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醢肉诱鼠
小狮子同学2018-04-03 19:093,647

  夜逐渐深了。十六这一晚,天上月亮更圆,月光照着满地的积雪,折射出耀眼的银色光芒。

  马文斌等人进入三号仓库,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这马少爷平日里虽然管着自家的账,药仓中的事情,却不归他管,这个地方,他马少爷也是第一次来。

  马文斌闻着香气,神清气爽,暗道一声,这地方哪里是个晦气之地?

  而对于此地,丁蛮等人看起来似乎更熟悉一些。进来之后,一名与丁蛮差不多大的沉默老者拿出一把探龙针左右的摆弄。

  “这个地方有十几年不曾来了。”丁蛮脸上露出感慨之色。

  马文斌看了丁蛮一眼,早猜出了这些人与自己的三号仓库颇有些渊源,对于丁蛮的话并不觉得奇怪。

  只是道:“诸位,这个地方装满药材,关系重大,你们有事在这里忙活,可得注意一些。要是毁了这满屋的药,大家可得按照江湖规矩,照价赔偿。”

  这是句在理的话,丁蛮不住点头,直言道,马少爷只管放心,我们一定小心在意,一旁丁鸿礼却发出了不屑的冷笑。

  马文斌瞥了他一眼,心底很是不快。

  这是一个占地面积大概一亩的码头仓库,众人一路来到了靠近水边的西北角方向,在一间屋子里停了下来。

  丁蛮左右看了,又向手持探龙针的同伴询问了一些话,这才对马文斌道:“马少爷,就是这个地方了。”

  马文斌点了点头,十分好奇道:“这里有什么不寻常之处,诸位还请展示了。”

  丁蛮一笑,招呼身后两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将一些物件放好,对马文斌道:“马少爷,您这边请,让个位置。”

  此时,马文斌等人正站在这大屋的中间,丁蛮做了个请的动作,连带着将丁瑶等自己人也请到了角落之间,众人皆是配合。

  屋内空出一块,丁蛮开始从壮汉带来的木箱中翻找东西,不多时将一套拴着木钉的红麻绳取了出来,丁瑶、丁鸿礼等人赶忙上前帮忙整理。

  丁蛮对马文斌道:“马少爷,这是红麻绳,乃是以洪湖蝙蝠血浸泡七七四十九天而成之物,辅以巽雷钉,能引动地气,布三纲地火阵,对于困陷四足小兽,最有效果。”

  马文斌眼前一亮,伸手去摸那红麻绳,此时丁鸿礼正好在另外一头扯动,见这马少爷上了手,立刻使出巧劲,将马文斌握住的一端用力一抽。

  马文斌没有准备,麻绳抽动间,马文斌手心顿时犹如刀割一般难受,喊了一声“妈呀”,放开手来,手心之中早有硝烟之味。

  马少爷怒目望向了丁鸿礼。丁鸿礼注意到了马文斌的目光,脸上流露出一丝得意之意,冷言冷语道:“马少爷,你也太不小心了,您是个娇贵之人,不如便在一旁看着吧。”

  马文斌算是彻底知道了丁鸿礼对自己有意见,心头不免憋起气来,可是,眼下丁鸿礼将这红麻绳盘结得极快,马文斌却也不好再上手去摸。

  再看丁蛮等人,此时也是各自忙碌,将今夜之事当做了要紧事务看待,没有人理他。于是马文斌道:“丁老先生,今日早些时候,你找我要钱时,口口生生叫我赏脸瞧一瞧你们家修复的东西,如今怎么却不提了呢?”

  丁蛮背着马文斌微微一皱眉,这马文斌知道别人在忙,却偏偏还要添乱,真是个难缠的家伙,可没办法,这里是他们家,丁蛮听得马文斌的话,只能赔笑着放下了红麻绳,转过身对马文斌道:“马少爷,我们昨夜修复的东西,是一套陷阱,并一把钢伞。那陷阱如今正在外边的卡车上,而钢伞,却在丁瑶身上。”

  马文斌一听,大喜过往,忙将目光望向了丁瑶,快步地走了过去。

  来到丁姑娘面前,马文斌目光上下打量,望着丁瑶背后一块用布条包裹的伞状物,惊奇道:“丁姑娘,今日里我早就注意到了你背上的东西,只是一直没好意思问,如今丁老先生开了口,您不如便取下来给我看看吧。”

  丁瑶抬脸看着望着马文斌,她的神色淡淡的,但并不是冷漠。抬眼,丁瑶望见了长辈丁蛮关切的目光,无奈只能放下红麻绳,又将背上之物取了下来,掀开了布条,将一把红黄相见的江南精钢绸面锻造雨伞递给了马文斌。

  马文斌喜气洋洋地接过来,双臂忽然一沉,右边手腕折了一下,白皙的皮肤上竟显现出了淤青,一名家丁过来,帮助马文斌将精钢伞拿好。

  “好重的家伙。”马文斌面露惊奇之色,赞叹连连,“这东西只怕有七十公斤重吧。”

  说到这里,马文斌对丁姑娘更加佩服,爱慕之心更盛,望向少女的眼神中,带着极尽的倾慕之意。精钢伞被马家的下人打开,一道虹光映照出来,伞柄边缘,带着锋利的尖角,一些尖角上挂着可以扰乱异兽的铃铛,伞面一动,铃铛作响,寒芒照在了马文斌的脸上。

