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小子无礼
小狮子同学2018-04-03 19:093,224

  马家药铺中,马文斌拿着一颗空卵蛋与丁蛮对峙。此事关系到马文斌的五百大洋,若是没个说法,这马少爷今日是断然不肯再出剩下的两千五百大洋的。

  丁蛮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

  当听得马文斌说自己没有见到异蛇出世的场面时,丁蛮十分震惊道:“马少爷,昨夜河城县马家方向,天上降下了春雨,正是天生的异象,应了肥遗出世之景,少爷何苦来诓骗我们?”

  马文斌皱眉,这家伙昨夜睡得很熟,不懂丁蛮在说什么。

  丁蛮一时又望向马文斌身边几个随从之人道:“诸位,昨夜里马家异象,你们都瞧见了没有?”

  众人昨夜里皆睡得不差,听见丁蛮这话,众人同时摇起了头。

  丁蛮皱眉道:“这没道理啊?”

  想了好一会,丁蛮又道:“诸位,你们听我说,昨夜里你们马家的确发生了点事,众人若是不信,不如便到县中打听。再者,昨夜春雨过后,你马家中必有些许春暖花开,虫蚁皆动的景象,众人若是不信,不妨回家查看一番。”

  马文斌听后,仔细想来,今日自己出门前,在家的确听见了一些话,伺候自己洗漱的丫鬟们说,院中有一株海棠开了花,难道说,这就是丁老头所说的天生异象么?

  这马少爷见丁蛮说得有理有据,心下已经信了三分,但他却仍旧不肯轻易地揭过这茬,仍旧道:“就算你说的都对,我问你,蛇呢?”

  丁蛮一惊,一双小眼仔细瞧了马文斌许久道:“马少爷,这蛇在你手中孵化,如今没了,怎来问我?”说话时,丁蛮不免又是可惜肉痛,那肥遗,乃是上古的奇物,已有数百年不曾在江湖之上出现,若是能好生养大,那蛇能生万金,可谁曾想,如今这蛇却是没了踪影。

  另一边,马文斌眉头紧缩。

  丁蛮心头无奈,知道自己这样的言语打发不了眼前这个小主,于是丁蛮又说:“马少爷,我这里有一套训蛇的秘术,可以传授给你,那肥遗既是在你家孵化,想来不会走得太远,眼下你若是学了我这套本事,回去没准就能找回那蛇。”

  马文斌眼睛一转,心头暗道,这蛇卵是在自己手中出了问题,按照江湖上的规矩,那便是买定离手的事,如今这丁老头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既然有了说法,自己便暂且一放,再多追究,也是没有意思。

  此时,丁瑶姑娘也在药铺之中,一看见丁瑶那副冷淡模样,马文斌又是一笑,彻底放下了要找她家丁蛮晦气的心。

  很快的,马少爷收下了那颗空空如野的蛇蛋,仔细一看,才发现今日里丁蛮一行一共来了七八个人,除了丁蛮、丁瑶二人外,还有另外一名老者,一名老妇,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白面青年人,还有两个看起来像庄稼汉,模样颇为憨厚的中年人。

  马文斌想,这应该就是丁蛮一行全部的同伴了。

  这几个人身上,都带着一股混迹荒原,不同常人的气息,马文斌放下蛇蛋之事,便又一头钻进了丁蛮昨夜说的另外几件事中。

  首先是二千五百大洋。

  由于有了蛇卵这前车之鉴,马文斌这一早明显又谨慎了许多。

  望着丁蛮,马文斌首先开口问道:“老先生,昨夜我给你的五百大洋,现在怎么样了。”

  丁蛮尴尬一下道:“都花了。”

  马文斌一惊道:“这么快?怎么花的,说来瞧瞧。”

  丁蛮待要开口,这时,他身后那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人不满道:“好你个小药蛮子,借钱就借钱,哪里来的这么多话?”

  马文斌这才注意到了他,眼睛一眯,冷冷地望向他去。

  这白面青年人比马文斌高出了一个头,模样也比他俊朗了几分,望见马文斌这眼神,青年人立刻道:“看什么看?别人怕你,我却是不怕?”

  马文斌被人这一吼,很是尴尬,目光一动,恰好又见到丁瑶眯起眼来,好似微微一笑,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暗道一声,好你个小子,拿我来寻开心,少爷我可是你能随意摆弄的?

