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救命三宝
陈思诚2018-03-29 17:503,233

  洪三将信将疑道:“这么厉害?”

  “那是!”红葵花打开第一个锦囊,解释道:“这第一包,名曰——看不见!”

  “看不见?”

  红葵花似笑非笑道:“‘看不见’乃是四川蜀中唐门我一个票友配置的强力辣椒粉!危难之时、情急之下直取敌人双眼,乱其意志,是天下第一逃命良方!”

  洪三登时兴奋起来:“哦?这么厉害!”一眨眼间,他那古灵精怪的脑子里已经转出了几十种用法。

  红葵花又打开第二个锦囊:“这第二包,名曰——起不来!”

  “起不来?”光听这名目,洪三显然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红葵花一本正经地道:“‘起不来’乃是内蒙名医我的一个戏迷配置的强力泻药!服用者,半日内离不开马桶。不拉个昏天黑地、肝肠寸断,决不罢休,是天下第一整人良方!一定要慎用,慎用。”

  洪三拍案叫绝道:“太棒啦!”在红葵花不经意间,洪三捏了一小把“起不来”加在豆浆中,“美人快喝口豆浆,都凉了!”说着,把豆浆递给红葵花。

  红葵花正兴高采烈地介绍着,根本没注意到洪三的这点小动作。接过杯子咕咚咚喝了一大口后,又打开了第三个锦囊:“这最后一样……”话还没说出口,洪三忽然插口道:“又是哪个相好的送的?”

  红葵花再打洪三,佯怒道:“哪那么多相好?这是你老娘一次从几个河南镖师手里赢来的强力蒙汗药!名曰——睡不醒!用者昏睡三天三夜,雷打不醒!乃天下第一……哎呦!”话没说完,连忙捂住肚子。

  “第一哎呦?”这个名目洪三显然更无法理解了。

  红葵花揉着肚子,表情看来极为痛苦,皱眉道:“肚子突然好痛……”

  洪三盯着红葵花仔细观察,已猜到是泻药发作,暗叫一声“厉害”,却不动声色道:“看来美人这次没有吹牛。”

  红葵花愈发难过,扭曲的五官纠结在一起,也不知道拧掉了几斤粉底,“我……吹牛?”她惊讶地望着洪三。

  洪三坏笑道:“这‘起不来’果然有效……”红葵花心念一动,立刻猜到是这小子在食物了做了手脚,忍不住破口大骂:“你这个小畜生,居然拿你娘试药……”

  红葵花待要追打洪三,却已然来不及。手还没等抬起来,再次捂到小腹上。一边马不停蹄的冲进茅房,一边扭头喊道:“赶紧给老娘送纸来!”

  “知道啦,美人!”洪三美滋滋地看着手里的三个锦囊,自言自语道:“看不见,起不来,睡不醒……好……”转而冲茅房高喊:“美人,这等好东西你怎么才给我啊?”

  茅房里传来红葵花痛苦的呻吟声:“才给你?……哎呦!……没给你……已经惹了那么多是非,早给你还不把天给捅破了……哎呦……这药太……太厉害……你个龟儿子把我害死啦……哎呦……”

  洪三笑道:“你最近火气太大,清清肠胃也好!”

  “清肠胃……等我出来……看我扒了你的皮……哎呦……”

  洪三忍俊不禁,把这“救命三宝”一一收好,这才拿起手纸给美人送了过去。

  午时,洪三如约来到潮州会馆,接引弟子正是昨天在仓库里的打手。那打手一眼就认出洪三,当即引洪三进入会馆大门。会馆内外处处岗哨、戒备森严。两侧偏房造的颇为细致考究,雕梁画栋自成一体,飞檐斗拱浑如天成。迎面看时,一座肃穆巍峨的香堂高山一般伫立眼前。四敞大开的红漆门内,也不知站了多少青帮弟子。

  洪三战战兢兢地走进香堂。只觉这香堂无比高大,犹如皇帝的朝堂一般大小,八根水桶粗细的红柱顶天立地,地上铺着精细打磨过的大理石板。左右两边,只见数百名青帮弟子整齐屹立,衣着是一水儿的青衣黑裤,各个精神抖擞、神情严肃。香堂上下有数百只香烛齐燃,只嗅到石蜡和土灰的味道充斥鼻息。

  香堂之上高高悬挂着三幅白描画像,从左到右依次是达摩、惠能、罗祖。达摩和惠能都是禅宗的代表人物,因为青帮实行禅宗制度,所以奉此二人为始祖也无可厚非。而罗祖是清朝人,其历史地位虽然明显不及前二者,却因为他是“青帮三老”的师尊,所以也被列在此处。香堂正中的供桌上,供着“青帮三老”神位,即翁岩、钱坚、潘清三老。这三老在两百年前创立青帮,历来被奉为青帮祖师爷。三老神位下摆了三把交椅,一时空空如也,无人落座。倒是交椅下面跪着七个人,各自战战兢兢、惴惴不安……

  接引弟子把洪三安排到七人右首边的空位,也吩咐他跪下。红三不敢不从,只好跪下。刚一跪下,洪三就注意到三把交椅右首站着的那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在货仓里见到的那位师爷。师爷一脸道貌岸然,虽然并不算拘谨,却也只能站在交椅旁不敢落座,全没有昨日呼喝洪三时那份颐指气使的霸气。

  洪三低头,指着师爷悄悄问身边的人:“哎,这人是谁啊?”

