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天 开始有想法了
瓢虫朵拉2018-04-02 20:075,470

  这一天,当妈妈打开了电脑后,洛笛虽然已补充完能量,但他却好一阵没有动。为什么呢?因为他有心事了,他得好好想一想。

  刚才,洛笛想起昨天从芭蕾那里得知的网络中门派林立的事,想起芭蕾邀他加入宠物沙龙的事,他心情不禁有些烦躁起来。他对芭蕾很有好感,觉得这个美丽的小人儿有一种能吸引他的特质,而且从昨天的经历和表现来看,她不仅有美丽的外表,还聪慧机敏,对朋友不吝惜她的热情和关心,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都是很愿意也很喜欢与她搭档的。可是,他同时又感到,如果加入了宠物沙龙,他以后就很可能要参与各门派之间的各种争斗,而这争斗,又是他不愿意看到更不愿意介入的。通过这两天的聚会和开协商会议,他已初步感受到网络中的纷繁复杂,他感到每一派、每一个人似乎都有一种盲目的热情和冲动,这像一个巨大的漩涡,牢牢地吸住所有的过客,并把他们全部卷入纷争的深渊。他想起了恶贯满盈、臭名远扬的暗箭联盟,想起了所有门派和团体对它的痛恨和讨伐,想起了昨天无果而终的联盟之事,唉,这些纷纷扰扰实在是剪不断,理还乱,他一时半会还真是理不出个清晰的头绪来。最后他突然想起,穿山甲和海无忧这两个人是没有门户之见的,而且还负有特殊使命。对了,去找他们问问,与他们商量一下去!想到这儿,洛笛一跃而起,迈出了家门。

  洛笛带着他的满腹心事急急忙忙地赶路,恨不能一下子能见到穿山甲和海无忧,虽然他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他们,但他感到去团锦大厦那里准没错。到了之后,这儿已没有前天的那种喧嚣,来此办事的人不太多,这些人很安静地进进出出,没有人再显出狂热、躁动和争斗,这反倒令周围有一种安详的宁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正常、平和。洛笛感受到了这种气氛,他很喜欢这种简单、平和、宁静的气氛,“如果网络中始终都是这样,那该多好啊!”他不禁在心中感慨起来。

  “洛笛,洛笛!”忽然有一样东西轻盈地落在洛笛的头顶,还发出了清脆悦耳的鸣叫。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快下来让我看看!”洛笛因看不到对方而有些着急了。

  “哈哈,你把我忘了吗?”一道身影随着这声音降下,落在洛笛的前面。洛笛看清了,原来是那只机灵的小鸟儿卫灵。

  洛笛很开心,他迫不及待地问:“你好卫灵,你们在做什么呢?丹威呢?”

  “我在这儿呢!”回答是从身后传来的。紧接着,丹威站在了洛笛的对面。

  “啊,丹威!见到你我真高兴!”洛笛说这话的确是真心的。本来他就没有认识几个人,现在在这里又没有见到穿山甲他们,他还正在发愁呢。

  “丹威,你是刚从这里面出来吧?”洛笛问道。

  “是的,万弩杀毒集团派我去处理一项紧急事务,今早有一处地方遭受了暗箭联盟的严重破坏。”丹威神情严肃地说。

  洛笛感到有些意外。虽然他也了解暗箭联盟绝不干好事,但昨天他曾经与马花撒遭遇过,今天又听到这样的坏消息,他真实地感到了暗箭联盟的嚣张。他很想看看丹威所说的严重的破坏是什么样的,于是他恳求道:

  “丹威,把我也带上去吧!我在这里没有找到穿山甲,让我跟你去看看那边的情况好吗?”

  “穿山甲已经在那边处理情况了。”丹威看着洛笛,心里在考虑着能不能把洛笛带去。想到第一天洛笛不肯与冷眼怪同流,那么洛笛就应该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而且也许还可以成为他的帮手。于是他点了点头:“好吧,洛笛,你去看一看对你也是有好处的,让你也知道暗箭联盟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凶残的敌人。”

  “嗯。”洛笛重重地点点头,“那个地方在哪里?”

  “在屯玉街157号。”丹威说出了具体的地址。他急急地说:“现在我们要抓紧时间,快随我去吧!”

  说完,他带领洛笛开始了急速的奔驰,卫灵也随着他俩上下翻飞,不离左右。丹威对隧道的熟稔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似乎闭着眼都不会走错,洛笛在心中不断地惊叹。由于网络隧道是真空的光电纤维,不存在空气阻力,他们的穿行如闪电般迅疾,只一眨眼的工夫就已来到屯玉街157号。

