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天 升级、升级!
瓢虫朵拉2018-04-02 20:075,215

  今天一早,按照约定,在蜗牛壳隧洞要开个会。气忿难平的马花撒最先到来。看来,昨天的事还在令它耿耿于怀,它的气很明显还没有消下去,它早早过来就是想找个倾诉对象,先吐为快。正好,它前脚刚到,冷眼怪后脚就飞进来了。

  冷眼怪也在为前一天的跟踪暴露而有些怏怏不乐。它自认一向做事小心谨密,那天不知哪里出了纰漏,到了最后却前功尽弃,白忙活一场。不过,它倒是不气馁: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就不信洛笛次次都能走运!

  两人一照面,马花撒那一脸气恼的样子就引起冷眼怪的注意:“马兄,怎么了?气还不顺?”

  马花撒骂骂咧咧地把昨天的经过讲了一遍,尤其讲到了最后它本来是有机会踩死洛笛的,但又中了他的剑击,让洛笛这个对手侥幸逃过这一劫。一提到这,它仍惋惜不止:

  “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可以结果他的性命。唉!这次算这小子命大,下次再遇见我,他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它跺着它的蹄子说道。

  “对付他,我们得用策略,不能凭一时之勇。而且,我发现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他们好像越来越合作了,这个趋势对我们可不利。”冷眼怪说话倒是能一针见血,抓住问题实质。

  “不错,我也发现是这样。”星星盘也进来了,听到了冷眼怪的话,立刻接上说。

  刚坐下,黑筋和满龙也相继进来。人都到了,大家围着坐定。它们都已听说马花撒昨天的事情——在这网络中,好事坏事都能很快地传千里万里。

  满龙咧咧它的虎钳似的牙,粗声粗气地对马花撒说:“我说你搞的那个东西是什么?能把钱转移到哪里去?给你什么好处啊?”

  “这只不过是我和人类中的有需求者各取所需罢了。钱嘛,当然是流入到他们指定的账号里了,给我的好处嘛…”马花撒看似轻描淡写地说,“就是他们有新的木马就给我,我的木马库就会有更多的新鲜成员。”

  “马老兄,你的路子还越走越宽了。新木马越多,你的装备就越全,能攻击的电脑就越多,能加重我们暗箭联盟在网络中的分量,这是好事!”星星盘很赞同这方法。

  被人这么一夸,马花撒刚才的气恼消褪了些,脸色也平缓下来。它说:“这次我用的木马还不够隐蔽,才半天时间就被商场发现。所以,我还需要抓紧对这个新木马进行升级,让它更厉害!”

  “是的。今天我们来这里开会,就是要谈一谈升级的问题。”冷眼怪说,“因为这已不仅仅是马兄一方的事,而是我们在座每一位都面临的事。诸位哪一位不需要升级呢?而我们以前重视升级吗?升级及时吗?”

  冷眼怪不需要升级,它看问题就更客观一些,所以,这些话一说出来,在场的几人都默默地思量起自己来。

  片刻,星星盘开口道:“这次马兄的事给我们提了个醒。以前我们都不曾中断过升级,但在我们联盟中对这事确实不太重视,升级时间间隔太久,在与他们各个安全软件集团的较量中很难一直保持上风,你们想一想,尤其是最近我们与他们的交手次数虽然较多,但明显不太占优势。我看,我们有必要调整、完善一下策略,扭转这种对我们不利的形势。”

  “对。”黑筋很赞同,“其实我们这个联盟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可以做很多对方想不到的事。但是我们也要把自己的本领再加强,不能只是吃老本。我们联盟中有病毒,有木马,有黑客,如果我们每一方都加速升级,就尤如磨砺了宝剑,我们利器在身,,让他们防不胜防,那样我们再出手就无往不胜了。”

  听到这里,马花撒精神大振,它大声说:“说得太好了!他们经常在升级和更新,我们也要跟上,不能落后。只要我们几方拧成一股绳,网络世界就是我们的。”

  冷眼怪总结性地鼓动说:“我们有病毒库、木马库,我们有黑色杀手——电脑黑客,我们的阵容多么强大!再加上随时更新和升级我们的技术;满龙兄,你那方面你也多想想办法完善。兄弟们,我敢说,今后我们将一步步战胜丹威、冰致极、洛笛那些看似不可战胜的对手,将网络变成我们的天下。这一天不远了!”

  几人情绪激昂,摩拳擦掌。散会后纷纷回去制定自己的措施。

  昨天的事让周不漏深深地反省:我们隐形盾牌安全卫士的防御功能还有局限性,在网络激烈的斗争中不能时时处于优势,相反,还有被牵制的可能。昨天那个木马实在是太狡猾,居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钻进商场电脑而不被我们的防御系统发现。可是既要有严密的防御,又要有精准的查杀,还要时时更新和升级,抵御病毒、木马和黑客的觊觎和轮番进攻,难度相当大,任务很重,这已远不是我一方能做到的。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呢?

