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天 别急,别急……
瓢虫朵拉2018-04-02 20:075,653

  这天早上,妈妈打开电脑时有些犹豫:昨天晚上洛笛回来时看起来很疲惫,而且还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她猜想洛笛一定是遇到重大的事情了,而且体力消耗特别大,因为她从来没见过洛笛累成这个样子。况且,她每天为洛笛补充的能量都是绰绰有余的,她知道这些能量能做多少事。所以,昨晚一见到洛笛,她的心就好痛,她不想让洛笛参与什么太危险、太消耗体力的事,担心他有一天遭遇不测,就再也回不来了、再也见不到他了。本来昨晚她想与洛笛谈一谈,但洛笛疲倦的神态让她欲言又止。她暗自猜想了很多很多,但更多的是担心,只要洛笛没事,他在网络中淘气点、贪玩点都不要紧。她今天有点不太想打开电脑,想让洛笛在家里多休息休息,但又实在吃不准洛笛到底有什么事,算了,还是开开电脑上来问问他吧!

  电脑打开了,妈妈点击了洛笛的房间,进来了。洛笛看起来很好,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的样子,昨晚的疲累难道是一个错觉?妈妈开始怀疑自己了。洛笛不仅精神饱满,而且身体看起来更强壮有力了——经历了磨砺,再经过不断地补充能量,洛笛的体格每天都在变化,此时,连妈妈都感到洛笛更像一个英武的战士了。一见到他,妈妈担心的愁云散开了:“他不是一个傻小孩,他是一个能保护自己的人。”

  “嗨!洛笛,现在感觉怎么样?”妈妈看他的眼神真像看自己的小孩子一样。

  “不错啊,妈妈。”洛笛蹦了一下,调皮地眨着眼睛:“你看,我又长个了!再长下去,咱的电脑快装不下我了,你得给我换房间。”

  妈妈哈哈笑着:“你长多高都能装下你。而且,你也不会没完没了地长呀。”

  “妈妈,你说,我会不会把咱的电脑给撑破?”

  “噢,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吗?那就……”妈妈故意停了停,卖了个关子,看着洛笛瞪着眼睛等她下半句,她“呵呵呵”地笑了一会,才说:“那你就长长看嘛,到最后就知道了。”

  “最后?最后是什么时候?”这句话像是触动了洛笛身上的某一个机关,让他陡然间重拾起了一个重要的记忆。“妈妈,我先不管最后,我现在还有事呢!”

  说完,他起身活动了几下身子,对自己的状态还算满意。妈妈知道他又要出去了,也知道洛笛成长得很快,没有必要再像担心小孩子一样担心他了,网络里的世界,还是由他自己去闯吧!

  “有需要妈妈帮助的地方,就告诉妈妈哟!”妈妈用这句话结束他们今天早上的交淡。洛笛隔着电脑屏幕,亲了她一下,走了。

  昨天洛笛真的是累得不轻。最后星星盘离开后,他和其他几个人并没有走,而是一直守在那里,等周不漏率人把所有的电脑全部配置安全了,多多林路口的电脑就又重新回归到了隐形盾牌安全卫士手中。他们又把这一消息告知了穿山甲和海无忧,看时间已太晚了,所有人都挺疲倦,于是约定大家今天来海淘湾商议。

  星星盘昨天战败后,并没有显得有多么气恼,一方面是它没有认为在多多林路口的失手是严重的、不可挽回的,因为它知道一次、两次的失手并不能代表它的实力不如别人。在网络中,又有谁是常胜之将呢?它对网络中各方实力的此消彼长和此长彼消早已司空见惯了,不会再像毛头小伙子一样在意一时一事的得与失;另一方面,它昨天未做任何准备,也未真正出手,基本上是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在观察和试探对方,并以自己的逻辑和思维整合、梳理它从对方身上所获得一切讯息,做到了两个真正的拳击手在开战之前,对对方的优与劣先摸底,再伺机出拳。不过,对手的的反应之快也有些出乎它的意料——前一天它们才占领多多林路口,第二天对方就进行了反击并成功夺回,这说明对手反应敏捷,并且实力不低,不容小觑。谁要是再轻视对手,那就是妄自尊大了,而星星盘绝不是这样的人,它是能清醒地估量对手的人。

