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火鸡孵蛇卵
小狮子同学2018-04-03 19:093,405

  百花楼,暖阁中,马家少爷的事情还没谈完。

  面对马文斌提出的要求,丁蛮思索了许久,好一会的功夫,老者开口道:“马少爷,今日您所说之事,实在叫人为难,三号仓库一事,我可以答应你,但这西边一事,恕丁某难以从命。”

  马文斌一奇,冲着丁蛮道:“这事有什么难,你们要去了结事情,左右要多带些人马,我去了,自有家丁、药师看护,只远远地看着,难道不行?再者,你拿我们家的钱是办事情,我这财主大爷竟不能看了?”

  丁蛮听了这话,自己反倒不好意思起来,许久之后,大概也是知道,自己光凭一张嘴,想要从马家少爷手中白白支走三千现钱恐怕没可能,于是,这老者叹了口气,这才说道:“马少爷家大业大,出行都有家丁看护,自是没有问题,西边的事,丁某可以先答应你,但此中困难,绝非常人可以想象,您若是中途想要退出,还请尽管开口。”

  马文斌点了点头,平生日这马家少爷什么都不怕,最怕的就是困难。听得丁蛮这话,马少爷已有三分退意,可是,一想丁瑶这小美人对自己爱理不理,马文斌心头便仍旧有气,于是马少爷开口道:“男子汉大丈夫,哪有轻易退却的道理,如今少爷我既然开口说了这事,那自然是要一路相随到底的。有什么困难,只管过来,将来少爷若是退缩半步,便不是个好汉。”

  丁蛮注意定下,便不在多想,回到正题,一时道:“马少爷仗义,如今你我商议既成,少爷不如便就着这边的清酒,享用了这块醢肉吧。”

  马文斌一听也是这个道理,眼前一亮,露出老饕神情,鼻尖嗅动间,闻见了奇异的樱桃香,不由得食指大动,咽了咽口水,拿出筷子,将那豆腐块大小的万年醢肉夹在了筷子之中。

  丁蛮双眼落在马文斌的筷间,双瞳一动不动,好一会,这老家伙也抬起了眼,赔笑道:“怎样,马少爷害怕有毒?”

  马文斌微微一笑,大嘴一张,将那醢肉塞进口中,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

  这醢肉闻着清香,入口之后,却有一股死尸般冲人的味道。一时间,马文斌的五脏六腑一阵翻动,险些吐将出来。

  但还好,马文斌的胃天生是从补药堆中炼出来的,没什么东西消化不了,不过片刻,他腹中已然适应,一股如甘泉一般的气息在他体内五脏六腑之中游走,那舒畅之意,如沐温泉。

  一旁,丁蛮脸上露出了赞许之色,便是丁瑶,也是稍稍一惊。

  马文斌面上没有波澜,心头却暗自窃喜,相当得意。

  “马少爷君子之心,坦坦荡荡,叫人佩服。”

  马文斌老神在在地点了点头,也不做声。

  丁蛮二人不知道的是这马文斌来酒家,向来都是自带筷子,这筷子乃是马家大爷自海南的儋州所得,以深海寒铁制作而成,这食物有毒没毒,一试便知。

  否则,凭借马文斌那谨小慎微的性格,如何敢随便将陌生人送来的食物扔进嘴里?

  醢肉入肚,畅快的温泉之意不曾稍减,借着这奇妙感觉,马文斌对丁蛮二人道:“今夜之事,商定已成,你二人随我往酒家柜台去支五百现钱,我将这蛇蛋取走,剩下的两千五百大洋,明日里你们便到三号仓库旁我马家的药铺来取,明日辰时初,我便在药铺中等候。”

  丁蛮听见马文斌说这样的话,知道大事已定,也不再多做纠缠,只道:“今夜有劳少爷,既是如此,那么剩下来的诸多事情,咱们明日约个时间,地点再谈。”

  马文斌醉眼朦胧,将那蛇蛋塞入自己袖中,嘿嘿道:“就是这个道理。”

  末了,马文斌最先起身,望向丁瑶道:“小姐姐,明天也要来。”

  丁瑶先是一愣,随即望向了马文斌,轻轻地点了点头。

  众人打开暖阁之门,来到外边,立刻便有几名侍女并酒楼当家迎了上来。

  马少爷出行,牌面十足。

  先前与马文斌谈过话的女当家也走了过来,告诉马文斌,眼下这个档口酒楼这种都来了些什么人,有好些县里的大人物都指明要他马少爷前去喝酒。

  马文斌只摆摆手,笑嘻嘻道:“好姐姐,今日我不得空,马上就要回家去了,县里诸位大爷赏脸叫我,您帮我应付一下吧。”

  这马家是河城县里的大户,女当家听见这话,自然不再啰嗦什么。

  来到楼下,马文斌拉住女当家,私下说了一些话,自己很快便在柜台边站定。不多时,女当家便和掌柜的一起送来了一个红色的托盘,上边放着五叠银元,每一叠都有二十多公分高,上边又绑着好看的红布条。

  “马少爷,真是您支的五百大洋。”