  “他你都不知道?”那人低声说:“青帮总师爷夏俊林啊,在青帮里除了三大亨,就数他最大!”

  洪三这才知道夏俊林的身份。如果连夏俊林这等人物都只能在交椅旁边站着的话,中间的三把交椅又将坐上何等人物?莫非便是青帮三大亨?想到这里,洪三竟也有些莫名兴奋。来到上海的一个月以来,他没少听闻过青帮三大亨的名头。霍天洪、张万霖、陆昱晟这三个经常霸占报纸头条的名字可谓是如雷贯耳、不可仰视。

  不过坊间传闻,这三人在成为呼风唤雨的人物之前都曾是寄人篱下、一名不文的“小赤佬”。霍天洪年少时曾当过裱画匠学徒,张万霖曾经只是混迹于妓院赌场的小厮,而陆昱晟更是被称为“水果日升”,只因为他当年当过水果摊学徒,后来还因好赌而被老板开除……

  洪三跪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时四下偷瞄,对这新奇的一切既紧张又好奇。此时此刻的他忽然冒出一个想法,那就是:三大亨能做到的事,他也能做到。正胡思乱想间,忽听一弟子高喊:“张大帅到!”话音未落,满头白发的张万霖偕同四名弟子从侧门走进香堂。

  众弟子齐声高呼:“张大帅!”洪三滥竽充数,倒也跟着喊了一遍。张万霖摆了摆手,大大咧咧地坐在左侧交椅上。

  通报弟子高喊道:“霍老板到!”话音刚落,大堂之上的几百弟子立刻分立左右,从中间闪出一条道来。一个身穿黑色长褂的秃顶男人当先走进。此人看起来有五十来岁,身形微胖,圆脸微黄,脸上长了几颗麻子,看起来似是天花后遗症。面上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意,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细缝。而那缝后的眸子却是精光爆闪,霸气十足,微一扫过,便能引得旁人胆战心惊。洪三早就从报上见过此人照片,所以不用猜就知道,这秃头男子便是法租界华人总探长、当前青帮天字辈第一号人物、同时也是三大亨之首——霍天洪。

  几百名弟子谁都不敢怠慢,恭恭敬敬地齐声唤道:“霍老板!”霍天洪微一点头,大步走到中间的空椅上坐下。

  香堂前,七名跪拜弟子皆露出仰慕的神色。只有洪三左顾右看,东张西望,就好像猴子打坐一般,没个安生劲。左边跪着的弟子终于看不过眼了,忍不住拉了洪三一把,低声提醒:“瞎看什么?”洪三只好收敛神色,专心向前。

  香堂之上,霍天洪扭头看了一眼张万霖,问道:“还好?”

  张万霖冷哼一声,说道:“想暗算我?没那么容易!”

  听到这句话,洪三心念一动,隐隐想起这两日上海滩疯传的新闻:前几天晚上,张万霖公然去英租界的新世界夜总会白相。虽然“新世界”的老板沈青山没说什么,但张万霖刚一出门就遇到了刺杀。张万霖侥幸逃得一命,手下的弟子却死了好几个。虽然外界和青帮普遍认为这出刺杀的好戏是由沈青山和他的党羽一手策划,但沈青山却拒绝承认这起刺杀是由他安排的。青帮查无实据之下,也只好默不作声。

  想到这里,洪三心念一动,心脏忍不住砰砰直跳,暗想:“青帮这么紧张的招我入帮,不会是想以牙还牙,也让我去刺杀沈青山吧?这……这摆明了是让我当替死鬼啊?”

  正胡思乱想着,师爷夏俊林已经走到霍天洪身畔,低声问道:“要不要等陆先生?”

  霍天洪摆手道:“他去了无锡赶不回来,开始吧。”

  “好。”夏俊林对右首一年老执事点点头。那执事领命,转身喊道:“吉时到,开香堂!”

  霍天洪等人起身,从弟子手中接过三支香,转身拜祖。执事高喊道:“双膝跪尘埃,焚香朝五台!”话音既落,香堂里的数百人尽数下跪,面朝“青帮三老”的神位行三拜九叩之礼。洪三也不明白那么多礼数,只能混水摸鱼,照猫画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远大前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远大前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