  蜗牛壳隧洞。

  暗箭联盟的几位首脑聚集在这里——星星盘昨天败走后,连夜召集了它们。前一天的喜悦还没有享够,就被多多林路口的失守所打断,满龙恨恨不休,它气恼地走来走去,不肯坐下,嘴里不停地咒骂着、发泄着:

  “该死的洛笛!该死的丹威!该死的摆垛!该死的周不漏……”它像点花名册一样挨个点出了这些人,好像把这些人名放在它的牙缝里磨一磨,这些人就都会化为齑粉了,它才能解气。“想跟我抢地盘?没那么容易!我要让你们怎么吃进去的就再怎么吐出来!还敢坏了我的好事?哼哼,暗箭联盟可不是网络中的摆设!”

  它的最后这句话倒是点到了实质,起到了特别的作用:在座的其它人突然间都意识到今天的争夺战已不是一次小打小闹,而是关系到在网络中生存的问题。通过这件事,它们意识到对手正在逐渐成长,逐渐具备了与它们抗衡的能力,如果再不加以遏制,任由其发展,对手将更加强大,今后将更难对付。

  星星盘把它当时所见的告诉了其它人,说:“他们规划得比较周密,分工也很细,虽然人手不多,但却很有效率。可是,他们以前不是无法协作吗?他们的各自为政在网络里谁不知道?今天怎么能做到联合作战呢?”星星盘道出了它的疑问。

  黑筋接上说:“那只能说明他们中有人在沟通、联络并撮合各方。”

  “是的。”一旁的冷眼怪发话了,“那就是穿山甲和海无忧。这两个人虽然来自互联网总部,但很明显与我们不是一条道,他们是站在我们的对手一方的。”

  “可是他们两人并没有直接参与行动。那几方平时都是各不服气,肯定得有一个人负责他们的整体行动。”黑筋想得很全面。

  “不错,是有这么一个人,他叫洛笛。我见过他了。”星星盘想起了它走时与洛笛交汇的那难忘的眼神。

  “我曾经向你们提到过他。”冷眼怪的眼中又浮现出洛笛的身影,“我早就看出这是个不简单的对手,这次行动就是由他统领和指挥的,现在他锻炼得越来越有威力,对我们的威胁也越来越大。这是个有头脑的家伙。”

  一直没吭声的马花撒突然接话说:“这次他们抢走了多多林路口,肯定不会就此停止行动,我们还是给下一盘棋步步局吧!”

  满龙跳起来说:“就是!他们只是拿走了一个多多林路口,别忘了还有别处呢!再不能让他们白白抢走了!”对于它失去的地盘,它一直都心疼不已,更不想让其余那些刚刚得来的胜利成果再度失去。

  星星盘也正要说这个问题:“毫无疑问他们是想把失去的阵地一个一个夺回。从明天起,我们要全面布控,我们每一方都要派出得力人手,守住满龙兄刚刚得到的这些地方。这已不是满龙兄一个人的事了,我们不能再给对手成长壮大的机会了。”

  马花撒说:“但我们并不知道他们下一步的目标是什么,还得多派出一些探子去打听。有了具体可靠的情报,我们再集中力量去扫灭他们。”

  其余人都点头同意。

  然后,几个脑袋凑在一起,详细商议了布防、敌情通报、集合人马、防守与进攻策略,以及划分了几大块区域,每一区域都由谁负责,等等,一直到很晚很晚……

  海淘湾。

  所有人准时聚集在这里。周不漏满脸喜色,昨天成功夺回他们隐形盾牌的失地,总部嘉奖了他,他也为自己能首开得胜并能立功而喜悦;摆垛和冰致极显得有些急躁,他们的总部又在催问进展:人家隐形盾牌都收复失地了,你们还不快去?好像去收复失地就像到餐桌上去端一盘菜一样容易,这让他们两个既为难又着急。这时,他们只想快快商议下一步的对策,然后马上行动,然后最好今天就收复失地。他们也知道肯定只能先顾一方的,他们都做好了准备,想劝其他人向着自己,先收复自己的地盘。所以,别看他们两个在那里坐立不安,其实心里也没断过打小算盘呢!

