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天 突袭行动开始
瓢虫朵拉2018-04-02 20:076,222

  说来也巧,这样的巧也正合了暗箭联盟的心意:正当它们想寻找机会袭击网络中各主要安全力量的大本营时,就在这一天,机会却主动地出现了。

  这天快中午时,暗箭联盟的这几个魁首都聚在蜗牛壳隧洞中,正在汇总和整理它们刚刚收集到的一些情报,想发现可以下手的机会。突然,星星盘的大花盘微微地抖了一下,它接收到了一条来自它的手下的讯息,它马上解读出来:头儿,就在刚才,丹威、冰致极、周不漏、摆垛都去了团锦大厦,我在团锦大厦附近看到他们陆续地进去。

  读完这条讯息,所有人都停住了手中的动作,它们互相瞪着眼看着,心中都在问:这几家都在同一时间去同一个地方,想做什么?

  还不等它们多想,紧接着,马花撒的身上也“嘀嘀”响了两声,它抬起前掌,掌底一个小显示屏闪闪发亮,它把头一低,凑上去,看着上面,读出声来:老大,我刚看到有几家杀毒和防火墙集团的人到团锦大厦里面去了。

  信息内容是一样的。他们为什么去团锦大厦?几个人都感到惊讶和不解。满龙皱着眉头嘟嚷着:“这是搞什么名堂?他们去那里干什么?他们几家怎么可能到一起去呢?”

  黑筋突然想到了什么,说:“他们几家不会是也像我们一样要联合吧?会是不会互联网总部在其中协调?”

  冷眼怪听罢,大眼一瞪,声调高了起来:“有可能!以前他们几家也曾经到团锦大厦去谋议过联合的事情。难道这次又有这个打算?不过,哼哼,如果能够联合,岂不早就联合了,还会等到现在?我看,他们最起码现在还成不了气候。”

  被冷眼怪这么一说,几人刚才因黑筋的话刚绷紧的弦又松了下来。但几乎就在同时,这几个心气相通的家伙猛然回过神来,它们忍不住大喊起来:

  “机会来了!机会来了!”

  这苦苦寻觅的机会,这昨天才定下策略,刚才还在绞尽脑汁、冥思苦想的机会,这本来还以为不知要等多久才能出现的机会,就这样在事先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自己送上门来了,这怎能不令它们喜出望外、欢欣鼓舞呢?几个人哈哈大笑着,尽情渲泻着这突如其来的涨满心胸的喜悦。

  笑过之后,几个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它们都迫不及待地要放手大干一场了。

  马花撒着急地说:“快,隐形盾牌他们最厉害的那人不在家,快冲进他们的老窝去!”

  黑筋马上反对说:“那不行,现在狼烟防火墙家里也没有当家的了,此时不去进攻,更待何时?”

  星星盘不干了:“怎么都成了你们的好事了?丹威和冰致极现在也不在家,万弩杀毒和莫邪剑也需要我们去端掉。先去这两家,当初他们坏了我多少好事!”一提起这两家,星星盘就恨得咬牙切齿。

  转眼间,几个人由刚才的大喜过望,一下子变成了争吵。可是,争吵过后,它们却马上平静了下来:看来,吵是不行的,只顾自己也是不行的,那样会白白浪费掉这个大好时机,最终什么也干不成,什么也得不到。因此,几个人又很理性地闭上了嘴。嘴巴不动了,脑子却开始飞快地转动,它们知道现在要紧的是赶紧想办法利用上这个机会,而不是在无谓的争吵中浪费时间。

  冷眼怪在一旁像看戏似地饶有兴致地看着它们,满龙也在一边微微叹着气、摇着头。等到静默下来一会儿后,冷眼怪才缓缓开口了:

  “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在我们正需要这个机会的时候,它就出现了,真是老天助我们呀!诸位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我们绝不能在这个机会面前只顾了争吵而坐失良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们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定出行动方案。但我以为,我们不可能一下子把他们几家全顾及上,最多只能从中选择两家来采取行动,如果贪多,我们很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你们说呢?”

  另外几人由于都已冷静下来,因此这时听了冷眼怪的话,想想都感到有道理,就同时颌首同意。

  黑筋最先说道:“这个想法是对的。我们几方集中力量去攻击他们中的两家,如果能大功告成,这也算是不错的战果。”

  马花撒建议道:“这样吧,我们选一家防病毒集团和一家防木马和黑客的集团分别动手,这也能就兼顾我们几方的利益了。”

  几个人同时都说:“好主意!”

