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历练第一站(上)
文稀奇2018-05-07 23:002,764

  此次弟子下山,由张春阳长老带队,云姑等一众长老都因有事不能同去。苏灿第一次离开云姑出远门,云姑几乎是千叮咛万嘱咐,连带着江岸也一起交代了许多。说到后来,眼圈竟有些泛红,苏灿哑然失笑,云姑见她那淡然的样子,更觉伤心,说灿儿真是个有了师兄便忘了云姑姑的人。

  苏灿闻言五味杂陈,待整理好东西之后,便与江岸一同下山去了。苏灿走时张望了许久,在一处草丛中发现了一个粉色的衣角,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发现了。

  心中说不上是羡慕也说不上是失落,脸上仍是那个淡淡的样子。

  江岸因为先前与子瑶那一场迤逦的分别,心中还未平静下来,一路也未与苏灿交谈,以免表露了情绪。

  二人一路十分沉默,待到山下见到其他同门,才从各自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江岸环视了一眼众人,轻咳了一声,对苏灿说:“路上都跟着我吧。”

  苏灿点点头,仍是沉默不语。江岸觉得这气氛有些僵,想找点话题聊聊,便问苏灿:“你下山想去什么地方?”

  苏灿偏头看他:“你是说最后自由历练的那十天吗?”

  江岸点点头,又说:“你跟我一起去锦州吧。”

  苏灿一脸疑惑:“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又为什么要去锦州?”

  “师兄交代的么,让我好好照顾你。”

  苏灿闻言心中一动,像是有根羽毛轻飘飘地挠痒痒,淡淡说了句知道了。

  此时恰好长老召集众弟子出发,二人走进队伍中去,不再说话。

  这次历练的第一站是附近的梧桐派,其实也是去与梧桐派出去历练的弟子汇合,再结伴历练。雁门与梧桐派的关系颇好,两家弟子也多有联络,一同外出历练还能加深弟子们的感情。

  苏灿听见梧桐派时,心噗噗地跳了两下,几年前在梧桐派中撞见的那个脸这些年偶尔会在她脑海中回荡,每次想起来都觉心惊,那确实是一张让人难以忘记的脸,可是苏灿每次想起来都为自己的小命担忧。

  弟子们都施展了轻功随长老去梧桐山,不几时便到了梧桐山下。此时山下已有多位梧桐派中的弟子等候,带领雁门弟子绕开迷阵树林的机关往山上走去。

  苏灿看那山中的布置,似乎又不一样了。又隐约想起来当初吴桐说的那些关于机关布置的话,却又记不真切。

  其实当初她回到雁门之后,也有仔细看吴桐给的那本机关志,可是一是身边没有人可以问,二是自己的功课紧张,后来也就没再看了。此时到了

  梧桐派中,想起可能会再遇到吴桐,心中还有些许不安。像是辜负了他的好意一样。

  苏灿正想着,忽然发现有几道视线总是投在她身上不断打量,苏灿抬头看去,却是两个不认识的梧桐派弟子。

  苏灿疑惑地看了他们一眼,她不知自己此时恰是冷若冰霜的一张脸,这一眼看去,在被看的人的眼中便是满满的威胁。

  原先这两位弟子看苏灿形容出众,颇有几分冰肌玉骨的感觉,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哪知苏灿眼神投来,让二人心中都是一凛,再不敢看她。

  苏灿见二人不再看她,也就不再注意,扯了扯身边江岸的衣袖,轻声说了句:“你看得出这树林布置有什么奇异之处吗?”

