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三号仓库
小狮子同学2018-04-03 19:093,464

  河城县,百花楼暖阁中。

  马文斌抬起眼道:“你说的肥遗蛋是有些意思。但这上古的东西,谁都没见过,这事不管旁人信不信,我是不信的。你要用这蛋来支我家三千现大洋,就算我同意,我爹也不会点头。”

  老者一惊,面色凝重起来,慌乱间,从船桌上拿起蛇胆,就着暖阁中的灯光,冲着我道:“马少爷,您就着光,再看看这蛋。”

  马文斌拿眼望去,也是一惊。光照之下,这石灰色的蛇蛋透露出了七彩琉璃的光芒,蛋中,隐隐有受精之像,浮着一条细小幼虫,虫上,又好似有一枚悬空的玉佩。一下子,这马家少爷感觉自己像是进入了某个不寻常的秘境之中,许久不能自拔。

  “马少爷。”

  老者的一句关切之声将马文斌神识唤回。马文斌抬眼望见了这人一张老脸,顿时索然无味。

  好一会,马文斌开口道:“这蛇蛋并醢肉,我支你五百现大洋,多了没有。你到别处,估计也没我这么高的价钱。”

  老者听见这话,脸上神色变化非常,又惊又喜,喜的是这马少爷肯给现钱,惊的是这价格与自己期待的相差太大。一时,老者不免在腹中将马文斌骂了一通,暗道这小子好生狡诈无理,果真是个商人。

  接着,老者又拿眼看马家少爷。

  马文斌神色自若:“就五百,你爱要不要。”

  老者陷入沉默,不再言语。

  这时,马文斌心头对于蛇蛋已有几分兴趣,这蛇蛋不管来历如何,带回家中,自己托人送去给老爹,再让他老人家转手,多少也是七八百大洋的价格,绝不会亏在手中。

  马文斌注意到老者没说话,自己吃了一口生章鱼肉,又道:“你先前还说,要我行个方便,借你一个去处,如今这件事你且说说吧。”

  江湖之上,有应有求,主人家最要紧的就是记住客人的寻求,能做一个人情,就做一个人情,现在马文斌和来者在价格上谈不拢,那就换个方向好了。

  老者总算收起了他那张犹犹豫豫的老脸,望向马文斌道:“马少爷,此事说来也不难,某要向你借的,是你马家在湘江码头边的三号药仓。”

  说完这话,老者不再言语。

  马文斌没料到是这个地方,不明此地有何讲究,沉默了片刻,仔细思量了许久,又道:“这三号仓库,是我家六七年前盘下来的地方,怎么样,你们对这里感兴趣?”

  老者不说话,脸上带着僵硬的笑意。

  马文斌一思量,换了角度,又问道:“老先生,我见你等并非常人,你们究竟是什么来历,如此且再说说吧?”

  老者听后,一叹息,终于将话挑明道:“马少爷,我和小女等几个,是江湖中追寻凶兽的老猎者,不知少爷听过这行当没有?”

  马文斌点了点头,他爹是个走南闯北的药商,他马少爷平日里虽不曾离得长沙县,可对于这江湖上的事情,却都还懂得,追赶凶兽的猎者,马文斌以前也见过几个。

  此时的马文斌并没有意识到,老者今日这番话,究竟会怎样改变自己的一生,当马文斌回味过来时,时间已过去了多年。所以说,有些事,是命中注定好了的。

  这马文斌原先只不过是湖南省长沙县一名药商家的少东家,可是,诸多巧合,致使老者等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老者等人自年前来到长沙县,因为一些事,一直在此地徘徊,马文斌早就入得了他们的眼。自从老者一行盯上马文斌后,没有人意识到,实际上马文斌的一生,一切便已悄然改变。

  当日之中,长沙县里像马文斌这般年纪,却能自由做主,能支现钱的年轻人并不多,又因三号仓库等巧合,马文斌从某种程度上讲,早就已经成为了将来某些风波之中的应劫之人。

  原来,这老者与少女等皆是自岭南而来的江湖人士,过往些年,多现于深山大泽之中,与荒野凶兽为伍,做着老猎者的行当,走地宫、探秘境,赚些倒卖秘宝、珍物的钱。

  自古以来,人类沿袭古法,得到不少夺天地造化的异术,马文斌面前这老者,便是从周朝庖人之书中习得了醢法,掌握了一套以“醢术”追击凶兽的异人。

  老者自报了家底,马文斌听在心中,没有多说什么,说起来,这马文斌他爹,本身也是个异人。

  马家大当家马武,江湖上人称马大王、药蛮子。年轻的时候,他在青海的草场中做喂马的学徒,学到了一套酿制夜草的手段,同时,因为常年接触某些古怪药剂,他的右手小指被染得青黑,炼出了一个罩门,他的小指所过之处,带着蒙汗药力,指甲一沾,一碗水就能放倒一匹成年大马。

  “马少爷,我与诸位同修流落此地,为了的是在二月二惊蛰这天,前往西部雾龙山了结一事,如今路过贵宝地,没了盘缠,因此特来求助。”

  老者说完,仔细看着我,眼神中充满恳切。

  马文斌呵呵道:“没了盘缠,便要支三千现大洋,老先生好大的口气啊。”

  接着马少爷又道:“你们要往西边去了结什么事情,这事与我家三号仓库又有何相干?”

