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亲自卧底
刘剑锋2018-04-03 19:0612,421

  刘廷心里暗暗吃惊,这接近三十个帐篷,至少有接近两千人人在这居住。这些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多人在这个监狱一样的地方集中看管起来?

  还有老问题,浮尸是怎么来的?

  或者应该这么问,这些人,包括自己,最后是怎么变成浮尸的?!

  刘廷随着众人进了帐篷,立即闻到一股强烈的腥臭味道,门口左右,是半人高土墙遮挡的露天旱厕。帐篷里没有床,只有露出来的土地。刘廷身边那些人都已经被这里监狱样子,还有那些荷枪实弹的人吓到了,没有人敢乱说话,大家各找空地,把自己破行李卷打开,挤一块地方躺下。

  帐篷里除了屎尿臭味不散,人挤在一起,很快闷热起来。

  最后一个人进来后,唐宽生在门口探头进来,喊:“大家赶快睡觉!明天早上我再来带大家上工。”之后就捂着鼻子把脑袋缩回去,把帐篷门封死,走了。

  月光透过帐篷小小的窗口投射进来,有人已经发出鼾声,还有人轻轻的交谈声,刘廷听他们交谈内容,都是担心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但这些人也尽力安慰自己,说工应该还是好的,否则怎么可能给这么多钱?

  这里几千人,难道真的有人能活着出去?能带着钱活着出去?浮尸,只是少数一些倒霉蛋?

  刘廷站起来,顺着窗口往外望,只能望到旁边那个帐篷,黑漆漆,安静。还有天上的星光,月亮,和自己当中统天津处处长,锦衣玉食,权力加身时候一模一样。

  刘廷重新又躺下,没有被子,直接躺在土地上,冰冷的感觉从泥土地传递过来。

  尹妍希和女儿怎么样了?……

  刘廷一想到这里,突然心里发堵,同时一种坏事已经发生那样的恐惧感从心底涌出来……

  陆茜……

  完全没有出现在刘廷脑海里。

  “起来!起床!赶快吃早饭!上工了!起床起床!”

  刘廷被喊声吵醒,慢慢睁眼,眼前模模糊糊,外面天空只是有一点点亮光。刘廷用手搓了搓脸,看远处声音来源,是一个保卫一边踹地上躺着的人,一边高声喊。

  整个帐篷里的人都几乎被惊醒。

  那个保卫看人都醒过来,高喊:“行李东西就放在这里就行!白天有人帮你们看着,丢不了。大洋现钱一定要随身带着!听到没有!大洋现钱,之前的物件一定要随身携带!赶快都起来,出去,吃早饭!然后开工了!”

  刘廷估算时间,睡了最多也就两个多小时,现在应该还不到早上五点。众人都疲惫不堪慢慢起身,纷纷按照那个人吩咐,把自己值钱的物件东西都踹到贴身衣服上。

  刘廷随着人群往外走,感到自己后背,腰,还有肩膀都疼得厉害,泥土地直接躺着太凉了。

  出了帐篷,众人看到每个帐篷外面都聚满了人,帐篷门口一口大锅,散着热气的稀粥在大锅里沸腾。众人排队,拿着破碗打粥,然后蹲在一旁喝粥。

  排到刘廷,打粥的保卫问:“怎么没有碗?”

  “昨天不小心打碎了。”

  保卫瞪着刘廷,想了想,指旁边对刘廷说:“在旁边等着。”

  唐宽生问陈硕:“看清楚了吗?”

  陈硕忙不迭点头:“看清楚了,就是那个人,刘哥。”

  唐宽生看着站在粥锅旁边的刘廷,对旁边下属说道:“去查查这个人是哪个介绍的?瞎了眼了,这面皮白净的样子,是他妈我们要的人吗?想赚介绍费想疯了!”

  下属点头。

  唐宽生回头看陈硕,问道:“他叫刘什么?”

  “我……我不知道。”

  “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在俱乐部招人的地方认识的。”

  “那你这个刘哥,你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吗?”

  “不……不知道。”

  唐宽生回头看陈硕一眼,这种乡下窝囊老实人,没有撒谎的花花肠子。

  “把这小子送回14号厂区。”

  下属点头,拉住陈硕,往外走去。

  陈硕乖巧的不得了,不敢反抗,顺从的随着一个下属走远。

  唐宽生看着远处仍然站在粥锅旁边的刘廷,眨眼想了想。一个下属问:“长官,那我们怎么对这个姓刘的?要不要把他也直接送到14号厂区?”

