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我有病
妖灰2018-04-05 19:173,222

  一米八六的大男人,就算身材再纤瘦笑得再迷人也是具有一定威慑力的,何况他面前的两只是都没超一米六五的矮萝卜头。

  “呵呵,早上好,提呃、宋总!”

  可怜涂小唐只差魂飞魄散,缓过神后开始肉疼,赶紧指向在大皮鞋底下呼救的手机,可怜巴巴的,“那係人家的嘛……”

  “哦,帮你捡。”宋亦勾唇微笑,利索地弯下腰。

  眼睁睁地看着自家手机落入敌手,涂小唐要急出一身白毛汗。对面的始作俑者却淡定,还掀眼皮子示意:怕啥,他又不知道的!

  涂小唐又想呵呵了。

  屏幕还未暗下,六寸大屏上是“草包总裁”的二次元证件照特写,表情被流畅的线条处理得极其夸张搞笑。薄唇性感地半启,正对能干的F助理贱兮兮地读白:自古昏君不批折,今有草包总裁不签字,有什么不对吗?

  嗯,确实没什么不对。

  关键在于“草包总裁”的形象设定,跟眼前的这位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的相似度。无论发型或衣装的风格、身高身材和脸廓五官,再加一身天塌下来也不遮骚的气质……好吧,其实是百分之九十,还有十分只差在眼睛的比例上。毕竟三次元人类是不可能生出一对占脸宽二分之一的星星眼。

  这位宋总若还是毫无查觉,只是又一次力证了他的瞎。

  当然,瞎是草包们天然无公害的基础属性。

  就在涂小唐揣着卟嗵卟嗵的小心脏,紧张到快窒息时,宋亦也只是瞄了眼就将屏幕摁熄。

  “都几岁了,还在上班时间看少女漫……”

  他摇头,毫无芥蒂地将手机扔回涂小唐的桌面,然后朝丁陌苘侧了侧脸,抬手捻指一响,打个霸道总裁专用手势。

  “来,傅南宇找你。”

  嗯对了,这位霸道总裁专干秘书小姐的活,呵呵。

  只是这时代的秘书小姐都不愿屈尊下基层干叫人这种小事,唯有这位上班只需晃荡的好命老板一组组工位地撩员工玩。

  “是,宋总。”

  丁陌苘乖巧应合,手背一翻迅捷地抹去嘴角边的芝士屑。在涂小唐犹如目送死刑犯的谜之悲壮下,迈着小碎步丫环状地跟在宋亦身后。

  “宋、宋总,傅老大找我有啥要事相商啊?”

  按理说前头还挡着一块硕大的金字招牌,艺美设计师团队有一组名为“十八罗汉”的核心组合,由十八位经验丰富的资深设计工程师组成,全方位负责公司内外有一定分量的品牌项目。所以丁陌苘实在想不出傅南宇哪会有什么了不得的事需要找一位只设计过婴儿奶瓶和保温杯的末席小设计,而且还让本司的“皇上”来提人——要死,难道被开除了?!

  可踢走区区一小设计需要老板亲自下刀么?

  不过艺美向来是个奇葩的公司,而且它确确实实拥有一位更奇葩的花架子老板。

  丁陌苘有小心肝儿那个颤得哦,就像被谁手贱弹了一指的芷蒻果冻。

  或是感受到她的不安,宋亦顿了顿他的昂首阔步,回过头勾唇咧齿邪魅一笑。

  “放心,算是……嗯,好事吧。”

  这笑,阴得天地失色。

  傅南宇的办公室离设计师的工作区不远,就隔一间会议室,问题在于丁陌苘的工位蜗居工作区南端角落,她得在这位万丈光芒耀天际的“鲜肉老板”的屁股后面,被林林总总的目光捅啊捅的穿越近千平方米。

  个中滋味,尝之男默女泪。

  最尴尬的是还会有各种尴尬偶遇,譬如眼前此景。

  “宋总,欢迎也到我的营销视察!远远见你这一身帅破天际,谁给配的呀?改天介绍认识一下嘛。”

  嗲嗲的招呼声来自营销部的大当家,艺美第一“国色”,筱柯筱美人。

  若是普通女子声色并茂的来这么一句,多半会让围观群众生出些“诶哟哟,好造作”的嫌弃,但美人在发嗲这事上一般都享有特权,譬如这位肤白腿长前凸后凹,加上搞不好公关的销售就不是好设计的精英人设,别说例行公事般地夸老板几句,哪怕当面吐口痰都能让老板觉得空气香甜好几分。

  临近旗下品牌的新品发布,筱柯正傍在“十八罗汉”的组长刘楠身边,翻着厚厚一沓样稿,似笑非笑地睨向“鲜肉大老板加土鳖手套妹”的诡异组合。

  宋亦到底是位刚直不弯的大男人,有美女招呼岂能一笑而过,当即顿下流星阔步来个九十度标准左转,害得背后因忐忑而恍惚的“小尾巴”差点一鼻子撞他臂膀上。

  正当支起耳朵的八卦群众认为宋老板会照例接一句“想知道就随我来,亲自教你哦”的日常撩骚时——

  “筱柯,这个月投到新视界的策划案是谁批的?”

