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火热
夏暖阳2020-01-12 15:072,214

  水丹枫闻言,舒心一笑:“我就知母妃若无大事,怎会缺席新媳的拜见敬茶之礼。”

  燕王妃看了眼水丹枫,戏揄道:“你倒是很维护她。”

  水丹枫面具下的唇角温和弯起:“既已结成百年之好,福祥云为我名正言顺的妻主,我自当护她爱她。”

  燕王妃却是冷哼了一声:“可我刚刚听闻,她昨夜将你赶出房间,如此不识体统。我即使无事,也要故意不受她一杯茶,给她一点小小的教训。”

  水丹枫连忙说道:“昨夜之事,不能全怪罪福祥云,孩儿也有过错,是孩儿莽撞吓到妻主了。不过母妃放心,我与妻主自当早日床笫和谐,为燕王府添丁育女。”

  燕王妃神色这才温和一点。

  水丹枫又行礼请求道:“母妃今日若有空,让孩儿陪妻主,来伺候母妃昏定吧。”

  燕王妃看着自己疼爱的独子为了福祥云也是煞费苦心。她怎能不知爱子水丹枫的心事,他是怕今日早茶请安一事让府里人听了去,私底下嚼舌根,也就看轻了福祥云。

  按照传统习俗,新人成亲第二天拜见公婆,是为了得到婆婆的认可,婆婆象征性地喝一口茶,就代表认可新人,新人就可改口称呼公婆为爹娘了。而今天福祥云拜见公婆,作为燕王府最大主子的婆婆燕王妃直接缺席,不是巨大的嘲弄吗!名不正言不顺的,说出去实在对福祥云名声不好。

  水丹枫带福祥云来为燕王妃昏定,也算是弥补了清晨的请安。

  燕王妃无奈地摇摇头:“丹枫啊,有时你明明杀伐果断,像我七八分。偏偏又有时候仁厚醇善,温柔性子和你父君一模一样。要你是女子,必定是百姓夸赞的一代明臣。”

  水丹枫垂下眼睑,嘴角自嘲一笑:“只可惜,孩儿是男儿身。”

  燕王妃眼神微冷:“我的儿子,绝不比任何女子差。丹枫,等福祥云为你诞下女孩儿,燕王府后继有人。我便向圣上请奏,公开准你入朝堂参政议事。”

  水丹枫喜形于色,对着燕王妃深深行礼。

  水丹枫这才仔细询问起余党作乱一事:“母妃,昨夜您可查出些什么来?”

  燕王妃剑眉微蹙:“昨夜婚礼之上我就听人禀报,说是南郊处有前朝余党聚集,召开秘密会议,可能在密谋叛乱。我等你与福祥云的婚礼结束后,才带兵前往,抓捕到几个余孽,只可惜都是外围的小虾米,什么隐秘都不知道,只会按令行事。严刑拷打了半夜,也没有问出什么来。”

  水丹枫面有忧色:“近月来,余孽行迹越来越多,怕不是要有大动作?”

  燕王妃不屑地冷哼一声,凌厉说道:“就怕他们不敢行动,我在京城镇守,他们若是敢浮出水面,必将一网打尽,一个不饶!”

  水丹枫对燕王妃的话没有疑问,铁娘子的赫赫威风可是她半生戎马,一刀一枪给拼回来的。现今整个傲风国,谁听到燕王妃的名头不吓得两股战战。

  水丹枫似是想起了什么来,说道:“圣上近些日子,对前朝余孽追问得也颇为急切,给燕王府暗暗施加了不少压力。”

  闻此,燕王妃神色也不太好看。燕王妃站起身,双手背在身后,来回踱了几步,对水丹枫道:“此事我来应对,你且放心与新婚妻子培养感情,早日延续血脉。”

  “是。”水丹枫应道。

  而另一边,杨依诺在静水轩里裹着湿衣服等小红取干衣服来。

  静水轩本是供燕王君和水丹枫看风景的地方,建在湖水之上,楼阁高耸,窗扉众多,视野开阔,平日里休息这的确是个沁人心脾的好地方。但现在,清晨的凉风四面八方、无孔不入地吹过来,这滋味很酸爽。

  “阿嚏!”杨依诺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杨依诺揉了揉发红的鼻子,很好,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

  不远处,有两三个仆人在门口伺立着,但听到杨依诺打喷嚏,也没人上来问候两句。

  有一个眉清目秀的男仆不忍心地说道:“世子夫人似乎很冷的样子,不如让世子夫人去里屋休息,盖上一床棉被保暖,我们再烧一壶热姜茶给她喝。”

  旁边年长的男仆长得牙尖嘴利吊梢眼,一看就是个势利的,当即不屑地撇了撇嘴:“这静水轩是什么地方?里面的物什都是王君和世子殿下专用的,哪能让她给浪费了!”

  那小厮忍不住道:“可世子夫人现在也是咱们的主子,我们若是不照顾好,怕是要被问罪的。”

  年长的笑道:“哎唷,你还没听说清晨的事吧?”

  小厮迷茫:“什么事?”

  年长的捂嘴,幸灾乐祸地笑:“今个早上,这福祥云给燕王妃燕王君请安敬茶,你猜怎么着?燕王妃居然不在。”

  “啊?”小厮惊讶地问,“为什么不在?”

  “这是在故意晒着福祥云,不认可她这个儿媳呢。你想想,现在天下太平,能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让燕王妃连喝茶的时间都抽不出来?”年长的仆人头头是道地分析,“燕王府是什么地方,哪是她一个小小的商户之女可以高攀的,燕王妃不过是看在她能生女儿的份上,让她入赘,哪能真的把她当儿媳看!她只有那一个肚子还有点用!”

  “这样啊。”小厮悄悄瞥了眼杨依诺,见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肤色苍白,映着后窗的湖光山色,像是画里的人儿一样,柔弱得我见犹怜。小厮心中不免为福祥云感到可惜。

  年长的还在教导年轻小厮:“你才来燕王府不久,不懂下人们的行事规矩。记住了,一定要看主子们的眼色行事,有些话主子当然不方便直接说出来,这就需要我们去揣摩了。燕王妃对福祥云的态度这么明显,你还不知道怎么做吗?”

  小厮连连点头,说道:“受教了。”

  青竹站在不远处,望着湖面,不知道想什么想得出了神,对仆人们的议论也没放在心上。

  小红急匆匆地捧着干净衣服过来,看见自家四小姐可怜兮兮地在阁楼里坐着,连杯热茶都没有,当即委屈上了。

  小红骂道:“你们怎么做事的,都不知道给世子夫人准备点保暖物件吗。”

继续阅读:第17章愣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凰诀之女王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