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天 伤心的一天
瓢虫朵拉2019-01-29 16:205,389

  洛笛今早一出来,就急急地赶往团锦大厦穿山甲的办公室。一路上,他的脑海中还在回想着昨天的事:

  昨天,他们停止追赶星星盘后,海无忧发来讯息,让他们马上赶到海淘湾。等他们几个赶到时,海无忧、丹威和冰致极已坐在里面等他们,各个脸上挂着胸有成竹的表情。洛笛和穿山甲一见到他们这几位,一看到他们的脸色,心中都有些抑制不住的高兴。

  “快,快把你们的好办法说一说!”洛笛急切地催促道。

  丹威望着洛笛和穿山甲,说:“这还多亏了海无忧,是他在我们两个集团之间斡旋和调解,申明大义,才使我们有机会共克这个难题。”

  “刚才我听星星盘说,它的这个新病毒叫做‘芝麻开门’,看来这还真是个厉害的‘芝麻’,让那么多电脑都为它开了门。”洛笛插入了一句。

  穿山甲听完,点点头:“那么,来听听我们怎样消灭这个‘芝麻开门’吧!”

  “是这样的,”海无忧说:“万弩杀毒和莫邪剑毒霸集中了他们的技术力量,经过严密的筛查和对大量数据的分析,查明了这个‘芝麻开门’是专门借助电子邮件潜伏到上网的电脑中的,只不过它隐藏的地点很特别,很难找到这个病毒在电脑中的什么位置,现在,我们已知道这个病毒就躲藏在电脑使用者所接收的邮件中。然后,这些潜伏下来的病毒就发挥了巨大的破坏作用,影响电脑的运行速度,最后导致很多电脑瘫痪。至于如何消灭它,还是让这两位来说说吧!”海无忧把头转向了丹威和冰致极。

  冰致极说:“要想彻底杀灭它,以我们现在有杀毒软件是不够的。因此,我们两家用最强的技术力量连夜进行技术攻关,现在终于有了一个集合我们两家的长处、可以强力杀死它的软件。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这个软件必须要让电脑用户先重装系统,并且在刚刚连网时快速从我们的网站下载安装,才能够阻止这个病毒的复活,否则,被它破坏过的电脑还会再一次被它侵袭,并且,在新的损害造成之前,用户的电脑如果上网发送邮件,这些病毒照样会按照原来的途径被散播出去。那样的话,情况就会很糟糕了。”

  “这个‘芝麻开门’还能复活?”洛笛和穿山甲听完冰致极的话后,都大吃一惊,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

  丹威和冰致极都点点头。

  丹威说:“我们两家的官方网站都已做好了准备,完成了技术支持,能让网络用户以最快的速度下载这款软件。现在需要做的,是如何让更多的电脑用户都来下载安装这款软件,不给这个‘芝麻开门’以可乘之机。”

  穿山甲听罢,说:“我们互联网可以发布公告,提醒网络居民。”

  洛笛听后,眼珠一转:“我也有办法,我可以让我的妈妈给她所有的朋友打电话通知,尽可能让更多的人知道。”

  芭蕾一听,也加入进来,说:“我可以让我们宠物沙龙里的成员都像洛笛这样做,那样,知道的人就更多了。”

  丹威和冰致极也受到了启发,说:“对呀,我们也可以在我们的官方网站发布通知,让所有进入网站的人都能看到。”

  大家都很兴奋:“好,就这么定了。开始行动吧!”

  洛笛满怀期待地赶到了团锦大厦,看到穿山甲正站在那幅巨大的地图墙前注视着。他好像知道是洛笛来了,并没有出声。洛笛也一言不发地站在穿山甲旁边,细细地看起这幅地图来。

  看了几眼,洛笛发现,这上面亮着的地标似乎比昨天多了些,他心头一喜,立刻把头转向了穿山甲,高兴地问:“成功了?”