  老者一时沉默。

  见此情景,马文斌便知道,自己家中这仓库里,必有些老者要寻的好处。

  同时这马文斌心头不免琢磨,面前这个老者干的是追赶凶兽、驯服凶兽的行当,似乎颇有些赚头,今夜这人来到自己面前,开口便要三千大洋,莫不是这些人此番谋划之事,有大赚头,将来所得利益远大于这个数?

  想到这,马文斌便起了些心思。

  当时的马文斌,也算是财迷了心窍,不懂得这世间有好些事,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比如江湖道义、宗亲人伦。

  当马文斌觉得这老者来找自己借银子支使,是为了赚取更大利益的时候,便开始心痒,莫名地想要参与其中。再看看一旁那对自己爱理不理的美貌女子,这马家少爷一横心,更加坚定了自己心头的想法。

  老者见马文斌颇有些思量,知道自己想要进入三号仓库没那么容易,想了许久后道:“马少爷,关于三号仓库一事,眼下我等也不相瞒,此处实是个晦气之地,地下有个鼠道,鼠道中生有异鼠,这异鼠便是我们的目标。

  马文斌心头大亮,这下算是全明白了。

  正月里,元宵佳节。神秘的老者带着一名倾国倾城的少女,并一块醢肉,一颗蛇蛋找到自己来,所为的就是两件事:一为借钱,二为借地。

  老者借钱,自然便是为了进入雾龙山提前做准备,各方面都要花钱;借地,为的是寻找异鼠——当时的马文斌,并不知道这群人寻求异鼠所为何用,待到多日以后,马文斌与众人进得山中,见了那山中的地形,心中才算想通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老者眯上眼睛,说出了决定今日之局的关键一句:“马少爷,老者见你也是个年轻有为之人,今日带着家中小辈前来探访,这越见您,越是喜欢。我家这小辈,平日里眼光甚高,可依我看,小女与少爷您竟是极搭的。”

  暖阁之中,马文斌的眼前一亮,心思异常,心头只想着两件事,一者是想亲近自己看上的美人,二者是想赚取赶凶兽间的大利润。

  此时,不管老者再向马文斌多说什么,这马少爷心头早有主意,今日之事,少爷我帮定了!

  席间,老者告诉马文斌,自己叫丁蛮,今年七十有三,那美貌的少女是他的孙侄一辈,叫做丁瑶,如今十七八岁。

  马文斌自顾自吃着酒食,态度却比先前好了许多。

  在与丁蛮细谈之后,马文斌首次松口道:“丁老是江湖异人,学的是真本事,今日承蒙你看得上,找到了我们家,如今我也不会让你空手而归。”

  丁蛮顿时一喜,随即老脸之中又流露出了暧昧之色,望向了丁瑶一眼,那眼神仿佛是在说,叫丁瑶给马家少爷赔些好话。

  丁瑶注意到了这件事,冲着马文斌点了点头,心思仍旧是淡淡的,而马文斌却已是心猿意马起来,心头好不快活。

  老者丁蛮趁热打铁:“马少爷,您仗义疏财,老者在此谢过了。”

  马文斌一笑道:“三千大洋,不是不可以支取,但我有几个要求。”

  老者一愣,略作沉思,好一会道:“马少爷请讲。”

  马文斌于是道:“我的要求也不过分,其一,我要知道你们前往西边究竟要了结何事,若是伤天害理的事情,我这钱是不出的;其二,我要你传我些奇术,好叫我将来能够行走江湖。”

  丁蛮听到这里,颇有些皱眉,但眼角间仍有一丝赔笑之意,看来并不反感。

  马文斌又道:“其三,我要你们带我参与这眼下之事,你要到我们家仓库可以,但将来不管你们做什么事,都需得我在面前。你们拿着我的银子去西边了结事情,我也要参与。”

  这个时候,丁蛮脸色难看了起来:“马少爷,这三千现大洋,是卖蛇蛋的钱,您如何生出这许多事端?”

  马文斌一笑道:“这蛇蛋并醢肉,我只给五百大洋,其他的算我借给你们的,你要的话且写下借条,再将我前边说的这三个要求一应的写在纸条纸上,签字画押,这样我也好手书一封,禀明家父,将银子支使出来。”

  丁蛮手中举着筷子,陷入沉思。

  马文斌也不看他,只抬眼去看暖阁中的小美人。

  丁瑶精神仍旧游历在外,对这马家少爷并不多做理会。

  “这女子,若是能娶回家当媳妇,那咱可当真是三生有幸了。”马少爷暗暗想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