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天 洛笛的忧虑
瓢虫朵拉2018-04-02 20:075,762

  早上洛笛的妈妈打开电脑后,看到洛笛还是像昨天晚上回来时那样一副闷闷不乐、心事重重的样子,她不由得关切地问:“亲爱的洛笛,你怎么了?妈妈可以帮你什么忙吗?”

  妈妈看得没错,洛笛确实是心情沉重,昨天失去了一个朋友,现在他心里仿佛有一道抹不去的印记,粉妆妹妹的脸在他的脑中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模糊;一会儿开怀,一会儿幽怨,也令他有些怀疑昨天发生的一切是否是真实的。他使劲甩甩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唉!”

  妈妈没有出声,那眼神,是关心,是等待。洛笛心中有些乱,有些燥,胸中似有熔浆在翻涌,他突然喊出:“妈妈,我的一个朋友死了!为什么这样的伤害不能被阻止?!”

  原来是这样。妈妈的心也为洛笛而疼。隔着屏幕,她用她那爱的眼神抚摸着洛笛,缓缓地说:“孩子,如果想阻止伤害,那就要先预见到伤害,只有考虑周密,做好应对措施,才不至于被伤害。如果没有任何防范,被伤害后,就只有懊恼了。这次的伤害使你失去了一个朋友,那么下一次呢?你还要等待下一次的伤害出现吗?”

  洛笛的心猛地一震,他不得不承认妈妈说得很对。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阻止伤害呢?不行,这个问题他要好好想想。最后,他依然心事重重,就这样出了家门。

  不知不觉,他不由自主地又来到了昨天粉妆妹妹消失的地方,望着地面,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只不过,此时看起来在发愣的他,思考却没有停止。他想到昨天他发誓要保卫网络,但他深知要实现这个誓言却不是简单的事。他这时感到他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这样大的事业的,一个人也不可能做到像妈妈说的预见并应对所有的伤害。这么大一个网络,他洛笛一人的力量显得太小太小了,他头一回有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从来不识愁滋味的他,现在则深知什么叫“忧愁”了。

  两道身影无声地投射在他的身边,一左一右。他赶紧回头,是芭蕾和哭乐乐,两个人默默地看着他,不言语。原来他俩也是因为想念粉妆妹妹而来到了这里。三个人互相看了看,又都低下了头,谁都知道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他们望着地面,似乎在期盼着那个可爱的人儿能忽然从地底钻出来一样。

  许久之后,洛笛长叹了口气:“唉!”

  身旁的两个人闻声抬起了头。他拉住了芭蕾和哭乐乐的手,说:“我在想,我们怎样才能避免今后再发生这样不幸的事,这样的伤害不能再继续。昨天是一个粉妆妹妹没有了,谁又能知道下一个是谁?如果我们的朋友将被伤害,我们的网络安全将被破坏,我们在事先却一无所知,只能在事后忙着去救火,那岂不是会让暗箭联盟更加得意和猖狂吗?我们,就要这样一直被动下去吗?如果我们被暗箭联盟牵着鼻子走,那将是我们所有正直的人的耻辱。”

  “那我们还能怎么办?”哭乐乐瓮声瓮气地问。他感到洛笛说的有道理,但却想出不好办法来,

  芭蕾边想边说:“暗箭联盟的力量很强大,它包括了病毒、木马和电脑黑客,每一方都有它自己的势力,它们各有各的危害,几方组合在一起,干起坏事来那可是又狠又毒。要对付这样一个联合体,预防它们搞破坏,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所以,我在想,如果我们网络中的正义力量也组成一个联合体,不就可以与暗箭联盟有效地抗衡了吗?”洛笛说这话时两眼放光,他为自己这想法激动了。

  “洛笛,你忘了?”芭蕾提醒道:“以前互联网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提法,但每一次都没有协商成功,大家争吵不休,那些有实力的集团不愿意联合,每一次的协商都是不欢而散的。”

  这些,洛笛不但没有忘,而且还记忆犹新。芭蕾的话让他陷入了深思。是的,几个有实力的集团都过多地为各自的小利益打算,那么,得让他们摒弃私利,从大局着眼,才有联合的可能。还有,网络中的每一个人都可以为这个正义的联合体出一份力啊!