  “……不行。这样,你们给我看紧这个姓刘的,他这样人进这里来,唯一的可能就是主动进来搞清楚我们这里情况的。但这种地方,他没有内应,怎么敢进来?连他自己都要搭进去。”

  “长官,您是说,他……这里还有这个姓刘的同伙?”

  “一定是这样。让他先在这里跟着干活,任由他行动,你们外紧内松,随便他活动,看他和谁接触,我们要一次过,把他和他的同党,一网打尽。还有……”

  “还有什么事?长官?”

  “天津市内几大情报机构,你们都给我去查,他一定属于某一个机构其中之一。尽快把他身份给我查清楚。”

  “那我们就不用特别给他一点关照?”

  “关照?对啊!……”唐宽生听到下属这一句话,眼睛突然一亮,说道,“我倒是突然想到,我们确实,可以给他一点关照!”

  唐宽生阴沉笑着,回头看了一眼下属。那个下属满脸不明所以的疑惑表情。唐宽生也不解答,只说道:“走吧,我们去会会这个姓刘的。”

  两个人往前走到粥锅旁边,唐宽生看了刘廷一眼,问旁边保卫:“这人怎么回事?怎么在这站着不吃饭?”

  保卫立即恭敬答道:“唐队长。这个人没有粥碗,说是昨天打碎了。我让他在这等一会,我给他去找个碗来。”

  “这样。”唐宽生又看刘廷,然后回头对身后属下说道,“我们不是刚到一批美式军用饭盒?就是绿色外漆那种。”

  下属立即答道:“对,唐队长,是有这种饭盒。”

  下属对唐宽生称呼,在刘廷他们面前,从长官变成了唐队长。

  “你去给这位兄弟拿一个。”

  “是!”那个下属答应一声,转身向远处跑走。

  唐宽生看着刘廷,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烟盒,自己拿出一根,问刘廷:“兄弟?会不会?”

  刘廷抽出一根,唐宽生凑着身子给刘廷点燃。刘廷抽了一口。唐宽生问:“兄弟以前在哪里高就?看您这气色模样,和这帮庄稼汉苦工不太一样。”

  “以前是上海青帮汉口堂的人,在那有点事情,到天津来讨口饭吃。”

  “什么事情,方便透露吗?”

  “……人命官司。”

  “哦?帮会的人?敢问尊姓大名?”

  刘廷并不是随口胡编,青帮汉口堂查堂口,或者警局查案底,确实挂着自己的名号。挂的名号是:“刘镇亭。”

  “刘兄弟。你和他们这些人混在一起做苦工,浪费了,不过我们这工钱确实挺高,这样,你做个小工头吧,帮我看管这些人,不只是这些人,还有其他帐篷里的人,你都帮我看着点。薪水我给你加一倍,你看怎么样?”

  刘廷想了想,对唐宽生笑了一下说道:“那就谢谢唐兄……唐队长您了。”

  唐宽生笑了一下,回头对身后下属说道:“你从今天起,跟着点刘兄。机灵点。”然后转身对刘廷说道,“这人叫董方。以后也归你调遣。”

  董方对刘廷抱拳说:“我刚来,您是江湖老前辈,好多地方还要和您学习,多关照。”

  刘廷也对董方说道:“多关照。”

  唐宽生笑着说:“那刘兄就别在这吃了,一会董方你带刘兄去我们那里吃点像样的东西,换套干净衣服,今晚也别在这住了,重新安排住处。”

  刘廷心里预感不好,这些人莫名重视自己,一定是有问题。但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他们如果发现自己不对,为何不处置自己,反倒给自己这么一个特殊职位?

  刘廷笑了笑,说道:“如此,多谢唐兄了。”

  唐宽生也笑着拍了拍刘廷肩膀,在刘廷转过身子去的时候,看了董方一眼,使了一下眼色。董方轻轻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董方带刘廷到广场东侧一栋小楼里吃了早餐。那里有专门给保卫做饭的食堂。又给刘廷换了一件和其他保卫样式相同的衣服。

  “时间差不多了,工人们应该都上工了,我们去看看。”

  之后两个人出了小楼,往西边沿着通道一直走,走过一个院子的时候,刘廷看到那个院子围墙高耸,比外面两道围墙还要高半米,转头试探性装作随意的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14号厂区。”

  “昨天和我一起来的三辆车子,有一辆车子的人全都被送到这里,还说有高薪,就是送到这里?”

