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天 声东击西
瓢虫朵拉2018-04-02 20:075,358

  昨天他们商议完毕之后,几个人又悄悄去了朵朵花小小巷和妙妙角街实地察看。 他们潜伏在角落处,紧盯着对面落英口的进出者,弄清楚了朵朵花小巷是由马花撒及它的手下在看地盘,而妙妙角街是由黑筋及它的手下在看守,它们在每一处的落英口外面都派了哨兵,如果有情况就马上向里面通报。满龙刚在几地来回跑着,虽然身躯肥胖,却并不显得笨拙,它不时地进入落英口,看看里面的防卫让它放心了,然后就再去下一个地点。看来,暗箭联盟所有人里面,就数满龙最忙碌了——它自己的地盘,自己不操心怎么行?

  “它们分工很细。”洛笛压低声音对身旁的其他人说,“我们没有看到星星盘,看来它是在别的地方。明天我们要攻打的朵朵花小巷是由马花撒帮满龙防卫的。”

  “明天它们就等着看好戏吧!”摆垛咬牙切齿地低声说。

  “嘘……别那么激动,安静点!”丹威急得连连摆手,提醒道。其他人不再出声,一行人察看完毕后又悄然离去。

  今天早晨,洛笛出来后很谨慎,因为今天的行动太重要了,不能有一点闪失,千万不能让自己的行踪被敌人的暗探发现。他出了自家的落英口,并没有急于迈动脚步,而是往四下里警惕地张望着。街上很平静,还没有多少行人。洛笛松了一口气,但随即想到一个问题:“看来,我的住处一定要保密,如果被敌人盯梢了,以后的事情会很难办。不过,以我的速度,量它们也难以跟踪。”

  一朵绿云倏地一下悄无声息落到距朵朵花小巷不远的一个路口,洛笛的心“呯呯呯”地剧烈跳动,他告诫自己:“镇定,镇定,千万不能紧张!”难怪洛笛有些紧张,这是他们第一次与暗箭联盟进行大规模的、有组织的正面交锋,其意义非同小可。在今天这场交锋中,双方的实力可以一览无余,暗箭联盟中的主要人物都要出场,洛笛他们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挑战,此战只能赢不能输。此时,洛笛在心中不由得默默祈祷起来。

  按照昨天的部署,今天洛笛直接到朵朵花小巷埋伏。丹威和冰致极率领他们的兵力潜伏在这周围,摆垛也在这里待命。而周不漏则带兵径直去妙妙角街,穿山甲协助。一路上,他们还要放出口风,说此番专门要去会会暗箭联盟,尤其是领教一下黑筋的本事。等暗箭联盟闻讯后把兵力往妙妙角街转移,他们则一边佯攻一边佯败,尽快撤军;而埋伏在朵朵花小巷的洛笛等人就趁敌人防卫空虚之时攻入。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着——

  今天周不漏带了大量的兵力,刚刚集合完毕,穿山甲赶到,二人见面后击掌自励,然后出发。

  他们并不是遮遮掩掩,而是大张旗鼓地列队前行,每个士兵都全副武装,手中还拿着隐形盾牌集团的标志性武器——一块盾牌。这阵势少不了吸引沿路的人,有人三三两两地交头接耳,有人看出会出事就赶紧避让开他们,还有好奇的人向他们打听:“你们这是去哪里?干什么呀?”几个士兵刚做义愤状回答:“现在妙妙角街被暗箭联盟破坏,我们要去为民除害!”“我们这是先头部队,后面还有呢!黑筋的末日到了!”一听与暗箭联盟有关,那些好奇的人再也不敢多问,也不敢尾随看热闹:毕竟他们惹不起这帮坏蛋,这种麻烦事还是离得远远的为好。但消息也就不径而走了。

