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冷宫废后
沫之晴2019-10-07 11:442,515

  初元三年,冬,太清宫内。

  周围雪意浓浓,顾清鸢一席单薄的青衣颓然坐在大殿里,殿门已经破败不堪,丝丝冷意不断袭来,这凛冽的风和刺骨的雪让她瑟瑟发抖,满园的杂草披上一层莹白色的雪意。

  太清宫如冷宫一般已经好些年了。

  “娘娘,选一个吧。”太监手里捧着木盘,木盘上一条白绫,一杯白酒,语气中数不尽的叹息:“咱家还等着给陛下复命呢。”

  顾清鸢沉默半晌,最终凄然一笑:“我不相信皇上……这般无情。”

  没等太监说话,便听得外头一阵刺耳的笑声,一女子款款而入,一袭正红色的宫装,绣有九只金凤,华丽无比。

  “好一个温良淑德的顾清鸢,好一个母仪天下的皇后。”元晴雪缓缓得走到顾清鸢的身边,居高临下地说道:“可是,现在怎的这般狼狈?真叫人心疼啊!”元晴雪顿了顿,笑得妩媚,甚是得意,“只是赐死你……可是皇上的意思呢。”

  “为什么?”顾清鸢抬起头,心隐隐作痛,“元晴雪,别忘了,当年你进宫的时候本宫如何待你?!本宫当你是姐妹,才给了你机会,若不是本宫,你元晴雪不过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罢了!”

  “啪!”

  顾清鸢话还没说完,便挨了狠狠一个巴掌。唇角一阵血腥味,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顾清鸢,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只是废后!本宫,才是皇后。”元晴雪俯视着地上的顾清鸢,笑:“皇上厌恶你,本宫能有什么办法?!”

  王洪福轻叹一声,“这酒是皇上亲赐的好酒,娘娘便领了皇上的恩典吧。”

  顾清鸢又何尝不知,这位王公公是皇上身边的人,只是她还是不甘心,仍然咬牙道:“我要见皇上。”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抹明黄色的身影渐渐步出。

  顾清鸢抬眸,仰视着高高在上的男人,他是天下明君,是天子,是她举案齐眉五年的丈夫,爱了七年的男人。

  她以为是希望,等到的却是一句:“朕,念昔日情分,留你全尸。”

  她仰天狂笑,一字一顿地说道:“为什么?我尽心尽力地辅佐你,为了你不惜将整个顾家与你绑在一块!现在……为什么?”

  “先帝三十一年,是我,代你喝下了先太子递过来的毒酒,几度命悬一线!”

  “先帝三十三年,我父亲,带兵北域,惨死在战场,尸骨无存!

  “先帝三十四年,春,我兄长。带兵支援西地,头颅被挂在敌国城头,风吹日晒!”

  “溧阳大旱,颗粒无收!是,我为你出谋划策!南水北调!”

  她咬牙切齿,死死地盯着夏侯宇漠然的眸子:“先帝三十四年,你说你会娶我,会立我为后,待我母仪天下!”

  “可是,你后来却爱上了元晴雪,不但想要立她为后,还要杀了我!夏侯宇,你对得起我?对得起顾家吗?”

  夏侯宇漠然地看着地上狼狈的女人,良久,笑了:“废后顾清鸢,仍记得朕的名讳,朕,何其荣幸!”

  “这七年,我为你险些送命的事还做得少吗?难不成……也比不上元晴雪那个贱人?!”顾清鸢怒目瞪着元晴雪,言词铿锵:“元晴雪,你以为你杀了我,就可以做皇后了吗?你妄想!这满朝的王公大臣可都看着呢,我当年就不该救你,你和夏侯宇一样,都是狼心狗肺!”

  “狼心狗肺?”元晴雪向前一步,绣鞋踩在顾清鸢的纤手上,咬牙狠狠地踩着:“是你自作多情,皇上一开始就根本就不爱你!”

  夏侯宇眉心一动,眸光抹过一丝暗怒,齿缝间挤出一声:“找死!”便是一脚。

  顾清鸢猛然一口血喷出。

  郁结愤恨积压吐血,她为他得到皇位,为他巩固朝政,父亲为他卖命,哥哥为他战死,换来的只是一座冷落了数年的太清宫和一脚。

  “顾清鸢,你且先去,本宫……会让你和你的孩子团聚!”元晴雪笑魇如花,摸着腹中还未出世的孩子,一字一定地说道:“本宫的孩子,会成为太子,注定享受这万千荣华!”

  顾清鸢霍然抬头,眸中去烈火燃烧:“我的孩子……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娘娘。”

  一嬷嬷推门而入,怀里抱着顾清鸢三岁的孩子。

  “母后。”

  幼子无知,看到自己的母亲狼狈跌倒在地上,挣扎着哭闹要母亲。

  顾清鸢死死地盯着嬷嬷怀里自己的孩子,目光中含着无尽的痛意。她猛地扑了过去,却扑了个空。

  元晴雪嘲笑道:“顾清鸢……你这么聪明,难道不知道斩草要除根?”

  顾清鸢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双膝跪倒在元晴雪面前,不停磕头:“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我什么都答应你。”

  元晴雪畅快地仰头大笑:“顾清鸢,你还当自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后么?你什么都没有了,你的命我都不稀罕,因为那是皇上要的。而我,要的只是你孩子的命!顾清鸢,你做了皇后五年,也该将这个位子让给我了!”元晴雪冷言道,深色的瞳子里,是得意的笑,“桂嬷嬷,将这孩子扔去外头的莲花池里,便是祭了这莲花,来年能开得更盛些!”

  顾清鸢大叫,“不要!”她挣扎着爬到夏侯宇的面前,使劲扯着他的龙袍,膝盖磨破了皮,泪眼交错,“皇上不要,求求您快阻止她啊,她要杀的,可是我们的孩子!”

  “求求你,我求求你,我死,我愿意去死,我只求你救救我们的孩子。”

  顾清鸢额头一次次磕在地上,血水融化了堆积的雪。

  夏侯宇挑眉,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我们的孩子?朕可不想养一个孽种!”他一脚踢开顾清鸢。

  转身走出太清宫,留下一道她看了五年的背影,只剩荒凉,还有末了的一句,“全部赐死!”

  孽种!哈哈哈!他竟然说他的孩子是孽种,他竟然说全部赐死!

  “忘了告诉姐姐,顾家上下,拥兵自重,意图谋反,满门抄斩,凌迟处死,暴尸荒野!”元晴雪轻嗤一声,扬起头,大步走出了寝殿。

  害了她的孩子!害了她顾家满门!

  顾清鸢癫笑不止,自己不但害了自己,还害了顾家,哈哈哈!夏侯宇,元晴雪,你们待我真好!

  王公公叹息一声,指示身边的两个太监。说道:“白绫赐死吧!”

  窒息感蔓延,五尺白绫勒住脖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活活淹死在莲花池,从开始的哭泣慢慢没了动静。

  顾清鸢双眼猩红,睚呲欲裂。

  夏侯宇!

  元晴雪!

  若有来生,我必将你们千刀万剐,挫骨扬灰,哪怕成鬼,也要日日夜夜、不死不休地缠着你们!

  “鸢儿,你真好看!”

  “鸢儿,你做我的世子妃可好?”

  “鸢儿,你看……”

  “鸢儿……”

  今生是她爱错了人,错把鱼目当珍珠。

  夏谨煜,所有来生,我定不负你

继续阅读:第2章 复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世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