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天 第一次合作
瓢虫朵拉2018-04-02 20:077,472

  一大早,洛笛就心急如焚地从家里出来,想到昨天许多电脑遭受的破坏,想到今天将要进行的反击行动,他更感到责任的重大。对于穿山甲和海无忧如此信任他,让他参与如此重大的行动,更增添了他的勇气和使命感。在内心里,他恨不得一下子就把暗箭联盟消灭掉,让那些受到侵害的电脑恢复正常的工作。但他也知道今天任务的艰巨和艰难,但愿能如愿以偿吧!他一边想着,一边风风火火地赶往集合地点。

  海淘湾。

  按照昨天的布署,考虑到暗箭联盟势力宠大,他们要集中力量一个一个地去收复失地。人很快都到齐了。今天是网络中最主要的几方力量首次合作,大家不免都有些新奇,但心中依然小算盘打个不停:“这些地盘要是都归我,那该多好啊!有没有办法呢?”

  海无忧并不知道面前的每个人心里的盘算,他对这次难得的合作寄予了极大希望,他感到这是个好的开端,大家通过合作互相了解,取长补短,增加彼此的协作,以后成立联盟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所以,他望着大家的眼神是乐观的、充满期待的。

  但是,洛笛却不这样认为。他很清楚这一次这几方能在一起共事,是因为他们的利益共同受到了侵害,现在是需要利用各方的长处来保护自己利益的时刻,这临时的携手并不意味着大家冰释前嫌,更不意味着他们从此不睨觑别人的领地。所以,为了使今天的行动不出意外,使大家在行动中始终团结一致,在出发前,洛笛看似多余,其实别有用意地说:

  “昨天我们已制定好今天行动的步骤,多多林路口因为有许多学生上网,产生的危害应该是最大的,我们的行动应先尽着最紧迫和危害最大的地方解决问题。其它几个地方也是依这个顺序来。如果一个地方的问题没有解决完就撤,这不是各位的风格吧?”

  所有人都听出了话外之音:这次行动不会厚此薄彼,不能有始无终;大家不能互相拆台,一损就俱损。

  那几个人停止了打小算盘。他们打量着这个并不熟悉的人,都在揣摩洛笛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他们以前与洛笛没有打过交道,但这次重要的反击行动也有他,说明穿山甲和海无忧对他的重视。“他到底有什么本事?这一次倒要见识见识!”几个人心里暗想。

  穿山甲在一旁没有说话,他心里在想着:这几个人都有着自己派属,只怕到关键时刻又开始争夺各自的利益。这次行动中唯一不牵扯到个人利益的只有洛笛,而且洛笛是一个遇事肯动脑、没有私心的人,应该由他来做这次行动的总指挥。

  想到这,他对海无忧说:“我们的反击行动不能是群龙无首、一盘散沙,我看可以让洛笛来统领这次的行动吧!”

  海无忧点点头,这句话也正合他的心意。洛笛反倒是因感到意外而有些不自然,他知道自己资历浅,面前的这几个响当当的人物肯定对他不服气。但穿山甲和海无忧都用信任和鼓励的眼神看着他,使得他的一腔豪情在瞬间喷薄而出:

  “大敌当前,我们需要精诚团结,今天我们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为消灭暗箭联盟,洛笛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洛笛的豪言壮语激励了在场的每个人,刚才他们还对穿山甲的话有些意见,但很明显此时不是表达这种情绪的时候,而且通过今天的行动就能看出这个叫“洛笛”的小子究竟有什么能耐,那就先让他指挥一把吧!

  穿山甲和海无忧分别回他们的办公处督导、协调,其余人火速赶往多多林路口。

  暗箭联盟自从昨天帮满龙攻占大量地盘之后,就料到第二天会遇到反击,因此,它们在各处都增派了人手,加强了防御的力量,要守住这抢来的胜利成果。当然这是应了满龙的要求,它可不愿意让自己的成果昙花一现,其它几个首领虽然对满龙的勾当一向不甚瞧得上,而且它们自己也需要人手做事,但为了不伤和气,还是同意了满龙的请求,都派出了一些得力干将交给满龙,由它调遣。

  此时,满龙志得意满地在它的各处领地巡视,想着昨天辉煌的战绩,看着无数台电脑播放着它安排的内容,它的自我感觉不禁开始膨胀,觉得在网络中属它是老大,已经没有它做不了的事了。但是,它还是稍微有些担心,不知今天会不会遇到突袭和反攻。但随即它又想:怕什么?我什么没见过?!我手下有这么多弟兄,谁敢跟我斗,他可要吃不了兜着走呢!

