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少爷显能
小狮子同学2018-04-03 19:093,434

  三号仓库内,地穴生珠的风波远远超出了丁蛮等人的预料。通过倾塌的地穴,鼠王犰狳一下子摆脱了丁蛮一行的束缚。那身披厚重铠甲的巨鼠得脱之后,显得异常愤怒,向着马文斌冲击而来。

  马文斌此时正受到鼠人打击,脖子上被划开了一道巨大的血痕,疼痛难耐间,拼命的抵挡。鼠王犰狳发出尖锐叫声,冲着马文斌直袭而去,待到众人反应过来时,那巨鼠豚猪一般的身材已经扑向马文斌胸口,马少爷重心往后一仰,碰的一声倒了下去。

  丁蛮等人尽皆失色:“马少爷!”

  丁瑶离得最近,惊讶间,她手中的精钢伞快速挥动,逼退了几位鼠人,匆忙来救,出手间,又害怕自己手中的武器误伤了马文斌,一时踌躇。饿鼠啃食,从不留情,马文斌身躯在短短的时间内被异鼠彻底控制,眼看着小命不保了。

  地上,马文斌被巨鼠扑住,一道道浓绿色的口水滴得马少爷浑身都是,惹得马文斌浑身恶心,头皮发麻。

  幸运的是,这马文斌平日里虽然处处有人伺候,小时候倒也学过一些拳脚。如今性命垂危,马文斌胡乱摆弄,倒也没有立刻就被犰狳制服,一双手在自己身上四处摸索,寻找防身之物。

  “我的妈呀,谁来救我。”

  电光火石之间,马文斌已见鼠王犰狳张开了血盆大口,这马少爷发誓,这是自己这辈子见过的,最恐怖的一幕,在某个瞬间,马文斌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黑暗中,空气仿佛凝结。

  丁蛮发出叹息,这一两天来,自己同丁瑶寻得马文斌帮助,这马少爷虽然有些胡搅蛮缠,为人倒是仗义。今日,若是没有马少爷慷慨的让出地方,众人根本没有办法引来鼠王犰狳,现在马少爷就要为了这场风波献身,丁蛮心底升起一股兔死狐悲之感。

  另一边,丁瑶也是相同的感受,这马家少爷虽然有些幼稚、鲁莽,可是,他的本性并不坏,一想到自己和家人就这样把这么一个同龄人给害了,丁瑶便感觉自己罪孽压身。

  令人窒息的时空仍在流转。就在众人眼看着犰狳要将马文斌的脖子咬断时,忽然,马文斌又手上握住了一块东西,向着巨鼠的牙齿并右脸重重地拍了下去。

  这东西原先被挂在马文斌的腰间,正是今日里马少爷从家中带出来的肥遗空卵。

  按说这肥遗蛋没有了蛋液,应该一击就碎,可偏偏这卵壳却比精钢还硬。马文斌求生之际,摘得蛇卵,向着犰狳脸面重重拍下,其力之猛,顷刻间只见犰狳嘴巴上血光迸射,牙槽扭曲,蛇蛋与鼠牙碰撞之处,更有电光闪过。

  “呕!”

  许是肥遗蛋上带着煞气,马文斌这一击并没有什么高明的手段,但他身上那犰狳鼠王却是有些吃不消,凭空之际,犰狳腹部仿佛被一道无形之风重重地撞击了一下,腹中刚刚吞下的晦气之珠并一滩绿色的胃液全部吐了出来!

  巨大的恶臭几乎要将马文斌熏晕,咕噜咕噜的液体倾倒间,忽然,一颗绿色的珠子被马文斌吞进了嘴里。马少爷身上一阵剧烈的颤抖,那珠子自马文斌喉间滑了进去。

  啊!

  “吱!”鼠王犰狳被肥遗蛋袭击,从马文斌身上重重地飞将出去,三号仓库中,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好一会,丁蛮高声道:“快,眼下鼠王没心气了,赶紧降服他。”

  此言一出,不单丁瑶、丁鸿礼等人,便是正在对付鼠群的迷魂婆和两名壮汉都来帮忙——迷魂婆和壮汉驱赶鼠群,为的就是驱散鼠王的心气,如今,鼠王心气被肥遗蛋所驱散,迷魂婆等人自然知道应该如何取舍。

  众人围将过来,用绳的用绳,用烟的用烟。

  丁蛮一把杆秤,使的正是七星点穴法,这七星点穴法乃是丁蛮自津门江湖中所得,此法据说最早传至于清廷宫内,后来宣统皇帝退位,不少太监离宫,最终被带了出来。

  眼下前清虽然已亡,但神州大地,前朝痕迹仍旧极重,一些忠于清廷之人,甚至仍在谋求着王朝复辟,在过去几年,宫中的手艺没那么容易被民间所学。

  丁蛮当初为了学到这套手艺,缠着住在津门的一位老人两年的功夫,直到老人气数将近,没个人送终,才终于传下了这套手艺,叫丁蛮帮着处理自己的身后之事。

  这七星点穴法,乃是进攻、杀伐之招,专取对手命门,但丁蛮作为一名凶兽猎者,却将其活用到了驯兽之上,倒也算是灵活变通。

  地面上,鼠王犰狳被马文斌愤然一击,一股寒意顿时自它的牙槽之内蔓延开来,不过眨眼的瞬间,这寒意立刻直袭鼠王的脑门,将这老鼠的神识控制了起来。面对丁蛮等人的围逼,犰狳还想反抗,怎耐寒气逼迫中枢,犰狳身上肌肉发酸,竟是一点都动弹不得。

