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明是齐木楠雄
什锦水果味2020-06-18 16:153,395

   中年人无言失魂落魄的跪在地上。

   在那些人之后紧接着又来了一群人,他们穿着统一的制服,领口佩戴着国徽,是法院的人。

   “苏耀光你涉嫌侵占私人财产……”

   “跟我们走吧。”

   一群人把他架起拉走,苏耀光木偶一般被拽走。

   “大大这里的法律不一样啊。”

   “竟然是死刑,好严重啊。”

   “就应该这样,我们这里也有这条就好了,有些人真的好讨厌,不问自取。”

   “也不是这样,各有各的好,这个也有弊端吧。”

   “我还是比较关心大大心里状况,接下来想要做什么,大大可不要想不开啊。”

   “是啊是啊。”

   刚才还是艳阳高照,此刻却乌云密布。气温一下子变冷了,风强劲呼啸而过。吸入呼吸的空气带着冷冽,落地的树叶,寥寥无几的路人,这个街道一下变得萧瑟。

   还有一个。

   对她来说是不一样的,她很信任他很喜欢他,小时候常常缠着他一起玩。她以为他们是亲人,是朋友,是青梅竹马,是不一样的存在。可就是这样的存在伤害了她,他的背叛是比父母死亡更让人不可置信的存在。

   夜晚。

   手里把玩着折叠刀,那把娇俏的刀在小小的手上让人移不开眼漂亮翻转着,黑暗的走廊,一侧窗户打进来的月关披在女孩身上。

   “为什么那样做。”

   苏立僵硬的仰着头,嘴角扯着僵硬的笑。

   “妹…妹妹,你这是干什么,开玩笑都吓到哥哥了。”

   一声嗤笑,刀光一闪。一声惨叫,少年的腿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窟窿,冒着红色的液体,双手捂都捂不住顺着手缝流了出来。他的额头冒出了冷汗,知道她真的知道了当初的事。

   “你、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为什么那么做。”不咸不淡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但她的眼睛让少年心悸。

   不一样了,她变了。

   当初的她从没有这样的眼神。

   什么时候?他也想知道什么时候!

   他瞪着一双红透的眼睛,凶神恶煞的盯着她像是恨不得把她吃了一样,看着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杀了别人父母,报复一个无知女孩的可怜人一样。

   “为什么那么做?呵,你不知道!你什么也不知道!”他大笑着,像是失心疯了。

   “从一开始我就想那么做了!特意接近你,特意和你玩,特意做一个你喜欢的哥哥!怎么样?被最亲密的人,被最信任的人背叛的滋味如何?哈哈,哈哈哈~”

   少年的面容一瞬间变得扭曲,变得更加不敢入目,他眼里的恨意那么深。

   “因为你!你们毁了我的幸福,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失去我的父母!要不是你,我父母根本就不会死!”

   “是你父母夺走了我父母的研究,虚伪!恶心至极。竟然露出这样一无所知的表情!”

   他站起身,一步一步向她走去,嘴里不停吐露仇恨。

   “三岁那年你偷溜进实验室,找不到爸妈哭闹着非要我父母陪你玩。后来他们带你去游乐场,结果!结果!偏偏出现了意外,他们都死在了那次意外里,而你!你却安然无恙!并且忘的一干二净!说什么创伤应激障碍!”

   忘了就可以当一切都没有发生吗!忘了就可以这么毫无愧疚的生活吗!借口!一切都是借口!

   “这不可能!”

   因为,因为她明明记得……记得小时候的……

   

   奈绪不停摇着头。

   “不会的,不是这样的,你看,我还记得小时候是在老宅子长大的,还记得和一个叫花阿姨的佣人一起生活……”

   “那都是假的!假的!你的记忆都是假的!”

   苏立的父母和她的父母同是研究人员,他们研究的课题更是一样,在一起研究突破难题更有数十年。

   那年小苏明想去找父母玩,因为没有找到爸爸妈妈就缠上了叔叔和阿姨,可是没想到会在后来遇到意外,她把一切忘了,也根本不记得那两个人。事后因为创伤应激障碍的事,整个人都变了一个样,不再像寻常的孩子天真烂漫,她变得冷漠,对外界的一切都没有反应,更是感知不到一切的情绪,无法理解别人的心情、心意。

   她漠然的就像和这个世界毫无关系。

   而在那场意外后,失去父母的苏立被苏明的父母收养了。当时不小已经记事的他记得所有的一切。他厌恶这个害死父母的凶手,厌恶这个在父母死后霸占了父母研究成果的男女。

   但其实女孩的父母从未霸占研究,这是他们共同的结晶,他们约定要完成研究,苏明父母一开始就决定在研究成功时署名苏立父母的名字。

   他所知晓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他们给你做了催眠,你的记忆都是被植入的,是虚假的!”

