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天 勇士的力量
瓢虫朵拉2018-04-02 20:076,240

  这一夜,冷眼怪和星星盘是在蜗牛壳隧洞中度过的。它们斜躺在椅子上,睡得很香很香,做的梦也很美很美。冷眼怪梦见自己像天神般在隧道的上空巡游,原先的网络居民一个个都变得像地上小小的蝼蚁一般,匍匐在地面上,胆战心惊,不敢仰视这位莅临的天神。而它自己呢,刚在这些人的头顶飞来飞去,接受他们的膜拜。它觉得又解气又开心,想到以前这些人还处处与它为敌,现在何不趁此机会杀上一个来儆百?主意一定,它飞身下来,从众人中随便抓起一个渺小的人,本以为会轻而易举地把这个人拎起来,但不成想,这个人看似很小很小,却像铁砣一样沉重,它双手死命拉住这个人往上提,也提不起来,压根就是纹丝不动。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还在反抗我?看我不把你提起来再狠狠摔死!它决计摔死这个人给所有人看,于是就更加用力地提他,使劲,再使劲,快了!它心中正要得意一下,这时,梦却醒了!它睁开眼,发现自己双手还是做着抓人的姿势。唉,干嘛在这个时候梦醒呢?它不由得有些暗自气恼,捶了自己一下。再转头一看,星星盘还在一边睡呢。

  此时星星盘正在睡梦中视察自己的领地。它趾高气扬、大摇水摆地走在网络隧道中,不再似前些天那样躲躲闪闪、东张西望。怎么样,现在这些地方都是我的了,这里本来就是我的,以前只不过是被你们这些网络小丑给霸占了,现在,物归原主,我来收回我的失地了。它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心中的骄傲膨胀得快要把胸腔冲开。不过,它觉得这种感受好极了,妙极了。那些与我为敌的人统统都没有了,这一大片空荡的王国该由我来重新规划。想到这,它觉得自己应该像个领袖一样做出宏大的规划,好,就这么定了!心中正要筹划,却见街角突然冒出个人影。怎么回事?网络里的人不都是死绝了吗?这个人是谁?还是我看错了?它抬腿就往出现人影的方向跑去。可那人发现了它,它跑,那人也跑;它不跑,那人也不跑。咦,这不是成心气我吗?还敢耍我?让你尝尝我的厉害!想毕,它向着远处的那人射去一枚刺钉。可不成想,这刺钉竟然在前行途中猛地拐了一个弯,又向它自己射来。它一惊,赶紧闪身躲避,这一躲,头一偏,它醒了!看到自己原来是躺在椅子上,它抹了一把冷汗,人全清醒了。

  星星盘赶紧抬眼寻找冷眼怪,看到冷眼怪正在自己前方,它已打开了墙上的屏幕,正在观看。星星盘也起身,凑上前去,仔细地看着屏幕。屏幕上依然空无一人,隧道里处处都是空荡荡的。星星盘从冷眼怪手里拿过遥控器,自己按了起来。画面一幅幅地切换,看到的景象全都是一样的,它长舒了一口气:

  “跟我梦见的一样啊!这不,现实与梦境一致,梦就是现实,现实就是梦。”

  一直只是看而没有出声的冷眼怪闻言,转过头来问:“你也做梦了?怎么我梦见的却是有人呢?只不过,那些人全都变成了我的臣子。”

  “但是你看,”星星盘指着屏幕说道,“这上面的确是空无一人。要我说,还是这种情况最好,要那么多臣子干什么?这个网络,现在应该已是属于我们的了。”

  冷眼怪懒懒地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呵——也是,有了人,就会有反叛,倒不如这样更清静,省事,也不用再费心思与他们周旋。”

  “那可不是?走,现在我们去看看这个属于我们的领地去吧!它原本的主人该来收复它了。”

  “好,走吧!去看看。”这一回,冷眼怪也不再有反对意见。毕竟,屏幕就如同它的眼睛,是不会骗它的。

  两个人出来了。星星盘走在路上,悠闲地踱着步子;而冷眼怪则纵身上了枯叶蝶的背,在半空中忽上忽下地翩飞,这轻盈起伏的身影似乎在显示着它心情的曼妙。

  眼看着迎来了新的一天,网络里还是没有出现洛笛他们急切想见到的身影。这一夜,他们谁也没有休息,谁也没有小睡,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的状态。可是,他们手中的那个小小的仪表盘上却一直没有出现活动的物体。时间就在他们的焦急等待中一分一秒地过去,这一切仿佛就是为了考验他们的耐力和心智,让他们承受着来自内心的焦灼和花絮一样繁杂的不同揣测。