  他思来想去,一时还找不到妥贴的方法,只好暗自叹了一口气:“唉,现在能做的,就是把升级跟上,尽量不给那些坏蛋可乘之机。”

  洛笛今天事先跟海无忧联络,在海无忧办完事之后,与穿山甲一同来到海淘湾同海无忧见面。

  穿山甲开门见山,说话直入主题:“昨天的情况我已向总部汇报,百购商场出现的是一种新木马,它很隐蔽,如果安全卫士和防火墙升级不及时,或是技术跟不上,就会被它钻空子;而一旦被它乘虚进入,那么,电脑用户将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具体来说,就是在网上进行买卖时,凡是支付的钱款将会被这种木马截流和改道,造成用户和商家的双重损失。”

  海无忧也很担心:“还有没有别的电脑被这种木马侵袭?”

  “从目前来看,再没有从别处接到此类的报告,在网络中也没有听到哪里的电脑因被这种木马袭击而流失钱款的传闻。”穿山甲回答。

  洛笛有些不解地问:“这种新木马在别处没有发现,它只侵袭了一家商场,这能说明什么?”

  穿山甲见多识广,与这些网络坏蛋打交道多了,他的经验自然也多。他稍一思索,便用肯定的口吻说:“我估计,这是一种新木马,马花撒正在试验它的性能,所以挑了一个电脑用户来做试验,看效果,然后再针对不足进行升级改造,等到这种木马改造成熟了,局面就不会像是前天和昨天那样简单了,我们面临的问题将会变得相当棘手。”

  海无忧听罢,立刻接上话说:“从这两天商场出现的情况来看,很明显,马花撒的这个新木马确实还有不够完善需要改进的地方,我想,它已经通过这次试验获取了它想要的资料,现在应该忙着对这个木马进行升级呢!等这个木马再出现时,它的隐蔽性和破坏性将极大提升,恐怕网络用户确实很难对付了。”

  “这……”洛笛在这之前还不曾听说暗箭联盟成员的武器也能随时更新和升级,能具备更大的威力。听到这样的情况和可能出现的后果,他内心很焦急,求助似地望着穿山甲,问:

  “那我们能做什么?都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们的本领还能再高些吗?”

  穿山甲拍了拍洛笛的手,说:“你别急。办法是有,但是,我们还得一个一个地去说服,一个一个地去建议。”

  “去说服谁?为什么还要一个一个地?”洛笛有些不明白。

  “洛笛,我看你是有点急得糊涂了。”海无忧提醒道,“你想,能对付木马的,当然是安全卫士和防火墙集团,我们得去说服他们针对出现的新木马及时更新他们相应的软件;而这些集团之间又是各不相容,我们不可能把他们汇合起来共同协商,只能由我们一个一个地去找他们。唉!”解释完,海无忧发出了深深忧虑的一声叹息。

  洛笛听懂了,海无忧在为这些集团之间的各自为政而深感忧虑,为不能及时钳制恶势力而着急。

  随即,洛笛想到了一个问题:“可是网络中不仅有木马,还有病毒和黑客,那么杀毒软件是不是也要及时更新升级呢?”

  “是的。但麻烦就麻烦在他们是各干各的,我们得分头去找他们通报情况和协商升级之事。”穿山甲的语气有些沉重。

  海无忧很遗憾地说:“如果我们能组成一个联盟,共同对付网络中形形色色的病毒、木马、黑客,就不会存在今天这样的问题了。唉,这一天不知何时能到来啊!”说完之后,低下头,有点黯然神伤。

  这些话中的伤感之情深深触动了洛笛的心,他望了望海无忧,又看了看穿山甲,这两人都沉浸在一种情绪中,都没有再说话。洛笛感到心中沉甸甸的,似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令他心情和呼吸都不畅。在网络中单打独斗并不能使四分五裂的各方取得什么明显的优势,这一点连他这个局外人都看得很清楚,为什么那些集团之间却始终不肯放下自己的那点利益,而从整个网络的安全和未来的发展来考虑呢?想到这,他突然有了一个明确的想法:不行,不能再让这种现状继续下去,我洛笛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促使各方能摒弃前嫌,以网络安全大局为重,组成一个能与暗箭联盟抗衡的同盟!

  想罢,他朗声对面前的二位说:“不要紧,一时的困难吓不倒我们。我有个建议,今后我们将侧重点转移到促成各方的安全联盟上来。我相信,只要我们朝这个方向努力,总有一天会精诚所致,金石为开的!”

