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肃亲王保她
幺蛾子大人2018-04-06 12:382,529

谁不知道,凤九霄可是连宫宴能避就避的人,就算是宫宴,也只喝自带的水,其他食物半点儿不肯入口。

  他可从来没有在谁家吃过一顿饭,今天破天荒地要留在辰王府用膳?这是太阳打北边出来了吗?

  晏无悔忍不住看了一眼天空,好像今天没有出太阳。

  凤之辰懵过之后,立刻欣喜若狂,道:“是,侄儿这就吩咐厨房准备晚膳,不知道十七叔有没有忌口的?”

  凤九霄淡淡地看了一眼晏无悔,道:“你做!”

  “嗯?!”这回轮到晏无悔干瞪眼了,她来做?什么意思?

  凤九霄道:“答谢宴!”

  说完,就径自朝着辰王府的大门走了。

  晏无悔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她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个人是几个意思?答谢宴又是几个意思?

  凤之辰的脸色又青又白,瞪了一眼晏无悔,骂道:“还不快去准备,要是十七叔不满意,有你好看的!”

  说完凤之辰就追着凤九霄去了。

  凤九霄的侍从雪鹰看晏无悔还愣在那里,才好心地上前提醒道:“我们王爷喜欢清淡一点的饮食,每餐至少十个菜,四个汤,辰王妃还是尽快去准备,他老人家性子急,等久了会不高兴!”

  晏无悔感觉到自己太阳穴那根神经都快爆了,这丫也太难伺候了吧?每顿饭都这么铺张浪费的吗?

  十个菜四个汤?她来做?她又不是厨子!

  真是可恶透顶,姓凤的果然没一个好玩意儿!

  虽然内心暴跳如雷,但晏无悔还是认命地去厨房了,谁让凤九霄那家伙刚刚帮了自己一把,如果没有他,凭着自己,恐怕没办法对付凤之辰,更别说让他当众斟茶道歉了!

  也好,一个忙只要做一顿饭就能答谢,总比欠他人情强多了。

  这样一想,晏无悔的心情就平和了许多。

  做饭倒是难不住她,原主本身厨艺就很好,因为她相信“要拴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拴住他的胃”,所以练就了一手好厨艺。

  晏无悔穿越来之前就一直独立生活,做饭这种事自然是必备技能。

  不过古代厨房真的不那么方便,幸好厨房有人帮忙生火,洗菜切菜这个活儿也有人帮着做。

  晏无悔竟然真的做了十道菜两个汤送到了膳厅。

  她累得满头大汗,本来就大伤初愈,这会儿也没什么精力,只想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没想到还没躺下,就又被人喊起来了。

  “王妃,王爷请您到膳厅去!”是个丫头的声音。

  晏无悔回了一句,“去告诉他,说我累了,要休息!”

  “肃亲王要求的,王爷说您要是不肯去,得罪了肃亲王,您也没有好果子吃!”丫鬟战战兢兢地道,显然这话并不是她的意思。

  晏无悔气恼地从屋子里走出来,丫鬟哆哆嗦嗦地跪在那里,看样子也吓到了。

  晏无悔不想与一个丫头计较,便道:“好了,我去便是!”

  晏无悔拖着疲惫的身体,却还要强作精神去见凤九霄和风之辰,毕竟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她的笑话。

  到了膳厅,只见到了凤九霄和风之辰。

  晏无悔上前行礼,道:“十七叔!”

  而后直接忽略了风之辰,连多余的眼神都没给他。

  凤九霄点点头,道:“菜做的不错!”

  晏无悔纳闷地看着凤九霄,叫她过来,就只是为了夸她菜做的不错?

  凤九霄接着道:“以后每个月初一十五,往我府上送食盒,你亲手做!”

  晏无悔张口结舌地看着凤九霄,这是什么意思?吃上瘾了?

  凤之辰哼了一声,没好气地对晏无悔道:“十七叔赏识你的厨艺,还不赶紧谢恩?”

  晏无悔白了一眼凤之辰,然后对着凤九霄说:“既然十七叔喜欢,那无悔一定会努力锻炼厨艺,保证让十七叔吃的满意!”

  凤九霄点点头,没再说话,站起来就往外走。

  凤之辰立刻站起来相送,凤九霄猛然停下来,道:“不必相送!”

  凤之辰这才停住,道:“十七叔,欢迎您常来,侄儿……”

  凤之辰的话还没说完,凤九霄就已经出了二院的门,丝毫没有和凤之辰寒暄的意思。

  晏无悔在凤之辰身后冷笑了两声。

  凤之辰回过头,就用冷眼瞅着晏无悔,一副恨到咬牙切齿的样子,道:“你别以为有十七叔给你撑腰本王就不敢把你怎么样?本王迟早要休了你!”

  “可别只是嘴上说说,拿出休书来啊,我保证立刻带着休书离开辰王府!”晏无悔毫不在意地道。

  凤之辰拧眉,他有些疑惑,因为此时晏无悔那副无所谓的态度,不像是装腔作势。

  她难道真的已经不在乎自己了吗?

  这怎么可能呢?

  晏无悔可是爱他爱到死去活来的,为了他,她连慈安太后都可以不顾,现在说变就变了?

  “晏无悔,欲擒故纵的把戏对本王没用,本王心里只有琴儿一个,你是知道的!”凤之辰以一种高傲的姿态看着晏无悔。

  晏无悔笑了,笑得非常夸张,道:“欲擒故纵?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凤之辰,我承认,从前的我的确爱你爱得死去活来,但你忘了吗,是你亲手杀死了爱你如命的晏无悔!”

  说完,晏无悔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膳厅。

  凤之辰就这么看着她的背影,一时间出了神,他看着晏无悔的背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仿佛也走出了他的世界。

  他亲手杀了……爱他如命的晏无悔……

  这句话如同一句魔咒,一直萦绕在凤之辰的脑海里,仿佛永远也挥之不去了。

  凤之辰在出神之际,上官琴母子赶紧找了过来,刚刚用膳的时候,她们不敢出现,怕惊扰了凤九霄。

  这会儿迫不及待地想要探听凤九霄来辰王府的目的。

  “王爷,十七爷来这里找您有什么要事吗?”公孙氏好奇地问。

  凤之辰摇摇头,道:“倒也没说什么,似乎只是心血来潮,十七叔这个人一向心思难测的很!”

  上官琴有些委屈地道:“我看十七叔好像是来帮无悔姐姐的,刚刚当着那么多人让王爷难堪,明明王爷才是他的亲侄儿!”

  公孙氏也替凤之辰打抱不平,道:“虽然肃亲王脾气是古怪了一些,但做事也要分个亲疏啊,他怎么会这么帮着无悔呢?说到底无悔只是个外人而已!”

  凤之辰听了也十分烦躁,道:“好了,都别说了,怪来怪去,还是怪晏无悔那个女人,本王饶不了她!”

  “王爷,我可是听说肃亲王要无悔以后逢初一十五就往他府上送食盒,这不是摆明了要护着她吗?怕您真把无悔给害死了呢,肃亲王还真是袒护无悔啊!”公孙氏阴阳怪气地挑拨道。

  凤之辰这才回过神来,一向冷淡的凤九霄竟然会主动留下来用膳,还要求晏无悔亲自做,原来最终目的是这个?

  凤之辰眉头紧锁,他想不太明白,晏无悔是什么时候傍上了十七叔这棵大树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王毒宠:二嫁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王毒宠:二嫁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