  随即马文斌便道:“来人,把这个没长眼的东西赶出去。”

  说话时,马少爷语气冰冷。

  很快,店铺中便也来了几个人高马大的人,来到青年人面前,便要将他架走。

  青年人名叫丁鸿礼,是丁蛮的侄子一辈,是丁瑶的三叔,平日里追随丁蛮等人在古原之中游历,经历过生死,素来最看不起这世俗之中不学无术的纨绔之人。加之前些日子,众人打探马家虚实时,丁鸿礼等人听得马文斌许多荒唐之事,这因此丁鸿礼更加看不上马文斌,如今听得马文斌冲着自己伯父指三道四,颇有些言语,丁鸿礼气不过,这马文斌说话时,丁鸿礼便拿话来压他。

  眼下,丁鸿礼不过说了马文斌几句,却没想到这马少爷竟然当众让自己难堪,下起了逐客令。丁鸿礼好歹也是个知书达理的人,面对主人家的驱赶,这家伙无处去闹,同样也是羞得满头大汗,进退维谷。

  这个时候,丁蛮出声圆场,轻轻道了声:“马少爷。”

  马文斌只是冷冷地站着。

  好一会,丁蛮又道:“马少爷,您行个方便。”

  马文斌这才望向丁蛮,开口道:“这小子是你什么人?”

  丁蛮道:“是小侄。”

  马文斌“嗯”了一声道:“没教养的东西,大人说话,插什么嘴。”

  一句话,马文斌便将自己的辈分放得比丁鸿礼要高上了许多。

  丁蛮等人听见等人听见这话,心头皆颇有些不快,可眼下大家有求有人,也只能是忙不迭的赔笑,说些恭维马文斌的话。

  丁鸿礼怒火中烧,望着马文斌,暗暗道,好小子,将来你别落在我的手中,看老子不弄死你。

  另外一边,丁蛮仍旧仔细询问着马文斌的意思,很显然,这马少爷的脾气比马文斌预料的还要大上几分。

  一时,丁蛮又冲着马文斌道:“马少爷,你消消火,小侄不懂事,咱们谈正事要紧。”

  马文斌道:“我可不正是要跟你谈正事,可偏偏就是有不长眼的人插嘴。”

  接着,马文斌自己也不愿意在这种旁枝末节上多做纠缠,又问:“你那五百大洋做什么去了?”

  丁蛮见这事绕不过,便道:“马少爷,来河城县前,我等有一常用之物折了,正需要五百多的大洋才能修复,一夜功夫,此物已可使用,只是眼下不方便展示,一会咱们有功夫了,老者便拿出来,马少爷赏个脸,过目一下。”

  马文斌点了点头,知道了自家那五百大洋的用途之后,不在多说什么,江湖行者,随身没有多少现钱,手边常用的家伙却都金贵,五百大洋修复一件趁手的老东西,也不值得什么惊奇。

  既然这丁家人的钱没有乱花,自己剩下的许多大洋便都可考虑借出。

  自从昨夜里见到丁家的小女之后,马文斌一门心思便全都在了丁瑶身上,如今,马文斌有意通过今日这许多事情,制造自己与丁瑶多多亲近的机会,在经过一些小小的波折之后,马文斌很快便在自己的账上支出了二千五百的现大洋。

  同时,在药铺账房先生的主持之下,丁蛮给马文斌写下了一张借条,同时,马文斌又将丁蛮要传自己一套赶蛇之术的事也写在了其中。

  此年间江湖之上,异人们多讲究豪爽、义气。对于马家少爷这一分一厘的算计,丁蛮等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很快便签了字,只有那丁鸿礼在背地里又和侄女丁瑶说了几句闲言碎语。

  丁瑶的态度始终冷淡,她对马文斌怎么样,对丁鸿礼其实也是怎么样。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方才马文斌见到丁瑶捂嘴在笑,那是丁瑶真的冲着马文斌笑了,不是因为丁鸿礼拿话打压马文斌的缘故。

  一天多的时间里,马文斌从自家店铺里支出了大把的现钱,左右无事,便又赖上了丁蛮等人。

  丁蛮一行得了钱,很快便也忙碌起来,在河城县中各种采买,上好的朱砂、慈石、牛黄、麝香、赭石、玄明、血竭等便又花去了丁蛮等人四五百的大洋。这些东西,丁蛮要的品质都是上好的,河城县里各家店铺,不少一时都拿不出现货,只有马家,要什么有什么。绕了一圈,丁蛮等人的钱,仍旧回到了马家的口袋上。

  同样都是买药,丁蛮等人宁愿先借钱,再去买,而不愿意直接向马文斌赊药,省些利息成本钱,讲究的便是保留根底,留条后路。在带着马少爷整个河城县乱逛的时候,丁鸿礼等人则另外支了一千多大洋去了别处,至于他们购买了什么,马文斌便不得而知了。

  这一日入了夜,一辆洋车在湘江边的三号仓库前停了下来,马文斌与丁蛮、丁瑶一行在大风之中下了车。不多久,丁鸿礼等人骑着一辆挂斗三轮摩托车,也来到了这边,一辆绿色的卡车紧随其后,带来了几大箱子的东西,这些东西,便是丁鸿礼等人采购之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