  董方看着刘廷,似乎在斟酌怎么回答,眨了眨眼睛,对刘廷点头。

  “那是什么工作?”

  “不该你问的,现在还是不要多问。早晚……你有机会进到这里来了解情况。现在,你先搞清楚你这一段上工的地方好了。”

  董方用冷冰冰口气说完话,不等刘廷再发问,加快脚步径直向前面走去。刘廷跟上。两个人又往前走了很长一段路,看到前面那些住在帐篷里的工人们排成长队,浩浩荡荡在往前走。两个人走到队伍旁边,也跟着队伍往前,走进了第二道围墙里面后,看到一个巨大的广场,光秃秃,什么都没有,只在广场的东角有一个城门楼大小的建筑,下面一个圆拱门,上面四层,有保卫荷枪实弹站在各层往下看,圆拱门两边也有保卫拿着枪,看着工人们。

  工人们好像长蛇一样,不住走进那个圆拱门里。

  空荡荡的广场,只有这一个大小有限的四层建筑,这是什么样的工厂?几千人都挤在这么一个城门楼大小的建筑内做工,都挤进去就不错了,又能做什么工?生产什么产品?

  刘廷和董方没有随工人走正门,而是在旁边通道走了进去。董方出示自己证件,说了身份,又介绍刘廷身份,说是新来的保卫队长,唐宽生正好也在入口处,看到了过来和刘廷打招呼,让董方照顾刘廷,熟悉熟悉各处。然后唐宽生又把董方拽到一旁,小声吩咐他:“除了必要的信息以外,什么都不要让这个姓刘的知道。明白吗?”

  “明白,长官。”

  董方回来,拉着刘廷往里面走。进了圆拱门。大楼里面意外的黑暗潮湿,还有一股极大的腥味。工人继续浩浩荡荡往里走。董方领着刘廷往前,又走过了一道门,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通道,是一个直通地下的通道!好像一个吞噬一切的大口一样,开在楼北面尽头。

  原来这个楼只是个入口掩护,直通整个广场的地下!

  巨大宽阔的通道由木架子支撑,木架子上有昏暗的电灯照明,形成看不到尽头的长长走廊。

  工人沿着走廊继续往里深入。刘廷站在入口那里,有些吃惊。

  董方看到了,冷笑着说道:“怎么?没想到吧。”

  刘廷对董方点头。然后自嘲地笑了一下。

  “走吧。”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董方继续向下走去,刘廷跟随。两个人不停往下走,通道斜着深入地下,空气变得又寒冷又潮湿,慢慢温度又提高起来,但空气更加潮湿。两个人都开始出汗。突然一个巨大的被挖空的大厅出现在两人面前,大厅足有地面那整个广场那么大,高度至少有七八层楼,在地下巨大的大厅显得宏伟又有些骇人。

  大厅被分成八层,刘廷他们的通向地面的长廊连接着大厅三楼的一个出口。工人在这里被分派到不同的层数不同的出入口里去了。

  董方回想起刚才唐宽生对自己的吩咐,不要告诉这个姓刘的太多信息的指示。董方站在架子那里,手肘支撑着架子,和刘廷站在半空中的三层位置,看着前面巨大的大厅,对刘廷说道:“刘兄,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里的布局。”

  董方说的话刘廷非常意外。刘廷预估的是这些人不让自己做苦工,反倒给自己一份监工的职位,恐怕另有目的……

  不论他们是什么目的,他们都不会告诉自己太多关于这里的信息。

  但董方竟然主动要说这里情况?

  刘廷回头看着董方,点了一下头。

  董方说:“这里分八层。第三层就是我们在的一层,是通向地面的。通道你也看到了,修建的格外宽敞,那不是为了方便工人进出,而是为了日后能让车子通行。一条人行道,两条车道,要能通行最新型的大型卡车,那种三轴十轮的大型卡车。这里是交通大厅,除了建人员上下的通道外,将来会建六个升降台用来升降汽车到各个楼层。”

  “这里有什么矿藏吗?要在地下挖这么深?”