  与这两个人的急躁相反,洛笛显得平静得多。他与海无忧坐在一起,看着对面的摆垛和冰致极,他很清楚这两个人为什么着急,也明白他们此时的心情。但是,今天,他却不打算采取什么大的行动。 一会,他要说一说自己的想法和理由。

  海无忧先发话:“昨天我们的行动很有成效,说明只要我们团结协作,它们暗箭联盟也并不是什么不可战胜的对手。但是挑战还在后面,我们不能因为一次的胜利而忘记敌人的强大,我看,我们还需要好好谋划谋划,不能轻举妄动。”

  摆垛和冰致极坐在另一边,听到海无忧的话直入主题了,他们两个互相看了看,然后转向海无忧,同时说:“今天该收复我们的失地了!”两个人没想到说出来的话如此相同,不由得吃惊地又互相看了看。

  洛笛反倒被逗笑了:“你们两个还都是急性子呢!”两人也因为刚才的表现稍显难为情。

  “但是,今天你们是千万不能着急的。我看,今天先不要忙着去战斗。”

  两人一听同时都急了,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昨天多多林路口又回到了隐形盾牌手中,今天怎么能歇战呢?不行!不行!”

  海无忧见状,忙起身安抚他们:“别急,你们先别急,听听洛笛有什么主意,我们再商量商量。”

  两人按捺下性子,坐下,但依旧气哼哼的,眼睛不服气地盯着洛笛,那神情分明是在说:“看你能有什么主意!今天想按兵不动?我可不答应!”

  丹威在一旁发话说:“洛笛,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快说出来吧,你看他们急成这样,说出来也好让大家定定主意。”

  洛笛不紧不慢地说:“你们想过没有,昨天我们能在多多林路口获胜,那是我们钻了暗箭联盟防务空虚的一个空子,带有一定的偶然和侥幸,它们今天还会不设防吗?它还会眼睁睁地看着我们把它的地盘拿走吗?我猜想,今后我们行动的难度将大大增强。所以,我们的行动得有策略,不能蛮干,必须要计划好了才能行动。”

  “道理是这样的。”摆垛和冰致极也点头同意,“但我们不能长时间地等下去啊!总部还在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呢!”

  “不会等得太久的。”穿山甲第一次开口了:“洛笛刚才说的没错,那些问题我也想到了,并且,今天我提前在网络中各处暗暗观察了一阵,情况真的是有些变化的。”

  穿山甲这没有说完的话令所有人都紧张起来,他们都不出声,等着他把话说完。

  “我发现暗箭联盟从今天凌晨起就已在调兵遣将,在它们刚抢来的地盘上严密布防,如临大敌一般,每一处都有一个主要头目领兵,防得像铁桶一样,我们已找不到防务空虚的地方了,换句话说,今后我们打的将是硬仗。”

  啊?是这样?!它们的反应如此快捷?在座的每一个人心中都不免“咯噔”一下,形势的严峻令他们心中沉甸甸的。洛笛由衷地佩服穿山甲考虑问题的严密和做事的周到,同时不免还有些自责:“我怎么就没想到先去探听一下敌人的反应呢?不了解敌人的情况,只是在这里空谈,我们怎么能打赢它们呢?洛笛,你还有许多地方要学习啊!”