  洛笛一行人赶到多多林路口时,满龙并不在这里。落英口亮着,他的爪牙正盘踞在里面。

  洛笛他们在路口对面停下来观察。这条路上人来人往,一切显得很正常,不像是昨天才发生过一场冲突的样子。网络世界里每天都会发生着很多事,不管是欢乐还是悲伤的事,居民们早已习以为常,照样进行日常的生活。但是为了不过于引人注目,也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还是先在原地不动。

  周不漏稍有些焦急,这里昨天还是他们隐形盾牌的地盘,不仅失守,现在还眼睁睁地看着敌人在里面肆意妄为,内心的一把怒火越烧越旺,他对所有人说:“赶快吧!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消灭敌人的!”

  摆垛阻止他说:“且慢,里面有多少敌人我们还不知道,就这样贸然进攻,没有多少胜算的把握。”

  冰致极也表示同意,他把他的剑身立得笔挺笔挺的,整个人看起来英气十足。他一边沉思一边说:“我感到我们还是准备得不足。若说与它们交锋,我们并不怕,但我们不知道它们的实力,不知道现在里面由谁统领。”

  刚才洛笛已意识到了这些问题,现在由摆垛和冰致极说出来,他愈发感到不能轻举妄动,同时也为自己的考虑不周而自责。“必须尽快想出办法,扭转这种按兵不动的局面。”他在心里暗暗催促自己。

  “要想摸清里面敌人的头领和数量,只能悄悄潜伏进去打探,或是抓一个里面的敌人来问问。这两种方法哪种可行呢?”洛笛陷入了深思。

  丹威见洛笛不说话,知道他在想问题,就问他:“你在想什么?把你的想法说给我们听听怎么样?”

  洛笛说出了他的思虑,又补充说:“我认为还是抓住一个敌人来问问更好。如果潜伏进去,一是很容易暴露,二是里面地方太大,要摸清有多少敌人可能要费一些时间,会耽误我们的行动。”

  大家想了想,都同意了洛笛的主张。但是,敌人都在里面,怎么样才能引出一个二个呢?又由谁去引呢?

  猛然间,洛笛突然想起曾经利用过一个人,对,就是粉妆妹妹。芭蕾不是说过,暗箭联盟的四个老大都想讨粉妆妹妹的欢心,上次不就是靠她套出了黑筋的话吗?有了,这次还得请她帮忙!

  想到这,洛笛不禁微微笑开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其他几个人有点奇怪地看着他,不知他在打什么主意。

  不等大家问,洛笛发话了,不,确切地说,他是在进行安排部署了:“丹威,你速去请芭蕾和粉妆妹妹来。冰致极和周不漏到对面多多林路口,分别守在左右两边,只要有人出来,它朝谁的方向走过去,就由谁来捉住它。我和摆垛在这里观察,有什么情况马上通告和接应。”

  丹威听后不由一喜:原来是让粉妆妹妹来这里引蛇出洞呀!他心领神会,转身飞奔离去。

  网络隧道里的速度快得令人无法想像,丹威就似一颗流星一闪而逝,转眼间,几个人就被带到了眼前。除了芭蕾和粉妆妹妹,还多了一个哭乐乐,他用不高兴的语气对洛笛说:“为什么不叫上我?我也是你的朋友啊!”

  看着他,洛笛忍不住笑了。没办法,这个哭乐乐让人看着就想笑,似乎只要他一出现,沉重和恼人的事就转移到他身上了,使别人感到轻松。而他呢,却从不把严重的事情看得太重,虽然脸上表情像是哭,但心里却能乐观看待,能重拿轻放,从来不会有烦恼的事情能把他压倒。

  芭蕾等不住了,说:“洛笛,快说吧,让我们到这里来是有什么重要任务需要我们?”