  想到这里,他坚定了决心,用一种乐观、必胜的语气说:“有再多的困难我也不怕,况且我们还有这么多热爱和平、热爱正义的网络居民呢!我们还有像穿山甲、海无忧这样为了网络的安全而不遗余力的志士呢!虽然那几个大的集团现在各自为政,但他们也是在尽力维护网络的安全和平稳运行,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努力,我们一定能组成一个实力强大的、能让暗箭联盟闻风丧胆的正义联盟!我要向着这个目标前进!”

  芭蕾和哭乐乐也被洛笛感染了,他俩齐声说:“好,洛笛,我们支持你!”

  “走,我们去找海无忧和穿山甲,把想法对他们说一说,咱们来定一定计划。”洛笛提议道。

  洛笛马上用他的意识声纳仪联系了海无忧和穿山甲,海无忧回复他说到海淘湾一叙。几人飞奔而去。

  而这边,蜗牛壳隧洞里却弥漫着阴郁的气氛,几个主要的恶魁都坐在这里。洞内的光线并不明亮,仿佛这光亮也是受情绪和气氛的支配,此时幽幽暗暗,像忽明忽灭的萤火,暗淡的彩光映照在几个人的脸上,使得它们的脸看上去有红有绿,有清晰有模糊,有狰狞有阴沉。这时的蜗牛壳隧洞活脱脱一个鬼堂。

  星星盘尤其气急败坏,它满肚子的火却找不到出口,一张大花盘气得枝叶乱扭,花盘中心一起一伏,似乎有无尽的不甘心在发酵、膨胀。由原本的得意骤然降到阵地全失,这巨大的落差使它快要发疯,也使它感到在暗箭联盟内颜面全无,它又气恼,又不愿意被别人看笑话,但这刚一见面,它觉得不适合发作,所以只能任肚中的恼火把自己烧得得乱舞花盘和枝叶,但那张快变形的脸却让旁边的几人一开始都没敢吱声,生怕触爆了这桶炸药。

  倒是冷眼怪用不疾不徐的语气说:“我说星星盘老兄,胜负乃兵家常事,这种事情我们谁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不要紧,我敢保证他们不会高兴得太久的,今天我们就来合计合计,弄出个一鸣惊人的计划,让你,让咱们的弟兄们都扬眉吐气!”

  “太好了,什么计划?”满龙一听,感到冷眼怪似乎是已有了什么想法和计划,它的身子不由得一振,抢先问道。

  “哈哈,不要急,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不管是什么计划都还需要我们一起来合计合计。”

  几个人听了,互相看了看,越来越感到冷眼怪话里有话,似乎它已有什么想法了。这下,连星星盘也沉下气来,把它的烦躁压住,注意力放在了冷眼怪和它的话上了。

  冷眼怪的确是有些想法。从这次星星盘施放病毒得手,再到后来又被破解,它就一直没有停止过思考。现在,众人集在一起,这气氛也极为有利于它的想法的出炉,于是,它缓缓说出了它这些天来观察和思考的结果:

  “自我们联盟成立以来,我们做过了许多事,也曾取得过一些不错的战果吧?”

  其它人都点点头:“那是,那还用说?”它们都急于听下面的话。

  它又接着说:“总的来说,我们是有得有失,有赢有输的,我们跟他们总是处于一个不断较量的过程中。就像这次星星盘老兄做的这事,也是与他们的一次争夺。问题是,有些时候看起来我们似乎很强大,看起来我们似乎能赢,但形势有时却偏偏会发生逆转,达不到我们预期的效果。这是为什么?”