  女当家脸带笑意,今夜这马少爷快支的钱,明日自己就能去马家的药铺取回,过一夜,能生不少的利息。

  马文斌只看了一眼五百大洋,瞥了丁蛮一眼道:“这钱给他。”

  丁蛮虽早有准备,可当自己亲耳听得马文斌要将这钱给出的时候,丁蛮不免还是有些心跳加速起来,忍不住暗自道,他娘的有钱人过的生活果然和咱不一样。

  五百大洋就这样被丁蛮收好,酒家中的众人见马文斌给出大钱,却不曾索要字据,一时间众人心底不免暗叹这小子败家,可这旁观之人却哪里知道,原来先前在暖阁之中,马文斌早已得了一枚奇异的蛇蛋,这蛇蛋虽是来路不明,可马文斌有把握至少将它卖出六七八百块的现钱,可谓是现赚了一笔。

  事情办妥,马文斌摸摸肚子,说了一声“走吧”,随即走在了前头,丁蛮二人略有些踌躇,跟了上去。

  来到外边,大雪仍在下着。正月十五,河城河城县大小街道上都挂着花灯。冰冷之中,无处不透着喜气的温暖。

  少女丁瑶仔细瞧着马家少爷。

  这马家少爷白皙细嫩的皮肤,眉清目秀的脸庞,说话时,眼中虽然带着些许轻佻、纨绔之意,却似乎也是个有趣之人,比起自己先前来时打听到的马少爷,丁瑶觉得眼前这有血有肉的家伙真实了许多。

  一辆黑色的洋轿车停在了众人面前,马文斌道:“两位住在哪里,我送你们一程。”

  丁蛮听后,望了小侄女一眼,转过来看马文斌,连声道:“不麻烦马少爷了。”

  马文斌没多说什么,又望向了丁瑶道:“丁小姐,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如今这元宵佳节,不知道马某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到那灯市中逛上一逛?”

  不曾想丁瑶却冰冷道:“夜冷,风紧,再会。”

  马文斌尴尬一笑,却也十分绅士地不再多说什么。

  上了洋车,坐在后边主位之上,马文斌打开车窗,含笑向客人告别。

  丁蛮站在车前,不住摆手道:“马少爷明日再见。”

  不多时,洋车开动起来。

  车内副驾驶座一名管家模样的人转过身来道:“少爷,老爷傍晚时分便有了信,说是今夜不回来过节,我看少爷在百花楼上颇为惬意,因此没有没有打扰。”

  马文斌笑嘻嘻地点了点头,脑袋中只想着丁瑶的模样,没多说什么。

  一会,副驾驶座的人又问:“少爷找酒家支了五百大洋,做什么用?”

  马文斌道:“我买了个蛇蛋,是个好东西,转手就能赚钱。”

  管家刘伯听后,不在多说什么。

  这马文斌是药蛮子马大王的独子,自几年前起,便在家里管着现钱,权利大得很,如今,这少爷既然说了那五把大洋是买卖所支,刘伯便不好再往下多问。

  河城县城,一处山坡河堤旁几百亩的土地,马家大院中,由于大爷、小爷都不在家,便只留下了三个姨娘并一些下人在一起打牌,听戏。马文斌的车一回来,家中立刻热闹非凡,早有人把消息报到了里边去。

  大姨娘站起身来,指使这家中一众人将屋中收好,不多时一桌元宵佳肴便在大厅之中摆好。

  此年间,姨娘就是小妾,家中大爷不在时,少爷才是当家的。

  马文斌走在大院之中,一路前呼后拥,人潮跟随。

  进入厅堂,马少爷见到自己三个姨娘,不免连声问好。大桌之上,摆放着三个铜炉,炉鼎之中,是滚烫的汤水,今夜元宵,马家人吃的是火锅涮牛羊肉。

  马文斌刚在酒家中吃了不少生食,又吃了一块难得的醢肉,腹中冷清,如今见到这热食,一时来了兴趣,坐在桌边,由几个姨娘照看着,又吃了好些。

  吃饭时,马文斌不免又想起了自己袖中得到的那枚蛇蛋,于是又取了出来,在自己手边把玩。

  这个时候,大姨娘凑上前来,就这马文斌的手仔细看起蛇蛋,脸上露出惊奇之色道:“这东西可了不得啊。”

  马文斌点了点头道:“此物我花了五百大洋,赶明儿打算加点价出手。”

  大姨娘一听,冲着马文斌道:“胡说,这五百大洋又不值什么,你何不将这蛇蛋孵化出来?”

  马文斌眼前一亮,想了一想又说:“这事我问过,卖蛇蛋的人说,这蛋现世三年,虽有些灵性,始终没有胎动,怕是孵化不了。”

  大姨娘却道:“你孵化不了,难道农舍那些人没办法?你不知道,前日里你爹从新疆带回了一只西域的火鸡,用来孵化丹顶鹤,你何不将这蛇蛋去给农舍那几个人瞧瞧?”

  马文斌一笑:“还有这样的事,若是如此,我是该去瞧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