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得线索孤身访秦
蓝实君2018-05-08 04:412,257

  对于温夺来说,鬼神似乎早已经成为了一种再平常不过的存在,在城市人的眼中,非人类尽管神奇,却几乎是一种低人一等的存在,几乎没有人仍对他们保持着信仰。

  大概小说家和漫画家除外。

  但听着保安的讲述,温夺才发现在一些闭塞的城镇里,仍然有很多人对神明保持着原始的敬畏。

  尤其是碧霞元君这样与生殖挂钩的神明,在落后的地方是有着几乎至高无上的地位的,小秦庄就是典型。

  其实温夺先前也考虑过这个问题,碧霞元君在小秦庄本地肯定是很重要的神明,否则庙宇也不会建在县中心,现在毕竟还是无神论者的天下,一般来说县城的中心起码应该是县政府才对。

  林浦和修建紫玉商厦时曾经面临的困境,先前在资料上时只是草草带过,但随着保安的讲述,温夺才知道当时林浦和几乎受到了整个小秦庄的联名抵制,甚至还有几个人抄着斧子拦过林浦和的车,宣称如果林浦和还不离开这里,他们就要把林浦和弄死。

  这件事听起来几乎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程度,一直到小秦庄一位尚算是有声望的人出面,替林浦和摆平了这件事。

  这个人姓秦,名叫秦骄,是小秦庄的土著,自从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快后,小秦庄大部分的青壮年劳动力都去了大城市,小秦庄就和每一个县城一样,大多数人家都是孤寡老人与留守儿童,还有许多麻木畏缩的年轻人,但秦骄这个人显然不同,他一直待在小秦庄,家境富裕,更神奇的是,他尽管有钱,却没有被那些仇富和传统的居民讨厌,相反,他在本地的声望一直很高。

  保安说到这里时,表情变得有些奇怪,温夺见状追问道:“他应该很爱这里,那他为什么赞同拆除碧霞元君庙?”

  保安一支烟快抽尽了,啧了一声道:“这有什么奇怪,又不是所有人都指着碧霞元君过日子,拜了就能好吗?这种神神鬼鬼的东西谁说得准。”

  在白泽发给温夺的信息上,曾经介绍过碧霞元君是道教正统女神,碧霞是东方的日光,这是极度尊崇的说法,她坐镇在山系神话中最被推崇的泰山,为百姓赐福,消灾去难。据说她庇佑众生,灵应九州,统摄岳府神兵,能照察人间善恶。

  温夺从保安的话里听出一点别的味道,一扬眉道:“这秦骄不是个好人?”

  保安嘬着烟屁股,听到温夺的话,不禁嗤了一声:“都是进过宫的人了,还一口一个好人坏人,什么算好人,帮得上你忙的就是好人。”

  温夺缄默不语,保安也不理会他,站起身就往一边走去。温夺举起自己挂着镣铐的手,铐子上面还有残留的一点血迹,他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查起了秦骄来。

  照温夺猜测,秦骄怎么也该是一个豪绅富商,网络上怎么说都应该有他点消息,可无论温夺怎么搜,都没有结果。

  几番搜查无果后,温夺把手机揣了起来,沉思了一会儿后走出了商厦,沿着主干路走了起来,想往周边主要的庄子里去。

  在大城市里想要找一个人犹如大海捞针,但在小地方就是另一回事了。

  有很多人想逃离自己出生的小地方,往往不是因为那里有多肮脏和落后,也不是因为购物快递有诸多不便,更没有什么大志,很多时候,他们只是因为厌烦自己做了一件什么事,不到一天就会传得满城风雨,只是不愿意周围所有人都有那么牢固的纽带,不愿意承受这份亲昵却让人毛骨悚然的人情味。

  而对温夺来说,这缕飘渺却又结实的人情味,此刻成了他找寻线索的重要助力。

  照着几个穿着简单、年纪不小的人一一问过去,不过问了几个,温夺便遇上了一个认识秦骄的人。

  他看上去胡子拉碴,眼睛浑浊,坐在路边,邋里邋遢又懒洋洋,也没有在做什么正事,明明不是吃饭的时间却在发呆,听见温夺提秦骄的名字,他才抬了一下眼睛,上上下下扫了温夺一圈,满脸的麻木:“哦,你也讨不着老婆吧?”

  温夺愣了一下,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含糊地应了声,没赞同,也没否认。

  那人抓了把头发,扯出来一些不知道是灰尘还是小虫子的东西,攥着手掌捏了捏,拍打在衣服上,说:“你要找秦骄好找,顺着这条路走吧,他家是个小二层,挂着‘入气兰移风’的牌匾,不过也不知道他干不干了,最近风头紧。”

  温夺听着听着,脑子里嗡得一声,一种不太妙的揣测从他脑海里面冒了出来,他道了声谢,心事重重地沿着路往前走去,不多时就看见了那个人说的牌匾,那牌匾上从右往左写着:风移兰气入,那个人想来没什么文化,不会念,才说了句狗屁不通的话。

  那牌匾写得很别致,不像一般农民企业家随便定制的那样,用电脑生成的行楷烫着让人烟花的金,这是块木牌匾,上面用朱砂写了字,龙飞凤舞,风格凛冽,朱砂的颜色已经褪得不那么明艳了,有很重的时光感。

  但之前那个人说的话,温夺怎么都觉得这秦骄是个人贩子,和这牌匾的风格实在不相符。

  想了又想,温夺还是敲了门,不多时,就有一个长相英朗的老男人打开了门,他看上去年纪已经不小,但很有精神,脸虽然有点皱巴,眼睛却神采奕奕,问:“你是谁?”

  他一边问,一边把目光移到了温夺的手上,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皱起了眉头。

  温夺略一思忖,直白地说:“我想讨个老婆。”

  听到温夺这么说,男人的眉头没有立刻松开,他看了看温夺的打扮,才又往后让了半步,请他进来。

  温夺走进去,目光慢吞吞地去打量周围,里面是一个小庭院,摆放着很多盆栽,都养活的很好,穿过庭院进了客厅,男人请他坐,客客气气地问:“你想让我给你介绍个什么样的?”

  介绍?温夺拿不准这是人贩子的黑话还是自己误会了,心不在焉地答道:“是个女的就行。”

  他嘴上和男人谈着天,眼睛却在四下瞟着,想找到什么可疑的东西,但是并没有,这屋子装修品味很好,温夺一瞬间甚至怀疑路上遇到的那个人是精神病,或者他自己是个精神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人类观察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人类观察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