  “这就好。”穿山甲和周不漏的嘴角浮上一丝笑意。

  一队人马开到妙妙角街时,黑筋早已闻风,率兵在落英口外等候;同时,它已派人把这一情况向暗箭联盟其它人通报,请求派兵增援。其实,它一开始不想发出这个请求,它感到自己的实力足够抵挡,而且也想抢这个头功,它感到这是个扬自己声名的大好时机,它可不想把这个机会拱手让与它人分享。但不断传来的情报却逐渐令它不安:“他们人很多,他们还有后援,他们有互联网的支持……我这里只有满龙的人,哼,那些肥头大耳的家伙只会抢现成的好处,打仗可指望不上它们。那么,我还是稳妥点。叫兄弟们来支援我吧!”

  而冷眼怪也没闲着,它乘着枯叶蝶到处巡视,也早已发现周不漏的动向,它对对方如此明目张胆地进军感到有些不解:“他们就这么有必胜的把握吗?这是在向我们示威吗?”虽然不解,但它不敢耽误,及时向其它头领告知了这情况,正好黑筋也派人来请求增援,它们感到情况紧急,不能耽搁,立刻调兵遣将,火速去增援妙妙角街。

  却说穿山甲和周不漏见黑筋已在妙妙角街摆开了阵势,心想:“黑筋,我们要的就是这样!”黑筋正要开口,穿山甲却抢先一步,指着黑筋大声道:

  “来者是黑筋吧?我对你的恶名早就耳闻,你在网络中做尽了坏事,所有网络居民对你和暗箭联盟都恨之入骨,我们互联网总部也一直密切注视着你们的动向。近来你们做坏事更加变本加厉,这一次又严重破坏了网络秩序。今天,我们是来为民除害的,你就束手就擒吧!”

  周不漏也走上前,雄赳赳地傲然挺立在黑筋面前,厉声说:“你这个无恶不作的恶魔,今天就是你的末日!快快放下武器投降吧!”

  两人这一前一后相配合的言语,惹得黑筋火起,它腾地一下跳起来,用它的黑黑的钩状手指着这两人,说:“就凭你们?哼,无名小卒还敢自己来送死?不过,今天可以让你们开开眼,你们就知道我黑筋是什么人了,一般人还没有这个机会呢!”

  其实黑筋是知道穿山甲和周不漏的,也很清楚这两人的本事,但以它一向的嚣张,它是绝不会允许这两人的气势在它面前占上风的,而且它在网络中也跋扈惯了,哪能容得下别人对它吆五喝六的?平时还愁没多少机会在这些可恶的网络安全集团面前发威,今天既然送上门来,那我黑筋就不客气了!

  想罢,它也懒得再搭腔,退后几步,准备迎敌。

  穿山甲和周不漏见成功激怒了黑筋,心知今天已成功一半。两人下令:“将士们,按计划准备迎战!”

  双方都严阵以待,周不漏率先发起了攻击。他的身体是半透明的,这使得他身体轻盈、行动灵巧;周身又披挂满了铠甲,使他刀枪不入;最有力的武器是他的盾牌,不管是谁,只要一碰到这块盾牌,就像被电流击中一样,浑身会战栗不止,完全丧失战斗能力。黑筋对周不漏的本事以前只是有所耳闻,但从未真正见识过,而且它总觉得是有人在夸大其词,所以,它一开始并没有把周不漏太放在心上。

  黑筋也发出了进攻令,它身后的爪牙们开始往前冲。周不漏身先士卒站在队伍的最前方,迎上了黑筋的部下。他的盾牌显出了威力,碰到的敌人无不惨叫着、颤抖着,蜷缩着身体倒下。他身后的将士也迎着敌军向前,与黑筋的部下展开了混战。

  而黑筋却未出手,它想等打得差不多了再去收拾残局。

  朵朵花小巷的洛笛等人,此时发现敌人有了动静——驻守在这里的马花撒像是突然接到了什么通知或指令,正在匆忙集结手下。他只留下了少数人看守着落英口,自己则带着众多士兵整队离去。