  “不该问的不要多问。”董方立即不耐烦说道,回头审视的目光看着刘廷。

  刘廷点了一下头。

  董方转过身,指着前面继续说道:“天津这个破地方,有个屁矿藏。这里是天津北面,本来是荒地。我们利用起来,在地下弄一些东西。地下第一层是防水层和排水层,不做任何用处。这里虽然是地下,但最底一层仍然比海平面高四十多米。你听到这两个线索,应该能猜到这里地点了吧?”

  刘廷心里一震。天津北面,挖空了地下仍然比海平面要高。

  “排水层朝东有巨大的管道,一直通到海边,在一个悬崖下有一个入口,和我们刚才那个入口一样巨大的入口。那里涨潮时候就会被掩盖起来,落潮时候会露出来。方便人通过那里进出到天津。”

  刘廷沉默……

  “二层,三层,四层是住人的地方,二层挖三十个房间,三四两层每层四十个房间,每个房间可以住三十至一百人不等。这里一共最多可以住一万人。”

  “什么?!住这么多人干什么?”

  “闭嘴!听我说话就可以。”董方显得有些暴躁,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仍然在不停往山洞里走进的工人们。

  刘廷沉默。

  董方深吸一口气,说:“五层有十三个巨大的训练室。”

  “训练室?”

  “对,训练室。还有七个食堂供人用餐,还有十个储藏室。六层四十个房间,全部是储藏室。七层有四个大会议室,十六个小会议室,十个办公室。还有电力供应通气电气设备运行车间。”

  “还有个第八层。”

  “第八层是临时建设的,本来是计划外的。那里是一个医院。拥有完整设备,最好设备的医院。现在那里,已经开始使用了。”

  “医院?”

  “对,这里,整个就是一个巨大的地下王国。”

  “……这些工人,不是在这里生产什么东西,而就是你们找来做工程的?”

  董方微笑着点了点头,说:“整个施工已经进行了五年多,预计还要进行三年完工。为了配合这个工程一种意料外的产物,我们又在地面建设了一个14号厂区。14号厂区同样不是用来生产东西的,它是用来处理一些我们这里生产出来的废料的。你猜,那些废料又是什么?”

  刘廷茫然地摇了摇头。

  “猜不到也是好事。否则晚上,你会睡不着觉……刘兄,那你再猜,我们耗尽心血,建这么一个巨大的地下工程,到底是要做什么?还有,这里,什么人有能力,又有这样的动机,建设这样一个巨大的工程?”

  “……”

  “行了,大概情况我也和你说过了。现在我们在挖掘八层医院后半部分的工程。你跟我去八楼吧。”

  十分钟后,刘廷和董方到了八层。

  大厅八楼大门还没安装,走进去后先是一条足有两三百米长的走廊,两边是整齐排列看不到尽头的房门,墙壁上安装着比入口通道密集一倍,极为明亮的高亮度白炽灯,照的通道如同白昼。

  刘廷和董方往里走。董方指着两边说道:“前面这些房间,是手术室。”往前走了一段,走到第四个房间,董方站住。那个房间大门已经安上。董方扭动门把手,把门打开,按墙上照明开关。屋内白炽灯点亮。

  刘廷被眼前景象震到了。整个房间至少有上千平米,四面墙壁和顶棚都已经刷好白漆。顶棚整齐排列着无数个圆盘,仔细看,才发现都是手术用的无影灯。每个无影灯下面,画着白框,无影灯四周有长方形的轨道,应该是用来挂遮挡帘布的。

  无影灯旁边还有几个悬吊下来的铁钩,是用来固定点滴瓶等物品的。

  下面的方框,应该是移动式手术台放置区域标识。

  远处墙边,密密麻麻堆放着有几十个还包裹着塑料布的新移动手术台,还有桌子,还有大大小小不等的纸盒。

  “这里是其中一个手术室,一共能容纳接近两百台手术同时进行。无影灯固定在天棚,可以让地面随意推动手术车,方便快速布置同时进行多台手术。”

  刘廷轻轻点了点头。

  董方把灯光关上。对刘廷说:“这样的手术室,一共有四间。可以同时给上千人做手术。”

  “有什么必要……给上千人同时做手术?”

  “我还可以告诉你。天津这样的地下基地,不只我们这一处,在城西,还有一处。”

  “什么?!”