  他们之间谁也没有任何的走动,每个人都隐蔽在阴暗的角落,大气也不敢出。除了有时小声地联络外,其余时间基本上都是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所以,到现在,每个人都感到了一丝丝的疲累,感到了身体的僵硬。可是,他们仅敢小幅度地动一动自己的四肢,旋即又恢复不动的姿势,仅剩下眼睛在四下里张望。就这样,不知不觉迎来了打破沉闷的那一刻。

  这个时候,洛笛感到有些疲惫,他的眼皮有点沉,就不自觉地想要闭上眼睛。他意识到这点后,马上又用力睁开眼睛;可没过一会儿,眼皮又是要闭上。就在这一次眼皮垂下将要闭拢时,残存的一线目光正好划过手中的测试仪上的仪表盘。在这个盘面上,二个亮点同时出现,又同时往一个方向移动。随后,洛笛的眼皮就重重地落下了。但是,意识还在,刚才的那两个亮点虽然从眼皮下消失了,但在头脑中却还在亮着——“亮点?移动的亮点?两个!”一想到这里,洛笛突然浑身一激灵,刚刚闭上的眼皮瞬时又打开。他紧紧盯住测试仪,的确,确实是两个移动的亮点!它们出来了!它们就在我守候的这个区域!洛笛感到浑身的血液“呼”地一声全都涌到了头顶,激荡得他脑中“嗡嗡”直响,甚至有一时半会,他的思维都几乎要停止了。这片刻的头脑空白期一过,他再定睛一看,这两个亮点又移过来了一些。它们还在走动!快,我们要抓住时机行动!

  洛笛一边盯着这测试仪,一边马上开启了意识声纳仪,向所有守候的人发出了信息:“穿山甲、海无忧、丹威、冰致极、周不漏、摆垛,目标在我附近出现,请速赶来会合!”

  “知道了,马上来!”

  “太好了,你盯住它们,别失了目标。我现在就赶过去。”

  “真的吗?我火速过去!”

  每一个接到信息的人都像被注射了兴奋剂一样,长久的枯燥的等待对他们的心智无异于一场艰难的考验,现在,考验期过,战斗将要拉开帷幕,勇士们怎么不热血沸腾?他们个个像离弦的箭,又像划过夜空的闪电,风驰电掣般地赶往洛笛处。

  洛笛还在紧盯着测试仪,密切注意着这两个亮点的移动方向和速度。他发现这两人走得很慢,应该不是着急着要去哪里。洛笛仔细察看着它俩的方位,心里立刻有了策略。他马上开始布局:

  “穿山甲,现在你已进入我这片区域了吧?那两个亮点能看到了吧?你抄到它俩的右前方,守住那个路口。”

  “海无忧,你速到我这里来,与我合并。”

  “丹威,你抄到它俩的后方,堵住它们的退路。”

  “冰致极,你抄近路到它俩的左前方,堵住那个路口,别放它们出去!”

  “摆垛,看到那两个亮点了吗?好,你绕到它俩的左后方,截住它们的退路。”

  “周不漏,你已过来了?太好了,你离它俩的右后方的那条路最近,你守住那条路,别让它们从那里跑了。”

  转眼间,洛笛就织成了一张无形的大网,这张网在洛笛的指挥下慢慢地收缩,逐渐地接近了中心——那两个移动的亮点。

  海无忧已在第一时间赶到了洛笛身边。洛笛给自己留的位置是迎着这两个亮点的方——他要正面迎战这最后两个敌人。眼看着就要与它们相遇了,洛笛附在海无忧耳边悄悄耳语了几句,海无忧心领神会,悄声前行;而洛笛,则隐身在了阴影里。

  冷眼怪虽然是飞在半空中,却没有留心细看周围——网络里毕竟空无一人了,也没什么好看的了,它打算再走一会就回去,好好筹划一下未来。

  “我说伙计,在这空落落的街道上走得时间久了,也没什么意思。我们看一看,知道情况就行了。难道你还要一直这样走下去吗?”

  星星盘却意兴正浓:“才出来一会,你就不想走了?要我看,现在的网络隧道才是最理想和完美的状态,我还没有欣赏够呢!你想回去做什么?”

