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地穴生珠
小狮子同学2018-04-03 19:093,439

  三号仓库之中,鼠王犰狳被困,一声尖啸,黑暗中竟有无数鼠类冒出眼来,马文斌等人看去,更在这鼠类之中见到了六七位神情愤怒的鼠人。

  这鼠王天生胆小谨慎,为了得到醢肉,前头已派两名鼠人前来查探,如今自己出场,身后又有“大军”压境,丁蛮等虽见过大世面,此时也是浑身发毛,只感到恶心至极。

  面对马文斌的呼喊,丁蛮急切道:“马少爷莫慌,擒贼先擒王,这些鼠辈看似恐怖,实则本事平平,一会功夫就能对付。”

  看样子这群家伙似乎有办法对付鼠潮。马文斌听见这话,心下稍安,但胃中却仍旧十分不舒服。

  同时,马文斌道:“诸位,仔细我家的药,这里的东西可都值钱。”

  丁蛮无话,丁鸿礼道:“都什么时候了,保命要紧,哪里还想着钱财。”

  马文斌一听,暗道一声糟糕,这丁鸿礼不地道,出手要是没个轻重,怕是真一不小心,真会毁掉药仓,若是如此,今日自己便算是给老爹惹了大麻烦了。

  惊诧间,另一边丁蛮等人早已各自占据一个角落,将那鼠王犰狳给围在了中间。

  犰狳身躯在地火阵中不住扑腾,牵住愤然抓动,凭空刮着道道罡风,这鼠披着一身鳞甲,鳞甲下的长毛由于常年不见日光,逐渐退化成白色,偶然一些长的,从鳞甲壳下露出来,就像好一阵没洗过的稀松白发,叫人恶心。

  一旁,丁蛮举着杆秤,往老鼠身上猛点,丁鸿礼和另外一名老者操控阵型,队中的老妇人举着蒲扇,手中焚香,围绕着老鼠,念念有词,颇有驯兽之意。

  丁瑶和马文斌一起,站在两名中年大汉的后边,两位大汉将木箱子当做盾牌,挡在自己的前面,和一众老鼠对峙。

  望着周遭形势,马文斌逐渐缓过气来,望着丁蛮道:“老先生,你这醢肉究竟是下了多少药,如何引得这鼠王如此大阵仗的来袭。”

  丁蛮一边举着杆秤去围犰狳,一边答道:“马少爷,我这醢肉不重,这鼠辈成群,实叫人意外了!”

  马文斌不再多说什么。方才行动之前,为了腾出空间,马文斌让几个平日里跟在自己身边的到仓库外边吃宵夜等候,如今这仓库乱得如此,却不见他们来,由此可见,这药仓已成孤岛了。

  我滴个乖乖,小爷可别命丧黄泉啊,马文斌沮丧地想着。

  另外一处,小猪一般大小的鼠王与丁蛮等人对阵,虽困在地火阵中,其势却是不小,丁蛮等人武器到时,犰狳只以前爪去拍,库房内立刻发出阵阵声响,散出道道电光火气。

  丁蛮踏着诡异步伐,不住地在犰狳身上寻找弱处,这老人家使的似乎是一套点穴的手段,怎奈这犰狳浑身都是铠甲,遇见凶兵,只将身子一缩,任凭丁蛮等人捶打,竟都没有太大效果!

  好一会,丁蛮已是大汗淋漓,望着那劲头十足仍旧不住乱窜的鼠王感慨道:“这犰狳蛮性大,得熬!”

  一旁马文斌望着满屋子的老鼠,很是害怕,开口喊道:“丁老头,别说什么擒贼先擒王,你的目的是驯服大鼠,可是这鼠潮不退,大鼠心气便足,这鼠心气十足,如何肯服你?依我看,你想驯服大鼠,就得先退鼠潮!”

  一旁丁蛮听着马文斌说话,刚开始不以为意,听到后边,越来越惊,好一会,丁蛮惊叹道:“马少爷说得对,鼠潮壮犰狳胆,这众鼠不退,犰狳不会降服。”

  说完,丁蛮开始重新分派起来,冲着两位中年壮汉道:“大壮、二壮,你们把鼠赶走。迷魂婆,你先去帮他们。”

  “好。”老妇人声音尖锐。

  “知道了。”中年壮汉的声音浑厚,说完这话,却没有先动起来。

  老妇人从地火阵旁脱身而出,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烟杆,路过两位壮汉身旁时,老妇人嘴里嘬一口烟,吐将出去,露出黄牙,一笑冲两位壮汉道:“随我杀上去吧。”

  烟雾过后,两位壮汉这才动起身来。

  有人去对付鼠潮,身后马文斌见了,大松一口气,同时疑惑地皱起眉来,冲着丁瑶道:“丁姑娘,你们既然对付得了这鼠潮,方才这婆婆怎么不过来?”

  丁瑶道:“异鼠难驯,婆婆来了这边,那边势头便弱了,大家心头只想着先擒鼠王,婆婆先前自然没过来。”

  原来这是个均势局面,一听丁蛮等人势头弱了,马文斌望向丁瑶,差一点脱口而出:“那你快去帮忙。”这话刚到嘴边,一想丁瑶离开,自己终究不敢独自待着,于是马文斌便将这话生生地将这话吞回了肚子里去。

  库房之中,随着迷魂婆和两位壮汉冲入鼠阵之中,原本无数的鼠阵顿时爆发出蜂鸣一般的嘈杂之声,很快的,一股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老鼠们成群地跳动,或在地下乱窜,或跃至空中,往壮汉、婆婆身上扑抓撕咬过去,只是这普通老鼠,如何是猎兽人的对手,混乱的黑影中,马文斌只见到老鼠们受到打击,掉落在地,大多身躯破裂,肝脑涂地,场面一时大乱。

  马文斌见此,暗道了声,罪过。按照丁家人原先的看法,眼下只要犰狳俯首,鼠群自然退却,根本不用去管。而马文斌的话为丁蛮带来了新的思路,迷魂婆等人动将起来,宣告着丁家一行人正式向河城县的鼠国宣战了!