  “好!这才能体现我们联盟的合作精神。”冷眼怪说,“星星盘兄,你自己说吧,防病毒集团你想先除掉哪个?”它把头转向星星盘。

  星星盘略一思索,说:“那就先是万弩杀毒吧!那个小狮子丹威实在是太妨碍我了。”

  冷眼怪听罢,又注视着马花撒和黑筋。那两人知道现在该它们来选择了,两人小声嘀咕了一会儿,然后对冷眼怪说:“相对来说,狼烟防火墙更容易进攻,就它吧!”

  “好,事不宜迟,现在我们抓紧时间议议行动方案,务必求得一战告捷。”冷眼怪说。

  星琦大道,万弩杀毒总部。

  总部大楼像一把巨大的黑色的弩,显出凛凛的威风。这把大弩在五彩灯光的辉映下,就好像一幅巨型的立体油画伫立在路边。平时只要有人经过这里,都会忍不住对它多看两眼,在心中赞上几声。当然,暗箭联盟的人,尤其是它们的小爪牙,每次见到这把大弩,总也免不了心中暗暗发凉。

  这时街上并没有多少人。星星盘和满龙在路边的一处阴影里观察着这里的情况,它们刚才已进行了分工。它俩进攻这里,而马花撒和黑筋则去了狼烟防火墙集团。冷眼怪负责它们之间情报的传递和战事的协调。

  两人观察一了阵,看出这里并没有特殊的设防,总部的大门也是敞开的——因为平时总有人进来办事,所以这里的大门从来都是开着的。大楼虽不是非常高大,但里面灯火通明,显示出万弩杀毒集团正处于工作状态。事实上,它们也知道,这里即便是在夜晚也是工作的,这里没有停工的时候。

  两人一交换眼色:行,动手吧!

  满龙先一跃而起,看似肥大的身躯此时一点也不笨拙,它用了蛇行法,身体只是在光滑的隧道地面上“噌噌”地发出了几声微响,整个人就已像蛇一样滑行到了对面,动作快得连星星盘也没有看得很清楚。

  “这家伙还有一手!”星星盘心中暗暗夸奖道。

  满龙已来到了大楼门前,门前没有人进出。它稍微退后了两步,然后张开嘴巴,再张大,极力地再张大,那张平时看起来没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的嘴,此时却像一个可以无限拉伸的弹簧管,可以横着拉宽,同时又可以竖着拉长,渐渐地,这张越来越大的嘴覆盖住了大楼的大门。再看满龙的身子,竟然也成比例地放大了,此时它成了一个让人倒胃的庞然大物,它身上原来的那些并不大,也不起眼的彩色斑点和条纹,这时都被放大了,看起来黏乎乎、油腻腻的,像一层肮脏的油彩挂在身上。

  这情景,看得星星盘也目瞪口呆,仿佛它也不认识满龙了。

  当那张巨大无比的嘴像吸瓶口一样吸吮住了大门口之后,满龙的腹部就开始膨胀,然后瘪下去,再膨胀,再瘪下去,同时还伴有气流的喷出声:“哧哧,哧,哧哧……”原来它在往门里,也就是往大楼里喷射毒气。

  这一招是满龙的杀手锏,它轻易不用,因为这非常消耗体力,会使它减少一半的元气,对身体的损耗相当大。用过之后,它需要花很多时间来恢复身体的元气,基本上几天之内是不能再做任何坏事了。由于它轻易不用这一招,因此,在暗箭联盟内,可能也只有冷眼怪知道它有这个本领,别人最多只是略微听说过,还没有机会领教和见识过。刚才就是冷眼怪交代满龙在进攻前先用这一招毒倒楼内的人,好让星星盘有机会下手,看来,冷眼怪让出此狠招是求必胜的。

  这一切都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放完了毒气,满龙的身体就像跑完了气的气球一样,一下子瘪了、小了,软软地垂落到地面,身体又恢复到从前的大小。它疲惫地向着星星盘甩了甩头,星星盘读懂了,那是叫它快行动。它立刻竖起花盘,像车轮一样“嗗噜噜”地滚到满龙身边,感激地拍了拍它的身体,说:“老兄,你辛苦了,这里交给我了。”