  “跟我走,再往前我再给你看看新鲜东西。”

  董方关好门,继续往前走。刘廷跟上。往前走了大概一百多米,董方停下,把旁边一扇门打开,也是打开房门旁边的电灯开关。这个屋子棚顶悬吊的都是普通的白炽灯,不是无影灯。但房间内地面上,密密麻麻画着长方框。棚顶对应着每个长方框位置,也都有铁钩垂下来。

  屋子面积,是刚才看到的手术室的三到四倍左右大。面积大到让人反倒觉得四周空间仿佛完全封闭的,幽闭恐惧症发作的渗人空旷感。

  “这里是病房区。这样的超大病房一共有八个,每个病房能同时容纳五百人住院。如果病患人数太多的话,还可以临时增加三倍密度,也就是可以容纳一千五百人。八个可以容纳上万人在这里住院。”

  “上万人住院?!有什么必要弄这么大的一个医院?什么情况会有上万人住院?”

  刘廷脑海中又浮现出之前看到的那些堆在一起的,白花花的海河浮尸。心底颤抖。

  董方冷冰冰说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听我说就可以了,你不要猜测。或者你猜测可以,但用不着对我说。”

  董方把灯熄灭,房门关上。

  两个人再往前走,刘廷听到里面有挖土声,说话声。

  “刚才看到的,是已经完成的土方工作。再往前,是化验室,医生办公室,休息区,抽血区,还有血库。血库你懂吧?”

  刘廷点了点头:“存储血浆的地方。”

  “血液血浆有什么区别我区分不大开。但血库需要低温。往前那个房间……”

  董方一边说话,一边指前面。刘廷顺着董方手指方向看去,看到前面一个巨大的金属铁门紧紧关闭,门上写着警告语:禁区禁止靠近。

  “那是什么地方?”

  “那个房间,也需要低温。你猜,是什么地方?”

  “……”刘廷听到董方问题浑身一震……他心底已经知道答案,但没有说话。

  “猜到了?”董方笑眯眯看着刘廷,往前一步,用手按铁门旁边的按钮,然后转动闸门上巨大的圆形扶手。

  铁门砰的一声打开了,没有预期中浓重的白雾。里面灯光亮着,董方对刘廷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然后当先走了进去。

  刘廷跟在后面走进去。

  “很惊讶吧?没有看到尸体,没有看到成为浮尸的尸体。”

  太平间……超级巨大的太平间,墙壁上一个一个分隔好的隔间,好像无数巨大的抽屉。但房间内没有启动降温。

  “你说浮尸……是什么意思?”刘廷故意反问道,“你是说天津海河这一段时间那几百具浮尸?来自这里?”

  董方楞了一下,眨了眨眼睛,没有回答刘廷问题,走到墙边,用手拽其中一个巨大的抽屉,把带着滑轨的停尸盘拉出来:“这里是给高级的死者保存尸体用的,一共有两百七十八个托盘。”

  “高级死者是什么意思?”

  “你猜呢?”董方立即反问,“高级死者,就是尸体不能火化,而要保存好,最后要运回亲属那里才下葬的,有身份的死者。”

  董方说到这里,把那个托盘慢慢关上。托盘滑轨发出有些尖厉的金属摩擦声。

  然后董方向房间的尽头走去,刘廷也跟过去,尽头是一个很宽敞的大门,董方撩开大门上下垂下来的厚厚的塑料遮挡帘:“这些厚重的帘子和家里用的挡蚊虫的帘子作用相似。只不过这里遮挡的是冷气。因为这里……”

  董方一边说着,一边指着他们两个刚刚进来的这个澡堂一样巨大的房间:“这里还没分隔房间,中间要盖三道墙,把这里分成三部分,解剖室,必要的时候寻找死因用,中间的是存档室,最右边的,是普通尸体堆放地。”

  “这里没有抽屉托盘。”

  “对,普通的尸体,他们计划直接堆放在地面上,反正普通尸体没有保存要求。”

  “但都堆在地上,这里空间也有限,才能放多少尸体?”

  “那不是问题……你看到后面墙壁了吗?”

  刘廷往尸体堆放屋后面看,那里墙壁还没刷漆,但在墙上用白灰画了一个类似于门的方框。

  “那里这几天要进行新的挖掘工作。那里要挖出一个新的房间,新的房间距离海岸悬崖大概只有五十米不到的距离,他们计划把新的房间挖穿悬崖,在悬崖那里有通气孔。你猜这个通气孔是做什么的?”