  穿山甲不再看那幅地图,也把头扭过来,看着洛笛,眉宇间透着一股喜气,说:“进展还算顺利。很多用户的电脑都已恢复了正常运行。你看,只要我们联合起来,我们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

  洛笛一听,说:“我刚才在来这里的路上就已发现路上的人比昨天要多一些,现在看了这地图,再听你这么一说,我真为我们的行动感到高兴和自豪。看来我们昨天的方法真是管用啊!”

  “但是还是没有恢复到邮件传输大赛前的状态,你看。”穿山甲指着这幅地图墙,“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在以前并没有被病毒侵占,可现在被侵占了,看来这些电脑还没有完成杀毒。所以,我们的行动还是不能停,直到彻底让这个‘芝麻开门’关门才行。”

  “那么丹威和冰致极呢?他们今天还要继续忙碌?”洛笛问。

  “是的,他们今天要留在他们各自的总部进行杀毒指导。我们就等他们的好消息吧!”

  笼罩在心头许久的阴霾这会儿终于散开了些,洛笛感到心中一阵轻松。他提议道:“走,我们到网络隧道中看一看吧!”

  “好!我们也应该去巡视一下,了解了解情况。”穿山甲也是倍感轻松,他很痛快地答应了。两人并肩走出了大厦。

  出了门不远,迎面遇到了昨天来请愿的几个人,他们认出了穿山甲和洛笛,高兴地走上前来,主动打着招呼说:

  “嗨!两位好!我们很多朋友的电脑都杀灭了病毒,又可以正常上网了,太感谢你们了!”

  “你们的速度和办事效率真高啊,真让人佩服!网络世界有了你们,我们这些网络居民就可以放心了。”

  两人在这些赞美之辞面前反倒有些不自在了,他们笑呵呵地说:“这是我们的责任,网络中每一个有正义感的人都不会坐视不管的,就像你们,昨天不也是为网络的安全来请愿吗?我们大家都是为了能让居民们有一个安全的网络环境。”

  他们互相握了握手,告别了。洛笛边走边感慨地说:

  “你看,每一个人都需要安定的环境,安定的环境下才会有安全感。我们哪有理由不努力、不尽心呢?”

  “是啊!”穿山甲长出一口气,“我们只能更奋勇前行,与暗箭联盟斗争到底。”

  两人正走着说着,突然,身后传来阵阵喊声:“洛笛,穿山甲,等等!”

  回头一看,三个人影飞也似地来到跟前,原来是芭蕾、哭乐乐和粉妆妹妹。洛笛一见,忍不住惊讶,眼睛睁得大大的,瞪着粉妆妹妹,好像不认识她一样。

  “你,粉妆妹妹,你家的电脑也没问题了?你又可以出来了?”

  粉妆妹妹笑吟吟地说:“怎么?你还不相信吗?我这不就站在你面前吗?还会有假吗?”

  “太好了,见到你我真高兴!你不知道,前天不见你出来,哭乐乐有多么着急。我们大家都好紧张啊!”洛笛说。

  “这下可好了,我们几个又在一起了。”芭蕾蹦蹦跳跳地说。

  穿山甲也笑着看着粉妆妹妹。他看了一眼满脸高兴的洛笛,转头问粉妆妹妹:“你们几个这是要到哪里去?”

  粉妆妹妹说:“我刚刚出来,有好些朋友都好几天没见面了,我想去宠物沙龙看看他们。这不,芭蕾和哭乐乐也要陪我去呢!”

  洛笛赞同地说:“是呀,朋友们也为你担心,你去看看他们,他们一定会很开心的。”

  “那我们走吧!”哭乐乐说。

  “好!洛笛,穿山甲,等我有时间再来找你们。”粉妆妹妹很开心地向他们道别。

  洛笛和穿山甲含笑看着他们转身离去。粉妆妹妹的开心真是掩饰不住,她连走路都是蹦蹦跳跳的,那股高兴劲,好像在随着她身影的晃动而不断地流淌出来。洛笛和穿山甲都被这种喜悦打动,他们原地站着,看着她那起伏跳动的身影。

  但是,突然,洛笛睁大了双眼,他似乎不敢相信什么似的,使劲揉了揉眼睛,然后再睁得大大地,盯着前面的地面看。很快他看得确认了,用一种异样的语气疾疾地对穿山甲说:

  “糟糕,不好!你看,粉妆妹妹的脚印!”