  穿山甲说完后,有一小会没有人吱声,停了一会,丹威、周不漏、摆垛、冰致极纷纷说道:“打硬仗我们不怕!”丹威又补充道:“但我们也要保全自己,不能作无谓的牺牲。”

  “嗯。”其余人都应声道。

  “看来,是先夺回朵朵花小巷,还是先夺回妙妙角街都不是重要问题,重要的是敌人已开始采取措施,我们必须计划严密,保证每一次出击都不落空才行。我们现在来商量对策吧!”穿山甲说。

  每个人都感到了空前的压力,连摆垛和冰致极也稳了下来,很明显,谁都能看出来今天是不能贸然行动的,宁可晚几天,也不能冒冒失失地蛮干。

  “形势已明明白白地摆在这儿,跟敌人硬拼实在不是上策,我们的损失也会很大。”周不漏沉吟着说,“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呢?最好不要过早暴露我们自己。”多多林路路口的失守以及昨天那场战斗犹如给他上了深刻的一课,使他更加看到了暗箭联盟的实力,也看到了洛笛出色的表现,从心底里,他开始认可洛笛,感到这个小子还是可以共事的。他本来就不是个鲁莽行事的人,现在,他正积极开动脑筋,想找到一个可行的办法。

  “它们的每一个重要地盘都已有人把守,想找到它们防守的漏洞可是不容易了。”冰致极似在自言自语,又似在对大家说。

  “是呀,敌人不可能再把漏洞留给我们,从正面硬攻很明显也是行不通的。那么,它们什么时候能走开呢?哪怕一会也行,我就能大显身手。”丹威接上冰致极的话说道。

  摆垛哼了一下,斜着眼睛看着丹威说:“暗箭联盟又不是傻瓜,它知道你正想办法攻打它,对你防还来不及呢,哪能走开?还是想点管用的办法吧!”

  丹威意外地吃了这一顿抢白,瞪着摆垛,想反驳点什么,但什么也没说出来。

  走开一会?走开一会?丹威的话反复萦在洛笛耳边。他用手指敲着头,像是有点什么线索,正顺着这线索想下去。突然,手上的动作停止了,一个念头像闪电刺破了黑暗,他一拍脑门,跳起来,忍不住喊:“我有办法了!”

  不料在同一时间,一直低头不语的穿山甲也猛地抬头,兴奋地大声说:“我想到一个好方法!”

  两人同时喊出声,愣了一下,又同时大笑起来:“哈哈哈!说说看,看看我们是不是想到一起了。”

  旁边的人一听有办法了,不由得精神一振,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嘴上催促着:“快说,是什么好方法?”

  洛笛含笑不语,穿山甲明白了,洛笛是让他先说。

  “洛笛,你说吧。我估计我们想的是一样的。说吧!”穿山甲说。

  洛笛似乎已胸有成竹,他的眼睛透出一种茅塞顿开后的喜悦:“丹威,多亏你刚才那句话提醒了我。我想,敌人既然不会自己走开,那么,我们让它走开行不行呢?”

  所有人听到这话都感到有些吃惊:你能让暗箭联盟走开?!它就那么听你的?!

  洛笛见他的话在大家心中激起了反响,不慌不忙地接着说:“对,就是我们让它走开。它知道我们会去攻击它,但不知道我们具体去哪一个地方。它们的战线比较长,虽然各个点都加强了防御,但彼此之间的照应应该还是薄弱的。既然它们不知道我们的下一个目标,那我们就佯攻妙妙角街,而实际上去攻取朵朵花小巷。它们必然会把兵力往妙妙角街调遣和增援,那么,朵朵花小巷的防守也就松懈了。”

  说完,他看着穿山甲,用眼睛在问:“你是不是也这样想的?”

  穿山甲面带笑容,走过来用拳头捶了一下洛笛:“好小子,与我想到一块去了!”他又转向大家,问:“你们同意吗?”

  海无忧不住地在点头:“我看很不错,可以这么做,而且应该非常稳当,不会落空。”

  “是不错,好,就这样来吧!”其他人都接受了这个方法。

  “那么我们抓紧时间商议一下具体方案和分工吧!”摆垛迫不及待地说。一听到有办法收复他们的失地,他不免激动起来。

  “好,现在就开始。”洛笛应道。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