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天 意外的收复
瓢虫朵拉2018-04-02 20:075,830

  今天一早妙妙角街就热闹起来。说这里热闹,是因为这里乱了方寸。

  从昨天晚上起,满龙就一直不曾离开这里,它只有自己亲自看着这块地盘才放心,只有亲眼看到这里面的电脑播放它安排的内容才舒心,否则,它回去也是不得安宁,也会担心得无法休息,还不如干脆就呆在妙妙角街。而且这几天的事搞得它都有些神经质了,总是感到有某个对手在暗中盯着它,并且随时会冲出来袭击它,抢它的果实,因此,它就总是有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到后来,这种不安折磨得它异常烦躁,为了平复这种不安的心情,它极力要求其它头领来帮它加强防卫,要将它这里防护得像铁桶一般。禁不住它的一再要求,暗箭联盟的几位老大在今天一大早、街上还见不到什么网络居民的时候就来到了这里。

  黑筋有些责怪满龙的意思,它觉得满龙有点小题大作:就算是我本人没来,但在这里也安排了手下,防卫应该不成问题,至于那么大惊小怪吗?

  星星盘和马花撒倒是挺重视满龙的请求,它们想着既然到那里防卫,不妨把那里的电脑也放一些病毒和木马进去,这样既能帮满龙,又能移植自己的势力,是件一举两得的好事。只不过,这只是它俩自己心中想的事,却并未告诉对方,满龙就更不知道这二位心里的算盘了。

  黑筋没有进去,它在落英口外询问它的手下,满龙陪星星盘和马花撒进入了落英口。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是谁都没有想到的:这里面所有的电脑在一会儿的工夫内全都瘫痪了!原来,进去之后,星星盘便向这些电脑发出了它盘中的某一种病毒,而马花撒也从它的肚腹中撒出了厉害的木马,这些密密的木马和病毒如鱼得水般欢快地游向每一台电脑。钻进去,然后,电脑承受不住病毒和木马如此热情的造访,里面的程序被彻底破坏,什么也运行不了了!

  刚才还在运行的电脑刹时间“呜”的一声歇了气,屏幕黑了,满龙的视频节目也突然中断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满龙急得暴跳起来,它跺着脚,眼睛瞪着星星盘和马花撒,吼叫着:“为什么会这样?!”

  那二位见这情形,都知道自己下手太重了,有些懊悔,但也知道对方也下了手,于是不甘心地互指对方说:“我一人出手就够了,你撒出那些木马不是多余的吗?”“明知我在帮满龙兄,你那些病毒不能先留在你的花盘里吗?”

  听着两人的指责,满龙明白了。它捶胸顿足,大喊道:“天哪!这都是什么事!你们这是来给我帮倒忙吗?我们兄弟一场,你们不能这样害我!不行,你们得给我弄好这些电脑!”满龙急了,抓着它俩不放手。

  星星盘脑子转得快,它明白这时是不能跟满龙犟的。满龙这个家伙,有好处就乐颠颠地上,坏了事就它会记恨你;而在网络中干坏事还少不了它,它倒是能派上很多用场。“算了算了,我帮你整好电脑就是了。”星星盘一口应承下来。

  见星星盘说了软话,马花撒也不失时机地说:“满龙兄,我不是故意的,我再帮你恢复不就行了?”

  但两人心里却都在对自己说:“以后需小心,不能再跟它这样明抢了,当初我们在暗箭联盟是约定好不许这样的,犯了盟规就不值得了。”

  两人虽然口头答应帮满龙重新恢复电脑,但却实在是没这个本事。它们只是把刚才自己放进去的病毒和木马收了回来,但电脑的程序得重新装,它们就不会了。黑筋在外面听到里面的变故,也跑了进来,但是它也无能为力。满龙又气又急,粗大的嗓门不时骂几句。它们几个进进出出,吵吵嚷嚷,却束手无策。所以妙妙角街这一早就忙乱得不可开交,吵闹得不可开交,搞得周围的人都知道了。

  这天早上,洛笛刚从家里出来,迎头就碰上了芭蕾的笑咪咪的脸,她旁边还有两个欢喜的人——粉妆妹妹和哭乐乐。

  “嗨!早上好!什么事这么高兴啊?”洛笛见他们在高兴地等自己,就知道肯定有好事了。

  “特大好消息,你肯定特别愿意听!你猜猜嘛!”芭蕾还想卖个小关子。

  洛笛心想:“不会是与我们收复妙妙角街有关吧?”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就说了出来。

  “哎呀,你快猜对了!”粉妆妹妹和哭乐乐同时跳起来说。

  “真的吗?”洛笛都有些不敢相信了,“妙妙角街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怎么就知道我特别想听妙妙角街的消息呢?”