  问完这句话,它停了下来,显然是想让其它人也想想这个问题。

  刚才冷眼怪说到了星星盘,现在它一停下,星星盘就抢先说:“为什么?我这次为什么会让到手的鸭子又飞了?那是因为有万弩杀毒和莫邪剑毒霸,他们两个这次联手来对付我,破解了我的新病毒。哼,他们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可是派了人打听清楚了,是那个叫海无忧的把他们两家撮合到一起的。”

  马花撒接上说:“那个隐形盾牌和狼烟防火墙是我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很多次都坏了我和黑筋兄的好事,我恨不得立刻端掉他们!”一提起这些,马花撒气得牙都痒,它的脚“咚咚咚”地跺了几下地面,就好像它要冲入对手阵地肆意践踏一般。

  “马兄莫气。”冷眼怪安抚说,“其实,我们以前的策略有一些问题,导致我们有时不能大获全胜。诸位想想看,以我们的实力,完全可以牵着他们走,这个网络中根本不会有他们的一席之地,为什么?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而他们呢?”

  黑筋恍然大悟道:“噢,冷眼怪,你说的对!我们是一个整体,他们却是各管各的。哈哈,老兄你的眼光真是独到啊!以我们这个整体,去对付他们的个体,这仗,我们肯定赢!”

  马花撒听到这儿,突然想起什么来,赶紧插话道:“不对,他们以前也提过联合的事,只不过还没有谈好,好像是不那么容易谈拢。”

  冷眼怪听罢,冷笑道:“没错,是有这么回事。他们呀,都是把自己的算盘打得太精,眼睛只盯着自己的那一点点好处,这样的人怎能成大事?哼!不是我小瞧他们,他们这个样子,哪里是我们联盟的对手!”

  几个人听了,都感到很有道理,也都感到了它们这一方的优势。黑筋又想了想,补充说:“看来我们还不能给他们喘息之机。星星盘老兄刚刚让他们乱了一阵,我们再接着做点什么吧!他们现在还没有联手,也正是我们攻取的好时机,浪费了这个机会该是多么可惜!”

  “黑筋老兄说得对,他们现在没有联手,并不代表他们以后不会联手。如果他们真的联手了,我们可就真有一些麻烦了。趁早对他们动手吧!”马花撒搓搓手,想要大干一场的样子。

  满龙一直在听,没有说话,现在,它有意见要说了:“你们别忘了,我们以前对它们是动过手的,可是最多只伤到他们的表皮,却都没有伤到他们骨头。你们现在说动手,难道还是只给他们一点外伤?这点外伤伤不了他们的元气。”

  星星盘一听,手一拍满龙:“老兄,这欠你想得对极了!我估计,冷眼怪兄就是要我们来合计这件事吧?”它把头转向了冷眼怪。

  冷眼怪说:“我在想,我们怎么样才能伤到他们的元气。”

  “这还不简单,直接冲进他们的大本营去,把他们的老窝端掉,叫他们再坏我的好事!”马花撒气鼓鼓地,想也不多想,直接就凭着意气说道。

  虽然听起来明显是一句负气的话,但冷眼怪的那只独眼却蓦地一亮,旁边的几人也不由得拍手喝彩起来,显然,所有人都为这大胆的提法震憾、激动了。

  “哈哈哈,这难道不是最好的办法吗?这难道不是我们最期待的结果吗?”冷眼怪大笑着,它因为这个提议而快活极了。

  其它几人也都像是被注射了兴奋剂一样,在座位上坐不住了。它们全都像配合冷眼怪似的大笑不止,仿佛已尝到了大获全胜的甜蜜的果实。

  “好吧,我们就来商议商议如何冲进他们的大本营吧!”几个鬼脑袋开始运转,酝酿出了它们的计划……

  在海淘湾,穿山甲有事还没有来,洛笛已把想成立联盟的事向海无忧陈述过了。大家一起在等着穿山甲到来,好共同商议。不一会,穿山甲急匆匆地赶来了,他的脸色有些沉,众人一看,纷纷投去了疑问的目光。

  穿山甲坐定后,看了看大家,知道大家现在都想问他,他微微叹了口气,用有些无奈的语气说:“我刚才去找万弩杀毒和莫邪剑杀毒这两家了。这两家现在正在争吵,知道为什么吗?”

  大家都愣了一下:为什么?确实不知道,他们吵什么?