  妙妙角街的战斗还在进行,在一旁未参战的穿山甲一直密切注视着周围的动静。突然,他身上的传感器传来了信号——他那些闪光的铠甲能感应到细微的震动,这震动意味着有大量的人正往这里汇合——暗箭难防联盟的援兵来了。他立刻打了个响亮的呼哨,周不漏就知道敌军的援兵来了,是时候了,他们该撤了。

  周不漏身后的士兵都知道本次行动的具体安排,所以,穿山甲的这声呼哨响过后,他们逐渐做出招架不住的样子,连周不漏也是这样。他们似乎在勉强支撑,最后渐渐不敌敌人的攻势,只好且战且退。而黑筋的部下见到对手出现了败势,无不像打了强心剂一样兴奋起来,个个越战越勇,都想在主子跟前好好表现一番,以获得主子的奖赏。

  黑筋当然也看出了这形势的变化,它对敌军的撤退感到满意——这说明我黑筋可不是徒有虚名的人,连你周不漏也奈何不了我;但同时又不太满意——周不漏就是这么个水平啊,我都不用出场,你就败了,唉,这一仗打得没意思,没有对手真是苦恼啊!

  正得意时,星星盘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让你的手下别追了,他们后面可能还有援兵,我们可不要吃亏了。”

  回头一看,几个头领都已来了。“原来周不漏撤兵是因为我的援兵到了,哼!跑得倒是快,真是对不住你的威名。但是,难道周不漏是更怕它们几个吗?”想到这里,黑筋不免很有些扫兴,它心里暗暗责怪这几个人来得不是时候,也为周不漏惧怕它们而不怕自己感到很恼火。“不该让你们来增援,本来我自己就能搞定。”它心里又恼又悔。

  但是当它转过身来,看着来增援的这些同伙时,脸上又换上了一副诚恳的笑容:“哎呀,幸亏你们及时赶到,解了我的围。好,就听各位仁兄的,不追了,让他周不漏多活几天!”

  几个人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可不嘛,妙妙角街没有失守,周不漏又如此惧怕它们,这样的喜事岂能不让它们满意?

  见守卫朵朵花小巷的马花撒离去后,洛笛下令:“行动!”

  各部人马早就等着这一时刻了。听到号令后,个个像离弦的箭扑向朵朵花小巷的落英口处。摆垛领着它的人在落英口外迅速摆好防御的队形,丹威和冰致极果断地消灭了几个刚才还守在落英口外、现在则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目瞪口呆、来不及采取任何行动的小卒子。

  随即他们又冲入落英口,按照事先的部署和安排,各行其事,把里面盘踞的满龙的小爪牙一网打尽,解除了满龙的黄毒对这里电脑的危害。这场行动如此迅猛,以致于里面的敌人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一命呜呼了。

  隐形盾牌派来的人也随后进入到里面,在每台电脑中迅速安装他们集团最新的安全卫士软件,敌人对这里是彻底没办法了,这块地盘又回到了隐形盾牌的手中。

  这一切进展得高效又快捷。一会工夫,所有任务都已完成。随后,洛笛接到穿山甲传来的消息:“我们已成功撤兵!”他也立即把成功收复朵朵花小巷这一喜讯发送给了穿山甲。

  现场一片喜悦的欢呼声。

  与此同时,马花撒的一个小部下气喘吁吁地赶到妙妙角街,惊慌地大喊着:“不好了……不好了!我们被……偷袭了!那里又……”它好不容易喘上一口气,“又被他们抢走了!”