  洛笛简单地把昨天发生的事介绍了一遍,芭蕾等人都说昨天就已听说了。然后洛笛说出了他的打算和安排,并解释说:

  “其他几个人敌人可能都认识,不适合现在就出现在敌人面前,只能由你来担当引蛇出洞的任务了。你要随机应变呀!”

  粉妆妹妹爽快地答应下来:“那我们现在就开始行动吧!”

  洛笛吩咐道:“你只需把里面的敌人引出来几个就行,后面自有人接应。你放心,我们保证你不会有事的。”

  粉妆妹妹说:“我相信你们,你们就等着好消息吧!”说罢,就向着多多林路口的落英口走去。边走边想:“没想到我也能参加这次重要的收复行动,嗯,坏蛋们,瞧我的吧!”

  她来到落英口外面,站住脚步,定了定神,然后才故意做出往里面探头探脑的样子。见没有什么动静,便走了进去,她并不打算往里面走多远,只要有人被她吸引过来,并与她搭腔就行。果然,在入口附近有两只小毛毛虫注意到有外人进来了,它们立刻警觉起来,蠕动着身体,凶横地拦住路,并且大喝:

  “停下!你是什么人?想找死吗?既然自己送上门来,我们就不客气了!”

  说完,嘴一咧开,露出上下的獠牙,似乎张开嘴就能把粉妆妹妹吞下。粉妆妹妹见状,心里也是一紧,她以前没有与满龙的手下打过交道,眼前这吓人的模样令她突然有点心惊,她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

  但随即这两只小毛毛虫停止了行动,因为它们注意到粉妆妹妹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副又美丽又柔弱无依的样子,使它们不禁对她产生了兴趣。但动作虽然停止了,声音却还是很严厉:

  “你胆子好大,这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不许乱闯!”

  粉妆妹妹此时已冷静下来,她有意做出胆怯的样子,并且让语气有些颤抖:

  “我,我是来找人的。我只是认错路了,你们不要这么凶嘛!不欢迎我,我走就是了……”

  粉妆妹妹说完,装做慌张的样子掉头就往外疾走。两只小毛毛虫顿时觉得兴致大增,这个美丽的小人儿居然如此怕它们,何不再借此机会耍耍威风?它们两个急急忙忙在后面追赶,口中不住地嚷着:

  “站住!找谁?给我们说说!”

  粉妆妹妹再不搭话,出了落英口就左转,脚步越走越急。两只小毛毛虫紧跟着她,想追上去拦住她。

  对面的几个人看得清楚,洛笛一个眼神,丹威就已冲到对面,与守在左边的周不漏同时出现在两个小毛毛虫面前,手到擒来。

  这两个小爪牙也只是狗仗人势之徒,主子不在,自己又落入他人之手,它们顿时没有了气焰,一问之下全都招了。原来,满龙并不在里面,里面主要是满龙的手下,另外还有星星盘和马花撒派来的几个人,这几个人主要守在落英口里面,而电脑里则全是满龙的人。

  问清楚之后,洛笛挥掌劈向它们两个,干净利索地结束了它们。

  丹威在一旁摩拳擦掌,跃跃欲动,他说:“满龙不在里面,这对我们是有利的,这次战斗我们必胜,动手吧!”

  冰致极和周不漏也有些等不及了,尤其是周不漏,他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把那些占据在电脑里的坏人铲除干净。

  洛笛也清楚现在的形势对己方有利,得赶快利用这大好时机迅速消灭敌人,千万不能延误。他略加思考,便果断地说:

  “好,我们开始行动!但不能盲目地冲进去。现在我们分工:芭蕾你们三个就在这里分几个方向站岗放哨,有特殊情况马上通报;摆垛守在落英口外面,预防敌人有增援,就算突然有敌人增援,也可以抵挡一阵;我现在马上联系穿山甲和海无忧,请他们速与万弩杀毒、莫邪剑毒霸、隐形盾牌和狼烟防火墙这几方的总部协调,火速增派一些人手过来;而你们三位,”说到这,他有意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因还没进行分工而显得焦急的这三人。

  “说呀,是不是该我们动手了?”这三人齐声发问。

  “不,你们先稍微等一等。”洛笛反倒不急不慢地说:“等我们增派的人手一到,就立刻动手。我想,你们不至于是想凭三个人的力量去闯贼窝吧?”

