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前朝重犯
小狮子同学2018-04-03 19:093,494

  深夜子时,长沙县内,月光朗朗。

  前清的大牢里,阴暗潮湿,只有一抹月光叫人感到些许慰藉。甲字房中,马文斌到来之后,被安排在了牢房中位置最好的地方休息。

  深夜时,这马少爷本已酣睡,不想却又被丁蛮也轻轻地摇了起来。

  马文斌睡眼惺忪,见到一张老脸,慢慢地清醒过来,问他老人家有什么事。

  丁蛮仔细瞧着马文斌,见这马文斌醒后双目清澈,神智清晰,自己一张老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

  马文斌见此,疑惑问道:“老头作甚?”

  丁蛮赔笑道:“马少爷有所不知,方才你睡在梦中,这体温却逐渐地增高起来,整间牢房如沐春风一般。我等心下不安,因此将你喊了起来。”

  马文斌一听原来是这事,嘿然笑道:“怎样,把你给吓到了?”

  丁蛮道:“马少爷体质体特,像这样的情况,老者也是第一次见到,的确是吓到了。”

  马文斌揉揉眼睛,抬眼望去,发现这监牢之中其他人全都醒了,再看丁瑶,这姑娘脸上似乎颇有些关切之意,马文斌满意地点了点头。

  好一会才说道:“丁老有所不知,我这人从小体内带着胎毒,一旦喝酒,体温就会逐渐升高。这几天,因吃了你的醢肉,并那地穴风珠,身体里不消化,所以一旦睡着,体温就会升高。”

  丁蛮听后不住赞许:“马少爷真乃异人也。”

  大半夜的,马文斌被搅了清梦,却又见到了小美人丁瑶一张好看的脸,一时半会睡不下去,便也坐将起来,问丁蛮一些荒野古原上的事情。

  ……

  再说那异蛇肥遗。

  这蛇自从被马文斌孵化之后,便整天在外游历,如今又到了深夜时分,这家伙开始寻找马文斌下落,准备归巢休息了。

  比起几天前,异蛇又大了一圈。这一年农历的十五的晚上,异蛇孵化,一开始时只有头发丝大小,现在已有两根筷子粗细。

  长得快,是因为这蛇吃得好。

  元宵节那夜里,异蛇离开马文斌房间,在那春雨之景中钻入地下,见到了一群缠绕着地下灵珠的地龙、幼虫,一时便发出霸道之气,降服了地下之物,独占了地珠。

  不过两三天的时间,这肥遗长到了筷子粗细,平日里只在外边游荡,只有在深夜时分,才会寻着马文斌的气息,找到肥遗蛋休息。

  这一天晚上,马文斌自牢中醒来,又到了肥遗归巢的时候。

  偌大的长沙县中,这肥遗自一条河沟中游动出来,口中衔着一条银鱼,一边大口吞噬,一边往县警察局方向爬行。县城青石板上没有半个行人,肥遗爬过的地方地上留下一道道淡淡的粘稠液体。

  这液体渗入青石板后,气味百年不散,这便是肥遗圈定的地盘,凡肥遗统治地域之内,一切蛇虫鼠蚁,皆归其管辖。

  肥遗口中的银鱼名为“银刀”,是大洋彼岸,南美之地所产之物,近年来,由于蒸汽机带来了工业上的发展,华夏境内开始出现了远洋捕捞船,渐渐便有渔民不远万里,将那南美冰寒之地的鲜鱼送到了中原大地来。

  只不过这远洋之鱼在长沙县这样的地方却也并不多见,只有省城里的大酒家才能见着,却不知道这肥遗口中之物,是不是自省城中来。

  幼蛇一边圈着地盘,一边往马文斌气息散发的方向走。来到县局附近,这幼蛇早已将整条银鱼啃光,只将一副银鱼骨架丢在了路边。

  望着前朝留下的牢房痕迹,突然幼蛇身上莫名一颤,在这牢房之中,肥遗幼蛇感受到了奇异而强大的气息。

  肥遗本想转身就走,可忽然间,县大牢内的气息却忽然锁定住了它,一时之间,肥遗只觉得一道无形的巨力钳制住了自己的腰身,它的身子顿时树立起来,冲着县大牢门口发出惊天的怒吼。

  肥遗形体尚小,它的怒吼若从爬虫、幼鼠的角度来看,便是极震撼的。可是面对戒备森严的县大牢,它这一吼却还不如一丝微风叫人容易察觉。

  县大牢内外的积雪还未完全化去,大牢之内,一片清冷。

  肥遗之一吼,看似平静,但县大牢中,不少人却都皱起眉来。

  这其中便包括了甲字房里的马文斌和丁蛮等人。

  马文斌与肥遗亲近,最先有所察觉,那肥遗吼叫之声震荡开来,有如蚊子声响,传至他的耳朵,立刻变得清晰无比。

  丁蛮是赶兽的猎者出身,擅长在风声之中捕捉动静,这肥遗一吼声音不大,其势力却早已震撼了整个大牢,丁蛮此时若是还没有察觉,那便是他的功夫没有到家。

  此时牢中众人脸上皆露出了迟疑之色,一时间难以分辨这究竟是什么动静。

  也是在这个深夜里,肥遗的这一声吼叫,惊动了长沙县一批蛰伏已久的异人。在临近县大牢的客栈之中,几名身穿黑衣之人出现在了高楼之上,接着屋檐楼墙,掩去身形,商讨着事情。