  原来刚才它正在稍远处巡逻,没在落英口前,所以,洛笛等人的行动它全部都看到了。它惊魂未定地撒腿就跑,来向它的主子报告。

  这几个头头刚才互相道贺之后,见周围没有什么异常情况,正准备离去,猛不丁听到这消息,不禁大吃一惊,停住脚步,面面相觑,有好一阵没有人吱声,它们似乎都被这消息打懵了。

  在一阵死一般的沉默之后,星星盘和冷眼怪突然醒悟过来:“我们上当了!”由前面的惊愕到此时的顿悟,由刚才的得意到现在的失败,明白了这场巨大转折的由来之后,它俩的声音和表情在瞬间变得狰狞和可怖。这充满愤恨的声音像一根根钢刺,直刺入每个人心中,令其余的人心悸不止。两人的表情愤怒得快要扭曲了,使它们看起来比平时要可怕得多。

  “快说,别卖关子了!你们想到什么了?”满龙可没有那么多的耐性,看到这两人失常的表现,它更急于想知道。

  “我们中了他们声东击西之计。他们本来的目标是朵朵花小巷,却做出要攻打妙妙角街的样子,骗我们把兵力调往这里,那边就空虚了,他们趁虚拿下朵朵花小巷。他们把我们耍了!”冷眼怪的声音平时就阴冷无比,现在说出来的这些话,即便是它们自己人,也感到丝丝寒气从后脊背直贯脑顶——它们都知道冷眼怪的脾气:越是恨之入骨,声音就越是冰冷刺骨。

  其余的人恍然大悟,无不气得七窍生烟,满龙尤其是捶胸顿足,口中哇哇大叫着,当下就要冲回朵朵花小巷。星星盘拦住了它:

  “不要!现在回去已晚了。我们再想想办法。”星星盘尽量把声音放平静,它知道不能再刺激满龙,尽管它自己心中既恼怒又吃惊。这一次,它感到真正领略了对手的实力,对手的分量似乎越来越重,它隐隐感到在今后的网络世界中,有一股渐渐壮大的力量要与它们争分天下了。

  经刚才冷眼怪那么一提醒,黑筋也回过味来:“怪不得周不漏那么容易战败,原来是他们早就设计好的,这场戏演得不错啊!看来我还低估你了。”它阴阴地想着,并没有出声。

  马花撒也极不甘心:“他们等于从我手中拿走了块肥肉,我真不该离开那里!他们还没领教过我的厉害,下回等着瞧吧!不过——”它好像又想到了什么,语调也放慢了,“不过,这次他们计划得不错,我看这一点倒是值得我们学习学习。这是他们谁的主意呢?这个人可是了不得的。他们一定得有个头儿!”

  马花撒的这话无意中让星星盘的心中有些乱,它看了看其它人,冷眼怪也在看着它:“兄弟,现在气恼也没有用。今天他们得胜,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举动了,我们回去商议一下吧!”

  回到蜗牛壳隧洞,它们个个阴沉着脸。满龙骂骂咧咧地:“这几天白忙活了,放到手里还没捂热呢,又让人抢走了!以前好像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最近真是碰到鬼了,干什么都不顺!”

  冷眼怪听了,盯着满龙看了一会,然后遥控打开了墙上的屏幕,上面出现了洛笛,这是它前不久储存的。 “看,满龙兄,你说碰到鬼了,没错,我已发现,自从这个家伙出现后,我们的麻烦似乎多起来了。”

  现在谁都认识这是洛笛。“除掉它!”另外几个人都咬牙切齿地说。

  “是的,不能等它翅膀硬了才动手。我们现在得想办法找到他的弱点,或者弄清楚他是从哪里来的,然后再下手。”看来冷眼怪想这个问题已很久了,它的提议一说出来,其它人都纷纷点头。

  洛笛等人完成任务后又聚集在海淘湾,与蜗牛壳隧洞仇恨报复的氛围不同,这里一派喜气洋洋的气氛,每个人的脸上都笑吟吟的。

  “经过实战的检验,我们完全有能力战胜暗箭联盟。”海无忧高兴之余不忘总结,“还有妙妙角街,这几天之内,趁着暗箭联盟阵脚大乱,我们寻找机会尽快夺回。”

  这话正是冰致极最想听的。大家一致同意:“对,乘胜追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