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凶兽出,异象显
小狮子同学2018-04-03 19:093,450

  马家大院之中,大雪仍旧下着。马文斌在厅中得了主意,快步地出门,自廊下一路走着,不多时便到了农舍。这大雪的天气里,农舍内外没什么取暖的东西,马文斌来到时,农舍里的人正凑炭火前取暖吃烧酒。

  众人见了马文斌,刚忙站起身来,领头人道:“马少爷,今儿什么风将你吹来,赶紧快坐。”说话间,众人已让出了一个位置,一名农夫取来干净的碗筷,又将一小杯热好的黄酒递给了马小哥。

  马文斌一路走来,身上正有些暖意,接过酒后,一口喝光。

  接着,这马少爷才取出了蛇卵,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众人见到那灰色的蛇卵,皆是震惊,就着屋中的炭火,也见到了这蛇卵的神异之处,赞叹连连。

  当听见马文斌要用西域火鸡孵化蛇卵的时候,农舍的领头人笑道:“少爷有所不知,这天下之物相生相克,那火鸡本是异蛇的食物,稍稍闻见蛇类气息,便不安宁,那东西,如何能够孵化异蛇?”

  马文斌反应过来,自己也是一笑,冲着众人解嘲道:“先生说的有理,是姨娘耽误了我。”

  众人听了这话,只是眯眼笑着,却也不好多说什么。

  一时,马文斌又问:“咱们家如今可养蛇了,找几条蛇来抱窝吧。”

  领头人道:“没有。”

  马文斌道:“那我这蛇卵怎么办?”

  领头人细细研究着蛇蛋,好一会功夫,尴尬地摇起头来,道:“少爷,依我看,那赶异兽的人说得没错,这蛇卵乃是天生奇异之物,一般手段,恐是孵化不了。”

  马文斌也是个奇人,听见这话,马上道:“那你有什么不一般的手段?”

  领头人一听,抬眼去看身边一众同伴。

  众人脸上虽都有讨好马文斌之意,但这个时候却都没有人站出来。

  领头人知道此事为难,需要从长计议,于是道:“少爷,小的们才疏学浅,哪里有什么不一般的手段,再者,这天下万物孕育生养,讲究顺应天时,如今正是寒冬,蛇蚁皆伏的季节,这蛇卵,怎么会在此时孵化呢?”

  马文斌一听也觉得有理,望向众人道:“这事是我想得简单了,若是如此,那此事他日再议,你们不懂,难道我爹也不懂么?”

  “正是这个道理。”领头的农夫不住点头,“马老爷博闻广识,他老人家没准便有办法。”

  马文斌不再多说什么,心中又寻思着,这蛇卵虽有些奇异,却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家伙,试想一下,这东西若真能孵化,那丁蛮等人又岂会将它轻易送出,既然是如此,自己眼下又何苦多做忙活?

  起身间,马文斌便打定主意要将这蛇卵留在农舍中,供众人研究,可鬼使神差的,马文斌又想了明日要与丁瑶见面一事,当时在酒家之中,丁瑶面对长辈送出的蛇蛋,脸上露出了颇为惊讶的神色,自己不如便将这蛇蛋放在身边,日后找她说话,也好有个由头。

  如此,马文斌不再言语,撇下农舍中的众人,自顾自地回了院中的大屋,稍作洗漱,便将那蛇蛋抱在怀中睡了过去。

  刚一睡,怪事发生了。

  这世道之中,也该马文斌是个要办大事的人。这马文斌天生体质奇异,只要喝了酒,体温便会比常人高上几分。一般人若是烧到四十几的温度,便已性命不保,可对于马文斌来说,四十二三度的体温便跟玩的一样,时常发生。

  今日里,为了给马文斌一个生动的见面礼,也为了这马少爷的能耐和见识,赶兽出生的丁蛮等人特地在他面前摆下了一块白鲑醢肉。这白鲑醢肉自北海而来,性冷且凉,可生人吃进肚后,却能大补,将人体内的热气发散出来。

  大冷的雪天,两者相加,酒后的马文斌体温逐渐升高,屋内虽不见一块炭火,却温暖得如春天一般。

  夜里子时刚过,异变发生,原先跟在丁蛮等人身边多年,被认为是不可能孵化的异蛇蛇卵开始变得不一样起来。大屋之中,这马少爷仍在酣睡,那蛇蛋被他用双手抱着,正好放在胸口位置。

  桌上的油灯轻轻摇曳,马文斌手中的蛇蛋竟变得透明起来,绽放出了七彩琉璃的光芒。噗通,噗通,这屋中多了一阵细密而明确的心跳声。琉璃光之中,一条一寸长,头发丝粗细的幼蛇张开了眼睛,于微观世界之中,露出了狰狞之象,咆哮之间,浩瀚无边的卵液之海出现了一阵又一阵的震荡。

  唔。马文斌伸了个懒腰,换了个方向继续睡。

  异外还未终止,马家的屋外变天了。一开始,先是风向更改,不多时,马家大院上空飘来了一阵浓云,浓云之下,大雪更密,隐隐的带着雷电之声。不过才一炷香的时间,这浓郁下的雪变成了大雨。