  穿山甲的目光赶紧从粉妆妹妹的身上移到了她的脚下,只一瞥,脸色立刻就变了——粉妆妹妹是跳着的,所以她的脚离开地面就有较大的距离,正是这个距离,足以让人发现她的脚印是一只颜色和形状都很浅很淡的花盘,只不过这个花盘形状的脚印停留的时间很短,几乎只有一秒的时间,就像水汽一样蒸发不见了。但她的两脚交替跳起,所以脚印就交替地短暂出现,这花盘脚印虽然很浅很淡,但还是让细心的洛笛发现了。

  两人愕然地对望了一眼,惊得说不出话来。谁心里都清楚,出现这个脚印,说明粉妆妹妹家的电脑中了病毒,而且这病毒并没有被杀死,她已成了星星盘新病毒的携带者,也就是说,她现在跟星星盘是一个阵营的人了。

  “怎么办?”两人用眼神互问,但彼此又都知道其实根本不用问:对于病毒的携带者,对于暗箭联盟阵营的人,只有杀死他这一条路,让他变成碎片被网络回收站收走,此外再无别的方法。如果留着他,必定会危害网络世界,这是所有网络居民都知道的。

  可是,这是粉妆妹妹,他们的朋友,他们的战友,给过他们很多帮助的可爱的人儿。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两人的内心刀绞一样,心痛得直发颤。蓦地,心中一酸,一片泪水就想上涌,洛笛拼命把它们压住。这还是洛笛有生以来第一次有哭的冲动,第一次知道泪是什么。

  “不能让她走!”穿山甲猛醒过来,低喝一声。这一声,震得洛笛从一片迷蒙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必须马上动手!趁她还没造成危害之前。”穿山甲很痛苦地说,但语气又是毫不迟疑。

  洛笛哪里忍心动手,他知道粉妆妹妹毫无还手能力,要置她于死地是轻而易举的事。他迟疑了一下,又看着穿山甲,那眼神分明在问:“真的再没别的办法了吗?”他多么希望经验丰富的穿山甲能有别的办法,既能消灭病毒,又能留住粉妆妹妹的生命。

  穿山甲懂得洛笛的心,他摇摇头,语调低沉地说:“洛笛,真的是别无他法。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事,今天这事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她如今已是星星盘的人,你知道星星盘以后会让她做什么?洛笛,网络安全事关重大啊!”

  洛笛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他闭上眼睛,似乎是想从内心的挣扎中走出来。最后,他点了点头,却痛苦地说不出话来。

  “跟我来,要悄悄地,她现在是病毒,不能让她有反击的机会。”穿山甲在洛笛耳旁轻声说。说完,率先朝着粉妆妹妹的方向赶过去。洛笛犹豫了一下,也拔脚追上。

  两人悄无声息地追上并靠近了前面的三人,那三人有说有笑地走着,全然没有感觉到后面有人。这两人在思忖着该如何行动。

  就在这时,潜伏在粉妆妹妹身上的病毒过了潜伏期,休眠状的病毒复活了。它们缓缓释放出激素一样的物质,在她体内逐渐向上弥漫,侵袭了她的大脑,从意识上改变了她,彻底完成了她的蜕变,使她真正成为了一个病毒,一个可以随时进行破坏的危险人物。渐渐地,她的表情也不一样了,一开始是单纯和喜悦,可是突然就愣了一下,然后喜悦褪去,脸上略有迷惑,随后眼神空洞,但随即又有一丝凶光闪出;嘴紧紧地抿着,不再说,也不再笑,脸色阴冷。

  走在她旁边的芭蕾很奇怪粉妆妹妹突然的沉默,她转过头来看,却发现那张熟悉的面孔变得似乎不认识了。

  “你,你,怎么了?我让你不高兴了吗?”芭蕾竟一下子慌了神,她从来没有见过粉妆妹妹用这样凶狠的目光看她,这使她感到陌生和害怕。

  离他们不远的穿山甲和洛笛看到这一变故,意识到必须出手了。洛笛大喊:

  “芭蕾、哭乐乐,你们快离开她!她已中了星星盘的病毒,小心她伤害你们!”