  大家听后都很服气。洛笛马上用他的意识声纳仪联系到了穿山甲和海无忧,表达了他们此时的需求。对方回复:“稍等,很快就会有结果。”

  趁着这间隙,洛笛又抓紧布置:“摆垛,一会你们的人来了之后,由你指挥安排,务必守住这落英口,不放一个增援的敌人进去。”

  “放心吧!”摆垛狠狠眨了几下他的墙身上的眼睛,点了点头。

  “丹威和冰致极,”洛笛回过身来说:“你们的长处是杀毒,等你们的人来了后,这里面的星星盘和马花撒的手下就交给你们了,没问题吧?”

  两个人对视一眼,胸有成竹地说:“这个不用担心,只怕它们人太少,不够我们玩的!”

  “里面满龙手下的小爪牙由我来解决吧!虽然它们人数多些,但都是一些不成气候之人,没有什么可惧之处。”洛笛虽然感到自己身上任务重些,但应该也在自己能力范围之内。

  最后,他拍了拍周不漏的肩膀:“你带着你们的人赶紧去安装隐形盾牌软件,要用功能最新最全的,只要你安装好了,我们就大功告成,敌人就奈何不了这里的电脑了!”

  “行!”周不漏两眼闪烁着期待的光。

  刚刚安排就绪,意识声纳仪传来消息:“人马已出发,很快就到。预祝你们马到成功!”

  顷刻间人马汇集到这里,仅凭服装,洛笛就能分辨出他们来自哪一方:他们的服装上都印有自己所属集团的徽标。有的上面印着一把大弩,有的印着一把剑,有的印着一面盾牌,有的上面有半截城墙。但是却没来多少人,一方面因为每一家集团人手本来就不是太多,另一方面,他们也需要加强自己所属领地的力量,实在再派不出更多的人了。

  望着丹威、冰致极、周不漏和摆垛身后多则十几个,少则几个的人手,洛笛不由得哑然失笑:“好,今天我们就来个英雄虎胆战群贼吧!”

  各方向自己手下交代任务完毕之后,洛笛一声令下:“开始行动!”

  只见摆垛领着他的人迅速横在落英口外面,警惕地扫视着四方,等洛笛等人进入落英口后,他们把落英口堵得严严实实,不会再放任何一人进去。

  进了落英口,大家按照刚才分配的任务分头而去。洛笛的目标很好找,只要是小毛毛虫形状的,他就一律干掉。刚刚进入,迎面就有三条,它们发现了洛笛这位不速之客,还以为是误闯进来的,急急拦住他,虚张声势地吆喝着:“你是什么人?!这里是什么地方,岂是你乱跑的?快出去!再不走,小心死无葬身之地!”三条虫气势汹汹地摇晃着肥大的脑袋,脖颈似乎都快拽不住头了,似乎再甩上三甩,脑袋肯定会离开脖腔飞出去了。

  三条虫以为经此一番吓唬,眼前的这个不知深浅的家伙一定会灰溜溜地转身就逃。可就是没想到洛笛压根不发一言,两手同时挥起拳头,一左一右地砸在两条毛虫的头上,立时脑浆迸裂,一命呜呼。脚下也没闲着,踩住另一条毛虫的身躯,让它无机可跑,结果完那两条之后,脚顺势再一用力,底下的毛虫就断成了两截。整个过程无声无息,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虽然这里的电脑超过千台,但每一台电脑相对独立,而且往往一条小毛虫要管着好几台电脑,小毛毛虫之间并没有多少机会互相走动,只在自己所辖的电脑之间巡视,这就为洛笛创造了绝好的条件,他可以一个一个地消灭敌人了,所以,当他发现这一点后,接下来他所做的事就出乎意料地顺利了。

