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斟茶道歉
幺蛾子大人2018-04-05 10:072,364

凤之辰惊诧极了,问:“十七叔,你,你为什么要帮她?”

  凤之辰自认为在一众兄弟之中,凤九霄一向对自己最为关照,怎么此刻却倒戈偏袒起了晏无悔?

  凤九霄的眼睛微微眯起。

  凤之辰顿时就怂了,熟悉凤九霄的人都知道,他一旦眯眼,就说明已经动怒了。

  凤九霄的怒气可没人能够承受得起,就算是凤之辰的父皇也要掂量一二,要不要得罪这尊保天元四海升平的战神。

  “对不起!”凤之辰冲着晏无悔,不甘不愿地说了三个字。

  晏无悔冷笑,“这也算是道歉?对不起有用的话,杀人是不是可以不用判刑了?”

  凤之辰怒问:“你还想怎么样?”

  “道歉也该有个道歉的样子,斟茶,对着我诚恳地说一句,你错了,辜负了晏无悔一腔真情,请我原谅!”

  晏无悔并非得寸进尺,她只是想替死去的原主找些许安慰。

  虽然不足以平息原主的怨恨,但至少也比什么都不做强。

  “你不要欺人太甚!”凤之辰自幼得宠,又是最年轻的王爷,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

  “无悔姐姐,辰哥哥是王爷,又是你的夫君,当众折辱他对你有什么好处?就这么算了吧,好不好?”

  一直不敢说话的上官琴终于鼓起勇气出来帮腔了。

  她还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凤九霄,道:“所谓夫为妻纲,哪有做妻子的这么羞辱夫君的?这不是乱了礼数吗?肃亲王,您说是不是?”

  上官琴觉得自己这番话说的有理有据,肯定会获得凤九霄的支持。

  晏无悔却镇定自若地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如果连承认错误的勇气都没有,算什么顶天立地的大丈夫?我不认为是折辱,天子犯错,尚且要下罪己诏。莫非辰王觉得自己的尊严比得过天子吗?”

  这件事倒真是有典故的,先皇在时,郴州三年大旱,民不聊生,先皇因此下罪己诏,祈求上天原谅自己德行不够,降雨救百姓于苦难。

  后郴州降雨,一时间被传为佳话。

  凤九霄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晏无悔,晏无悔竟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凤九霄眼里那一抹赞许让她有点不自在。

  凤九霄道:“来人,奉茶!”

  凤九霄都不等凤之辰说话,直接下令,即便是辰王府的下人也不敢不听他的。

  很快,就有下人端了一杯茶过来。

  凤九霄看了一眼凤之辰。

  凤之辰面红耳赤,内心的羞愤让他不愿意去接茶杯。

  “匕首或者茶杯,你选一样!”凤九霄轻飘飘地道。

  凤之辰浑身颤抖着,看来是气的快要爆体而亡了。

  上官琴颇为心疼,“是我连累了辰王,他都是为了救我,让我替他道歉吧!”

  说着,上官琴就端过茶杯,冲着晏无悔道:“无悔姐姐,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生病,不该要辰哥哥救我。请你原谅我!”

  凤之辰感动地看着上官琴,此刻上官琴在他眼里,简直就是“仙女下凡”。

  晏无悔看着上官琴,嘴角露出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我和我的夫君之间的事情,与你什么关系?轮得到你替他道歉?你的确该道歉,可绝不是替他。因为你没那个资格!”

  晏无悔的奚落让上官琴的脸色涨红,直到发紫。

  晏无悔都看到她因为隐忍愤怒而微微颤抖的身体和发白的指关节。

  最好气吐血,这样才让人痛快呢!

  “十七叔,既然辰王都不愿意斟茶道歉,我也不勉强了!”晏无悔说了一句,故意停顿了一下,瞬间便看到了凤之辰眼里的喜色。

  她又接着道:“哪个懂律法的能告诉我一下,杀妻未遂应该算什么罪?”

  晏无悔只知道,古代谋杀亲夫,女子肯定要被处以极刑的。

  只是不知道丈夫要杀妻子应该算什么罪。

  凤九霄似乎是真的跟凤之辰过不去,竟然回答道:“谋杀未遂,致重伤者,依律当判五年监禁!”

  晏无悔感激看了凤九霄一眼,然后对凤之辰道:“我虽然没死,但重伤垂危,夫君,希望你能在牢中好好悔过,我会在家等你出狱,我可不是无情之人,绝不会离你而去的!”

  晏无悔还给了凤之辰一个稍显刺眼的笑容。

  凤之辰简直被晏无悔气得快要吐血了,要不是碍于凤九霄在,他现在可能会当众杀了她。

  “你……毒妇!”凤之辰咬牙切齿地道。

  晏无悔并不在意,道:“斟茶道歉就能换取我的原谅,夫君还认为我歹毒?天下还有比我更冤的吗?”

  凤之辰知道,今日有凤九霄在,他是奈何不了晏无悔,而且也不可能善了。

  可他哪有勇气用匕首往自己心窝子戳。

  凤之辰只好接过上官琴端着的茶杯,带着满心的不甘,道:“我错了,辜负了你的一腔真情,请你原谅!”

  茶杯就在晏无悔的面前,晏无悔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笑,伸手接了一下,却在凤之辰松手的瞬间,稍稍往回缩了一下。

  茶杯应声落地。

  “呀,夫君,您这是做什么?不想道歉也不要拿茶杯出气,幸好茶已经凉了,否则烫到了自己或者别人,便是罪过了!”晏无悔“恶人先告状”。

  凤之辰脸色黑沉黑沉的,气得指着晏无悔,却完全说不出话来。

  “算了算了,夫君知错就好,我不是那种记仇的人,更何况,你我才是夫妻,哪有过不去的坎儿!”

  晏无悔又故作大度地挥挥手,她不想把凤之辰逼到狗急跳墙的地步,羞辱一顿就差不多了。

  来日方长,她一定会让凤之辰和上官琴知道,她晏无悔就算无依无靠,也不是他们能轻易欺负的!

  凤之辰气得浑身发抖,脸色黑得堪比锅底灰,咬牙切齿地瞪着晏无悔。

  晏无悔就显得轻松多了,不过她很快就感受到有一道眼神锁定了自己,目光的主人自然就是一直在旁边的凤九霄。

  晏无悔报复过后的痛快感立刻冷了下来,她硬着头皮冲凤九霄露出了一抹笑容,欠了欠身,道:“多谢十七叔主持公道,无悔这厢有礼了!”

  凤九霄依然清清冷冷地看着她,完全看不出他此时的心情,高深地令人难以揣测。

  晏无悔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她还是无法摆脱这本能的恐惧。

  “那个……容晚辈告退……”

  晏无悔实在顶不住压力,想落荒而逃了。

  没想到凤九霄却道:“本王今日要留在辰王府用膳!”

  不只是晏无悔,连凤之辰也懵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王毒宠:二嫁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王毒宠:二嫁王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