  “你们昨天夺回了朵朵花小巷,那当然最想听妙妙角街的消息了。”芭蕾一副自信的样子。“但是,对妙妙角街,你们不用太忙活了。”她依然在卖关子。

  “你说什么?”洛笛以为自己听错了,“快说,那里到底怎么了?”

  看着洛笛着急的样子,他们三个都笑了。

  “现在妙妙角街没有坏蛋了,你们可以直接去拿回了!”芭蕾终于说出来了。

  “暗箭联盟不要那里了?它把妙妙角街还回来了?这不可能呀!”

  “偏偏就可能了!”粉妆妹妹接话说,“它们把自己的病毒和木马放进去,把那里的电脑全给整瘫了,然后它们又不会安装电脑,那些电脑对它们来说成了一堆废物,它们实在没办法,就放弃了那里,现在已走了。”

  听了这话,洛笛觉得有些像在雾里:它们自己坏了自己的事?它们自己放弃了妙妙角街?他用不敢确信的目光望着这三人。这三人明白他在想什么,再没有说话,只是用劲地点了点头,让洛笛明白,刚才他们说的一点不假。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洛笛还想求证一下。

  “我们是听别人说的,说那里今天一大早就乱哄哄的。然后我们几个偷偷去那里看了。哎呀,其实根本不用偷偷的,我们去的时候,那里什么人也没有了,暗箭联盟早就走了。”哭乐乐把这些原委道来。

  “是这样啊!”洛笛长出一口气,心里别提有多舒坦了。

  “那我们还等什么,去那里看看!”洛笛喊了一声,带头飞跑起来,这三人也紧跟其后,赶到了妙妙角角街。

  情况果真如他们三人所说,这里已人去机空,落英口里漆黑一片,死气沉沉。

  “得把他们叫来,看看怎么处理这里。”洛笛马上通过头顶的意识声纳仪联系穿山甲和海无忧,并请芭蕾三人帮忙去请冰致极到这儿来。

  只一会儿工夫,那几人就匆匆赶到。他们仔细查看了这里的的情况后,无不对这种结果表示惊奇。

  “没想到失去得意外,得到得也意外啊!”冰致极连声叹道。有了这样意外的结果,令他精神大振,他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了。

  海无忧走过来对冰致极说:“这里以前就是你们的地方,现在,这里究竟要怎么恢复,就由你们莫邪剑毒霸来决定吧!如果有需要帮忙之处,就尽管开口。”

  冰致极不想让外人过多插手这里电脑的恢复,这里毕竟是他们莫邪剑的地盘,由他们自己来解决就行了。万一别人有机会染指,对他们就不利了,还是自己守着比较放心。

  他客气地谢过海无忧之后,就开始联系莫邪剑毒霸总部,总部马上就派来人,着手恢复这里的电脑系统。

  看着忙碌的冰致极等人,洛笛心中始终有一个放不下的心结,他说出了他的担心:“等这里修得差不多了,暗箭联盟不会再来吧?”

  一句话问完,几个人互相看了看,穿山甲沉吟着说:“我看它们应该不会再来了。它们既然舍得放弃这里,说明它们对这里死心了。否则,不会轻易扔下这么多诱人的电脑跑了的。”

  “要不,洛笛你留下来帮着照看。有什么意外情况可以帮他一下。”海无忧说,同时又转向冰致极:“你看行不?我想,这样安全一些。”

  “行!那就谢谢你们了!”冰致极通过这几天的共事,看出洛笛是个没有帮派、没有私心的人,他对洛笛很放心,所以,爽快答应下来。要是对其他人,别说请来帮忙,就是防还来不及呢!