  穿山甲苦笑道:“你们是不知道,说出来你们可能会觉得不可思议。这两家,因为共同研制开发了对付星星盘‘芝麻开门’病毒的杀毒程序,现在,正在争这个程序的所有权。他们都说自己一方的技术占的比重大,所有权应该归自己。我还没给他们两家调解好。”

  怎么会这样?大家感到太不可思议了:没想到把病毒消灭了,他们两家却快成敌人了。洛笛听后,心像铅块一样重,一直往下坠,往下坠,他越发意识到这几方的门户之见有多么严重,他想要做的事会有多么的不容易,今后的路该怎么走呢?

  穿山甲说完后,出现了一片短暂的沉默。海无忧从吃惊中回过神来后,想起了洛笛的正事,他低下头用手指按了按太阳穴,又长长地吐出了一口闷气,然后对穿山甲说:

  “这事真是让人头疼。洛笛和他的朋友刚才来这里,本来是想找我们一起商议成立联盟之事,现在听你这么一说,看来难度着实不小啊!”

  “虽然有难度,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这次他们两家能联手对付这个新病毒,其实就已经是个好的开端。我想,我们还是要多动动脑,看看用什么办法能促使他们愿意结成联盟。”洛笛边分析边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没有一点退缩和放弃的意思。

  穿山甲沉思了片刻,说:“洛笛的提法不错,我们是该尽早成立一个联盟了,这事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否则处处显得被动。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说服网络中的主要力量都能同意。海无忧说的没错,这事难度很大,但也不至于完全没希望。这样吧,我建议明天由互联网出面召集一些主要的网络安全力量到总部来商讨这事,你们两个也一起来,我们再尽力做做他们几方的工作。一会儿我到总部去汇报一下刚才给那两家调解的事,然后提出我的建议,并由我通知给各方。”

  大家都同意了。正在这时,丹威进来了,有点气喘吁吁的样子。

  “丹威,你怎么也来了?我有好几天没见到你了。”在这时能见到丹威,尽管显得突然,但洛笛还是很高兴,他主动地招呼道。

  “刚才穿山甲从我们总部走时,说过要来这里。我办完了事,也想到这里来见见你们。”

  芭蕾突然笑了起来:“我说丹威,看来你想见大家还是蛮迫切的嘛,是跑着来的吧?”

  所有人都笑了,但只有丹威没笑。他急切地说:“我是在跑,但那是因为我在路上见到了暗箭联盟的那几个坏蛋!”

  “是吗?它们在做什么?你又为什么跑呢?”洛笛急问道。

  大家都有些吃惊和好奇,等着丹威回答。

  丹威带着一腔怒气说:“我见到那几个坏蛋一起从一个方向走过来,它们好像并不急于去哪里。因为它们边走边说,还比划着什么。我刚好路过时,它们已离我不远,所以我看到它们似乎很高兴的样子。我赶紧闪在一边,想听听它们在说什么。它们本来没有看到我,但不一会儿,那只可恶的枯叶蝶载着冷眼怪飞起来后,我就被它们发现了。”

  “然后呢?”丹威稍一停,芭蕾和哭乐乐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然后,它们全盯着我,那个时候,它们愣了,我也一下子愣了,我们都没想到能这么近距离地相遇。幸好我马上反应过来,它们五个,我一个,而且这五个不是小爪牙,而是最厉害的恶魁,我跟它们肯定不能硬拼,所以,我决定跑。它们也立刻反应过来,在后面追我,喊着要杀了我。”

  “啊?!”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了这一声。他们没有想到丹威这头威风凛凛的小狮子竟然会被暗箭联盟的人追着跑,也没有想到暗箭联盟现在已嚣张到公然追杀它们的对手,而且还是一个以前令它们闻风丧胆的对手。

  “它们五个在一起,不知又将有什么阴谋要上演了。”洛笛忧虑地说。

  穿山甲说:“这是很可能的。我们抓紧联盟的事吧,同时,密切注意它们的行动,有什么情况要及早发现。”

  众人都点头同意。但,一层阴云却都将大家的心笼罩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