  满龙让开,星星盘毫不迟疑地进入了大楼。楼内已没有什么让它顾忌的东西了,里面的人本来就没多少,现在全都倒在地上——满龙的毒气虽然作用快,但却毒不死人,只能让人有一时的昏厥,星星盘必须在这一段时间内尽快完成他的事。他专挑重要的地方去,路过的诸如网络服务处、信息发布处、客户咨询部等部门它一概不管,一直找过去,找到了病毒资料室、核心技术部、杀毒软件推广处、查杀病毒技术研发中心等关键部门,三下五除二,把里面所有仪器设备的线路全部拔除、撕断,把所有重要计算机的硬盘全部取出、砸毁。它干得酣畅淋漓、得心应手,心中那份畅快,简直令它如醉如痴。在它的印象中,它这一生中还从来没有哪一天能像今天这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破坏到什么程度就破坏到什么程度,这种如入无人之境的感觉,竟然让它感到有些不真实,仿佛它所做的一切都是幻觉,都是以前它只敢幻想,却永远没有机会实现的事。而现在,它的手在忙碌着,一台台的计算机在毁坏着,地上扔的都是一些破碎的残片和一截一截的电线,这不是真实的又能是什么?它激动得快难以自持了。

  不一会儿,大功告謦,它拍了拍手,又在楼里大概巡察了一番,确定没有遗漏的地方了,这才心满意足地奔出来,打了声呼哨,满龙就迎了上来。

  “怎么样,哥们儿?”

  “我的天,我这一生能有这一天,足矣!”

  “哈哈,你把万弩杀毒弄瘫了?”

  “这还要多谢你全力相助啊!”

  两人愉快地交谈着。这时,万弩杀毒的技术员太平手从外面办事回来了,它是今早应一个客户的要求去查杀病毒的。当他快走到大楼门前时,却看到了满龙和星星盘在门口,他大吃一惊,赶紧闪身躲起来,再一细看,确实是那两个坏蛋。

  他在大惊之下,心里想个不停:“它们怎么会在我们这里?它们在干什么?不对,丹威呢?噢,他今天到互联网总部去了。我得赶快告诉他,不知我们这里出什么事了。”

  他马上拿出了传呼器,向丹威发出了呼叫:“丹威,我是太平手,速回我们总部,有急事。我在总部对面右边街道等你!”

  丹威此时正坐在互联网总部穿山甲办公室内,由于与会者有的来的晚了些,所以,等人都到齐后,这个会议才刚刚开了个头,穿山甲也只是刚刚把此次会议的意图说了一半,然后,丹威随身携带的接收器就“叮咚”一声响,他接到了太平手发来的紧急信息。看完后他心头一紧,感到肯定出什么大事了,但太平手没有说,他只有先回去再说。

  丹威马上打断了穿山甲的话,说:“对不起,我们总部有急事,我要先回去一趟。”说完起身急急地走了。

  洛笛奇怪地看着丹威走了,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他才转回头来,惊愕地看着穿山甲。穿山甲既不解,又无奈,耸了耸肩,说:“我们继续吧!”

  可是洛笛自丹威这一走,因心中疑惑,竟也心不在焉起来,他感到丹威这一走事有蹊跷,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以致于穿山甲后面所说的话他一点也没有听进去,径自坐在那里沉思。

  “洛笛,”穿山甲发现了洛笛的异样,把对大家说的话停下来,对着洛笛问道,“你有什么想法?有什么要说的吗?”

  洛笛回过神来,发现在座的其他人都在看着他,他有些难为情:“哦……”他迟疑了一下,不知该怎么说,这时,头顶的意识声纳仪“嗡嗡”地震动了两下,他马上解读,原来是丹威叫他速去增援,他被星星盘袭击了!

  他的不祥的预感应验了。他一跃起来,俯在穿山甲耳旁,把这一情况简短地说了。穿山甲又通过意识声纳仪告诉了海无忧。几个人很快地看了几眼,面然忧郁,然后,用眼神示意洛笛快去,洛笛立刻拔腿冲出门去。留下的另外几人面面相觑,不知他们在搞什么名堂。

  原来丹威在飞奔回去的路上被星星盘拦住了去路。星星盘如何知道丹威要回来呢?原来太平手在给丹威发出信号之时,冷眼怪就已悄悄地在他的上方,只不过没发出一点声响,太平手根本就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早被人看在眼里了。冷眼怪获知太平手在召唤丹威,就马上告知了星星盘,于是星星盘在丹威的来路上潜伏下来,要杀丹威个措手不及。