  穿山甲和海无忧走后,看着莫邪剑毒霸的工作人员忙忙碌碌,洛笛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做,便与芭蕾三人在一旁说着话。

  但就在此时,在不远处的隧道顶端一个褶皱的缝隙里,有一只眼在冷冷地盯着他们,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没错,这就是冷眼怪。自从早上它们暗箭联盟放弃了妙妙角街之后,冷眼怪断定很快就会有人来收拾这里的残局,那么洛笛就一定会出现在这里,因此,它早就等在这里了。果然不出它所料,它看到洛笛飞速赶到,看到其他人相继赶来,看到冰致极带领莫邪击毒霸的人在修复电脑,也看到洛笛一直守候在这里。但它还要等下去,它要等到洛笛离开,然后跟着他,看他回到哪里去——它需要摸清洛笛住在哪里,好制定下手的策略和地点。它乘着枯叶蝶悄无声息地藏身在这不易被人发觉的地方,狠狠地想着:“洛笛小子,你这是在自找死!”

  后来,它看到洛笛身边的三人离去,看到冰致极从落英口里走出来,与洛笛兴奋而亲密地交谈着什么,又见到两人大笑着互相拍掌,它就明白里面的残局已收拾好了。又见冰致极指着落英口,它顺着方向望过去,原来,落英口亮了,说明电脑维护好了,又可以正常上网了——但这地方已归莫邪击毒霸,与它们暗箭联盟无关了。最后见洛笛又向冰致极交代着什么,冰致极不住地点头,然后他们两个人挥手告别,冰致极回到落英口里面,而洛笛起身了!

  “好,你总算动身了!”它暗暗地想着,口中小声吩咐着枯叶蝶:“跟着他,别把他丢了!也别让他发现我们。”

  “放心吧,主子!”枯叶蝶口头上答应着,心里却对冷眼怪总是对它不放心而有些不满:“做这种事情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哪一次给你惹麻烦了?也不想想!每次还都要告诉我这,告诉我那,好象我没做过一样。”

  想归想,但它不敢说出来,它与冷眼怪相处得很久了,彼此的脾气、秉性都已很熟悉,两人都有些谁也离不开谁的感觉,就算是有点牢骚,也不至于影响两人的关系。牢骚归牢骚,但该做的事枯叶蝶可是一点不含糊的。

  枯叶蝶载着冷眼怪贴着隧洞顶飞行,在它们的下前方,是飞奔的洛笛。它们能看出洛笛很高兴,也能感觉到他脚步的轻快。

  “哼,小子,别高兴得太早!到时候恐怕你就高兴不起来了。”这一回冷眼怪和枯叶蝶算是想得一致了。

  它们见洛笛进了一个巨大的海螺里——原来洛笛到了海淘湾见海无忧来了。

  “噢,这里是你们的老窝啊!我记住了!”冷眼怪说记住那可是一点不假,在网络世界中,它的识记和辨认能力那可是首屈一指的。

  过了一会,它们见洛笛从大海螺里出来了。事情办完了,时候也不早了,洛笛要回家了。它们见洛笛依然是刚才那副轻松怡然的样子,行走的速度不快,他好像并不是很急于回家,反而像在悠闲地散步。

  是的,这时洛笛的心情好极了,再加上今天没费他多大体力,所以,他确实是不太着急回家,只是悠闲地走着,一边走,一边回想着今天的事情。

  冷恨怪也只好在隧洞顶上缓缓地跟着洛笛,它倒是希望洛笛快些跑,现在这样的速度让它有点着急,因为此时它有些急于想知道洛笛住在哪儿了,跟了大半天了,现在快知道结果了,它的心情有些迫切了。

  洛笛并不知道有人与他同时行进在回家的路上,他依然不紧不慢地走着。但走到一个光亮处时,他看到他前方的地上出现一道阴影,原来此时正好他背后有一道灯柱射向他,他的影子被投到前面,而枯叶蝶载着冷眼怪不经意间又正好从这灯柱前面掠过,这短暂的一掠,就使得恰好有一瞬间它们的影子投在洛笛的前面。洛笛立刻注意到刚才除了自己的影子,还有一道不知从哪来的不明身影。但是再定睛一看,那不明身影又没有了。冷眼怪掠过那灯柱只是一瞬间的事,再要寻找它的身影,自然就找不到了。

  洛笛没有停住脚步,也没有东张西望,因为此时他并没有意识到这身影的特殊意义,他甚至不太肯定刚才他一定看到了什么身影,毕竟时间太短,还没有完全看清楚,所以他只是边走边竖耳倾听,感到背后并没有人,心里不免有点犯嘀咕:“我后面没有人啊!而且那影子很小,也不像人的影子。是不是我刚才看错了?”接着,神经就放松下来,“又没有人,怎么会有影子?”