  “欣赏?你欣赏个什么?出来之前我们就知道网络里是这个情况了。现在我们也出来看过了,我说,一会我们回去好好谋划一下将来。”

  “噢,你又有好主意了?”星星盘一下子就感觉到冷眼怪的心思。

  “那是,这个大好形势我们怎能不好好利用它?”冷眼怪边说,边飞得更低了,便于它与星星盘交谈。

  这时,一道拉得长长的身影出现在它俩的正前方,一双愤怒的眼睛正气愤得像是在喷火。而这两人由于边走边谈,再加上对周围的环境掉以轻心,竟没有看到!等到这两人走到这个影子的跟前时,突然看到脚下有一个人的头影,莫不惊得快要跳起来。赶紧抬头,顺着这长长的身影往前看去,再往上看去,海无忧竟像从地底下钻出来一样挡在了它俩的前方!这,这,这,怎么可能?网络里怎么可能有活人?!莫不是见鬼了?!两人谁都不相信这是真的,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它俩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眼睛里都在问:这是怎么回事?不是真的吧?

  没等这诧异的两人开口,海无忧的声音却先响起了:“你们没看错,是真的。网络里还有活人,我,海无忧。”

  “啊?!”冷眼怪和星星盘闻听这霹雳一般炸响的声音,都惊得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好几步。这个活人的出现太过突然,所以在一瞬间,就显得格外可怕,以致于使它俩一时懵住了。

  经过短暂的思维停顿,冷眼怪何等机敏,它在极短的时间内反应过来,紧接着,枯叶蝶振翅一飞,它“呼”地一声飞到了隧道顶部,同时急切地大喊:“快,准备战斗!”

  星星盘匆忙之中正要后退几步,准备应战,前边的海无忧已像风一样冲了过来。星星盘踉踉跄跄地一边后退,一边想躲开正面撞击的海无忧。但为时已晚,海无忧就像个巨人一般结结实实地一头撞向了星星盘,直撞得星星盘眼冒金星,站立不稳,剧烈晃了几下,竟“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快起来,快起来!”冷眼怪在空中急得大叫。眼见星星盘吃了大亏,被撞得头晕目眩,它只有大声呼喊来唤醒星星盘。

  “冷眼怪,你还是先管管自己吧!”冷眼怪呼喊星星盘的话音刚落,一个万分熟悉的声音在它前面响起。一听这声音,它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冷战——这是老对手洛笛的声音!它赶紧向前方看去,一个绿色的身影已腾空而起,直冲它而来!冷眼怪见势不妙,赶紧回身,让枯叶蝶向后面飞去。而洛笛此时已在空中追赶上来,他手持光电剑,对准冷眼怪,一道道蛇形的光和电从剑尖射向冷眼怪。但枯叶蝶极为狡猾,它不飞直线,忽上忽下,忽左忽右,这射出的光和电不断地在它身边溅落,或击在洞壁上迸发出耀眼的火星,却没有击中它。

  而此时倒在地上的星星盘眼见海无忧又要冲过来,它来不及起身,情急之下,腹部憋足力气,对准海无忧,“嗖嗖嗖”几声,几排刺钉就向着海无忧射去!海无忧只差几步就能抓到星星盘了,可是这突然而至的刺钉却让他来不及躲避,他头一偏,身一侧,想就势避开,但稍晚了一点点,虽然大部分刺钉紧贴着他身体呼啸而过,但还是有几枚刺中了他身体的不同部位。“啊!”随着一声大叫,一阵阵钻心的痛令他停止了前冲的脚步,而星星盘则趁这个空档迅速起身,准备进攻海无忧。

  在半空中正追赶冷眼怪的洛笛,听到海无忧的喊声,知道他受到了袭击,立刻从空中回身,一个翻身,落在了星星盘身后。星星盘的注意力此时都在海无忧身上,并没有察觉身后悄然落地的洛笛。就在它准备向海无忧出手时,洛笛在落地的同时也正要从它背部进攻。就在这关键时刻,一声大喝从洞顶传来:“星星盘,小心后面!”原来是刚才被洛笛追得飞走了的冷眼怪又折回来,见星星盘处境不妙,急得大叫。

  星星盘反应相当机敏,冷眼怪话音刚落,它已一个弹跳,身子高高地跃起,再落下时,已到了右前方的那个路口。而在同一时间洛笛射出的光电剑竟落了空!见到星星盘这等敏捷的身手,洛笛和海无忧在心中也是暗暗称奇。