   假、的?

   原来都是假的……

   他压着她靠在了墙上,女孩低垂着头看不清样貌,苏立心里一阵得意。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苏立不可置信的重复了一遍。

   她抬眼看着他:“那又如何,那些都是过往事了。或许确实是我的错,但是你不是报复了吗?现在也该轮到我了不是吗?”

   苏立震惊的望着她,像是看个怪物一样。

   直播间围观的群众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被少女惊到了,他们的感觉和少年一样,具是难以相信。

    

   他后退了一步。

   “怪物。”

   他反应过来又立马向前冲她攻击。

   奈绪拉开距离,手里的刀一转刀尖划过少年的胳膊。他没在意受伤的地方,毫不客气的利用身体优势抓住她的手,打落对他不利的折叠刀。

   眼看胜利在望,少年狰狞笑了起来。

   奈绪挣脱不开手腕的力道,看着他还在不停流血的腿毫不犹豫地踢了过,他惨叫出声跌倒在地。

   拿起掉落在脚边的刀,她看着跟狗一样匍匐在地的少年漫不经心的走过去,抬脚狠踩了上去。

   “啊!!!”

   伤口边的肉翻了开来,肉的纹理清晰可见,皮开肉绽。面对这样的情景,奈绪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动。

   除了一开始被少年口中的真相动摇了心,接下来的她已经岿然不动,石心木肠。

   像是看够了这副样子,手里的刀一转,改变了方向,准备解决这少年的命。

   

   “我去!!!”

   “我去!!!”

   直播间的观众再也控制不住,惊讶吐槽不停,眼看着事情就要彻底失去控制,再也歇不住的大叫。

   “齐木大大不要在看戏啦!要出人命了!快救人啊!奈绪快要不行了!”

   “在这样下去,奈绪就要毁了!”

   “大大不要这么淡定啊!我们淡定不了啊!”

   突然浮现的字让少女一顿,停下了动作。

   “你不杀了吗?”突兀的声音无比熟悉。不一样的是在这样空寂的夜晚,这样的场合,变得有点低沉。同样的是声线不变的平静。

   不远处一人的身影走了出来。

   奈绪猛然转身,看清了来人。

   为什么?

   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要!不要看到这么狼狈,这么可怕的她。她想要留给他最完美的印象,她想在他的记忆里自己是最美好的存在,是永远忘不了的回忆。

   齐木楠雄轻柔擦拭,可是少女的眼泪就像不可爱的暴雨,说下就下没有一点征兆没有一点停歇,反而越涌越多。最终他放弃了这样的举动,抬手按住少女的后脑,往怀里一按。

   “为什么哭?”

   少女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的掉金豆豆,根本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她觉的很委屈,真的很委屈。见到他,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有了一个出口,想要肆意发泄个够。

   齐木楠雄看着不远处躺在地上的少年,这就是她一定要回来的原因吗。

   他在角落的地方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他没想出来,但是他发现自己暴露了。

   “要我帮你吗。”

   苏立看着突然出现的少年一喜,可是还没来得急求救,便被这话吓到了。

   原来他们认识!是一伙的!要被杀掉了!要死了!

   他明白了立马挣扎着翻身,向楼下爬去,要离这两人远远的!快点逃出去!一定要逃!。

   情绪发泄差不多的人听到这话,不可置信地抬头望向他。

   齐木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惊天之语,平淡的就像在问今天天气真好对不对。

   他的话彻底让奈绪心神动荡。

   没有谁会在看见这样的她后还这样温柔,这么好了。

   没有谁会这样不管发生什么都站在她这边。

   没有谁说出这样,你杀人我埋尸的话了。

   只有他,只有齐木楠雄。

   原来。

   她的愿望真的被神明听到了。

   原来,只是她不曾注意到而已。

   她笑了。

   不在意后面已经逃掉的人,不在意他对自己做过的一切。

   她此时只是想和他想对他说——

    

   “我们回家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齐木楠雄与燃堂2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齐木楠雄与燃堂2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