  面对着缴械投降的瓮中之鳖,丁蛮等人很快用麻绳将它重重地困了起来。

  库房中一时安静下来,一群群老鼠错愕地望着鼠王。好一会的功夫,一群老鼠带头逃窜,不多时,满屋子的鼠潮散落一空,库房中,只留下地陷之穴里还有一些风声徘徊,沙土滑落的声响。

  丁蛮来到马文斌面前,见着马少爷正眉头紧皱,一脸恶心的在地上躺着,当下惊奇道:“马少爷,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马文斌浑身难受,见到丁蛮,便伸出手来,丁蛮一把将这马少爷扶起了身。

  “呕,呕!”

  起身之后,马文斌开始用手扣着自己的舌根,好一会功夫,将晚饭全部吐了出来,可是,这呕吐之物中,却不见自己方才吞下的那绿色珠子。

  好一阵不适之后,马文斌抬起头望着众人,再看不远处大壮和二壮如同抬猪一般地抬着犰狳,这马少爷开口骂道:“娘的,恶心死我了。”

  众人见这马文斌死里逃生之后,心气不减,皆都放下心来。

  一时,丁蛮又道:“马少爷,你好生的手段啊,只一击,便打得这犰狳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马文斌这才察觉到自己手指生疼,手臂发酸。再看看自己手中的肥遗蛋,马文斌高兴起来,笑嘻嘻冲着众人道:“你们别说,这蛇蛋还真是个好东西。”

  丁蛮连连点头:“马公子是个奇人,也只有你才陪得上拥有这肥遗蛋。”说是这么说,丁老头心底不免还是觉得可惜。这肥遗蛋价值千金,如今却便宜了马家人。

  “这个自然。”马文斌嘿嘿的笑了起来,这家伙天生习惯笑脸迎人。

  马文斌四下看了,见库房中众鼠已经退去,只留下几名鼠人和一个倾塌的地穴等待处理,于是便又开口道,“诸位,这异鼠既得,咱们便走吧,这个地方,我另外找人收拾。”

  丁蛮等人一听,皆是感激道谢,都说,今夜多亏了马少爷的帮忙。

  马文斌摆摆手,小事一桩,不值得谢,接着又问丁蛮道:“老先生,你这犰狳捉了要怎么样,若是要杀了吃肉,到时候给别少我一份,醢肉我不吃,我要红烧的。”

  丁蛮一笑,连连摇头:“马公子此言差矣,这犰狳难得,虽没什么本事,却也是上古的凶兽,如今我等既得了它,那自然便要好好的训练,叫它做些事情,若是直接吃了,不免暴殄天物。”

  马文斌会意地点了点头道:“若是如此,你们驯兽的时候,可叫我一观。”

  丁蛮连连点头。

  马文斌一时沉默,好一会地功夫,望向了丁蛮身后的丁鸿礼,呵呵笑道:“丁大侄子,你好生的手段啊,刚才老子差点被你害死。”

  丁鸿礼一听,心头一跳,方才丁鸿礼为了避免自己受伤,故意放开了犰狳,让它冲着马文斌而去,丁鸿礼原本只觉得自己做事隐蔽,马文斌应该没有察觉,没有想到这小子竟是看在眼底。

  自己不光彩的手段被人拆穿,丁鸿礼顿时又羞又恼,心头升起了一股无名业火,当即道:“谁是你大侄子,马少爷,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马文斌一听,却只是眯着眼睛,将丁鸿礼上下瞧了一番,不再多说什么。

  此时,那鼠王犰狳被五花大绑,四脚朝天的抬着,听得众人的言语之声,不由得窜动起了身体。

  马文斌看了它一眼,指桑骂槐道:“老实点,要不老子早晚杀了你吃肉。”

  库房内众人皆是心思尴尬,没有多说什么。

  马文斌身边的人自库房外匆忙赶进来,见自家少爷一脸不悦,浑身晦气,赶忙上前关切,前前后后仔细地伺候好。

  马文斌向来有些洁癖,任凭别人拿着手绢在自己身上擦拭,也没多说什么,只想着今夜里自己表现不差,若是那丁瑶姑娘念着我的好,便是可以了。

  思索间,马文斌正好看向了丁瑶,丁瑶望了马文斌一眼,颇有些害羞的放低了自己的视线。

  马文斌嘿然一笑,不再多说什么。

  出了仓库,此时已是深夜,站在卡车面前,马文斌问丁蛮道:“你们接下来几天做什么?”

  丁蛮道:“往下几天,我们将在县城外的西山驯兽。”

  马文斌道:“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会去找你们,记住你们答应过我的事情。”

  丁蛮点了点头。一会,这老者又道:“马少爷,丁老头我没什么本事,就只学得了一招炼制醢肉,如今你既用得肥遗卵击败了犰狳,可见肥遗幼蛇仍旧是认可你的,今夜离开之后,老头我将炼制一些专门引诱蛇类的醢肉,赶明儿亲自送到府上给你,助你找回肥遗。”

  “如此甚好。”马文斌嘿然一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