  星星盘虽说是落在的另一个路口,暂时离洛笛远了些,但它还是有些惊魂未定,趁洛笛还没有追过来,它急忙转身,面向着洛笛所在的方向,做好了迎战的准备。但是,洛笛却没有追赶它的意思,只是远远地站在原来的地方,淡淡地看着它,脸上是一副自信的表情。“他怎么不追我?他在想什么?怎么会是这种表情?”在这一刹那,星星盘心里涌起无数疑问。但在这个时刻,它没有时间多想,既然不来追,我就赶快瞅机会离开这里吧!它拔腿就向面前的路口跑去。

  但是,一会之后,却又见星星盘一步步地从里面退了出来——原来刚往里面跑了几十步之后,一个浑身铠甲的人雄纠纠地立在路中间。它急忙刹住脚步,看清了这人正是穿山甲。这时,它才突然明白了刚才洛笛为何不来追它,明白了洛笛的脸上为何会有那种表情。原来,他们已布好了网,就等我来钻了!想到这里,它透心地凉,一股悲哀从心底升起:今天,我是中了他们的计了!他们一定还有人!莫名地,它感到自己泄了气,从气势上就自觉差人一等,竟不敢与穿山甲交手,就这样倒退着出来了!而穿山甲呢,却也不急着进攻,只是跟着它,一步步走出了这个路口,脸上带着一副等着看好戏的神情。

  而刚才星星盘进到那个路口后,冷眼怪也想从别处飞走。但是,飞了没一会,它又回来了,正好见到星星盘从路口里面退出来,它急忙向着星星盘大喊:“老兄,我们被他们包围了!这四处都有他们的人,你要小心点啊!”原来,它刚才飞走时看到了其它几个路口都有人,所以飞回来给星星盘报个信。“行了,我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别怪我,我得先保自己了。”它心里默默地这样说,最后又看了一眼立在隧道中间的孤独的星星盘,便义无反顾地扭头飞走了。

  星星盘心中的悲哀弥漫到了全身,它心中已是一片死寂。冷眼怪的话验证了自己刚才的关于被对手包围的判断,而冷眼怪的离开,则令它的冰凉的心绞痛得几乎死去。它几乎已放弃任何的行动了,站在隧道中间,不停地转身,不住地四处环顾着:正前方,洛笛表情镇定地盯着它;右前方,穿山甲过来了;左前方,冰致极正冷冷地看着它;左后方,摆垛已用他的身体堵住了路;右后方,周不洞一手拿剑,一手拿盾,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它。它从来没有像这样孤独过,从来没有像这样心死过。自己的一切都要结束了,既然命运这样安排,那就让它结束吧!不需要你们动手,我自己的结局应由我来选择。想毕,它心一横,立刻使足了力气,使这个大花盘迅速膨胀起来,整个身体越来越鼓,最后快成一个大气球了。

  “它这是干什么?又要使什么招数?”洛笛见状心头一惊,急忙向着其他人大喊一声:“小心暗器,卧倒!”

  所有人闻声迅即扑倒在地。而星星盘,也随着这一声呼喊,脸上露出了惨淡的笑容:看来,我还是有点威慑力。随后,只听得“噗噗噗”几声闷响,鼓鼓胀胀的星星盘立刻瘪了下去,随后,从花盘的数不清的小孔中,缓缓地渗出了浆黄色的液体——那是星星盘的血液。原来,它刚才发功,是把体内所有的刺钉从身体内部射向自己,它是万箭穿心而死!

  所有卧倒在地的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他们慢慢地起身,一时竟无法迈步。他们呆呆地看着不远处的星星盘,眼睁睁地看着它逐渐瓦解成碎片,然后缓缓地被网络回收站的传送带送走。

  就在众人惊呆之后,丹威急匆匆地跑来了。他一见到洛笛就急急地大声说:“糟糕,刚才冷眼怪从我守的那个地方飞走了。我没有看住它!我的小卫灵勇敢地去啄枯叶蝶,把它的翅膀啄烂了,也把冷眼怪啄伤了,但,它还是载着冷眼怪逃走了。唉,都怪我!”

  洛笛走上前来,拍了拍丹威的肩膀:“好兄弟,你不要难过。你看,我们今天还是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他手一指。丹威回头看时,星星盘身体最后的一点碎片正在被运走。

  众人欢呼起来:“星星盘死了!暗箭联盟彻底被消灭了!我们的网络居民可以出来了!”人们呼喊着,激动的泪水止不住地从每个人的脸上流下来。这欢呼声传得很远先远……

  远远地,冷眼怪听到了。拖着伤残的身体,走在回蜗牛壳隧洞的路上,它愤愤地想:“只要我一息尚存,就决不让你们安宁。人类那里有我的朋友,他们会帮我的!等着瞧吧!”

  小说完结,共50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