  “……做什么的?”

  “通气孔做烟尘出口,这个新挖的房间,将做尸体焚烧炉。”

  “……”

  “对了,那些浮尸……不可能是从这个太平间来的。”

  “你为什么这么说?”

  “那些浮尸,我听说,可都是新鲜的刚死的尸体。”

  “……对,是新鲜的尸体。”

  “你看。我说的对吧。”董方笑了笑,说,“八楼大概情况我也让你看过了。通道对面还有一些屋子已经开始做医院工作了,但也不是真的要给病人治病,病人们还没到位,他们只是试用一下,看看效果如何。那里不能参观,我的权限也不行。所以我也就不带你去了。我们现在,去找那些工人。”

  刘廷点了点头。

  “我给你看的这些,都必须严格保密,多说话,在这里真的会惹大麻烦。”

  刘廷点头。

  十分钟后,刘廷和董方到了八楼尽头,工人在继续往更深处挖。使用的工具,就是原始的铁锹和镐。还有工人负责运送挖出的泥土。巨大的排风扇对着挖土的工人猛吹。昏暗的挂在墙上的灯光,工人都光着上身,身上流满汗水,粘着泥土。

  监工们站在后面看着,各个满头大汗,奇怪的是,每个人都戴着口罩。

  董方到了那里后,也拿出口罩,在旁边一个水桶里投湿了后戴在嘴上。然后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口罩,递给刘廷:“在水盆里沾湿,戴上。干了后再蘸水。”

  “为什么?”刘廷越来越不明白这里,到底是做什么的地方?

  “让你做就做。”

  刘廷把口罩弄湿戴上后,鼻子里闻到一股淡淡的很香的烟气,味道微弱。

  现场除了干活的人,铁镐刨土的声音,没有人多说一句话。几百人,在长达五六十米的断面上同时推进。每个工人都干得极卖力气,非常认真。搞头轮的飞快,铁锹铲土往推车里扬土,土扬的非常高。推车的工人两个人一组,车子推的也飞快。

  刘廷戴着口罩,站了一阵,身上越来越热,不停擦汗,口干舌燥。董方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个水壶,递给刘廷,让刘廷喝几口。

  刘廷拧开水壶盖,仰起头咕咚咕咚喝水,喝了几口,头低下来,把水壶还给董方,对董方说:“谢谢。”

  董方戴着口罩,对刘廷微笑了一下,说:“再挺一会就午休,我们可以上地面透口气。”然后拍了拍刘廷肩膀,转身走开。

  刘廷看董方背影,突然愣住了。顺着董方背影的方向,刘廷看到了三个人,三个工人,同样光着膀子,努力干活,毫不惜力抡着铁镐,用力刨着土墙。

  那三个人的脸因为长时间地下工作,晒不到太阳,脸色发白,身子颜色也发白,脸上糊着泥土尘土。但刘婷还是一眼就认出,他们是跟踪陆家人,失踪的特务!

  刘廷浑身轻轻颤抖了一下,转头装作无聊扫视看了看其他监工,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刘廷再做出随便的样子看那三个人,发现其中那个自己当初命令领头的队长,也在回头,看自己。

  那个队长眼神一和自己交汇,只对视了一下,那人身子停顿了一下,然后转身,继续拼命刨墙干活。

  陆家……陆茜……自己猜测的方向是对的……自己的人,被弄到了这里……

  刘廷看董方站的位置,和那三个人距离很近,犹豫了一下,刘廷走了过去,到董方面前,问:“兄弟,这里可以抽烟吗?”

  “地下不行。你忍忍吧。”

  “哦……那我去上个厕所。”

  “厕所……你去后面。”董方回头指远处一个门,“那个绿色有些生锈的门,看到没有?那是临时挖的厕所。你去那方便去吧。”

  “哦好。”刘廷转身向那个厕所走去。

  刚走了不到二十米,刘廷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喊道,“报告!”

  刘廷回头看了一眼,是自己的那个下属队长,回头举手。

  一个监工皱着眉头问:“什么事?”

  “尿……尿憋不住了。”

  “去吧。快点!”

