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复生
沫之晴2018-04-02 16:482,581

  脑仁剧痛,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搅动。

  凄凉的冷宫,在莲花池中挣扎溺毙的幼子……

  恨!怨!席卷而来。

  长长的指甲深深陷入肉里。

  好痛,却不及心上万一。

  突然,

  一阵小声说话声传入她耳内:

  “小姐怎的还没醒来?”

  “秋黎,小姐已经睡了三天三夜,大夫说,小姐要是今夜还不能醒来,恐怕……”

  “惊蛰,休要胡说!小姐大富大贵之命,怎么可能醒不来呢?”

  ……

  外间。

  秋黎叹了一口气,眉心紧紧蹙在一起,她捏着手里的绣帕,贝齿紧咬:“谁料大小姐竟然是这般无情,我刚刚出去大院找大夫,却被大小姐的丫鬟梳眉拦住了。”

  红木圆桌旁一中年妇人正嗑着瓜子,她听到丫头这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们两个人啊,就不要异想天开了,这都三天了,一点儿起色都没有,我看这三小姐,怕是没得治咯。”

  说完,又捏起一颗瓜子,扔到嘴里。

  惊蛰一下子站了起来,两三步便走到这妇人的面前,气冲冲地说道:“桂嬷嬷,你可是小姐的奶妈子,现在小姐这样了,你竟还坐在这里说风凉话!小姐要是出了事,你能得什么好处?”

  什么好处?

  哼!

  桂嬷嬷冷笑一声,她不紧不慢地吐出嘴里的瓜子壳,拍了拍手,目露凶光地看向惊蛰:“惊蛰,你还记得我是小姐的奶妈子?还记得我才是这院子里头的管事嬷嬷?反了天了你个小贱婢,敢这样对我说话!“

  ……

  谁?谁在吵?

  她不是死了么?

  顾清鸢的眉心狠狠拧在一起,她想说话,却只觉得喉咙火烧一样疼痛。费了好大劲,才缓缓睁开眼睛。

  她不是死了吗?被那对忘恩负义的贱人,用一尺白绫了结了性命。甚至,连同她的孩子都葬在冰冷的荷花池里!

  可是,

  眼前这陌生又熟悉的床帏,粉色的帐顶……

  她心里头一紧!这绝对不是冷宫,更不是地狱!这里,竟然是女子的闺房。

  她压下心内的震惊,继续打量。

  屋内两边是红木架子,上面还有些珍玩玉器。她忍不住惊呼出声,听在耳朵里却是沙哑的呓语一般。

  “小姐醒了!”

  外间秋黎欣喜地叫了一声,将屏帐撩起来。

  惊蛰忙跑到元清婉的床边,她喜极而泣:“小姐,您终于醒了……”

  小姐?

  顾清鸢静默地看着眼前陌生的丫头,忽然意识到,

  这里,竟是……尚书府?!

  顾清鸢轻抚额头,方才一直在她脑中闪现的片段,一下子就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卷入。

  元家,元清婉?!

  顾清鸢再难掩惊骇。她,竟然死而复生了!复生在了元晴雪那个惨死的庶妹——元清婉的身上。

  何其讽刺!

  她还记得,上世的元清婉死的如何凄惨。

  凌迟!活生生被凌迟了一千多刀,才血尽而亡!

  元清婉是元家的庶女,起初与定王世子订婚,后来,却莫名又被退了婚。别人不知道为什么,她顾清鸢却是一清二楚,那是因为元晴雪!哼,在元晴雪的心里,她的这位庶妹不过是一个垫脚石罢了。

  没想到,咱们俩倒是有同样的仇人!她微微眯起眼眸,既如此,那么今日起,我便是元清婉!元清婉便是我!

  前世仇恨今生报,不死不休!

  我,顾清鸢,以此为誓!

