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夜起波澜
小狮子同学2018-04-03 19:093,474

  县大牢里,狱警等人一番假意的拷打之后,便将马文斌等人压了下去。夜间八点多钟,狱警们暂时退去,只留下几个老弱的看守。

  大牢通道之上,灯火昏暗,充满压抑的气氛。牢中,一些久困于此的囚犯,百般无奈地呻吟着,抱怨着世道不公。

  马文斌和丁瑶三人见到了丁老头。丁蛮等人此时正被关在县大牢的甲字房中,这是一间大屋,前朝时,是用来关押重犯的,早些年一般人到了这边,便再无脱身的机会,只有等待秋后处决。

  丁蛮几个躺在石床之上,早就隐约听见了外边的动静,待到丁瑶等人全进来的时候,丁蛮站起身来,也不惊讶,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

  马文斌生平头一次进入这种地方,满心觉得有趣,进入牢房后,闻见一股馒头和青菜的香气,便知道丁蛮等人刚吃完饭不久。这人蹲在大牢之中,却还有心吃饭,看来丁蛮等人先前的处境也不算太糟。

  好一番四下查看之后,马文斌笑嘻嘻地对丁蛮道:“怎样,老先生,我够义气吗,见到我,感觉如何?”

  丁蛮仔细地打量着马文斌,寻思着犰狳一事是自马家仓库中起,这件事早晚要牵连到他马家少爷,心头不免过意不去,冲着马文斌苦笑了一阵,这才道:“马少爷,真是难为你了。”

  马文斌却道:“还好,还好。”

  丁蛮见马文斌深陷囹圄却还有如此气度,心中暗自赞许,又见了丁鸿礼和丁瑶两位晚辈,也被关来,便隐约猜到了他们这几天与马文斌有过联系。

  见丁瑶二人一脸愁容,丁蛮不免问起两人一些情况。丁鸿礼只说这两天里,他们在城外进退不得,没有收获,后来偶然遇见了马文斌,丁蛮知道了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牢房中灯火用得很少,夜晚八点多钟,整个大牢里皆是沉闷,丁蛮望着屋中的众人,徘徊着走了许久,心头暗暗地想着许多事,自言自语道,今夜原本好好的逃脱之际,如今随着马文斌和丁瑶等人到来,倒不好实施了。

  待到众人都不大说话时,丁蛮又拉住马文斌的手,让马文斌坐在房中唯一照得到月光的地方,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马文斌见这丁蛮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忍不住笑道:“老先生,你有什么话便直说吧。”

  眼下,丁蛮听见“老先生”三个字,又是尴尬地一笑。这马文斌是个懂礼貌的人,高兴的时候,就喊自己老先生,不高兴的时候,就喊自己老头,这一点丁蛮还是知道的,只是眼下马文斌心情越是放松,丁蛮便越觉得为难。

  好一阵子,丁蛮这才开口说道:“马少爷,你来得不巧啊。今夜我等本要离开了。”

  马文斌一奇:“你们要走啦?怎么,你有手段能离开这个地方?”

  丁蛮点了点头。

  马文斌道:“若是如此,你们带上我走不就好了。”

  丁蛮却仍旧带着尴尬笑意:“马少爷,我们这手段,对你来说不合适。”

  马文斌坐在月光下,看看丁蛮,又看了看丁瑶,冲着丁姑娘眨了眨眼睛,这才又问:“你们要使什么手段,为何我不合适?”

  丁蛮盯着马文斌,一边又在自己身上摸索,不多时,从自己怀中取出了一小瓶丹药,对马文斌道:“这是北海老龟身上炼出来的龟息丸,一颗下肚,可叫人陷入假死之状。”

  马文斌听后,眼睛咕噜一转,笑道:“老先生,你们这是想装死出牢啊?”

  “正是。”丁蛮点了点头。

  马文斌来了兴趣,高兴道:“这药你给我一些,我也拿来玩玩,赶明儿吓吓我老爹。”

  丁蛮冲着马文斌摆了摆手道:“马少爷,这药可不能乱吃。”

  马文斌手伸了半天没讨到好处,微微皱了眉,又道:“怎么的,你们的药量不够,所以不叫我一起是吗?”

  丁蛮忙不迭的摇头道:“马少爷此言差矣,今日你为我等之事,深陷大牢,不管怎样,我们若要离开,必定也得护你周全。”

  马文斌心头一动,暗道一声,你这丁老头倒也有些情谊,不枉少爷我特地花钱来牢中捞你们。

  接着,便听丁蛮又讲:“马少爷,装死脱身,这原本是我们几个在牢中商定的计策,正所谓民不与官斗,咱们能少一事,就少一事。只是,我们几个本是江湖浪人,就算‘死’过一次,被注销了户籍,那也无妨。但马少爷是这长沙县有头有脸的人物,家业都在这里,这样的方法,自然是不可行的。”

  马文斌一听,倒也觉得有理。心头暗自嘀咕着,原来这丁蛮等人早有脱身的计策,今夜里就算我不来,他们也能走。若是这样,他们如何会记挂我的好,我的出现,反倒是给他们添麻烦了。

