口一个先生,我也很不自在。”白厌突然打断了福满满的话。

  “好的,阿厌,我们现在不能停留吧,我听我的朋友说,这几天是少有的昼少夜多的日子,这片大陆一般都是昼多夜少,唯独这几日是相反的,他说在这几日里面,会有未知的危险潜伏在黑暗中……”

  虽然当初福满满是把这话当做笑话在听,但是在经历了蛊雕以后,她已经开始对这片画中的世界产生了恐惧之心。

  白厌嗯了一声,又轻声安慰福满满:“没有关系,问题不大的,有我在,不会有危险。”

  他像是有令人稳定下来的力量,他这么一说,福满满惶恐的心里立刻减少一半。但是在她的坚持下,两人还是决定不作休息,扶持着下了山坡赶往谢村。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仿佛黑夜就在一瞬就到来了,并没有过多的过度,前一刻还是白天,下一刻,就像是黑布蒙上了一般。

  白厌走在了前面,周身像是有白色的光晕笼罩着,在黑暗的森林里发出柔弱的淡光。

  “你为什么身上会有光,是因为 衣服么?”福满满好奇的问白厌。

  白厌惊奇的回看福满满:“你能,看见我周身的光芒么?”

  这话问的,难道还有看不到的?福满满立刻就想起了周一粥,她惊得捂住了嘴:“我是不是因为……所以……”

  她不能说出来,因为对方是画中人,她怎么解释,自己因为入画了,或许像周一粥一样被画中人干扰了磁场,能肉眼看到不同的磁场?

  白厌看她慌张的样子,不禁莞尔,伸手扶住福满满:“镇定,满满,不要怕,因为你是对的人,所有才会看得见这些。”

  “对的?!人?!”福满满满脸问号。

  白厌并没有解释,而是一步一步的探路,继续走了下去:“你以后会明白的。别怕,顺其自然。”

  好吧,别怕,顺其自然,福满满跟在他的后面,走得都头晕了。

  在一个小时后,他们站在山顶,终于能够看见谢庄的万家灯火。看起来,谢庄还真是个人口众多的庄子,从山头往下看下去,点燃的灯火就跟繁星一般,还挺好看的。

  “满满,你今晚,请务必不要离开我的身边。”白厌站在山顶,眯着眼睛。

  福满满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糟了,白先生这是在撩自己么,这话说的,让少女的心怦然心动啊。

  她羞涩的一看白厌,发现对方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眉眼间一副悲悯天下的样子。

  白厌继续说道:“请你承诺我,不要接受任何 一个人的馈赠和交换,也不要接受任何一个人的邀请去他们家,更不能吃他们任何一口饭菜。”

  “跟着我,寸步不离!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

  哦哦哦……福满满看见他越来越严肃的脸,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有什么话,尽量白天对我说!”白厌伸出手来,牵住福满满的手,一步一步,像是踏进深渊一样,领着她进入了谢庄。

  ……………………………………………………………………

  现实时间十三日,易老板驱车带着一家人去省外旅游。

  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旅程,让易老板有一种解脱的感觉,虽然福满满依然没有找到,但是警方很用心的到处张贴了福满满的照片,并且每天都有跟进的讯息报备给他。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福满满没有离开W市,但是警方却又在外省拍到了同福满满很像的背影。

  他揣摩着,既然在J市看到了福满满,不如带着全家来一起寻找,也放松放松,这段时间,他们全家因为福满满的失踪,处于低气压中。

  手机响了。

  易老板接了手机,对方是他交情颇为深厚的W市局的副局长:“老易啊,我跟你说,我们可能找到福小姐啦,你可以放心带着小易和弟妹放松旅游啦。”

  易老板激动了:“你们在哪里找到了满满!?”

  副局长压低了声音:“你知道红狮子集团么。”

  易老板当然知道,红狮子集团是本国最大的传销组织,靠着发展老鼠会层层剥削底层传销员,靠着底层传销员对亲戚朋友的盘扣,达到业绩完成的标准。

  但是这跟福满满又有什么关系?

  副局长继续说道:“我们追踪的那个女孩子呀,就是背影跟你大侄女很像的那个啊,被爆出了确切地址啦,就在L市区的住宅楼,我们的人都已经去了,最迟后天,定会救出你的大侄女!”

  易老板迷惑的自言自语:“等等,老苗,这不可能啊,我家满满从来不会失去理智,去做这些事情啊?她不缺钱啊!”

  福满满的父母虽然失踪了这么多年,但是这些年一直有定期款项打入福满满的账户,这也是易老板一直觉得老友夫妇尚且还在人间的证明。

  那笔款项不算少,算起来福满满也是个小有财产的少女,再加上福家世世代代做古画古董出生,怎么会经济拮据呢?

  她没有道理为了钱铤而走险。

  老苗立刻不乐意了:“老易,你懂年轻人的心里么,现在年轻人不都嚷嚷自我满足么,这是马斯洛的最高阶段啊,自我的实现嘛,跟钱没有关系的,我看多了看多了!你信我,过几天我把大侄女给你送去J城,跟你们一起度假。”

  挂了电话以后,易平吃惊的问易老板:“爸,阿满自我实现去做传销啦?这不可能吧?!”

  易老板无力的挥挥说,不管怎么样,能够安全的把故人托付的女儿健健康康的送回来,他觉得做传销算啥,就是福满满乐意喜提诺亚方舟,他都乐意去投资。

  “爸,你真爱的是福叔叔吧,看你拼成这样,我都以为我是你随手抱回来的!”易平忍不住吐槽,从小到大,他都感觉自己不是亲生的那个。

  易老板正要用手机敲击易平的头,电话又响了。

  看看屏幕显示的神公池停云,易老板犹豫再三还是接了电话。

  “易老板,还有两天,如果你在J市赶不回来,我就自己撬锁进去了。”池停云的声音十分冷淡,语气平淡的就跟要去随便溜达一样的轻松。

  易老板的一口气差点没有提的上来:“池先生,你不能私闯别人的住宅吧。”

  “传销那个不是福满满,易老板,你该心里有数。真正的福满满,被困在那副画里。”池停云说完这句,缓缓挂断了电话。

  电话传来的长鸣声,让易老板的心越来越慌。

  “要不,我们去拜拜去?我觉得这事就是很邪门。”他朝着易平提议。

  易平瞪大了眼睛,呸了一口:“老爸,你要记住你是高贵的唯物主义信仰者,别堕落!”

  易老板苦着脸,哎了一声。

  束手无策,福满满你究竟在哪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擒画捉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擒画捉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