  雨是没有温度的,可是和先前的大雪相比,却显得暖和了很多,一时,马家大院之中有了回春之状,地下,那些蛰伏的虫蛇蚁兽,纷纷钻动起来,向着马少爷房间所在方向扭动而去。

  屋内,马文斌对此仍旧一无所知,这家伙正在坐着一个美梦,在梦中,马文斌和丁瑶并排而坐,双手揽着姑娘的腰,正欢天喜地的喝着酒。马文斌暗暗打定主意,今夜里就要让丁瑶怀上自己的孩子。

  天生异象,马家大院中的所有人却仿佛全都睡死了一般,没有一个察觉,浓云正在扩散,同一时间,河城县中几名身怀异术之人睁开眼来,纷纷往马家方向看去,这其中便包括了夜里曾面见过马文斌的丁蛮。

  在一间前朝风格的客栈之中,丁蛮惊讶地望着天际,面对天边出现的春雨景象,瞳孔微缩,几名同伴站在他的身旁,脸上也都是惊奇之色。

  一名面色俊逸,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人冲着丁蛮问道:“大伯,这天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丁蛮虽然认出了远处的异象是春雨突至,对于这异象如何产生,心中却是没底,好一会才颇为诧异道:“那个地方,似乎是马家的方向。”

  ……

  同一时间,马家大院之中。随着春雨落下,马文斌大大地舒展了一个懒腰。也是在此刻,马家地下数百米的地方,一大堆地龙、幼蛇凑集在了一起,互相盘结,逐渐形成了巨大的肉团,肉团之间生出不少泡沫。

  而就在这一堆肉山之中,一颗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灰色土珠吸收春雨中的丝丝雷电之气,慢慢地变大开来。

  也是此时,地面之上,马文斌屋中,那传说中的异蛇肥遗就在这悄然之间,横空出世了!

  一条细不可查的白色幼蛇吸空了蛇卵中的蛋液,从拳头大的蛇卵之中钻了出来,自马文斌身上停留片刻,似乎是在拜祭天地父母,随后往地下一钻,消失在了房间之中。

  幼蛇走后,马文斌手中的七彩琉璃蛇卵顿时黯淡无光,恢复到了灰色模样。众人都说,这肥遗蛇卵不易孵化,却在马文斌怀中轻松问世,其中机缘,妙不可言。

  很快地,天上浓云逐渐散开,春雨润地之象一时消解,天空中再次飘来鹅毛般的雪花,马文斌打了个颤,翻身裹紧了棉被,一夜再无他梦,睡死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马文斌眯着眼一摸怀中的蛇蛋,大吃一惊,一下子坐了起来,仔细将那蛇蛋把玩一阵之后,忍不住高声疾呼:“娘的,这蛋被人掉包了!”

  说话间,马文斌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又疑惑道:“我昨晚没喝多啊。”

  如此愣愣的在床上待了好一会,门外有人道,马少爷,天色不早了,您昨夜吩咐,今早要去码头药铺,如今是不是要伺候你洗漱更衣?

  马文斌这才反应过来,骂骂咧咧道:“好你个丁老头,竟然卖了我个假东西,看老子今天找不找你晦气。”

  很快的,这马少爷洗漱完毕,一路驱车,来到了码头边自家的药铺之中。由于昨夜里一夜春雨好梦,马文斌今起时,便已是晚了。当这马少爷到时,丁蛮等人早已在店铺之中恭候多时。

  下了车,马文斌远远的带着笑意,向丁蛮走去。眼见丁蛮眯着眼,神色也是如此,马文斌几步走到他面前站定,取出蛇卵立刻便道:“好你个丁老头,你看看你昨夜里给了我什么东西?”

  说话间,这马少爷脸上带着怒气。

  马文斌脸色变化得极快,丁蛮一时没反应过来,好一会,才皱起眉,将伸出手来,从马文斌手上去过那空空如野的蛇卵,低头去看。

  如此片刻之后,丁蛮抬起头,脑海中再次出现了昨夜天边的异常景象,一时,这老者心头的许多疑惑皆化解开来。

  举着蛇蛋,丁蛮惊讶地道:“马少爷,这,这蛇孵化了啊?”

  马文斌也是一惊:“有这样的事?丁老头,你别骗我?”

  丁蛮道:“少爷莫慌,诸位且随我前来一看。”

  说完,丁蛮便让马少爷领着自己与众人进入了药铺中的隔间。一时,丁蛮又叫人将门窗紧闭,自己从怀中取出了一段银色蜡烛,点在了屋中。

  珠光之下,那看似完好无损的蛇蛋绽放出了星空一般的光芒,其中更有一颗,璀璨如同太阳,叫人看后,忍不住啧啧称奇。丁蛮告诉大家,这璀璨如太阳的地方,正是肥遗出世之处。

  一盏茶的功夫,丁蛮吹熄了烛火,冲着马文斌道:“马少爷,你好生的手段啊,这肥遗在我们等手中放了两年多,却一直孵化不出来,不曾想马少爷一夜之间就搞定了。”

  马文斌仍旧一脸惊讶,昨夜里,自己一直抱着这颗蛇蛋睡觉,若是这蛋中的异蛇已经孵化,如何却半点都不知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