  芭蕾听了,吃惊得倒退了好几步;而哭乐乐却还愣在粉妆妹妹旁边,一副不知所从的样子。就在这时,粉妆妹妹伸出双手,欲扑向身旁的哭乐乐。洛笛眼明手快,一个箭步冲上前,把哭乐乐猛地一推,粉妆妹妹扑了个空。

  洛笛转过身来,盯着粉妆妹妹,心中暗自惊异:“这还是我们那个网络中最最可爱的人儿吗?她的表情,她的眼神,都是这么可怕!”

  “洛笛,不要犹豫!小心!”穿山甲见洛笛有短暂的发愣,急得大叫。他一缩身,立刻蜷成一个球,猛地往前一滚,狠狠地撞倒了粉妆妹妹。粉妆妹妹正欲爬起来,洛笛以极快的速度抽出了他的光电剑,剑锋指向粉妆妹妹。

  粉妆妹妹迎着剑锋站起来,脸上却并无惧色。但,她那凶戾的目光激怒了所有人。她俨然是一台不怕死的机器,这时又做势要扑。洛笛心一横,纵身一跃,弹跳到极高处,然后剑锋向下,一束电光如霹雳划过,直贯粉妆妹妹的脑顶。瞬时间,电光入脑,流遍全身,粉妆妹妹周身发光,抽搐不止,身子慢慢地倒下。

  芭蕾和哭乐乐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难过地叫着:“粉妆妹妹!粉妆妹妹!”洛笛落地后,也站在他们身边,表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痛苦不堪的粉妆妹妹。一会儿,粉妆妹妹身上好像出现了一些细细的裂纹,像被重物击中的瓷器一般。渐渐地,这裂纹变粗变大,布满全身,然后,哗啦啦几声脆响,粉妆妹妹像碎瓷片一样分崩瓦解,摊落于地。

  这一切让洛笛惊得几乎丧失了意识,他如铸铁一般立在那里,头脑中一片空白。穿山甲附在他耳边,轻声说:“还没完,洛笛,你看。”

  隧道光滑的地面上,散落的碎片似乎被某种力量拉拽着,慢慢地从地表渗透了下去,人能看到它们,但它们却已不在地面上,就像在一层玻璃的下面。然后,无形中好像有一道传送带在缓缓向前行进,把这些碎片送往一处——网络回收站,这是它们最后的归宿,然后归于无。

  洛笛仿佛看到那每一块碎片上都有粉妆妹妹的眼睛,那眼睛似有无穷的怨责,有无尽的不甘,也有无限的哀伤。洛笛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碎片渐渐远去,渐渐不见,想张嘴叫,却发不出声;想跟着走一走,看一看,却也迈不动腿。他好像彻底不能左右自己了。

  所有人都不再出声,他们默默看着远去的碎片,又看着洛笛。他们以前都听过和见过这样的事,所以并不十分惊诧,只不过这样的事是第一次发生在他们亲爱的朋友身上,这令他们的情感一时也难以承受,每个人都流出了伤心的泪水。

  终于,碎片彻底不见了。许久,洛笛转过身来,眼睛红红的,表情黯然。没有人知道洛笛心中在想什么,他们都认为洛笛还在为此事而悲伤痛惋。是的,洛笛此时是这种心情,但另一种情怀也油然从心底升起:“我,洛笛,将尽我平生最大的努力,保护网络,保护所有善良的人!”

  任何一个英雄都必须会经过苦难的洗礼。洛笛,在此时成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