  丹威和冰致极所要对付的敌人并不多,但因为不知在哪台电脑中,需要细细搜寻,这很花费时间,而且也容易暴露自己。进来之后,看到庞杂众多的电脑,经过快速思考,他们进行了分工,划了两块地盘,各自领兵去排查。果真,没多久,就听到丹威处传来的喊杀声,但很快,喊杀声停止,紧接着又传来被惊动的敌人仓惶应战的吵闹声。冰致极一听就知道丹威已遭遇敌人并首开得胜,但别的电脑中的敌人已纷纷出动,赶往丹威处——这样反倒好办了,敌人全被吸引到丹威处,不用他们再到每台电脑中仔细寻找了。冰致极意识到这是个绝好的机会,马上转身,带领不多的人马往丹威方向赶去。赶到时,丹威及其手下人与敌人战得正酣。好在敌人人数也不多,丹威在正面杀敌,赶来的冰致极又从后面进攻,敌人被腹背夹击,招架不住,纷纷倒地而亡。但是一个星星盘手下的小头目在毙命之前,向主子发出了敌情讯号。

  目前为止事情进展得还算顺利,周不漏带人抓紧时间在收复的电脑里安装隐形盾牌安全卫士软件,忙得是一头汗水。

  在落英口外,摆垛依然是严阵以待,他内心很焦急,不知里面进行得怎么样了,他担心时间太长,消息也许就会外漏,敌人随时会增援。果然,芭蕾、粉妆妹妹、哭乐乐在同一时刻从三个方向跑来,神情紧张,说:“发现有援兵了!”

  “你们快离开,这里有我!快到远处躲避!”摆垛不想让这三人受伤害,硬是让这三人躲到远处的一条小路上。

  “快,到里面通报一下,说敌人有援兵到来,得加快进程!”摆垛急急吩咐一个手下道。

  星星盘带着少量的人来了。他刚才接到讯号,只知道有敌情,不知道敌人有多少,也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再加上它还没来得及与暗箭联盟其它人通气,匆匆赶来,其实是准备不足的。

  当它旋风一般地来到距多多林路口不远的地方时,猛地一下站住了——它看到了落英口外的摆垛所摆开的阵势。“嗯?是摆垛?他们已有防范?外面有防范,就说明里面已失守。”星星盘的脑子转得很快,判断得也快。“不过,既然还有人在外面防守,那至少也说明他们在里面还没有完全得手。那么还要不要与他们交手呢?”

  星星盘沉思不语。它手下的人一开始见主子停下脚步,也就急忙跟着刹住;现在又见主子不言不语,便一个个都愣愣地望着主子,摸不准它在想什么,但一个个也不敢出大气——星星盘的凶暴它们可都是很清楚的。

  “先试试他们吧!看看这些人都是什么身手。”主意已定,星星盘便大摇大摆地朝着摆垛走来。它故意装出一副不把摆垛放在眼里的姿态,甚至都轻视到了不需要伪装、不需要做好战斗准备,好似随意漫步一样的地步。而摆垛也感受到了它这种傲慢、轻蔑的态度,但对这种态度,摆垛是无所谓的——他也认识对面来的是星星盘,也清楚它的实力,更清楚它此次前来的目的,所以它是什么态度倒不值得它多想,他只是想:“这次你就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吧!”

  近了,摆垛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盯着星星盘的一举一动,他身旁的人也已围成了一个弧形,根本没有空档可以进入落英口。星星盘读懂了摆垛不想多理会它,便也不再使什么花招,手一挥,让它的爪牙开始冲。防火墙真是名不虚传,他们堵得严严实实,墙身又不怕进攻,所以,敌人虽然没有什么损伤,但也没有一个能攻破阵地。

  “停止进攻!”星星盘一声令下。只是刚才那么一会,它就已发现这样硬攻没什么效果,但它也发现防火墙的优势是防守,而劣势很明显,是不进攻。“从他们身上爬过去!”它又下令。这一招既简单又厉害,摆垛一听,心里也暗暗着急:“这样下去危险!里面怎么样了?”

  “摆垛,你让开,让丹威和冰致极来对付它们!”洛笛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

  “太好了!”摆垛心中大喜,猛一闪身,丹威和冰致极犹如天降的神兵威风凛凛地在星星盘面前亮相,刹那间两人的兵器齐发,星星盘的爪牙猝不及防,冲在前面准备爬墙的便纷纷倒地,粉碎而亡。星星盘一面闪身腾挪,避开了对方的箭和剑,一面暗忖:“此地确已失守,先回去从长计议。”

  一个回旋,星星盘飞身离去。离去时投射过去的那阴毒的眼神迎上了洛笛正在注视它的眼神,两对眼神在空中交锋、较量,彼此都知道今后双方是宿敌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