  穿山甲果真在这儿。丹威和洛笛站到他面前时,他表情凝重,不发一语,只是抬眼看了看他们两个,算是打过招呼,然后用眼神示意他们自己去看。

  他们随着穿山甲的目光看去,发现一个落英口已被啃噬得几乎只剩碎渣,露出一个黑洞洞的缺口,像一只丑陋、畸形的嘴在发出无力的控诉。

  “让我们进来察看一下情况吧!看看我还能做些什么。”丹威率先开口,并往黑黑的洞口走去。洛笛与穿山甲都没有出声,一起走了进去。

  这个总端口里面连着的是上百台电脑,现在都已瘫痪,无法运行。丹威挨个地看,却不住地摇头,他的心痛是那样明白地表露出来。

  “这还不是最坏的。”穿山甲终于开口了,语气中充满了激愤,“这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门,现在,它遭到了病毒、木马、黑客的联合袭击,电脑的防御系统全盘崩溃,里面很多的重要资料和文件都被窃或是被损坏。很显然,这是一次有预谋、有组织、大规模的破坏行动。”

  洛笛显然要比丹威吃惊得多,他还没有听过和见过这样坏的场面。他跟着穿山甲和丹威随意进入了几台电脑中,里面黑乎乎的,没有光亮,没有温度,主机就像出了重大故障的机器一样不再运转,一切都是死一般寂静,很难想象,在昨天,这些电脑还在正常工作,还在忙碌地接受和处理着主人下达的各项任务指令。

  “这里的系统要恢复正常是要下大力气的。”丹威仔细看完之后说,“病毒库没有来得及升级,防火墙过期,系统漏洞没有及时修补,这些人们啊,他们太大意了,不知道网络中的凶险有多大吗?给了暗箭联盟这么多的[空子钻!”丹威惋惜地摇着头,感叹着。洛笛和穿山甲也同样感到痛心。

  出来之后,丹威对穿山甲说:“你放心,我们会尽快帮助他们重新建立起防守严密的系统的,不再给敌人以可乘之机。”

  可是,穿山甲却不无担忧地望着丹威,半晌没有说话。最后,他环顾着面前的两人,忧郁地说:“暗箭联盟的攻击是全方位的,你们任何一方的单打独斗和独自防守都不会有真正的胜利。”

  听到这,连丹威也神色黯然了。

  洛笛也听出了穿山甲的言外之意,他想起了今早困扰自己的问题,想到了今早出门时想找穿山甲探讨的话题,再加上看到眼前的这副景象,猛然间似乎有了主意,他不无激愤地说:“网络中不能再有门户之见,我们需要团结,而不是一帮一派的活动。再这样分散下去,谁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话刚说完,他突然想起自己不过是刚入网络的新人,竟然发出这样的言论,似有不妥。但话已说出,无法收回,“说就说了吧,这是我的真心话。”他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没想到,这话一说完,穿山甲不仅丝毫没有责怪他狂妄的意思,反而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他向前了一步,重重握住洛笛的手,说:“好洛笛,我们想到一起了。有识之士就应该胸怀天下,而不以一己私利为重。洛笛,没有私心和门户之见的人在网络中是很少见的,让我们一起来完成网络安全的大业吧!”

  穿山甲越说越激动,令洛笛也激动得热血沸腾,他因为有了正义的朋友、有了奋斗的目标而激动。他俩握住的手久久不松开,忽然,上面又加上了一只手,那是丹威的:“也有我一个!”三个人的目光交织,彼此会心地笑了。

  “我要把这里的严重受损情况向总部汇报,争取总部的技术支持。你们两个的当务之急是需要整合各方力量,尽快恢复这里系统的正常运行。”穿山甲稍作思考便做出了安排。

  穿山甲说完,见二人都没有异议,便又停顿了一下,说:“这里是个非常重要的部门,它的工作一天都不能停,如果它不能工作,许多相关部门的工作都将被拖延,甚至还会有恶意程序和黑客会趁它瘫痪之机,假借它的名义发布错误的、恶意的指令,来达到它们别有用心的目的,到那时,后果不堪设想。”

  穿山甲面对着这二人,严肃地说:“此事刻不容缓,我们分头行动吧!”

  “好!”洛笛和丹威同声应道。

  临走时,穿山甲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转身对洛笛说:“我们在网络中有独特的联系方法,但你还没有,给你这个。”他拿出一个小小的类似晶片的亮片,用手一摁,贴在洛笛的头顶,“这是意识声纳发射和接收器,拥有它的人可不多。它可以把你认识的人存储起来,如果你想找你的任何一个朋友,它就会通过你的意念和意识自动发出寻找信号,并能准确定位,指引你找到它。你的朋友如果也有这东西,他就会接收到你在寻找他的信号。当然,有了它,你也很容易找到你想找的敌人。”

  “啊,太好了!”洛笛不禁惊喜地叫了起来。他定睛一看,穿山甲的脑顶和丹威的脑顶上果真也都有这么一个小小的亮片,他以前还确实不曾注意过呢。他感激地望着穿山甲,为朋友对他的信任而感到无比激动和自豪。

  穿山甲似有遁地本领,转眼间就没有了踪影。洛笛和丹威开始紧急地商量对策。丹威对网络熟悉,对各方的长处和力量的对比也了然于心,但他却不能单凭自己的心意来行事,因为他所有的行动都要服从万弩杀毒集团总部的调遣,自己绝不能先斩后奏。而且,他擅长于查毒、杀毒,对于修复这里完整的电脑系统还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俩分析完,洛笛想了想说:“丹威,你先马上回万弩杀毒集团汇报,争取集团的支持;我去找海无忧,他是外交事务协调员,看他能不能帮我联系其他各方面,努力说服各方,共同修复这里的系统。”

  洛笛知道这是个很艰难的任务,但此时望着这里的烂摊子,他别无选择,只能迎着困难勇敢地上。

  “好,我现在马上就是去星琦大道的万弩杀毒集团总部,等我的好消息吧!”