  那个下属忙不迭点头,然后笑着提着裤子做出窝囊样子,也向厕所这边跑过来,径直跑过了刘廷身旁,先跑进了那个房间。

  刘廷回头看,那个准许队长去厕所的监工和董方都仍然盯着干活的工人们,没有异常。

  刘廷心脏狂跳起来,尽量镇定自己,往厕所方向走去,推开门,进了去。

  门一关上,就听到那个队长颤声道:“刘处长……您……您怎么也进来了这里?是来救我们的吗?!”

  董方回头看着刘廷进了厕所里面,回头又看着另外那两个中统的人,心底动了一下,面部还是没有任何表情,走到脸盆旁边,把自己带着的已经发干的口罩在水盆里再弄湿了,然后重新戴在嘴上。

  “你们怎么被抓进来的?”

  “我们是跟踪陆家时候,窃听秘密电话的时候,被抓进来的。”

  “不是有四个人吗?怎么我只看到了三个?”

  “还有一个人,被送到14号厂区了。”

  “14号厂区?那是什么地方?”

  “我……我也不知道……但刘处长……你快救救我们……快救救我们……”那个队长一贯以粗野和天不怕地不怕著称,但说这些话的时候,却露出的是刘廷重来没有看到过的哀求和恐惧的样子。

  “怎么了?”刘廷看着他,疑惑问道。

  队长深吸一口气,把自己的胳膊慢慢展开,整个上半身舒展开来,对刘廷颤声说道:“你……你看看我……”

  刘廷看队长的上半身,迟疑了几秒钟,皱眉道:“你瘦了?”

  队长点了点头,又转身,让刘廷看自己的后背。队长是中统特务典型身材,注重保养锻炼,身上不像警察或那些街头流氓,或者干瘦,或者满身肥膘,而是一身健壮的肌肉。

  但现在……队长身子皮肉塌陷,肉皮前心后背都紧贴在肋条骨上。胳膊也瘦到臂骨和肌肉分成两个圆柱,分别被肉皮紧裹着。

  “我……我感觉我越来越像那些浮尸的体型了。”

  刘廷有些吃惊:“但我刚才看你们干活……每个人都很卖力气……”

  “这就是我们奇怪的地方……在这吃的只有飘着菜叶的稀粥,但我一下到这里,就感觉自己身子好像打了药一样,浑身发热,用不完的力气。不砸墙,不刨土,就感觉力气无处发泄,就感觉生不如死……”

  “空气中有药物。”

  “对……对……不知道是什么药物。你戴的口罩,那些监工戴的口罩,那种药物让我们在熬尽自己心血,变成怪物,最后把自己身体彻底榨干,变成河里的那些浮尸……那个送到14号厂区的兄弟,直到突然躺倒,口吐白沫前,还像个疯子一样干活,完全停不下来……完全停不下来!”队长激动,眼圈红了……

  “不要哭!你想出去时候,被别人发现异样吗?!”

  队长被刘廷低声训斥吓了一跳,浑身一震,连忙深吸一口气控制情绪。

  “他被送到14号厂区前,还活着吗?”

  “还活着……那些人说他身体太累了支撑不住,干活这么辛苦,是他们最好的工人,转到14号厂区干些轻松的活去,但我知道,这里好多人也都知道,他们在撒谎!但没有人敢反抗,没有人敢反抗……他最后看我的眼神……我……我……”

  刘廷轻拍了一下队长的肩膀,肩膀上骨头突起硬邦邦的那种触感,让刘廷瞬间感到一股异样的恐怖,浑身一震……

  河中的浮尸不是吸毒吸死的,而是在这里做工,被毒气和工作活活熬成僵尸的。

  刘廷突然想到唐宽生刚进来的时候对众人喊话说的内容:“把你们的现洋和值钱的东西随身携带。”

  把现洋和之前的东西随身携带,是方便任何人昏倒后,被送到14号厂区的时候,能方便他们迅速把这人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收走。

  招人进来,不花一分钱,只用一点点粮食,就让人成为最能干的劳动力,在这挖一个能住上万人的,连医院和炼人炉都齐备的巨大地下世界!只用几天时间就把这些人活活耗干成僵尸,然后再扔到河里。

  这里是地下工程所,也是吃人的地狱……

  但地下工程是什么?他们这么把劳动力都活活弄成人干又有什么好处?!

  为了省下一点工人的工钱吗?

  工人的工钱最低贱,只为了省下一点钱就成批的杀人,这不合逻辑!

