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药蛮子赐宝
小狮子同学2018-04-03 19:093,331

  深夜里,马文斌回了家,让家里人烧了一锅热水,自己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这才换了一身丝绸睡衣,躺回了床上。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马文斌子时受的伤,回到了家中仔细查看,身上却是一个伤口都没有。夜间,因吞噬了晦气珠,马文斌体温再次升高,达到了四十二三度。一阵风吹响了窗户,窗外阵阵的寒意刮来,一条灰白色的幼蛇徘徊着进入了屋中,钻进了马文斌捧在手上的蛇蛋之中,盘身酣睡,比起昨夜,这幼蛇似乎长了几分。

  马文斌一觉醒来,便有人告知他,老爷回来了。

  听得这个消息,马文斌登时清醒过来,赶忙换好衣物,匆匆的来到厅前。一看,自己的老爹药蛮子果然已在家中。

  这药蛮子身材高大,皮肤发白,八字胡,宽厚嘴,虽是寒冬季节,身上却只穿着单薄的汗衫,哈哈笑时,有雷公声响。

  见到马文斌,药蛮子立刻呵斥道:“没用的东西,老子听说你昨夜要拆我的仓库?”

  马文斌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是河城县中的小霸王,可是,在他爹面前,这马少爷却是大气不敢多喘,只摆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

  药蛮子昨夜里自北边的汉阳口而归,半夜里就到了家,早有家人将这些天来,宅中店铺里的许多事情告诉了他。

  这药蛮子马武上下地打量着马文斌,见这小子一言不发,便又道:“你支三千块大洋做什么?”

  马文斌听到这里,便知道他爹已知晓了这些天自己做的事情,于是也不再隐瞒,赶忙将这些天自己如今见到丁蛮,如何得到蛇卵,如何去捉犰狳等事说了出来。

  药蛮子马武听见马文斌说的这许多话,心头倒也是惊奇,沉默许久,才又开口说道:“这荒原上猎杀凶兽的异人,我原先也遇见过一些,这些人多习古法,混迹山林,手段不差,动荡时局,往往能够预判吉凶,看清天下大势。”

  “如今你既识得这样一群异士,也算是你的造化。你小子年纪不小,是该见见世面了。”

  马文斌一听父亲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顿时心下大宽。

  刚抬眼去看药蛮子,又听他老人家道:“你过来,老子给你把把脉。”

  不得以,马文斌只能带着笑意,将自己的衣袖挽起,将自己光洁的手臂露在了老爹面前。

  药蛮子胡子微动,一双大手搭住马文斌的脉门,随即闭上了一双虎眼。

  这药蛮子年轻时,曾在青海的草场上养过上千头马,跟着古羌族的马帮学了不少异术,如今来得中原,依靠贩卖药材、珍宝等物发了家,三十岁上下,得了马文斌这个独子,平日里,药蛮子对马文斌虽然严厉,暗中却仍旧将这马少爷当做掌上之宝,百般呵护。

  昨夜,自家三号药仓传来异动,药蛮子入得县城便已有所查,待到深夜马文斌归家,药蛮子便已在家中,只因听得马文斌一身狼狈,因此药蛮子也不叫下人声张,未叫马文斌来见。

  搭脉许久,药蛮子张开眼睛,望向儿子。

  马文斌吓了一大跳。

  好一会,药蛮子开口道:“那三号仓库的晦气风穴,老子自购得仓库,便已知晓,只因晦气珠尚未成型,因此始终没动。如今你小子倒好,没来由请了外人到库中来闹,险些害了老子好事。”

  马文斌吓了一大跳,好一会功夫这才怯生生开口道:“儿子知错了。”

  药蛮子瞪着马文斌,随即却是扬天一笑:“马文斌,你小子气运不差,短短几天功夫,不但得了肥遗,还吞了晦气风珠。老子实话告诉你,那风珠我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如今,你既得了,这件事也就算了结了。”

  马文斌一愣,随即也跟着呵呵笑了起来。

  一会,药蛮子放开了马文斌的手,马文斌赶忙将自己身上带的肥遗卵拿了出来。

  药蛮子一双虎手捧着蛇蛋,仔细看了,又用那带着罩门,能够施毒的小指在蛇蛋上轻轻滑动,蛇蛋上便发出一阵低沉铜器之声。

  “这是个好东西。”药蛮子眼前一亮。

  马文斌道:“我五百块大洋买的,还尝了一块醢肉。”

  药蛮子哈哈大笑,大手去拍马文斌的肩膀,然后道:“你小子大赚了,这蛇蛋,老子能卖出两千大洋。”

  马文斌道:“当初丁蛮等人开的就是这个价,只是我不依。”

  药蛮子点点头,不再多说什么,关于金钱一事,这药蛮子并不在乎,够花就可以。

  马文斌道:“可惜这肥遗孵出之后,便再也找不着了。”