  丹威飞身离去之后,洛笛开始使用他头顶上的意识声纳仪:“海无忧,我是洛笛,你在哪里?我在屯玉街157号,我需要你。”他在心里着急地说着。随即,这些意识信号立刻发射出去,透过头顶的感应,他知道他会用了。

  海无忧这时刚从互联网总部出来,他在前往海淘湾——他的东亚区域办公室的路上一直在思索如何更有效地开展工作,以消除各方的偏见和隔阂,促成各方的团结。突然他头顶上的意识声纳仪收到了一个信号:洛笛正在焦急地寻找他,位置屯玉街157。他意识到一定是有紧急情况了,立刻加紧收缩腹部的鳞片,无声地滑行,飞速前往。

  当海无忧瞬间出现在洛笛面前时,洛笛简直吃惊得快合不拢嘴了:这个意识声纳仪太神奇了吧?!海无忧的速度太神奇了吧?!网络交通的四通八达也太神奇了吧?!

  他努力使自己从吃惊中镇静下来之后,领着海无忧察看了遭受破坏的现场,边看边介绍情况,并说了刚才他们三人商议的事情,表明了请海无忧来这里的原因。

  海无忧沉痛地说:“网络安全问题如果再这样延续下去,用不了多久,全世界的电脑就都会变成这样。重建网络安全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没问题,我会尽力帮助你的,我们一起来帮助这里的系统恢复正常。但我们需要先与这里的管理员取得联系,听听他们的意见,看他们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这一点洛笛倒是不知道,看来请海无忧来帮忙还真是请对了。但是怎么知道管理员在哪儿呢?

  海无忧看出了洛笛的疑问,他说:“这不用担心,你没看到吗?这里的落英口正在修复,电脑显示屏也亮了起来,表明管理员正在着手修理。”

  洛笛看过去,果真的,总机的网络连接端口正在被一个工具修理着,隔着显示屏,他看到了那个管理员,他正忙着检查,并思索着解决方案。

  “管理员先生,我们已了解情况,我们能帮助你。”海无忧主动开口了。

  管理员闻言,抬头一看是海无忧,“嗨!”他打了个招呼,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叹着气说:“情况很严重。唉,我们这里是有规定的,这里的电脑不能上网,可是昨晚一个员工值班时,因为一时大意,把网络连接上了,却又忘了再断开,结果造成这样的后果,太可怕了!系统要完全重装,唉,那些丢失的数据和文件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回来。”

  “是的,很可怕的后果。”海无忧面色严峻地说,“由于你们的系统长时间没有相应的更新和升级,一旦把缺点暴露在网络中,当然就会给坏人以可乘之机。你们重新安装系统还需要些什么?”

  管理员毫不迟疑地说:“当然是要最新的、功能最强大的所有必要配置了,要让那些坏蛋再也没机会进来。”最后这几个字他是恨恨地说出来的。

  “与我想的一样。就交给我们吧!”海无忧说完就带着洛笛离开了。

  刚才海无忧与管理员的对话,着实又让洛笛增长了一些知识。今天他不仅看到了遭受暗箭联盟的袭击是怎样的惨况,也知道了如何配备一台防御严密的电脑,更重要的,是知道了不能把自己的缺点和弱点暴露给敌人,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警惕,还要提升自己的实力,不能给敌人可钻的空子。这些都牢牢地烙在他的头脑中,再也不会忘记。

  他们又回到网络中,都感到压力很大。刚才那位管理员说起来容易,可是要把他说的这些配齐,却是需要在网络中的各方做大量工作的。网络中各方的力量,有的杀毒是强项,有的防御是强项,有的抵御黑客是强项,有的保护账号是强项,而这里的系统要把所有的配置都搞成最强,他们无疑是必须要到各方之间进行斡旋。

  这时,洛笛的触角“滋滋”地响起来,是妈妈又在召唤他回去补充能量了,这个时候洛笛非常不想离开,有这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他心里着急啊!

  海无忧倒是显得从容得多,他拍了拍洛笛的肩膀,说:“洛笛,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急也没有用,现在时间真的是太晚了,就算我们去找人家,恐怕这个时候人家也不见我们了。而且,你没有体力的话,又怎么完成这个艰巨的工作呢?今晚我们都回去好好想想办法,明天开始行动!”

  洛笛知道只能这样了,他与海无忧互相道别之后,赶回了家里。妈妈看到洛笛急匆匆地回来,头上还多了一个亮片,心想:“小孩子玩什么把戏呢?”而洛笛则看起来开始安安静静地接受能量,可是,他的妈妈怎么能知道此时的他正心绪如潮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