  “惊蛰,秋黎。”

  压下心中翻涌的恨意,元清婉缓缓坐起身来,唤道。

  突然,“啪”地一声脆响传来。

  元清婉循声望去,不由唇角微微扬起一抹弧度。屏帐已经撩起,她看了一眼坐在红木桌旁的桂嬷嬷,又瞟了一眼地上碎裂的茶杯。

  “桂嬷嬷,怎的你见我醒来了,竟是这般惊喜,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元清婉心底不住冷笑,面上却带着笑意,一派和善。

  桂嬷嬷心里“咯噔”一下,大小姐不是说三小姐永远都不会醒来了吗?

  不过,还没等桂嬷嬷反应过来,倒是惊蛰咬牙先开口道:“小姐,您是不知道,桂嬷嬷这几天整日都在嗑瓜子,她……”

  惊蛰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元清婉扬手打断。

  她带了几分责备的语气,甚至有些严厉呵斥丫头:“惊蛰,嬷嬷好歹也是照顾我这么长时间的人,不过嗑个瓜子而已。”

  元清婉横扫了一眼圆木桌上的瓜子,还有一旁精致的点心,不动声色。

  原主生前就被虐待,吃不好穿不暖,可是一个下人竟然比主子吃得好。

  自己醒来那么久,桂嬷嬷竟一直是坐在锦凳上未曾有起身之意,如同她才是这软香阁的主子。

  桂嬷嬷一时间脸色瞬间煞白,嘴角抽搐,她想要跪下请罪,但是心内却有些不情愿。她想着,从今以后自己就是大小姐的人了,又何必惧怕一个庶女呢!

  “桂嬷嬷,我渴了。”

  元清婉笑眯眯地看着桂嬷嬷,吩咐道:“您帮我倒杯茶来吧”。

  她看着眼前这个人,那是元清婉一直以来她最信任的人,可到后来却还是背叛了她,同元晴雪一起陷害她,使得她被凌迟处死。

  苍天有眼。

  今生!便是她来送那些人去阎王爷那里报道。

  元清婉端着桂嬷嬷奉上来的茶杯清呷了一小口,她抿了抿嘴,忽地眉头紧蹙,怒道:“桂嬷嬷,你放肆!给我跪下。”

  桂嬷嬷大惊。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三小姐这次醒来,总让人感觉她不一样了。眼神,神情……桂嬷嬷本不想跪,抬头却见元清婉一双冷冽嗜血的眸子,一下子就怯弱地伏身跪了下去。

  “你是软香阁的管事嬷嬷,怎的,就拿出这样的茶来给我喝?”

  看着地下的人,元清婉厉声道。

  桂嬷嬷心中颤了一下,连连辩解:“小姐,这是夫人送来的茶叶,不关奴婢的事啊,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你的意思是说,夫人故意送了陈茶给我喝是吗?”元清婉挑眉:“嬷嬷的意思是,母亲这个当家主母做得不对?和你无关?”

  桂嬷嬷被这话吓了一跳,赶紧摇头。要是被夫人知道了,恐怕自己不能活命了。

  一时之间却找不到话来反驳,只能嚎哭起来:“三小姐啊,您是软香阁的主子,就算奴婢打小照顾小姐,为了小姐鞠躬尽瘁,可我老婆子终究只是奴婢,三小姐让我老婆子去死,我也只得从命,反抗不得啊!”

  这话说的巧妙,你自小便是我伺候着,现在长大了,却要杀了我,当真是忘恩负义!

  元清婉冷哼一声,这个桂嬷嬷,倒是伶牙俐齿。

  这番话要是传出去,对她的名声确实有影响。

  桂嬷嬷偷偷瞄了一眼元清婉,哭道:“三小姐让奴婢去死,也得让婢子明白,婢子到底做错了何事?””

  “哦?”

  元清婉突然笑了,旋即,她收起笑冷声呵道:“好啊,既然桂嬷嬷如此不服气,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

  元清婉顿了顿,正要再说话,外面的丫头突然打帘子进来禀报:“三小姐,大小姐来看你了。”

继续阅读:第3章 惩治刁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宠世子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