  于是马文斌故意道:“丁老先生,这么说来,我的到来坏了你们的好事了。”

  丁蛮脸上更加尴尬,连说,没有,没有。

  马文斌这才道:“若是没有,那就最好,不然我又得为这件事纠结许久。”

  接着,这马少爷说:“诸位莫慌,这长沙县的大牢虽然守备森严,但也困不住我,一会的功夫,我便有办法将这门打开,放大家出去。”

  丁蛮心头一动,面露惊讶之色道:“马少爷果然是奇人。”

  马文斌吹牛道:“也没什么,就是小时候更几名锁匠学过一些开锁的功夫。这县里的大牢我虽没来过,但那门锁我却认得,像这样的机关构造,我家也有一些。”

  丁蛮道:“若是如此,今夜里我们便依仗马少爷了。”

  马文斌哈哈一笑道:“完全没问题。”

  丁蛮想了一想,又道:“可若是如此,我等终究还是要拖累马少爷。”

  马文斌一听,一脸不解。

  丁蛮道:“马少爷,我们越狱而去,虽比不上注销户籍麻烦,但终究也是个重罪。”

  马文斌恍然大悟,月光之下,众人沉默了许久,马文斌才突然开口道:“诸位,别想太多了,这县中的大牢就是阴森吃人的地方,能逃出去就先逃出去,大不了日后我随你等浪迹江湖。”

  丁蛮等人皆是一惊,这“浪迹江湖”四个字说来潇洒,背后却要割舍无数,这正常人一旦脱离稳定的人情社会,进入草莽之中,今后便是无父无家,只能四处颠簸。

  若是一般落魄之人说要浪迹江湖,倒也就是一句话的说辞,抬脚就走,但是这马少爷家大业大,如何能轻易就舍了?

  想想自己多年来混迹荒野的经历,丁蛮、丁瑶等人心生微澜,其中艰辛,难以名状。

  丁蛮见马文斌这话说得随意,不免劝解道:“马少爷,浪迹天涯并非儿戏,还望三思啊。”

  马文斌一听,心头便憋着一股小火,心中暗自不悦道,你们这些江湖人怎么那么多麻烦,行不行,不就是一句话吗?

  这马少爷哪里知道,人行天地之间,讲究的便是“仁、义、礼、智、信”几字,这马文斌对丁家颇有善心,丁家人自然也不能陷他马少爷于不义之地。

  纠结时刻,马文斌几乎要说破机密,叫丁家人跟自己走就是。

  可一想到如果自己这样做的话,那众人难免会觉得自己在逗他们玩,今后便再也不会信任自己,因此马文斌一时踌躇。

  好一会的功夫,这马文斌才道:“诸位,这样吧,要么你们先走,我这边,明日自然有人来保。”

  丁蛮一听,这也是个方法,只是仍旧担心,这众人越狱而走,马少爷担的关系更大。

  丁蛮等人哪里知道,自己早被马文斌给保释了。一时间,马少爷内心相当焦躁,一会马文斌再看丁瑶,却见丁瑶也是眉头紧缩的模样。

  这时候马文斌才意识到,丁蛮等人心思缜密,难以哄骗,这几人并没有发现自己和警局众人所布置的闹剧,仍在一心关系自己的安危。

  若是如此,又当如何是好?

  马文斌心头一阵无奈,自石床上躺了下来。

  这一躺,望向窗外的月光,马文斌心头忽然开阔,暗暗在心底道,算了,诸位今夜不走也行,赶明儿局里的人过来看了,他们总只还是要恭恭敬敬地请我们出去。

  想到这里,马文斌嘿然一笑,不再多想什么,心头甚是畅快。

  这马文斌办不成的事,从来都不气馁,也正因如此,他才能高高兴兴,痛痛快快地活到如今。

  夜逐渐深了。

  因为这牢中多了马文斌等三人,丁蛮只得重新思索脱身的办法。如果装死和越狱不可行的话,那么众人就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走正道,证明不是杀害码头船工,制造鼠人的真凶。

  可如果这样做,那鼠王犰狳,自己便只能拱手相让,送给官家。

  这是一件需要权衡的事情,丁蛮陷入沉思。在某个瞬间,这丁老头甚至想到了要抛弃马文斌。自己和身边几个同伴皆是江湖浪者,离开长沙县,自有别处安身,至于马文斌今后如何,便虽他去吧。

  可丁蛮想是这么想,心头却仍旧顾着江湖道义,自己抛弃马文斌容易,但日后这事传出去,自己也就别想在江湖上立足了。

  另一边,想通事情的马文斌已经合衣躺下,闭上眼睛,默默地感受着月光。马文斌心中想通了今夜之局,心中没有挂碍,很快就昏昏欲睡起来。

  救人出狱一事因为丁蛮等人的纠结,至此多耽误了一夜。

  在无尽时空之中,一夜时间不过转瞬而逝,可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今夜的晚些时候,肥遗寻着马文斌的气息回窝休息,却又在这大牢之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正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