  他们这么做,一定有合乎逻辑的解释!

  但这个答案……到底是什么!?

  “……我先出去。你呆一会也出去,不要有异常。我想想办法。”

  “刘处长,你,你是进来救我们的吗?”

  刘廷看着队长渴求的眼神,自己如果照实说……队长就会彻底陷入绝望……

  刘廷又拍了一下他肩膀,说:“出去吧。”

  队长心底一冷,心里已经知道答案是让自己失望,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队长咽了一口唾沫……对刘廷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外走出去。

  刘廷在厕所里尿了一泡尿,然后慢慢提好裤子出去。刚推开门,就看到董方正在和那个大队长唐宽生说话。

  董方和唐宽生刚才对话内容。

  唐宽生听到身后有声音响起,回头看,看到是厕所那边,一个廋弱的工人走出来。

  那个前中统特务,刚和刘廷说完话,先出来的队长。

  唐宽生回头看了队长一眼,转头问董方:“怎样?有什么发现吗?关于那个姓刘的。”

  董方也回头看了那个队长一眼,对唐宽生压低声音说道:“这个姓刘的很谨慎,没什么发现。”

  “你盯紧点。早点找出他的目的,还有这里有没有内应,然后早点把这个姓刘的处理掉。”

  “是,长官。”

  “那他看到这里这些巨大的地下工程,没有多问什么吗?”

  “问了,不知道他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什么都不了解,问了我一些问题,这里为什么要挖这么大的空间,谁用之类的问题。”

  “嗯……”

  “但我记得您的指示,不要对他说多余的任何信息,所以我就装作不耐烦的样子,一律都回答他说打听那么多干什么,有钱拿不就完了。他也知趣,或者心里有鬼,反正就不再问了。”

  这时候身后远处厕所门再次吱呀一声打开,是刘廷从里面走了出来。

  唐宽生回头看了一眼刘廷,然后又对董方小声说道:“昨天因为这个姓刘的在车上留下的枪,我们临时加送去了14号厂区一批人,厂区那边现在传来的消息,他们有些处理不过来,让我们这边这两天收一收,干活别太猛,后天等他们处理能力恢复了,再把这边劳动强度恢复正常。今天这里气体的浓度调低了,工人干的不那么卖力气也正常,你们别催的太紧,差不多就行了,晚上早一个小时,夜里十一点就收工,明天早上也不用五点就上工,改成六点。”

  “好,唐队长。知道了。”

  唐宽生看着前面卖着力气拼命干的那些工人,说:“14号厂区那些人不是就负责把尸体往河里一扔吗?还要处理个什么劲?还提到处理能力。扔尸体要什么处理能力……奇怪……”

  董方点了一下头,没有说话。

  这时候刘廷已经走过来,唐宽生笑着迎着刘廷走过去,语气亲切:“怎么样?适应吗这里?”

  “还好。谢谢唐队长关心。”

  唐宽生点了点头,说道:“好好干,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董方。”

  “好的,唐队长。”刘廷也笑着点头。

  “那行,你们忙吧,我去别的地方看看。”

  唐宽生说完,转身,脸上笑容隐去,快步向外面走去。

  董方回头看唐宽生走远,又看刘廷,站在刘廷斜后方,眼睛上下大量刘廷,然后又看了看远处那个刚刚和刘廷在厕所应该有一番交流的工人,嘴角轻轻动了动,脸上露出一丝阴笑。

  队长一直拼命挖着土,中午吃的食物还是糙米和菜叶煮的稀汤。连一点油渣都没有看到。队长全都吃完后,回头看远处和其他几个保卫分吃大饼和盆装菜汤的刘廷。

  队长上午在挖土的时候,一直在脑海中回想分析刘廷这一次来的目的。刘廷堂堂的中统处处长,怎么也不会亲自卧底到这个鬼地方!

  他为什么会在这出现?

  这一点自己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他是不是来救自己的?

  这一点队长已经想通……

  绝不是!

  刘廷怎么可能自己亲自犯险来救他们几个中统的下级特务?!……

  绝不会!

  靠刘廷,自己没有生还的机会了!

  队长回头看着刘廷大口的吃着菜,低头看自己的胳膊,看自己一点肥肉都没有,已经完全塌陷下去,越来越像那些浮尸的腹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案之海河浮尸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奇案之海河浮尸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