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犰狳应劫
小狮子同学2018-04-03 19:093,568

  深夜子时,月色当空。

  按照丁蛮的安排,马文斌等人在墙角边站定,三号仓库很快被清空,内中一片寂寥。丁蛮从自家的木箱中取出一块老旧的墙布,众人站在墙布后边,与仓库融为一体。

  这墙布原本是当年丁蛮在上海法租界当长工的时候,从主人家拆迁的旧宅上取下来的墙面。这东西原是石灰制成,却因那老宅地处坎水潮湿之位,引得一群食骨吞盐的白蚁筑巢,吞噬了整个墙面,改变了石墙的性质。

  丁蛮得到墙面之后,又在市场上买了一些欧洲的稀奇融合药水,三两番调制,那墙面竟变成了一块柔软的布条。

  往常时候,丁蛮在城中行走,便时常将这墙布带在身边,若是遇见需要临时藏匿的时刻,丁蛮只需将这墙布一拉,便能就地隐形,一般人眼兽鼻难以发现他的下落。

  此法与东瀛忍术中的“遁法”颇为相似,但就根本手段而言,两者却是大相径庭,不是一个套路上的东西。马文斌被安排站在墙后,与丁瑶姑娘手臂贴着手臂,一时间好不快活。

  时间慢慢流转,不知不觉间过去了一刻钟。

  ……

  马文斌是个懒散惯的人,如今在这墙布后边虽有美人相陪,时间一久,也开始不耐烦起来,很快便开口问丁蛮道:“老先生,你们要找的老鼠来了没有。”

  丁蛮却是一副老神在在,气定神闲的模样,只道一声:“马少爷稍等。”荒野中赶凶兽的异人,最要紧的就是耐得住性子。

  如此又过了一刻钟,马文斌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三号仓库里很安静,除了马文斌的声音,其他的一概没有。丁鸿礼等人忍不住皱起眉来,听得马文斌的言语,开始有些不耐烦。

  那边丁蛮还没回答马文斌的话,这边丁鸿礼却道:“你小子这般聒噪,便有异鼠,听见你这声音,只怕也便吓跑了。你小子可不曾听过‘胆小如鼠’这一成语,可见那老鼠是极胆小的,你安静一些吧!”

  马文斌被人训了一顿,望着丁鸿礼方向,不快道:“你胆小如鼠。”

  丁鸿礼一听,眉头一皱,却也不再争辩。又过了一阵,墙布后边的人也逐渐都疑惑了起来。

  丁蛮颇有些诧异地道:“算算时间,那鼠应该现身了呀,难道说是我们的引诱之术出现了偏差?”

  马文斌听后哈哈一笑道:“老先生,你手段不灵了。”

  就在此时,仓库门外传来了一声细碎的响动,众人神情一下紧绷起来,丁蛮更是一下子抓住了马文斌的手,低声道:“马少爷收声!”

  马文斌被丁蛮这老手一抓,吓了一大跳,另一边的手也下意识地去抓别人,一出手,正好将丁瑶姑娘那软弱无骨的白皙玉手握在了手中。

  丁瑶姑娘一惊,拿眼望着马文斌,马文斌却仔细道:“丁姑娘收声!”

  丁瑶无奈,只能任凭马文斌牵着自己。另外一边,马文斌冲着丁蛮老头摆了摆手,这老人家会意,早将马文斌的手放了开来。

  说话间,库房外的门发出了吱呀的声响。

  仓库内部极其安静,这声响被无尽地放大开来,在每个人的心底回荡。

  好家伙,终于来了。丁蛮激动地握住了自己的手。

  远处的门板被打开了两拳宽的缝隙,忽然,两个蜷缩佝偻的身形走了进来。这两人一男一女,皆是六七十岁的模样,头发发白,稀松凌乱。

  不是老鼠?

  丁蛮、马文斌等人皆是一惊。

  两人走进库房之后,双手缩在一起,蜷曲在胸前,揪着脑袋,躬着后背,垫着脚尖,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

  马文斌心头一奇,望向左右之人。

  丁蛮等没有理他。

  马文斌又道:“这两个是我仓库前边看门的老夫妻啊。”

  远处,两位贼眉鼠眼之人听见响动之声,吓了一大跳,左右地张望起来,马文斌见后,赶紧闭上了自己的嘴。

  这时,丁蛮以极低的声音道:“异鼠生怪烟,能迷生人,凡幼童老者,精气不足者,皆容易被迷惑,如今,这鼠人出现,异鼠怕是不远了。”

  见到老鼠驱赶之人,丁鸿礼和丁家另外一名老者开始忙碌起来,手中麻绳各自而动。那两位鼠人进屋之后,原本就要踏上丁家所布置的陷阱,如今丁鸿礼二人这么一拉,鼠人们便轻松地走到了屋里面来,没有触动机构。

  鼠人们来到屋中,两对鼻子四处嗅着,马文斌等人皆不大敢呼吸,不多时,那鼠人甚至来到了马文斌几人藏身的墙面之处。马文斌没见过这样的场面,一时间掌心冒汗起来。

  丁瑶脸上微微露出尴尬的神色,低头一看,手臂轻轻地一摆,却见马文斌仍旧紧紧地握住自己,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丁瑶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心头紧张得难受。

  马文斌感受到了丁瑶的关切之意,却假装不知,只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外边的鼠人之上。

  鼠人的脚步轻盈,几乎无声,来到墙布后边,鼻子四处嗅着,却没发现什么。如此耽搁了许久,两位鼠人悻悻地转身而去,马文斌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吱呀。”