  他们居然听到本公司的甩手掌柜居然正而八经地问了句职责范围内的公事,让在场诸位都齐唰唰地愣了愣,包括筱柯。

  死寂之下,丁陌苘举手摸鼻尖,这是她化解“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的惯用伎俩。

  “谁批的?”宋亦耐心地重复问题,骨节分明的长指在刘楠的办公桌上一下下地轻叩。这动作被高大威武的他耍出来,平添一股不容抗拒的压迫力,让和谐的气氛一寸寸地凝固。

  筱柯被他一震,当即站直身体,垂低眼睑正色回话:“宋总,所有营销策划案早在半月前的高层例会上通过的,包括这次跟新视界的三千万合作,拍板这项的有傅总监还是刘副总,算是全票通过吧。不过开会那天您不在,会后傅总监让我抄送给您的会议纪要了,您要是没回应就被认作默许了吧,不知……”

  话未完,宋亦冲她摆手:“OK,抱歉,我忘了这事。”

  他又勾唇一笑,“今天一同午餐?亲自教你怎么搭配男装,从内到外从上到下,必定知无不言。”

  “讨厌啊宋总,干嘛老这么一本正经地吓人家!”

  筱柯缓过神来,不轻不重地捶他一粉拳,“有啥不妥当的,您问傅总要比问我来得靠谱,他作决策哪用得着向我汇报原由,全公司上下不听您就得听傅总的。您要是开口,谁能知情不报么?”

  “嗯嗯。”宋亦点头,“就问问,别介意。”

  筱柯掩嘴而笑,拍了拍手里的设计稿:“难得宋总对我们上心,下季的销售数据不出点成绩就对不起公司了。”

  宋亦笑了笑不置可否,伸手抽走她手里的稿件,扔在刘楠的办公桌上。

  围观群众继续一脸懵逼,不知道这两位忽兵忽礼地在搞什么话语玄机。

  享受完美人的粉拳后,宋老板领着丁陌苘继续直奔傅南宇的办公室,期间又瞥了眼她的手,幽然开口:“不热?”

  丁陌苘愣了两秒,才领悟他指的是什么。

  “还行。”她认真回答,“宋总,全公司都知道我有病,请千万别见怪。”

  堵得利索,宋亦的脸色被噎得如便秘一百天。

  傅总监的办公室里还有人,艺美的副总刘砚,见宋亦门也不推地领人进来,只得中断谈话先行告退。傅南宇当然也不会生气,怎么说他也就一部门总监,哪能跟自家老大谈什么做人的规矩。

  “就她啊?”他摁熄了指间的烟,站起身将丁陌苘从头到脚地打量一遍,还特地冲着那幅怪异的涂胶手套瞄了两眼。

  当一个部门的头并不需要认识手下所有的员工。艺美是靠设计吃饭的公司,整个设计团队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而他只管掌控代表艺美招牌的“十八罗汉”,其余的阿猫阿狗供各项目组任意调配。

  “不认识吗?”宋亦倒也不觉奇怪,将丁陌苘拖到办公桌前,将她按在椅子上。

  “‘手套妹’嘛,生活消费组的。”傅南宇意示不明地笑,“全公司都听说过她吧。”

  丁“手套妹”手脚无处放,只得冲自家老大皮挤一个“呵呵”,皮笑肉不笑的。

  路人如她也明白公司的一个潜规则,在艺美可以不把宋亦放眼里但绝不能得罪傅南宇,前者是人尽皆知的绣花草包加光杆司令,后者可是货真价实的大肉包,人人皆爱抱他的大腿啃。

  傅南宇在艺美屈居部门总监纯属是自贬身价。美院科班设计生又是北大MBA,进艺美前有上市公司中层履历,进艺美后大刀阔斧地改革臃肿的设计部门,把人员从三百锐减到一百不到,剩下个个强兵悍将。三年让五个品牌的单品占年轻人市场的前十,再加两个红点奖,一个国家设计奖,艺美因此一跃行业前五。成绩不可不说斐然,然而三年多他还愿屈居总监之位,实在让人有点想不通。

  “好了,你跟她说吧。”宋亦拍了拍丁陌苘的肩,转身似乎要走,回头又吩咐傅南宇,“你们上次会中决定的事,再发我一下。”

  傅南宇莫名地“哦”了声,眼看宋亦潇洒地拍门而去,他缓缓地低头,口气冷峻地讯问坐立不安的丁陌苘。

  “你,怎么得罪他的?”

  丁陌苘傻傻地张嘴……纳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秒,他爱的真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秒,他爱的真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