  又走了几步,“不对,没有人,人?——如果不是人呢?对了,刚才那影子好像没有腿,只是一小团影子。”洛笛的心思快速地梳理着,“没有腿,却有影子,说明不在地上。”

  想到这儿,他的心一紧:“那就是在空中!”定了定神,他又想:“网络隧道的空中是没有悬挂物的,有影子,只能说明刚才那个物体不是悬挂在那儿,而是经过那儿,也就是说,是能活动的,是飞过那儿的。”

  谁会飞呢?他又想了想,好像网络居民们基本上都是不会飞的。“我会飞;冰致极可以用剑身横贯空中,但他在空中的时间是短暂的,是凭一股冲力,并不能长时间停留在空中。还有谁呢?”这个问题没想好,“对了,何不再走到一束光柱前,再看一次?”

  他专找极亮处,不错,前方不远处又有一束光柱从隧洞顶射下,看不出光源具体在哪里,但确实是从隧洞最顶端发出的。他迈开步子过去,走过光束时特意放慢了脚步,随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在脚下向前方伸出,再随后,又有一小团黑影掠过。这一次他看清了,是一对翅膀,因为那翅膀扇动了两下。

  他立刻明白了空中有人在跟着他,而且这翅膀他是有深刻印象的。

  他的思想立刻运转起来:“冷眼怪在偷偷跟着我!跟着我要做什么?噢,一定是想探明我从哪里来。哼,我看你就别打这个主意了,还是让我先把你解决掉吧!”

  想罢,他猛地停住脚步,又猛然一回身,抬头向上望去。不是冤家不碰头,就连这目光也是碰得准准的,洛笛犀利的眼光犹如两块盾牌迎上了冷眼怪既狠又毒的眼光,这眼光就像两支箭,正毫不留情地刺向洛笛。

  洛笛毫不畏惧冷眼怪这令人胆寒的目光,他指着冷眼怪大声说:“冷眼怪,我看你不用再这样费心了,今天既然让我遇见你,那我就不客气了,让我为网络居民们除掉你这一害吧!”

  话音刚落,洛笛已腾空而起,它那绿色的羽翅助他原地起飞,同时,他也快速抽出了他的那把光电剑,向着冷眼怪飞冲而去。

  这么突然地被洛笛发现,使冷眼怪忍不住有些懊恼;现在洛笛又向它进攻,它可不想与洛笛有正面的交锋。既然事已败露,那就赶紧跑吧!

  枯叶蝶与它真是心意相通,它完全不用吩咐什么,枯叶蝶就已转身回飞。它们的反应很快,飞的速度更快,所以洛笛离它们并不近。

  枯叶蝶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地飞着,洛笛犹如一颗绿色子弹在后面上上下下地紧随,他的光电剑的电束不断地落到枯叶蝶的身边,闪出很强的亮光,但却不能准确地击中它们。

  “快,前面有一大片暗区,我们飞过去,他就看不到我们了!”

  冷眼怪并不慌乱,它边逃边注意观察着周围,发现了这个有利的地方。枯叶蝶闻声后狠狠振了几下翅膀,然后紧缩肌肉,翅膀“忽”地一声向身体两侧一收,这使得它像一个扁扁的箭头,直射向前方的阴暗无光处。

  “呼”地一声,枯叶蝶飞进去了;“呼”地一声,洛笛也冲进去了。但刚才在明亮的地方,现在突然进入到这无光的暗处,洛笛的眼睛无法在极短的时间内快速适应,他看不清周围了,只好急急停住,从空中落下来。

  “让它跑了!”洛笛自叹道。

  “洛笛,我们后会有期!”从隧洞的远处隐隐传来冷眼怪游丝般的声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