  海无忧抬起头来,眼睛亮闪闪的,他握住洛笛的手说:“我一直就抱有这个信念,并也为之努力。洛笛,你放心,我不会气馁的。现在有你同行,我们更有信心了。”

  穿山甲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大声说:“好啊!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让我们互勉吧!”说完,他停了一下,转了话锋,说:

  “但我们先把今天的事完成吧!洛笛,你与丹威比较熟,提醒他们万弩杀毒软件的及时更新升级的任务就由你去完成吧!我与海无忧分别另外的那几家。最好今天都能把任务完成。我们抓紧行动吧!”

  “对,这是我们今天的正事,可不能耽误。出发吧!”

  三个人会心一笑,走出了那个大海螺。

  洛笛径直去了星琦大道找丹威。丹威正忙着测试他们万弩杀毒的最新杀毒软件,见到洛笛到来,他很高兴地“嗨”了一声,与洛笛打过招呼,不过,又有些奇怪地问:

  “ 你的突然出现是不是因为有什么好事?”

  洛笛笑了:“你想要什么好事?杀病毒算不算好事?”

  “对我们杀毒集团来说,能杀毒当然就是好事!”丹威眼睛一亮,有点兴奋地说,“你是不是来找我们去杀毒?”

  “嗯,与杀毒很有些关系。”洛笛看到丹威对病毒这么感兴趣,心里着实喜欢。他把昨天百购商场的事给丹威讲了讲,最后提到了安全软件及时升级的紧迫性和必须性,并说明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就是以昨天的事为戒,提醒和建议万弩杀毒今后的更新和升级必须及时,不能存在安全漏洞,给网络恶势力可乘之机。最后他说:

  “穿山甲和海无忧已分头到别的集团去做工作。现在网络安全的形势不容乐观,我们每个人,每个集团都有责任维护它。”

  丹威听后,沉吟了一下,说:“暗箭联盟确实太咄咄逼人,网络被它们搅得不得安宁,我们早就与它们水火不相容。你放心,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我们这边的工作我会督促做好,绝不让一个病毒从我们手下溜走。”

  说完,丹威又想起了什么,他问:“今天芭蕾找过你没有?”

  “没有。”洛笛摇摇头,“有事吗?”

  “她今天到这儿来过,说有一个邮件传送大赛,好像是几家大网站联合举行的,看哪个IP地址的用户能在限定的时间内发送最多的邮件,以检验各家邮箱网站邮箱的容量和性能,速度最快、容量最大的邮箱将获得网络中邮箱的绝对使用权,而发送邮件最多的人也可获得大奖。她的妈妈打算参加这个比赛,她想帮妈妈多获取一些电脑IP地址,就来问我。”

  “噢!还有这事。那我去问问她吧。”洛笛见自己的事已完成,就与丹威告别,去找芭蕾。

  没想到根本不需他去找,刚出门不远,芭蕾那清脆悦耳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洛笛,别走啊!我正找你呢!”

  “尊敬的芭蕾小姐,请问有何吩咐?在下愿意为您服务。”洛笛听后,停住,又转过身来,居然像模像样地鞠了一躬,只是语调故意地有些滑稽,惹得芭蕾“咯咯咯”地笑个不止。

  “你什么时候变成绅士了?上次见你时好像不是这样啊。”止住笑后,芭蕾也故意逗洛笛。

  “那得看我对待什么人了,比如对你,就可以绅士一把:对坏蛋,我可是愿意做它们的恶魔。”

  “先不说坏蛋,先说说我的事嘛!”芭蕾言归正传。

  “是不是想找我帮忙?刚才丹威给我说了。”洛笛此时心情不错,语调也格外轻松。

  “嗯,不仅如此,想让你的妈妈也参加。这次比赛的奖品好诱人呀,而且难得能遇到这样的比赛,可千万不能错过。”

  “行,我回家给妈妈说说,也许她已经知道了呢!”

  “把你的妈妈的邮箱地址给我,我也把我妈妈的邮箱地址给你。这次比赛就在明天进行,我们多一个邮箱地址,就可以多发送一份邮件。你看,我都找了这么多邮箱地址了。”芭蕾扬了扬手中的一个小本本。

  “那明天我们两个也比比,看谁的妈妈发送的邮件最多,怎么样?”洛笛对这个比赛产生了兴趣,不由得又有了想法。

  芭蕾对这个提法极感兴趣,她蹦了一下,说:“好主意!我们猜一猜谁会获胜?”

  “哎呀,这个可不好说。”洛笛挠了挠头皮,“你都已经准备充分了,我还不清楚我的妈妈知道不知道这事。不行,我现在得赶快回家,和我妈妈商量办法。”

  “哈哈,你快输了!”芭蕾开心地笑了,“虽然明天比赛不是我们的事,但我们可以去观赛。你知道不,有好多好多网民都参加这个比赛呢,我们可以到处去看看。”

  “好呀!那我们就明天见。”洛笛朗声应道。

  “明天我去找你!”

  说完这句话,芭蕾开始迈动双腿。洛笛也迫不及待地朝着他家的方向飞奔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