  马文斌望着雨伞,想象着丁瑶平日用伞时的英姿,目光逐渐灼热起来,再次望向了丁瑶。

  丁瑶被马文斌这么一望,心跳莫名加速起来,脸色一红,围着红麻绳阵,自顾自地梳理起来,那红麻绳阵上带着硝烟、血腥之味,从前也不知道困过多少人。

  一时,丁瑶便听见马文斌自言自语道:“这伞究竟破成什么样,竟需要修复?丁姑娘前阵子怕是深入险境了吧,当真叫人心疼。”

  丁瑶听见这话,颇为慌乱地望向了马文斌,却见马文斌只是在自言自语,于是自己边有低下了头——值得一提的是,马文斌说这话时,没有望向丁瑶,那是他打心底觉得,丁姑娘不会理会自己。

  这时,丁蛮来到马文斌面前,笑嘻嘻道:“马少爷,这精钢伞乃是我丁家以明清时江南一代的手段,请巧工锻造而成的,这伞面能防水、驱毒,伞柄能御百兽,中间还藏着一把以寒泉打造的七星剑,正好与小女平日使的素女剑法相搭。”

  马文斌“嗯”了一声,点头又道:“这伞多重?”

  丁蛮道:“马少爷辨物的本事不差,正如您刚才所料,这伞重七十公斤。”

  马文斌一笑道:“七十公斤,比我还重,真是难为丁姑娘了。”这马少爷言语之中充满了关切之意,丁蛮听后,只是呵呵地笑着,一旁的丁姑娘不知想到了什么,微微叹息,将自己的视线放得更低,心头暗道,从昨夜至今,自己不过只见了马文斌两面,可为什么,自己的心间,却总是在关注着他?

  丁瑶莫名有些心慌。

  这个时候,马文斌忽然开口道:“丁老头,你们家这精钢伞打造一把多少钱?”

  丁蛮道:“从开模到制成,大概一千大洋。”

  马文斌“嗯”了一声,问道:“模子还有没有?”

  丁蛮道:“还有。”

  马文斌道:“模子还有就好,你这伞太重了些,可见用料还是不好,这丁姑娘十七八岁的年纪,整日背着这重物,如何受得了,依我看,这东西应该重新打造一番才是。”

  丁蛮道:“马少爷说的这事有理,只是眼下我等没有精力去做这些,一切权等我们山中事了再说吧。”

  马文斌不住摇头道:“这事何须麻烦,你且把模子给我,我叫人送去汉阳钢铁场找我二叔,伞面也叫我来筹备,不过半个月的时间,我便能将新伞送来,重量绝对保证比这个轻。”

  丁蛮听后,暗叹这马文斌好生气派,同时又为难道:“马少爷,我等并没有再行举债的意思。”

  马文斌不屑地瞥了丁蛮一眼,又殷勤望向丁瑶:“这东西是我送丁姑娘的,哪里需要你们出钱?”

  丁蛮一惊,连忙待孙侄女道:“马少爷太客气了,这事使不得。”

  马文斌却道:“这事就这么定了,我明天就派人找你要模子,你若是不给,那就是藏私,怕我偷学了你们家的手艺。”

  丁蛮道:“这精钢伞的手艺江湖上大多数人都知道,没什么好偷不偷的。”

  马文斌也不在与他聒噪:“若是如此,你把模子给我就是。”

  说话间,丁鸿礼等人已经将休整一新的红麻绳按照阵法钉在了马家仓库的地板之上。这红麻绳贴地之后,巽雷钉上部开始旋转震荡起来,震荡之间,红麻绳稍稍隐去了自身踪迹,只留下了道道红光,一般野兽若是不小心走过,必受羁绊,困在其中。

  时间逐渐来到了这一夜子时。

  子时,指的是西洋时间晚上十一点到一点的时候。这个时候,天地之间,阴气极重,阳气初生,便有走兽行动于天地之间。子属鼠,凡鼠类,大多会在这个时候出来活动。

  丁蛮与马文斌说完了话,再次出面主持正事。

  一时,只见丁蛮来到了红麻绳阵的正中,手往身上一摸,拿出一把杆秤,杆秤末端,沾染着一些不知名的草木灰。

  丁蛮用这草木灰在地上画了一个阵法,不多时,阵法没入地砖之中。

  马文斌在一旁看得新奇。

  一切工作准备就绪,末了,丁蛮又从自己身上抹出了一个瓦罐,将瓦罐打开,仓库中很快便弥漫出一股奇怪的清香。

  “这是醢肉?”马文斌好奇地向一旁的丁家人询问。

  丁鸿礼听见了这话,没有理马文斌,一旁丁瑶轻轻地一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马文斌受了挫折,不悦地闭上了嘴。

  好一会,只见丁蛮用自己的手指当做筷子,自瓦罐中取了一块白肉出来,仍旧扔在了地上,地上阵法,微微散出一道白眼,丁蛮点了点头,便退了出来。

  见到这老家伙,马文斌赶忙又问:“老头,你这醢肉用来干嘛,引鼠的吗?”

  丁蛮道:“马少爷说得对,这醢肉就是用来引诱老鼠的。”

  马文斌呵呵笑着,不住拍手:“好手段,好手段!”

  丁蛮道:“马少爷,我等江湖人行走荒原,以捕猎异兽为生,最重要的一个手段,就是寻找到异兽的踪迹。我等几人,虽不似一般的猎者能够凭借蛛丝马迹,完全准确地找到兽巢,却能布置阵法,以各种特定的醢肉引诱异兽现身,好手段称不上,不过是个安身立命的手艺活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