  其中一位须眉发白,声音低沉的人道:“诸位,方才你们都感受到了吧,没有错了,小寨主定然是被关押在了这长沙县的大牢之中。”

  老者身旁,一位二十岁左右的美貌少女眉间紧锁,牢牢地望着县大牢方向,心中暗道,多年前,哥哥被人所害,陷入大牢之中,那个时候,自己不过六七岁的光景,不曾想今日再度感应到大哥气息,竟已是相隔多年。

  待到老者说完,少女道:“各位,咱们来到这长沙县也有一段时日了,眼下这股突来的肃杀之气冲天而起,正带着我虎威山鹰寨的气息,如今小寨主的下落已经查明,诸位随我杀入大牢,将我大哥解救出来。”

  黑衣女子站在月光之下,一双剑眉之下,双眸带着坚定之意,微风吹动时,一头长发随风轻轻摇摆,更显英姿飒爽。

  屋顶上的黑衣人共有六七位,众人听得女子的号令,全都集中精神,一齐宣誓效忠。

  同一时间,县大牢内,数米深的地下,一间十几年不曾见天日的地牢之中,一名三十多岁模样,衣衫破碎,满脸络腮胡的坚毅男子猛然地张开了眼,他的双眼泛红,有失明、癫狂之状。

  男子仿佛昏睡了许久,心中怨气极深,手臂晃动之间,地牢之中传来铁索声响,双脚往前迈,暗室之中则传来冰冷水声。

  也是在男子挣扎之际,地牢之中,又传来一阵诡异的声响,那是一只被斩断了鸟喙和双足,陷在水中,却仍有一人多高的白尾海鹰。

  这白尾海鹰是一种长成之后身高可达两米的巨鹰,东西方向,自格岭兰岛起至海参崴,南北方向,自西伯利亚起至印度、南海,整个天地之间,皆可见其身影。据说此鹰活至八十岁,便会冲天而此,至于雷电云层,遭受雷云洗礼,一旦有幸存活,便可生出一丝灵性,再添五十年岁数,是一种近古时期才出现于大地苍空之间的罕见凶兽。

  男子的苏醒,唤醒了白尾海鹰,只是比起传说中猎兽人口口相传的海鹰英姿,这里的白尾海鹰则显得颓丧了许多。地牢之中,暗水里浮着不少地沟油水,早已污染了它的羽翼,这鹰却还不知道能不能再飞起来。

  自古以来,凡是凶兽,皆有其威严。

  今夜里,异蛇肥遗圈划地盘,来自此地,便碰上了白尾海鹰散出的天然之威。作为上古凶物的后代,异蛇肥遗能够感应出无数上古凶兽的气息,可对于白尾海鹰这样近古时期才崛起的凶兽,肥遗却感到想到陌生。

  肥遗以飞禽为食,却又对鹰类非常忌惮,因此,这家伙在县大牢外停下了脚步,大声怒吼,告诫白尾海鹰,这是我的地盘,你等速速离开。

  不曾想肥遗的示威之举,却惊醒了县大牢中意识尘封的之人,引得几名隐匿在长沙县城内的奇异之人关注到了此地。

  耶律楚灵,关外虎威山鹰寨小当家,异兽白尾海鹰驯兽人。

  前朝时,虎威山鹰寨囤养鹰兵,受到朝廷忌惮,多次被清军围剿。光绪末年,耶律楚灵的大哥在外游历,不知何为,却突起杀心,犯下了大案,遭遇了清廷严厉的围剿。

  鹰寨听闻消息,立刻派人来查,不曾想那耶律楚雄却有如人间蒸发一般,没有了消息,直到清廷覆灭之后,鹰寨多番查探消息,才隐约知道,当年时,耶律楚雄来到长沙,与一名前清王爷有过交情,又和英国传教士起过冲突,不知如何,一日里忽然曝气,双目泛红,在闹市中流露了江湖人的本事,害了一十三条人命,被清廷倾注大力捉拿,从此秘密关押。

  如今清廷覆灭,共和兴起。这虎威山鹰寨虽不再有当日的辉煌,可是这耶律楚雄小寨主却不能不寻回,正因如此,耶律楚灵等最近一段时间已来,一直蛰伏在长沙县中,只为等待机会,探明兄长下落,好将耶律楚雄救出。

  这些天里,耶律楚灵等人已经大致明白,小寨主耶律楚雄就在长沙县大牢的附近,可具体在什么地方,却仍需要明察。

  今夜,肥遗来到,惊醒凶兽神鹰,耶律楚雄气息弥天而起,耶律楚灵如见指路明灯一般,因此鹰寨众人迅速行动起来。

  县大牢中,一间奇特的房屋里,随着肥遗和神鹰的气息散发而出,一群奇特的动物开始急躁起来。这房间之中,除了当日曾以晦气制造鼠人杀伐的犰狳之外,还有一头跛脚的山羊,一只背上生着口袋的黑色乌龟,还有一窝长相丑陋,像是燕子、乌鸦、喜鹊杂生的飞禽。

  大半夜里,这群异兽在屋中发出叽叽喳喳的声响,一众牲禽先是脚步慌乱,不住徘徊,接着便是横卧不起,浑身颤抖,最后便开始一阵一阵地腹泻起来。

  大牢中,异象已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