  一旁的马文斌心跳得飞快,对于这养尊处优惯了的马家少爷,猎兽人与鼠国交战,这可是个了不得的大场面。

  库房中,均衡之势已被打断,鼠群们不再像先前那般与库房中的生人僵持对望。一阵恶臭的风吹过,几名鼠人伸出利爪,向着马文斌和丁瑶方向扑将过来。马文斌心头害怕,本要大喊出声,一看丁瑶露出了认真姿态,马文斌赶忙地闭上了嘴,以免自己大吼大叫,叫小姑娘看不起自己。

  此刻,鼠王犰狳方向再生变化。没有了迷魂婆的烟雾控制,这犰狳窜动的蛮力更足了几分,丁蛮等人拉扯之间,肌肉生疼。

  僵持之间,地上没来由传来阵阵铿锵声响,丁蛮仔细观察,惊讶呼道:“不好,这鼠想掘地而逃,众人动作加快了!”

  另外一边,几名鼠人还在包围马文斌与丁瑶人等。

  倏然一声,丁瑶已单手将那七十公斤重的精钢绸面伞握在了手中,挥动间,伞面铃铛声阵阵作响,黑暗中,一道虹光一闪而过。四位身穿布衣,挂着袄子的码头工人发出低沉的嘶吼声,在一群老鼠的跟随之下,将马文斌和丁瑶围了起来。

  这四人衣衫破旧,身上带着干涸的血渍,双目无声,头发虬结,显然化作鼠人已有一段时间,三魂七魄残缺不全,鼠性占据了他们的内心。

  “别过来呀!”马文斌心头兀自不耐烦地念叨着。

  说话间,鼠人们已经舍身扑上前来,丁瑶眉头一皱,手中精干伞挥舞出去,一时,一名鼠人胸口迸射出了血花,散出一阵浓郁的恶臭。一阵惊嚎传来,鼠人们闻着血腥,更加疯狂。

  丁瑶一边护住马文斌,一边不住地以精钢伞驱赶。慌乱之间,却有一名鼠人近得身来,望着马文斌脖子自胸口处用力抓下。

  “啊!”漆黑中,马文斌发出绝望的喊声,那鼠人手指尖锐,指甲划破了马文斌脖子上白皙的皮肤,又在他那毛皮大衣上留下重重的指痕。

  完蛋了,完蛋了。马家大少瑟瑟发抖。

  ……

  丁蛮等人方向,随着犰狳开始掘地,地火阵中,飞沙走石,难以视物。

  突然,库房中轰然一阵巨响,地火阵中,鼠王犰狳口中咬着醢肉,竟从地砖之上倾塌下去,尘埃冲天而起,一个三米见方的地下窟窿呈现在了烟雾之下,一团青黑浑浊之气扑面而来,丁蛮等人受不住味,皆以手臂护住口鼻,不住地咳嗽起来。

  同时,地穴之中,一道青绿色的龙眼大小珠子出现在了烟尘之中。

  丁蛮看去,连声惊呼:“地下风穴,晦气成珠!”

  直到这个时候,丁蛮总算知道为什么这鼠王犰狳今夜会带着河城县大批鼠类至此了,原来,这鼠王早就熟知此地变化,知道此地晦气之穴,因风皆胎,孕育生珠。

  那风珠显然还未完全成型,若想才采摘,还需一定时候,但是,今日丁蛮等人在这里布下了醢肉地火阵,却叫鼠王犰狳坐不住了,于是,鼠王召集一干部众,赶紧前来。

  不管是为了醢肉,还是为了风珠,对于犰狳来说,今夜之局,不容有失。

  库房中,地穴突现,使得摆弄地火阵的丁鸿礼与老者猝不及防。鼠王犰狳个头不小,惊变间,将丁鸿礼二人拉拽在地,往风穴之中带去。丁鸿礼被巨鼠拖在地上爬行,慌乱之间,却见风穴底部晦气丛生,怪石嶙峋,顿时方寸大乱。

  这地下的石头还不至于伤及丁鸿礼根本,最致命的是穴中的晦气,一旦丁鸿礼等身上稍微一点伤口受到晦气侵袭感染,数日之间,晦气侵体,受伤之人,只怕小命难保。

  千钧一发之际,丁鸿礼目光瞥见了远处正在受鼠人攻击的马文斌,这家伙一咬牙,暗自道:“宁教我负人,莫叫人负我。”说完,丁鸿礼一撒手,放开了地火阵对犰狳的束缚,自己身形翻动之间,自寻生路去了。

  “吱!”

  黑暗中,巨鼠犰狳发出一阵尖锐的嚎叫,先是就着地火阵的拉扯,扑倒地穴中,将地下的晦气风珠吞进了肚中,随即沿着穴壁,飞速奔走,又来到了地上,望着不远处的马文斌扑杀过去,一身壳甲翻起,巨鼻之下,露出血红的獠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