  药蛮子一听,想起昨夜自己回家时在院中缠斗的一条异蛇,那异蛇只有筷子般长短,却不惧马刀,可见是天生神物。这神物与自己斗了一个时辰,马文斌回家时,异蛇首先止住干戈,待到药蛮子反应过来时,这蛇自行便回到了马文斌的屋中,钻进了蛇卵中睡觉,药蛮子独自将这一幕看在眼中,不曾声张。

  想也不用想,药蛮子便知道自己遇见的异蛇必是肥遗无疑。

  于是,药蛮子冲马文斌道:“肥遗一事,你不必多费心思,只要你身边还带着蛇蛋,它早晚还在找你。你这小子,天生体质异常,既然你能够孵化出肥遗,这肥遗定然不会轻易舍你而去。”

  马文斌听见这话,细想了许久,这才道:“儿子知晓了。”

  这马文斌是个心思敏捷,想法颇多之人,平日里,若是别人告诉他这样的话,叫他别去寻找肥遗,这马少爷断然是不肯听的,可眼下,说这话的人是他的父亲,马少爷听了,竟是深以为意,一下子便将此事放下了。

  药蛮子见得马文斌,发现这小子身上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关切之心同样也逐渐放下。末了,药蛮子又道:“年前,青海的草场上传言有龙刍生长,老子我明日便要动身,去往草场赶龙刍,若是得了那天赐的草料,喂出龙驹,交配出几代来,咱家能赚大钱。”

  马文斌听后眼前一亮道:“老爹我随你去。”

  药蛮子摇摇头:“这事用不上你。”

  马文斌登时便闭了嘴,不敢多言。

  一时,药蛮子又道:“现下你认识的异人有些意思,你可以跟着他们学些手段,将来或有大用。”

  马文斌毫无生气地点了点头。

  药蛮子又道:“你老大不小了,若是看中了人家姑娘,就主动一些,有些事放胆去做,若是不小心搞大了姑娘的肚子,老子这边,给你兜着底。”

  马文斌一听,脑海中立刻冒出丁瑶那倾国倾城的模样,心头澎湃起来。

  这时,药蛮子又道:“只是男子汉大丈夫,找姑娘这事,还是讲究光明正大,你若是这事都办不好,出去别说你是我药蛮子的儿子,丢脸。”

  马文斌悻悻一笑,不敢接话。

  药蛮子仔细打量着马文斌,接着又说:“关于晦气风珠,我有一套口诀并经络运行图传你,你且学了去,平日无事,便掐动口诀,运行经络,早晚间,那风珠必然服你,一旦点化,会有用处。”

  马文斌连声称好。

  末了,药蛮子又叫人取来了一个腰带,告诉马文斌,这是江湖上不少人常用的百宝袋,内有乾坤,能装不少东西。接着,又将一块灰色的石头并一把德国产的毛瑟步枪交给了马文斌。

  药蛮子道:“你这小子平日不肯用心学功,如今在外闯荡,没什么本事,这砖头和步枪便交给你防身。”

  药蛮子说话时,马文斌正在将老爹所赐的百宝腰带挂往腰间,听见砖头和步枪这几个字,惊讶地抬起头来,望着老爹问道:“这步枪我懂,只是这砖头是什么意思?”

  药蛮子道:“没用的东西,你懂什么?这砖头是汉阳钢厂巧匠挖山时得的异石,仿制的上古翻天印,一砖下去,能砸碎人脑,你说厉不厉害。”

  马文斌听后,乐呵呵地小了起来。

  百宝带入了腰,马文斌几番调弄,惊讶道:“这腰带内,好大的空间!”

  药蛮子点点头道:“这腰带使的是江湖上的奇门遁甲之术,别看它只有小小的一块,你这蛇蛋、砖头还有毛瑟枪却都能全部装下去。”

  马文斌一奇,抓起手边的蛇蛋便往腰带中塞,只听哗然一声,那蛇蛋果然被马文斌塞到了腰带之内。这马少爷再看自己身上,那腰带外边,却仍旧平整,丝毫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再将砖头和毛瑟枪装进去,情况亦然,只是这腰带要比先前沉上了几分。

  “真是个神奇的东西。”马文斌心下大快,恨不得赶紧找几个同伴显摆,显摆。

  这个时候,药蛮子道:“你说的西边雾龙山,我曾经听过,这山位于湘西十万大山之间,内中多有凶兽,只是这山头究竟在哪,一般人却不知晓,平日只有一些常在荒原上行走的猎者知道。”

  “他日你若是随丁蛮等人入得深山,记得莫要莽撞,在那种地方,随便一只虫子都可以要了你的性命。”

  马文斌连声称是,只道:“儿子我到那深山,不过是去看个热闹,有危险的地方,自然是远远地躲开,必定不会伤了性命。”

  药蛮子随意一笑,转身走开,双手背在身后,冷冷地道:“江湖之中,有时候身不由己,你小子好自为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