  丹威正以闪电般的速度疾驰,本来用不了几秒钟就能回总部,但冷不防被前方突然出现的一个什么东西给狠狠地绊了一下,“扑通”一声,丹威踉踉呛呛几大步,险些摔出去。等他急急地刹住脚跟,稳住身体,一抬头,却发现星星盘的一张大花脸贴在了他眼前。这张脸狞笑着,得意着,似在欣赏着丹威的仓惶,但更因为丹威的如期而至而欣喜若狂:

  “哈哈,小子,你也有今天!看我今天不把你彻底收拾了!”并迅速出手抓向丹威的头顶。

  冷不丁在这种状况下撞见星星盘,丹威着实是一惊,星星盘的话音刚落,他本能地迅速往后弹跳开来,躲过了它的第一招。丹威不由得对星星盘怒目而视,怒喝道:“星星盘,你胆子好大,竟敢来送死!”

  “ 今天是谁死还不知道呢!”星星盘冷笑道,语气更加阴狠,“你不用回去了,你们的总部已在我手中变成了垃圾。这里,将是你的坟场!”

  丹威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星星盘说的话让他痛恨不已,他仇恨地盯着星星盘,恨不得立刻把它砍成烂泥。但星星盘可没有给他多余的时间,趁他刚听完它的话,心思还没有集中起来的那一秒钟,它的大花盘开始绕着丹威的周身急速转动,丹威无法锁定目标,他甚至对这个急速转动的大圆圈看也看不清,竟被转得有些晕了,一时间无法还击,而星星盘,则在伺机下毒手了。

  自从突然遭遇了星星盘,丹威贴身的那只鸟儿卫灵就腾空而起,盘旋在丹威的头顶上方。这时,它见丹威的情形危急,急忙俯身对丹威叫道:“快叫洛笛过来!”

  丹威定了定神,在匆忙中向洛笛发出了刚才的求救信号。与此同时,从星星盘身上传来“嗖嗖”地几声,它向着丹威射出了几束细小的星钉,如果被刺中,这些小星钉立刻就会使对手像钉在地上一样动弹不得。本来丹威几乎看不清星星盘的身影,但恰恰是这几声响,让他及时准确地判断了星星盘的位置,他马上意识到星星盘开始袭击他了,说时迟,那时快,他纵身一跃,整个身体“蹭”地一声高高地腾空跃起,又在远处落下,避开了星星盘的这一狠击。

  “快看,冷眼怪在那儿!”卫灵突然看见了冷眼怪贴在隧洞顶壁上正观看他们的激战,他一边大声提醒丹威,一边振翅向上飞冲而去,欲啄冷眼怪的那只独眼。枯叶蝶见势不妙,为保护它的主子,也“忽”地一声展开双翼,急急地边飞边躲闪,不让卫灵靠近它。卫灵哪里肯放过它俩,他用力地扇动翅膀,带起了很大的风,枯叶蝶的翅膀很薄,这团团袭来的风力干扰了枯叶蝶的躲闪,它有些飞不稳了,翅膀扇动得明显吃力。卫灵瞅准时机就啄,枯叶蝶竟然能在这时跳跃性地拔高飞起,卫灵只是啄到了它的翅膀边缘,留下一处小小的缺口。待卫灵回转身来,枯叶蝶已忽忽悠悠地飞远了。

  而这边,丹威由于离星星盘远了些,有机会拔出他的小金弩,搭箭上弓,瞄准,咦,星星盘呢?刚才还在他的视野中,现在呢?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原来,星星盘见丹威有了还手之机并见到了他那把厉害的小金弩,趁丹威搭箭时,它就地一倒,再猛一吸气,让自己扁扁地平铺着贴在了地面上,隧道中五彩的光照射着,使地面五光十色,不仔细看,根本不知道它就贴在地上。所以也就难怪丹威很纳闷了。

  这时,洛笛飞奔而来。他一见丹威就问:“你怎么样?没事吧?星星盘呢?”

  丹威奇怪地摇着头说:“不知道,刚才还与它交手,突然它就不见了。难道是走了?”

  星星盘自然也看到洛笛来了,它感到这时不能再战,冷恨怪已飞走了,它也必须撤了。因此,它还是像刚才一样贴在地面上,缓缓地滑行,没有一丝声响,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就这样悄悄隐退了。

  “快回总部看看吧!”洛笛四处张望了一下,没见到什么人,就催促丹威。

  两人一起赶到了星琦大道,远远看见太平手坐在门口哭。丹威吃惊不小,急忙奔过去:“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太平手哭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用手指着门里面。丹威冲进去,不一会儿,传来了嚎啕大哭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