  江岸也正在思索这领路的弟子带着他们七弯八绕的,完全没有上山的大路可走是怎么回事,听苏灿这么一问,便想她必是知道什么,说:“你说说。”

  苏灿看了他一眼,轻声说:“我上次来的时候,听吴桐大哥对师兄说,这些树都是他用来设置机关的,会经常挪动,所以上山的路总不一样。”

  江岸不由得挑了挑眉,这确实是奇异的事情了,也不知该夸赞想这办法的人好厉害,还是问一问这么挪来挪去累不累了。

  他们一行人很快就到了梧桐派大堂,苏灿看了两眼,这次没看见掌门和掌门夫人,只有一位黑衣男子站在堂中,脸上是一成不变的笑容。

  苏灿不认识他,却蓦地心惊。

  那男子见到张春阳便迎了上去,行了一礼,笑道:“张长老,晚辈吴桐。”

  苏灿心里一抖,像是生怕他这次会取了她性命一般。

  张长老显然对吴桐充满了好感,也是,梧桐派中吴桐名声之盛,谁不知道呢。江岸在一旁打量着吴桐,看了良久,忽然低头对苏灿说了句:“这不是他的真面目?”

  苏灿的心又抖了一下,闷闷地嗯了一句,没多说话,江岸奇怪,再去看她的表情,只觉得她向来淡定的脸上有一丝……忧愁?

  江岸便更觉奇了,又去看前方的吴桐,恰好吴桐扫了一眼众弟子,目光刚好落在苏灿脸上,然后又看到苏灿身边的江岸,二人目光在空中相接,

  一个是满眼的少年英气,另一个是看不出情绪的深沉。

  江岸笑了一下。

  二人都挪来视线,江岸很想认识一下这位看起来毫无特色的吴桐。

  吴桐心中却只想知道,为什么这位苏姑娘身边永远是一个接一个的男子,且个个都相貌出众。

  吴桐与张春阳交谈了几句,邀请众弟子到梧桐派的客房中休息一日,明日清早再与梧桐派的弟子一同出山。

  张春阳见梧桐派中始终没有长老出来,不由问道:“不知此次历练,贵派是哪位长老带队?”

  吴桐淡笑一下,说:“前些日子因为一件急事,掌门与几位长老下山去锦州了,如今派中所余的只有三位长老,都要事在身,难以前来迎见张长老,这才让晚辈前来。此次下山,也是晚辈带队。”

  吴桐此话一出,张春阳的脸色便变了三分,虽说这位吴少侠闻名天下,但到底也只是个弱冠少年,也不知这梧桐派是怎么想的,竟让这么个小子带弟子出门历练。

  吴桐脸上还是没什么情绪,他那幽深的眼睛尊敬地看着长辈,又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

  片刻,张春阳笑道:“吴少侠如此年轻便能带队历练,真是英雄出少年啊,那便由吴少侠带路,我们先去休息的地方?”

  吴桐还是一脸笑容,令身后的弟子带雁门弟子们去客房,他带着张春阳往掌门家中的客房去了。

  分房之后,苏灿与河禾、萋萋三人一间客房,河禾与萋萋聊个不停,先是聊梧桐派中的布置,后是聊派中的弟子。不一会儿,话题就转到了吴桐身上。

  河禾说:“我看那位吴少侠的身形该是颇为英气俊朗的男子,怎会有那么普通的一张脸?”

  萋萋瞪了她一眼,她一向对男子的相貌很有研究,神秘兮兮地说:“你不懂!听说那位吴少侠是天下长相最俊秀的男子,所以他就一直戴着面具,怕被人看见。”

  一旁擦剑的苏灿听到这句,不由得抖了一抖。

  河禾更好奇了:“那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没有啊!传说看到他脸的人都会被他杀了。”

  苏灿又是一抖。

  河禾闻言便惊道:“太暴力了吧!我不喜欢这样的。”

  萋萋又白了她一眼:“要你喜欢?听说梧桐派中喜欢她的姑娘都能绕山一圈了。”

  河禾不禁撇了撇嘴,忽然又像想起了什么,问道:“他们都没见过他的脸,为什么喜欢他?”

  萋萋也觉得这是个问题,也惊奇地说:“对啊,为什么呀。”

  两位容貌至上的姑娘纠结了一会儿,终于得出了结论:“长得好看不让人看根本就是罪过,还是我们子回师兄比较好,对吧,苏灿?”

  苏灿不由得羞赧地笑了一笑,缓缓把剑插回剑鞘里去,看着二人逗她的眼神,轻轻嗯了一声,提着剑就出门去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隔壁门派有人要抢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