  远处木门被鼠人碰撞,再次发出了声音,那两位药仓看门的老者走了。

  时间仍旧缓慢流转,门外一片漆黑。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马文斌颇有些不耐烦的时候,门外再度出现细碎的声响,两道绿豆大小的红光出现在了木门后边,借着仓库内微薄的光线,马文斌见到了一头硕鼠。

  一阵低沉的鼠叫之后,远处木门被一阵黑风推开,一只足有小猪大小的批甲巨鼠带着凌冽的目光,快步地冲将进来,在库房东北家站住不懂。老鼠的鼻翼抽动,显得颇有些不耐烦,鼠王姿态,尽显开来,身上鳞甲,散出寒冷光华。

  马文斌瞪大了眼睛,这身披鳞甲的老鼠,马少爷还是第一次见到。望着那鳞甲之下露出的丛丛凌乱的白色鼠毛,马文斌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是犰狳,又称铠鼠!”丁蛮用极低的声音道,“十几年前,它只有普通家鼠那么大!”

  远处犰狳动了一动,却不见畏缩,仍旧姿态凛然。

  马文斌此时吓得不轻,那犰狳一身铠甲覆盖到了鼻翼之上,鼻头抽动之间,像是一头霸道的野猪,再看它那鼠脸,马文斌便忍不住胃中发呕,暗暗骂道,丑东西,真吓人。

  丁瑶感受到了马文斌的恐惧之意,不知道为什么,一时间,丁瑶却不嫌弃他,反倒觉得这马少爷相当真实,甚至有点意思。

  丑陋的犰狳来到仓库之后,原本充满药香的仓库顿时弥漫起一股恶臭来。马文斌有洁癖,闻见这气味,忍不住眉头紧锁。

  不远的地方,丁蛮炼制的醢肉散出淡淡的肉香。这肉的气味马文斌并不喜欢,再想想自己昨夜里也吃了一块丁蛮炼制的东西,马文斌胃中更加不舒服起来。感情在这丁蛮眼中,自己和老鼠是一样的待遇。

  鼠王犰狳进入库房之后,警惕性明显要比两位鼠人高上几分。这厮走路时,肥硕的身体左右摇摆,一条长长的尾巴轻轻地扫过地上的灰尘。

  丁蛮目光一缩,不敢怠慢,知道鼠王犰狳这是在排查陷阱,这老鼠,灵性得很。

  十几年前,丁蛮与一众同修路过河城县,发现了犰狳幼崽,那个时候,这犰狳尚生得矮小、 丑陋,被一群野狗追踪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受到不少撕咬,在被丁蛮等人发现时,早已是奄奄一息。

  丁蛮等人以赶异兽为生,见此身披铠甲老鼠,便起了收服之意。怎奈当时犰狳气数已尽,丁蛮等人无法将其驯养,无奈只得在这县中寻一处晦气聚集之处,将它暂时放在此地生养。

  十几年后,丁蛮等人再度来到河城县,感应到了犰狳的气息。联系到日后之事,丁蛮等人再起收服之心。但这异鼠经过十几年的生养,如何还记得丁蛮等人往日的恩情,几番折腾之下,丁蛮几个反倒被鼠辈们捉弄得不轻,无奈,丁蛮几个只能寻得马家,在这晦气聚集之地,以诡烟和醢肉为引,诱得鼠王现身。

  晦气生肉,天下鼠辈皆难以抵挡。

  正月十六,天上月色正圆,鼠王犰狳今夜本在一条水沟之中修养声息,吞吐月光,怎奈那诡烟阵阵,送来醢肉香气,犰狳一时腹中难忍,终于赶着鼠人,现身应劫!

  蝙蝠血掩盖住了地火阵的气息,鼠王犰狳踏过绳阵,如同望着指路明灯一般,在一阵淡淡的烟雾中,目标明确地往醢肉方向而去。

  丁鸿礼放得异鼠入阵,此时亦是满脸紧张。

  药仓之中,若以一般家鼠的视角看去,那犰狳便犹如大山一般,此时犰狳在地上横行,身上的鳞片偶然触碰到地方,发出阵阵刺耳声响。

  一步,两步。丁蛮等人牢牢盯紧异鼠动向。

  不多时,鼠王犰狳踩着迷眼,来到醢肉面前,伸出前爪,露出诡异丰满,将那醢肉拿在了手中!

  “就是这个时候!”

  墙布后边,随着丁蛮的一声高喝,丁鸿礼与另外一名老者立刻扯动起红麻绳来。巨大的响动惊到了远处的鼠王犰狳,那巨型老鼠顿时跳将起来。

  另外一边,丁蛮等人扯去墙布,操控红绳,快速往地火阵阵中收拢,库房之中,顿时硝烟味弥漫,火光阵阵延烧起来。

  “吱,吱吱!”

  异鼠犰狳被困在无名地火之中,身上鳞甲,尾巴受到灼烧,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吼叫声,一时间,黑暗中无数双鼠眼浮现。

  好家伙,这鼠王竟是带着无数兵马前来盗取醢肉!

  丁蛮等人猎兽多年,见黑暗中这无数双眼睛,顿时也是头皮发麻,倒吸一口冷气。

  “我的妈呀!”马文斌胆子最小,见到如此一幕,一下子吓得双脚发软。丁瑶没了墙布遮挡,本要挣脱开马文斌的手,如今见马文斌吓得如此,于心不忍间,又伸手扶住了这马家大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